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一章:欲加之罪
    凡川这是第一次被别人称为野男人,心中顿时升起了一股怒火,想要发泄,但碍于北语妖主在场,而且自己的双腿完全没有知觉,凡川只好强忍住了这股怒火,但是心里暗暗发誓,若是以后有机会,一定要让刚刚说话的那位妖界师伯十倍偿还过来。

    “说话不要太难听,我虽不是你们妖界族人,但我不是什么野男人,请你放尊重点。”凡川长呼了一口气,淡淡的出声道。

    可是凡川的这番话却让妖界三位师伯瞬间暴跳如雷了起来,只见三位师伯开始走进内室,站在凡川的身前,接着破口大骂道:“你就是个野男人!告诉你,这里是我妖界,毁灭你,那就像是捏死一只蚂蚁一样轻松!”

    说着话,三位师伯竟然想要对凡川有所动作,这时只见一直未出声的北语妖主动了,身体突然挪移,一道青烟瞬间迸发,像是一道光圈一样,瞬间将三位师伯给震出了内室,接着只见北语妖主挡在了凡川的身前,威风凛凛。

    没等三位师伯反应过来,北语妖主随即出声道:“我看谁敢动他!”

    三位师伯愤怒至极的再次靠近内室,凌厉的出声道:“北语,别说我们做长辈的不照顾你,是你先做了有辱妖界之事,我们三人要替先祖,还有你师尊惩罚你!”

    说着话,三位师伯便开始汇聚出道道青烟,辗转反侧的围拢在了凡川和北语妖主的周身。

    自己此时的北语妖主虽然极其气愤,但是双眼中还有着一丝不敢相信的神色,任北语妖主如何也没有想到,她的三位师伯不仅无凭无据的污蔑自己,而且竟然还要动手惩罚她,这让她如何也不敢相信。

    而凡川看到眼前的这一切,瞬间便恍然大悟了,感觉这画面和自己之前的猜想很像,而且隐约间,凡川不禁的为北语妖主,甚至整个妖界都担忧了起来,就像之前担忧魔界一样,那种感觉很刺心。

    再看此时的北语妖主,终于还是接受了现实,随即对着三位师伯出声道:“你们要和我动手是吧?”

    三位师伯听到北语妖主的话,先是整齐的点了点头,随即便出声道:“北语,我们也不想动手,只是我们不能纵容你这般。”

    “呵呵……”北语妖主冷笑了一番,双眼中尽是一副不屑之意。

    就在此时,一旁的明远妖主突然动身了,只见明远妖主先是一个闪身来到了北语妖主的身前,随即便是急促的出声道:“北语,北语,你听话,别闹了,我……我相信你跟他什么都没做,你别和师伯们动手啊,你好好的给师伯们解释解释,兴许师伯们就饶了你呢!”

    “呵呵,师哥,亏你还是我师哥,你真的看不出来吗?算了,你别管了。”北语妖主反倒是很冷漠的回绝了明远妖主。

    但此时的明远妖主明显不想放弃,从北语妖主这里得不到结果,只见明远妖主又转身走向了三位师伯的身前,不停的躬身施礼,同时央求出声道:“三位师伯,你们别和北语动手啊,她本来就有伤在身,再说她……她也许没有做那样的事情呢?三位师伯,明远求你们了,你们就饶恕北语一次吧,我敢保证,北语以后一定会听话的,而且再也不跟那个野……外族人有任何关系了!”

    听到明远妖主的话,只见三位师伯先是假仁假义的扶起了明远妖主,随后便一副很为难的样子出声道:“明远啊,不是师伯们无情,只是这件事……它……它不可饶恕啊!我们也是没有办法啊!”

    “三位师伯,别……别这样说,你们一定有办法的,一定有办法的!明远求求你们了,北语毕竟还小,什么都不懂,师伯就跟她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吧?”明远妖主依旧苦苦央求道。

    这时,只见三位师伯装模作样的小声议论了一番,接着便若有所思的出声道:“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

    “师伯请讲!师伯请讲!”明远妖主激动了起来。

    “是这样的,北语身为一界之主,竟然做出来这样的事情,本该处于死罪,以谢先祖,但是看在北语还小,毕竟我们身为师伯的也不忍心,这样吧,北语以后的妖主身份是不能再做了,必须自卸妖主身份,从此成为妖界平凡子民,另外关禁闭一年,不得再踏入圣殿半步!唉,北语啊,原谅师伯们刚刚说的话太重,我们也是一时生气,不得已而为之啊……”

    妖界三位师伯说的话,那叫一个感人至深,听在明远妖主的耳朵里,让明远妖主不敢相信。听在北语妖主的耳朵里,让北语妖主愤怒不已。而听在凡川的耳朵里,让凡川不禁苦笑。

    “你们有什么资格让我自卸妖主身份?你们算什么东西?我是一界之主,我做什么,用不着你们来管!”北语妖主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出来,双眼似乎冒出了火焰,愤怒的出声道。

