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三章:枯木逢春
    “怎么?想逃?”三师伯笑意绵绵的出声道。

    “我呸,卑鄙无耻下流,竟然炼制妖魃,愧对先祖!不配位妖!”北语妖主丝毫没有畏惧之意,反倒是自在的发泄情绪。

    听到北语妖主的话,三师伯再次大笑出声道:“哈哈,愧对先祖?北语啊北语,你还真是天真,怪不得以前对我们几个老头子完全没有防备之心,你原来是天真过头了!哈哈!”

    “滚,你不配提本主的名字,以前本主是瞎了眼,才会照顾你们几个卑鄙的小人!”北语妖主的情绪越来越暴躁。

    “噢?小人?哈哈,随你怎么说吧,反正今天过后,整个妖界就是我们的了。”三师伯依旧狂妄的出声道。

    “呸,老不死的,哪里来的自信?本主可还活着呢!”这时一旁的明远妖主出声臭骂道。

    听到明远妖主的话,三师伯转眼看了一下明远妖主,随即出声嘲笑道:“哎呦,老夫说是谁呢,原来还有明远你小子呀,怎么了?这才多久不见,你的脾气就见涨了?不打算继续跟在我们屁股后面转悠了吗?”

    “你……本主要杀了你!”明远妖主一时气急败坏,作势就要上前,但被北语妖主给拦下了。

    三师伯见状,继续出声嘲笑道:“哎呦哎呦,还想动手了?就算你能杀了老夫,难道你能破了妖仙大阵吗?还有,老夫的妖魃大军!”

    三师伯说完话,便转身伸手指向了身后,此时那些由几百名妖魃组成的妖魃大军,已经跨过了界限,踏入了圣殿的范围,从而进入明远妖主和北语妖主的视线内。

    看到妖魃的出现,明远妖主作势又想要前去斩杀,但再次被北语妖主给拦住了,接着只听北语妖主对着三师伯冷笑道:“呵呵,你们无耻的炼制了妖魃,难道只是为了夺取妖主大位?”

    “不然呢?”三师伯摊开了双手出声道。

    “你们既然用炼制妖魃的方式夺取妖主大位,难道就不怕以后妖界里有其他人效仿吗?”北语妖主质问道。

    “哈哈,不怕。”三师伯好像并不在意此事。

    这时,一直站在众人身后养伤的辰妖十三,在鬼铃的相扶下,突然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内。

    接着只见辰妖十三一瘸一拐的挡在了北语妖主的身前,眼神凌厉的盯着三师伯,恶狠狠的出声道:“无耻的老家伙,想要夺取妖主大位,就先从我的身上踏过去!”

    “十三统领,你……”

    “妖主大人,你别管。”

    北语妖主试图想要拉回辰妖十三,但却被辰妖十三给严厉的拒绝了。

    此时的三师伯看着突兀出现的辰妖十三,无奈的出声笑道:“呵呵,原来是十三统领啊,你的皮够结实的,之前伤成那样都死不了,怎么?现在又想主动找死?”

    “呸,奸诈无耻!”辰妖十三突然一口唾沫喷了出去。

    三师伯巧妙的躲过了辰妖十三的唾沫,有些愤怒的出声道:“连你也敢骂老夫?你算个什么东西?找死!”

    三师伯说完话,突然闪身而动,一道青烟瞬间接近辰妖十三的身前,就在所有人都反应不及的状况下,三师伯所击出的青烟,重重的击中在了辰妖十三的头颅上。

    “砰……”

    一声沉闷的响声响起,只见辰妖十三甚至连最后惨叫的机会都没有,身体瞬间飞向了后方,重重的砸在了一颗千年老树上,接着又摔落在地,头颅上鲜血横流,顿时将辰妖十三苍白的的脸和衣服全都染红。

    而也就仅仅转眼之间,辰妖十三便断了气。

    “十三统领……”首先是鬼铃,大哭大叫的奔向了辰妖十三身旁,将辰妖十三抱进自己的怀里。

    “十三统领……”北语妖主和明远妖主几乎同时出声,悲愤之中,多数是伤感。

    接着只听到安静的空气中突然传来了咬牙切齿的声响,再看北语妖主,紧攥着拳头,浑身颤抖着,缓慢的转过身,双眼紧紧的盯着妖界三师伯,一字一句的出声道:“我……要……杀……了……你!”

    而这时的妖界三师伯也被激怒了,不仅没有退步,反倒是骄傲的挑衅道:“来啊,老夫在这一刻就是卑鄙小人,那又怎么了?大不了也杀了你们,眼不见心不烦!”

    “来!”

    北语妖主的愤怒已经达到了极点,不再在乎明远妖主的阻拦,不再在乎自身伤口的撕裂,不再在乎妖界今后的存亡,在这一刻,北语妖主只想亲手解决了三师伯。

    “来!”

