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二章:迷雾重重
    “你……你是什么怪物!”其中一位师伯指着凡川,惊恐的出声道。

    而另两位师伯却是逐渐冷静了下来,目光紧紧的锁定在凡川的身上,自言自语道:“仙人……”

    话音落下,接着只见三位师伯突然将明远妖主推进了内室,随后三人竟围拢在一块,窃窃私语了起来。

    凡川听不到妖界三位师伯说的什么,但是看三人的表情不时变化,好像是在商量着什么应对办法。

    就在这时,妖主宫殿的主门外传来了一阵匆忙的脚步声,只见到已经恢复和往常一样的辰妖十三突然出现在了宫殿之内,随后辰妖十三又向着北语妖主所在的内室跑来,完全不顾三位师伯的阻挡,一个闪身便进了内室。

    “妖主大人,您……您怎么样了?”辰妖十三看着此时虚弱的北语妖主,关心出声道。

    “十三统领,我……我没事。”北语妖主应声道,随后便看向了凡川。

    随着北语妖主的视线,辰妖十三也看向了凡川。

    凡川见辰妖十三看向自己,于是对着辰妖十三眨了眨眼,示意让辰妖十三来到自己身边。而辰妖十三也很果断,立即便走近凡川的身边。

    凡川伸着脖子,将嘴巴附在辰妖十三的耳边,小声出声道:“当下情况比较紧急,若是一会儿三位师伯想要再动手,你就大声的说:外面的妖兵护卫已经在等待命令了!切记!”

    凡川想要先唬住三位师伯,虽然凡川也知道,只能延缓一下,三位师伯便会知道真相,但是此时只能拖延时间,因为凡川一直都在不停努力的想要化开下半身的冰封。

    听到凡川的话,辰妖十三的脸上明显有着诸多的不解,但当辰妖十三看到凡川下半身的冰封时,更是惊恐的倒退了几步,一只手捂着嘴巴,一只手指着凡川的下半身。

    凡川笑了笑,出声道:“我这没事,你不用管我,去照顾你的妖主大人吧。”

    气氛一瞬间变得有些不正常了起来,三位师伯还在窃窃私语的商量着什么,而凡川这边,是身体动不了。而北语妖主,则是新伤加旧伤,身体更为虚弱。而明远妖主,则像是处于中立,不主张动手,但是三位师伯的条件,又让明远妖主觉得太过分。

    凡川也没有想到,妖界三位师伯会这么神速的想要解决北语妖主,虽然事先凡川曾嗅到了一丝阴谋味道,但是这速度远远的超出了凡川的预料。何况此时是在妖界的妖主宫殿内。

    不过当下凡川要做的还是尽早化开下半身的冰封,这样一直冰封着,也不是个办法。对于下半身的冰封,此时凡川根本连惊恐的时间都没有,更不知道为何会出现这样的状况,之前双腿上的寒霜凡川还没有太在意,只想着是因为师存魔尊所使用的那把弯弓所致,过段时间自己便会消除了,可此时竟然会演变成这样,这让凡川不得不开始重视起来了。

    体内仙气快速的涌动,可仅仅只能从严重受伤的左手上抽出,凡川则准备尝试使用从左手上抽出的仙气来击破下半身的冰封,可就在凡川还未抬起左手时,这时的三位师伯似乎商量好了。

    三人先是猛然转身,挡住了内室的门,随后只见其中一位师伯对着凡川笑道:“原来这位还是仙人,刚刚飞升吧?经历天劫了吗?”

    凡川没有理会这位师伯,而是从容淡定的看着对方。

    “哈哈……”这位师伯只好大笑出声,以此来缓解尴尬,随后接着出声道:“北语啊,明远啊,咱们妖界的事情,需要咱们自己来解决,如今有仙人插手,这算什么?这样吧,你们先静静的思过一下吧!”

    话音落下,只见三位师伯突然撤身,三人同时抬起双手,三道青烟以着极其快的速度笼罩在了内室的上空,而且没等众人反应过来,上空的青烟便像是下雨一般,以着四方体的样式快速落下,刚好将凡川等人完完整整的包裹在了四方体的青烟云雾圈里。

    “你们先静静的思考一下吧,该当如何解决此事。哈哈!”三位师伯大笑出声,随后便转身快速的离开了妖主宫殿。

    内室顿时安静了下来。

    凡川看着四周朦朦胧胧的云雾,不解的看向了北语妖主,出声问道:“这是什么?”