    “你看看,你看看这个疯丫头,如此蔑视尊长,我等好言相劝,却依旧是不知悔改!那就别怪我们无情了!”三位师伯同样再次愤怒了起来,双手间的青烟再次汇聚起来,准备着动手。

    明远妖主再次慌张了起来,先是再次闪身挡在北语妖主的身前,面对着三位愤怒的师伯,继续苦苦央求出声道:“三位师伯,切勿动手!切勿动手啊!北语如今伤势过重,怎……怎么受得了……师伯,明远求你们了……”

    “明远,别说了,是这疯丫头执意顽固,你快闪开!”三位师伯愤怒的出声道,接着只见其中的一位师伯突然闪身而动,将明远妖主给带出了内室,从而控制住了明远妖主。

    就在明远妖主的极其震惊下,内室里另外两位师伯,便开始向着北语妖主发动了突袭。

    “噗噗……”

    一间小小的内室里接连不断的发出声响,只见两位师伯双手间的青烟,不时的与北语妖主所击出的青烟相撞,从而青烟像是浪花一样散开,震慑的整个内室都在跟着晃动。

    由于北语妖主有伤在身,即使之前因为凡川的治疗,将北语妖主的伤口给愈合了,但是内伤还是存在,而此时又经过这么剧烈的打斗,只见北语妖主逐渐处于下风,而且支撑起来越来越艰难,本来伤势好转之后所显现出来的红扑扑小脸蛋,也逐渐的苍白起来。

    “疯丫头,别怪我们了!”两位师伯突然停下了攻击,心有灵犀的撤退了几步,双手间的青烟竟然在无缝的汇合,像是云雾一般,笼罩在整个内室里,就连凡川都感觉到了无匹的战意与压力。

    而此时的北语妖主已经开始气喘吁吁了起来,见到两位师伯青烟的汇聚,只听北语妖主冷笑道:“呵呵,看来你们早已经计划好了,对吧?我真是瞎了眼。”

    话音落下,只见北语妖主强撑着闪身,右手间一道青烟闪现,赫然出现了一个法杖,这法杖正是之前凡川捡到之后,又还给北语妖主的法杖。

    可是就在法杖入了北语妖主的手上之后,奇怪的一幕便出现了,也许是因为法杖需要大量的妖气支撑,所以只见北语妖主右手间竟开始有着大量的青烟融进法杖内,但法杖的周围并未泛起青烟,而且反倒像是一个敌人一般,不遗余力的吞噬着北语妖主身上的妖气。

    北语妖主终于支撑不住了,身体陡然向后退一步,弯曲了下来,而法杖的顶端也抵在了地面上,以此来支撑北语妖主的身体。

    两位正在汇聚青烟的师伯看到这一幕,嘲笑的出声道:“妖气不足,竟然还想强行使用法杖,痴心妄想!”

    话音落下,只见两位师伯头顶上端的青烟终于汇聚成型,泛着恐怖的敌意,犹如一张撕裂的血盆大口一般,快速的飞向北语妖主。

    “不要!”此时被控制住的明远妖主,发出了撕心裂肺般的喊叫声。

    而此时的凡川,正在聚精会神的盯着飞来的妖气云雾,就在北语妖主刚刚和两位师伯交手的一瞬间,凡川便想要帮助北语妖主阻击,但是让凡川可气的是,也许是因为冰封的缘故,体内的仙气竟然很难抽出体外,但为了竭尽全力保护北语妖主,凡川只好试着用仙气从体内冲击冰封,虽然每一次的冲击都让凡川感觉到刺心的疼痛,但是凡川依旧是坚持不懈。

    终于,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凡川的左手掌上被仙气从体内向外冲击出来了一个缺口,但冲出缺口的同时,也就意味着,凡川的左手掌上多出了一道伤口,而且是彻底空洞的伤口。

    顿时,只见在凡川的左手掌上,鲜血瞬间横流出来,将整块的寒冰给染红。

    事不宜迟,凡川不顾疼痛,而是将左手抬起,瞬间一道仙气化作的金芒冲向了上空汇聚的青烟云雾。

    “噗……”

    又是一声低沉的响声,仙气瞬间便冲散了上空的云雾,而且因为仙气的过于强大,大散的金芒更是波及到了下方的两位妖界师伯。

    又是一声震响响起,只见两位妖界师伯瞬间便被仙气给冲击到了内室之外。

    接着只见三位师伯,包括被控制住的明远妖主,全都以着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盯着凡川,但双手间不再有任何动作,畏惧之意,显露无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