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章:寒冰封体
    看到北语妖主的动作,凡川是一阵汗颜,随即便出声道:“你想哪里去了?我只是让你坐到床上来,然后背对着我,我帮你查看一下伤势。 ”

    北语妖主的小脸蛋顿时红的不能再红了,完全没了一界之主的样子,气氛变得有些尴尬了起来。

    “快点吧,放心,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帮你检查完伤势,我就出去。”凡川知道时间不能再等了,不然会出什么变故,凡川也不敢保证。

    可此时的北语妖主明显还是有些半信半疑,用着悄悄的目光看着凡川,试探的出声道:“真的?”

    “当然是真的了!”凡川无比真诚的出声道。

    “恩,暂且相信你一次,你可不要乱来啊,你要知道,这里是我妖主宫殿,你要是敢乱来,哼哼……”

    “你快点吧!”

    “呃,好……”

    一番催促,北语妖主终于肯坐上了石床,缓慢的挪动着身体,终于近距离的背对着了凡川。此时可见北语妖主娇弱的身体竟在不时的颤抖。

    凡川注意到,此时北语妖主背上断翅之处,鲜血早已浸透了黑色长裙,但因神经麻痹的缘故,北语妖主竟然什么知觉都没了。凡川不禁的一番担忧,伸手轻轻的触碰了一下北语妖主的后背,北语妖主竟然也没有任何知觉。

    “北语,你闭上眼睛,睡一觉吧,请你相信我,我只会专心帮你疗伤。”凡川看着身前的北语妖主,温柔的出声道。

    “睡觉?不要了,你检查吧,我没事,我不怕疼。”北语妖主没有理解凡川的意思。

    但为了不让北语妖主有过多的心理压力,凡川又不能明说,只好不再出声,随即便抽出了真气,道道紫芒再次环绕在两人的周身,四周的压力也随之骤起,凡川轻轻的将一丝真气触碰在北语妖主断翅之处,试图安抚伤口,但是奇怪的是,真气的疗效很不明显,而且如果深入的话,真气便会被北语妖主自身的妖气给弹开。

    但是凡川不想轻言放弃,便一次接着一次的试着,虽然已经止住了快速的流血,但是伤口始终无法愈合,这让凡川惆怅了起来,而与此同时,时间正在悄悄的流逝,就连凡川自己都没有发觉到,这第一次的尝试便已经历了两天两夜。

    而此时的北语妖主似乎是因为太疲惫的原因,已经睡着了。

    一番安抚无果,凡川开始想其他的办法,突然脑海中一道灵光闪过,兽元力。

    因为凡川之前有过亲身的体会,虽然还不懂兽元力为何存在自己身上,但是每当凡川受到严重的伤害时,兽元力的安抚效果最明显,而且可以快速的治愈伤口,恢复起来极快。

    可是凡川又遇到了一个疑点,那便是凡川不知道兽元力会不会在北语妖主的身上起到作用,若是不但没有作用,反倒是让北语妖主再受伤害,岂不是得不偿失,于是针对于这个方法,凡川思索了许久许久,一直到北语妖主的伤口再次撕裂,鲜血再次流出,凡川终于下定了决心,准备一试,因为凡川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即使兽元力对北语妖主造成了伤害,那么自己还可以及时的抽出仙气来封禁兽元力,因为在自己的体内,仙气一直呈主导气体。

    收回了真气,凡川开始抽出兽元力,顿时只见在凡川的双手上涌现出了一道道黑色气流,气流正蜿蜒曲折的晃动,凡川则是驾轻就熟的将一丝丝兽元力触碰在北语妖主的断翅之处。

    奇迹出现了,只见兽元力的触碰,不仅瞬间便让鲜血停流,而且断翅之处的伤口竟然在快速的愈合,这让凡川极其兴奋,于是便立即多加了几道兽元力,同时扑向北语妖主背上,结果和凡川所想一样,兽元力就像是一个游动的**一般,自由自在的游走在北语妖主背上所有的伤口之处,而每当兽元力的到来,所接触的伤口便会加速的愈合。

    凡川很欣慰,为了以防万一,凡川闭上了双眼,让自身休息的同时,还在不间断的输送兽元力到北语妖主的后背上,这一休息加治疗,又是几天几夜,以至于凡川根本没有发觉到时间的流逝这么快,只知道自己很累,而且同样睡着了,但是神识依旧在清醒着。

    兽元力的输送疗伤结束了,凡川和北语妖主依旧沉睡在梦中,而北语妖主背上的伤口已经愈合,背上的血迹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干了,黑色长裙变了样子,褶皱不堪。

