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七章:指矢天日
    “什么?北语,你……我,我……”凡川顿时语塞了。

    北语妖主的情绪瞬间兴奋了起来,欢呼雀跃着出声道:“怎么?想甩掉我?没那么容易。”

    “可是我不能留在妖界!”凡川突然再次严肃的出声道。

    凡川本以为自己的严肃,便可以止住北语妖主的兴奋,可接着北语妖主的一句话,又将凡川打回到了原形。

    “我没让你留在妖界啊,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即使浪迹天涯,我自真心相随!”北语妖主满带幸福感的出声道。

    “不行!”凡川一口否决了,接着继续出声道:“北语,我接下来的路途极其危险,步步为营,你跟着我,只会害了你,何况你现在还有伤在身。”

    “哼,我不怕,你负伤在身都可以,我为什么不可以?”北语妖主像是铁定了心。

    “我……我,反正就是不行!”凡川说不过北语妖主,索性转身不再搭理北语妖主。

    正在这时,妖主宫殿的主门被推开,明远妖主和鬼铃,以及四位女妖兵走了进来,而且每人手中都拿着东西,有酒坛,有烤肉,有水果,甚至还有一大叠冷兵器。

    凡川有些不解,但这是一个很好的转移话题的机会,于是凡川便立即一个闪身,迎上了明远妖主,随即凡川便出声道:“明远兄弟,你这都是弄的什么?”

    “哈哈!”明远妖主放声大笑道:“凡川兄弟,你看,这有酒有肉,我们兄弟二人可以畅饮一番,还有这些冷兵器,我已经安排了这几位长相还算不错的女妖兵,让她们彼此切磋切磋,也为你我兄弟二人喝酒助兴,凡川兄弟,你看如何?”

    凡川还没来得及回答,北语妖主却突然闪身而至,抬手便是一拳捶在了明远妖主的胸口之上,接着出声道:“不行!师哥,喝酒可以,这……这舞剑切磋就算了!”

    “呃……”凡川有些无语。

    明远妖主有些不解北语妖主为何突然这么生气,于是试探性的出声道:“北语,这助兴……”

    “不行就是不行!”明远妖主的话才说一半,便被北语妖主给回绝了。

    明远妖主终于察觉到了气氛有些不正常,但又不知从何问起,只好对着凡川眨眼示意,试图从凡川这里得到些什么答案。

    而凡川虽然看懂了明远妖主的眼神,但是凡川也不会说什么,为了缓解气氛,凡川只好摆了摆手,出声道:“这样吧,咱们就喝酒吃肉!不要什么助兴了,反而太吵了,你说对不对,明远兄弟?”

    “啊?噢,对对对!咱们就喝酒吃肉!”明远妖主立即应承道。

    随后一行几人便就地选材,坐在了妖主宫殿的一处圆桌上,开始了喝酒吃肉,但是酒桌上的气氛一直很诡异,北语妖主不仅没有丝毫热情,反倒是冷漠相对,一言不发,仅仅只有明远妖主和凡川两人不时大笑出声,而鬼铃则是在一旁附和个一句半句的。

    “来,凡川兄弟,我再敬你一杯,再次多谢你的出手相助!”明远妖主好像喝的有些多了,微醺之下,英俊的脸红扑扑的。

    凡川自认酒量很好,因为就在凡川自修真以后,喝酒便从来没有喝醉过。喝到当下,凡川依旧是头脑清醒异常,同样举杯对着明远妖主出声道:“明远兄弟客气了,来,喝!”

    两人再次一饮而尽。

    这场心照不宣,气氛诡异的酒局,一直持续到了后半夜,明远妖主已经醉的不成了样子,被几名女妖兵给扶进了内室休息,而北语妖主和鬼铃基本上都没有喝酒,于是两人依旧坐在椅子上,像是等待着什么。

    月光通过镂空的屏风照进了主殿内,一缕一缕的很是朦胧,自明远妖主去休息之后,四周便一下子变得很是安静,凡川不说话,北语妖主和鬼铃也不说话,伴随月光的轻盈,这一切像是被定格了一样,只是画面里的三人,有些疲惫,且有些心累罢了。

    一直这样干坐着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于是凡川便深呼吸了一口,随即对着身旁的鬼铃出声道:“鬼铃姑娘,你有去往东固星球的路线吗?若是有的话,能送给我吗?这样,就不劳烦你亲自领路一趟了……”

    “我……我……”鬼铃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却只见鬼铃的目光一直在北语妖主的身上打转,见北语妖主没有任何反应,鬼铃这才继续出声道:“凡川勇士,去往东固星球的路线是之前十三统领记载下来的,现存有木简内,只是开启木简,需要使用妖气开启才行。”