    北语妖主则是有气无力的出声道:“这是禁制,他们想要困住我们。”

    “禁制?难道我们打不开吗?”说着话,凡川看向了一旁默默无言的明远妖主。

    而此时的明远妖主看到凡川看向了自己,于是立即出声道:“我……我打不开,我和北语的修为境界和三位师伯的修为境界相等,所以想要打开三位师伯所设下的禁制,必须再来一个和我们修为境界一样的妖。”

    “是这样?”凡川疑问道,随后又看向了辰妖十三。

    明远妖主看到凡川的目光,于是又立即出声道:“别看十三统领了,十三统领的修为境界不够。”

    此时明远妖主对待凡川的态度,已经转变了许多。

    明远妖主刚刚说完话,瞬间又惊讶了起来,随即便质问辰妖十三道:“十三统领,你……你不是在万蛇谷吗?怎……怎么?”

    辰妖十三终于说话了,只见辰妖十三先是对着明远妖主躬身施礼,随后便出声道:“回明远妖主大人,是北语妖主大人释放了在下。”

    辰妖十三的话音刚刚落下,此时身体较为虚弱的北语妖主突然出声道:“师哥,你……为什么会和三位师伯一同出现?你们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我……我事先并不知道你在这里呀,是三位师伯派人前去找我,让我前来圣殿,说是找到了你!”明远妖主有些无辜的出声道。

    “哦?他……他们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北语妖主继续发问道。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明远妖主很是疑惑,眉头皱在一起,继续出声道:“北语,你有没有发现?三位师伯好像变了,他们又没有证据确凿你和……和凡川发生了什么,却要这般为难于你,这是为什么啊?难道之前你顶撞他们,让他们生气了?”

    “呵呵……”北语妖主冷笑了一声,继续出声道:“师哥,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他们的意图这么明显,你还看不出来吗?”

    “什么意图?”看来明远妖主是真傻。

    “他们企图想要霸占整个妖界。”北语妖主轻声道。

    “什么?不……不可能吧,他……他们可是我们的师伯,怎,怎么会呢?北语,一定是你想多了!”明远妖主一副完全不相信的样子。

    “呵呵……”北语妖主再次一声冷笑,随后接着出声道:“我想多了?师哥,他们刚刚想要杀了我,你没看到?现在这禁制,你没看到?”

    “我……”明远妖主顿时也语塞了。

    气氛再一次凝重了起来,眼前的一切发生的太快,任谁也很难及时反应过来。

    不过这一切都看在凡川这个旁观者眼里,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一切凡川早已预想到了,只是让凡川惊叹的是进展的速度。

    趁着当下的安静,凡川则开始出声道:“几位,我们现在需要做的是怎么打开这禁制,至于你们想要知道的真相,待时机到了,自然会呈现在你们的眼前。”

    听到凡川的声音,明远妖主再次不解了起来,随后回声道:“能有什么真相?还有,这禁制刚刚不说了嘛,我和北语完全没那能力打开,再说了,师伯们说只是让我和北语静静的想一想,用不了多久,师伯们就会回来帮我们打开了。”

    听到明远妖主的话,凡川一阵无语,甚至都在怀疑就以明远妖主这样的脑子,怎么做到一界之主的位置,简直笨到家了。

    凡川也没再搭理明远妖主,而是看向了北语妖主,温柔的出声道:“你怎么样?伤的重不重?”

    “我……我还好,只是有点奇怪后背上为什么比以前还要痛?”北语妖主疑惑道。

    听到北语妖主的话,凡川有些欣慰,看来自己之前的治疗还是起到了效果,能有痛的感觉,便是神经恢复了,于是凡川出声安慰道:“痛是肯定的,毕竟你的伤刚刚有点好转,如今你又强行使用妖气,想必应该是扯到了旧伤口,应该没有大碍。”

    “谢谢你之前的治疗……”北语妖主认真的对着凡川点了点头,随即又将视线看向了凡川被冰封的下半身,之前从凡川左手上流出的血已经完全的浸入了寒冰之内,于是北语妖主担忧的继续出声道:“你怎么样?痛吗?怎么会这样……”

    “呃,呵呵……”凡川一阵苦笑,深呼吸了一口气,继续出声道:“还好……”

    说起凡川下本身的冰封,明远妖主和辰妖十三也开始疑惑了起来,但始终并没有出声问凡川为何。

    为了早些搞清楚这些事情的疑惑,以及妖族三位师伯背后的真相,凡川当下必须要先打开下本身的冰封。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凡川便和妖界便有了扯不断的牵连。也许是因为妖界和魔界的战争,又也许是因为北语妖主,又也许是因为现实的不堪,又也许是因为凡川早已迷失了自己。

    接着,凡川便看向了北语妖主几人,认真的出声道:“你们让开一下,我试着化开这些寒冰。”……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