    而此时沉睡的凡川却不知道,自己双腿上的寒霜已经悄无声息的爬到了腰处,而自己的双脚已被厚重的冰给封死,而且自己坐下的石床,早已泛起一层寒霜,整个内室里异常的冷。

    就连北语妖主的头发和眉毛上,也泛起了一丝丝晶莹剔透的霜。

    所谓温馨与危险并存。

    就在凡川和北语妖主两人还未苏醒的时候,只听空气中突然传来了一声“砰”的响声,内室的门被人给撞开了。

    只见明远妖主和三位师伯,正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不可思议的一切。

    而这声响声也让凡川和北语妖主从梦中苏醒。

    “啊?我……我这是在哪?怎么这么冷!”首先是北语妖主发觉到了异常,率先出声道,同时不忘转身看向凡川。

    但当北语妖主的视线放在凡川身上的时候,瞬间瞳孔放大,惊恐的不知所措了。

    当然,苏醒之后的凡川,也在第一时间看到了自身的情况,同样是极其的惊恐,因为此时自己的下半身已经被冰封了,从腰处以下,完全动不了身,厚重的冰块与石床链接在了一起,而且最让凡川惊恐的是,自己的下半身竟然没了任何知觉。

    一丝丝寒气从凡川的下半身升起,整个内室像是跌入了寒冬一样,不仅没有任何一丝温暖之意,而且气氛也变得极其凝重,且让人不寒而粟。

    “凡……凡川,你……你这是怎么了?”北语妖主结结巴巴的出声道,完全一副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的样子。

    凡川轻启嘴唇,看来能交流,于是便出声回应道:“我也不知道,帮你疗伤结束之后,我便闭眼休息了起来,再睁开眼,就这样了……”

    “这……这……你痛不痛?”北语妖主像是从来没见过这种情况,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但是神色间好像很担心凡川。

    “呃,不痛,就是没有知觉了……”凡川出声回应道,随即便准备回忆之前所发生的事情,想要找到原因,但就在凡川还未开始回想之时,内室的门前,便传进来了明远妖主以及三位师伯的声音。

    首先是明远妖主,只见明远妖主先是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随即便愤怒出声道:“北语,你……你们在干什么?你……你们怎么在同一张床上!”

    看来明远妖主关注的点不在于凡川身上的寒冰,而是吃醋的兴起。

    同样,妖族的三位师伯的第一关注点,也不在凡川伸手的寒冰上,而是对北语妖主的一番讨伐。

    站在最前的一位师伯同样愤怒的出声道:“你这个疯丫头,你看看你自己在做什么!竟然在……在圣殿内,和一个外族男人同在一张床上!你……你真是毁了我整个妖界的声誉!你不要脸!”

    讨伐师伯二附和出声道:“真是不知羞耻!竟然在圣殿里做这淫秽之事!真是丢尽了先祖的颜面,还身为一界之主,我呸!”

    讨伐师伯三继续附和出声道:“身为一界之主,没有一点点责任心,我们费尽力气找了你这么久,你竟然和这个外族人在这里做这样见不得人的事情,真是愧对整个妖界!”

    三位师伯的讨伐声,瞬间将北语妖主的愤怒推到了极点,气氛瞬间变得紧张了起来,而刚刚还愤怒不已的明远妖主,这时反倒是又倒戈了起来,笑脸嘻嘻的看着三位师伯,出声道:“三位师伯,你……你们可能误会北语了,她……她怎么会做那样的事情呢!”

    “明远,你住嘴,这是我们亲眼所见,难道还会有假?”三位师伯同时出声,直接让明远妖主给闭嘴了。

    再看此时的北语妖主,娇弱的身子在剧烈的颤抖着,牙关紧咬,目露凶光,四周突兀的浮现出了不一样的压力。凡川感受着,知道这是妖气大盛,立即紧张了起来,害怕北语妖主做什么不理智的行为,于是当下便转头看向妖界三位师伯。

    凡川用着从来都没有过的真诚眼神,看着妖界三位师伯,认真解释道:“三位前辈,你们误会北语了,我只是帮她疗伤,并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我敢拿我的人格保证!”

    “我呸,你一个野男人有什么人格?我妖界圣殿岂是你这野男人可以来的地方?”一位师伯恶狠狠的回绝了凡川,话里的攻击之意格外刺耳,而且面对凡川所展现出的样子是彻彻底底的蔑视,完全没有将凡川放在眼里……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