    “哦?只能使用妖气开启吗?真气和仙气都不行吗?”凡川疑惑道。

    “这个……鬼铃也不清楚,只知道是十三统领留下的,十三统领生前曾说过,只能用妖气开启。”鬼铃认真的出声道。

    “是这样啊,恩,那……你能不能先把木简拿给我看一看?”凡川继续出声问道。

    在这其中,北语妖主始终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目光呆滞的坐在一旁,完全像是一个多余的存在。

    “恩,可以。”鬼铃点了点头,随后便从袖口中掏出了一块木简,递到了凡川的手中,继续出声道:“凡川勇士,这便是了。”

    接过木简,一种质朴的感觉,凡川拿在手中把玩了一番,先是试着用真气开启,无奈和鬼铃所说一样,打不开,接着凡川又抽出一丝仙气尝试,可结果是不仅没有成功开启,反倒是差点将木简给毁了。

    无奈,凡川只好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的出声道:“唉,看来还真是不行。”

    随后,凡川便再次见目光放在了鬼铃的身上,继续出声道:“鬼铃姑娘,看来还是得麻烦你同我一起前去东固星球了。”

    听到凡川的请求,鬼铃没有及时回答,而是再次将目光放在北语妖主的身上,像是在等待什么,但北语妖主不仅没有说话,更没有表示什么,接着鬼铃只好转看向凡川,有些惶恐的点了点头,缓慢的出声道:“好……好吧。”

    可就在鬼铃应允的这一刻,只见北语妖主突然双手猛地拍在桌子上,随着“砰”的一声响声,随着桌子的来回晃动,北语妖主终于说话了,而且语气中极其的不悦,极其的生气。

    “不行!本主没答应,你哪里来的权力可以擅自做主!”由于愤怒,北语妖主娇弱的身体都在微微颤抖。

    北语妖主的这一声厉喝吓到了鬼铃,只见鬼铃惶恐的瞬间站起身,随后又对着北语妖主双膝跪地,哽咽着出声道:“妖主大人,鬼铃错了!鬼铃错了!呜呜……”

    说着说着,鬼铃竟然轻声啜泣了起来。

    凡川见状,也忍不住了,同样猛地站起身,目光紧盯着北语妖主,严肃的出声厉喝道:“北语,你在干嘛!你要干什么!”

    可凡川的厉喝不仅没有缓释北语妖主的愤怒,反倒是更加激怒了北语妖主,接着只见北语伸出手指,指着凡川生气的出声道:“这里是妖界!我是这里的妖主!我要做什么是我自己的事情!你管不着我!”

    凡川同样更是生气,但是北语妖主的态度让凡川很是不解,不过凡川却可以从北语妖主的愤怒中察觉到一丝异常,可是凡川转念一想,毕竟鬼铃是无辜的,于是接着凡川继续出声道:“行,我管不到你,对,你是妖主,您是妖主大人!”

    话音落下,凡川转身看向鬼铃,继续出声道:“鬼铃姑娘,起身,我们走。”

    “不准走!鬼铃,你现在下去!”北语妖主再次厉喝道。

    “遵……遵命,妖主大人。”鬼铃畏畏缩缩的出声道,随后便起身准备离开,离开之前,鬼铃看向了凡川,略表了一丝歉意,随后便离开了。

    整个妖主宫殿内只剩下了凡川和北语妖主两人。

    看着这种状况的出现,凡川不禁的一番苦笑,无奈的摊开了手,对着北语妖主出声道:“北语,怎么?你这是要软禁我吗?”

    鬼铃走后,北语妖主此时的态度却又来了个天翻地覆的变化,只见北语妖主先是走近凡川的身前,有些委屈的出声道:“凡川,我只是想一直在你身边,难道这个要求对你来说,很难吗?”

    “我……”看到北语妖主的突然深情,凡川又陷入了有些不知所措。

    北语妖主则继续出声道:“我可以陪你去往东固星球,也可以陪你去南异星球,更可以陪你去任何你想要去的地方!”

    凡川陷入了沉思,开始问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这一番思索,便是许久,而北语妖主则是一直静静的等待着凡川的回话。

    终于,月上柳梢头,凡川深情的看着北语妖主,出声道:“北语,我喜欢你,所以,我不能让你受到任何伤害,从前我做不到,但以后我可以做的到,所以,你留在妖界里,等我回来可以吗?”

    “等?多久?一年?十年?百年?千年?还是永久等待……”北语妖主有些迷惘了起来。

    “不是,北语,你别这样,我只是不想让你跟着我受苦。”凡川有些着急的出声道。

    可听到凡川的话后,只见北语妖主突然转过了身,背对着凡川,幽幽的出声道:“凡川,陪伴是最长久的告白,你若是连陪伴你的机会都不给我,我算什么?难道我还要对你下跪求你吗?……”

    话音落下,整个空荡的妖主宫殿内,徘徊起来了北语妖主的啜泣声……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