    妖界三师伯同样应声道,接着双手抬起,开始汇聚青烟,准备给予北语致命一击。

    可就在此时,突然只见一把浑体泛着金芒的长枪枪刃,准确无误的架在了妖界三师伯的脖子上。与此同时,四周的压力骤起,妖界三师伯双手间本来汇聚的青烟,在金芒的强势作用下,瞬间被冲散。

    接着一声在场所有人都熟悉的声音从妖界三师伯的身后传来。

    “立刻跪下给北语道歉,三秒之后不跪,你的人头落地……”

    话音落下,凡川的身影从妖界三师伯的身后闪现出来,而凡川手里的寻隐枪,依旧是架在妖界三师伯的脖子上。

    “凡川!”

    “凡川兄弟!”

    北语妖主和明远妖主看到凡川出现后,接连兴奋的出声喊道。

    凡川的出现无异给予了北语妖主和明远妖主极大的鼓励,同样也给予了妖界三师伯极大的压力。

    其实在妖界三师伯到来之时,凡川便已有所发觉,但当时因凡川在疗伤的紧急关头,只能用神识来查看当前的一切,索性妖界三师伯在到来之后并没有将注意力放在凡川身上,这也给了凡川很多的时间来结束疗伤。

    但在辰妖十三惨死于妖界三师伯手中之时,凡川的神识也清晰的看到了一切,当时凡川便开始强行结束疗伤,但终究还是晚了一步。而凡川体内的伤,也被凡川使用兽元力恢复好了,仅仅只是妖气入体,致使刺痛。

    同样,北语妖主和妖界三师伯的对话,凡川也全都听入了耳中,而且之前北语妖主对凡川的窃窃私语,也被凡川全都听入耳中。

    “凡川,就是这个卑鄙的小人,他杀了十三统领!”这时北语妖主开始向凡川列出妖界三师伯的罪状。

    凡川看着激动不已的北语妖主,轻轻的微笑道:“北语,我都知道了。”

    话音落下,凡川立即将视线放在了妖界三师伯的身上,此时的妖界三师伯的身体竟然在微微的颤抖起来,同时目光不停的闪烁着,似乎在观察着凡川的一举一动。

    凡川看着妖界三师伯的样子,发自内心的厌恶,于是便出声道:“三秒已过,你没机会了。”

    话音落地,凡川作势就要抽动寻隐枪,从而割下妖界三师伯的脑袋。

    但就在此时,只听“噗通”一声,接着只见三师伯竟然真的双膝跪在了北语妖主的身前,同时哆嗦着语气出声道:“凡……凡川勇士,北语……噢不,妖主大人,老夫错了……”

    看到三师伯的样子,北语妖主走上前,一口唾沫吐在了三师伯的脸上,接着出声骂道:“我呸,你算什么东西?知错了?呵呵,本主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妖主大人,您……您放了我,我可以前去跟二师兄商讨退兵一事……”三师伯眼珠转个不停,似乎想要找到可以逃脱的借口。

    但是三师伯的这番话,却没有触动在场的任何人。

    “呵呵,退兵?你是不是老糊涂了?刚刚还杀了十三统领,现在给本主谈退兵?”北语妖主嘲笑道。

    “我……我……”三师伯一时语塞。

    凡川注意到,这时那些妖魃已经快要接近这边,虽然之前用神识听到了关于妖魃一事,但是此时亲眼看到,还是不免觉得有些诡异。

    于是接着凡川对着北语妖主和明远妖主抛了一个眼神,暗示妖魃已经接近,速战速决当下之事。

    收到了凡川的暗示,明远妖主首先出声道:“这样吧,先杀了这个老不死的,我们再去攻阵!”

    “好,师哥,就按你说的办!”北语妖主出声附和道。

    “那你俩谁来动手?还是我来?”凡川出声道。

    三人轻声轻语的在讨论着一个妖界三师伯的性命去向。

    这时的妖界三师伯已经吓得魂不附体了,口中一直小声的在喃喃自语,也听不出说的什么,但是完全没了刚刚那副狂妄,取而代之的反倒是胆怯畏惧,前前后后对比起来,促成了一个笑话。

    听到凡川的话,明远妖主和北语妖主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随后齐声道:“凡川,你来吧,我们嫌脏了手!”

    “恩,好。”凡川点了点头。

    随后右手间的金芒大盛,开始逐渐向着寻隐枪的枪体内递增,致使寻隐枪的自身压力极其之大,导致妖界三师伯的脑袋都在快速的来回颤动个不停。

    就在这时,妖界三师伯用着颤抖的声音出声道:“别……别杀我,我……我可以帮助你们击退妖魃……”

    听到妖界三师伯的话,凡川笑了笑,轻声回应道:“呵呵,不用了,谢谢……”

    话音落下,只见凡川手中的寻隐枪突然平扫而过,没有任何声音响起,妖界三师伯的头颅便已落地,而接着,寻隐枪自身的金芒开始吞噬妖界三师伯的躯体。片刻之间,妖界三师伯的躯体便已化成了道道青烟而散。

    只留下了一颗怒睁着眼睛的头颅,安静的躺在地面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