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九章 :上不上床
    因为飞行的速度极快,凡川瞬间便接近了那些悬挂的铁笼,但是经过凡川仔细的观察,靠前的这些铁笼里面都是空空如也,别说有辰妖十三了,连一只飞鸟都没有。( ’)-.79xs.-

    正在凡川好奇间,身旁的北语妖主突然出声道:“继续向前飞,十三统领在后面。”

    怎么这个‘女’人什么都知道?又是一番惊恐,随即凡川便听话的向着万蛇谷的后方飞去。

    因为万蛇谷中的铁笼最多也就一百多个,所以凡川都没有刻意的加速,便瞬间来到了万蛇谷的后方,也正是铁笼的尽头,而在最边上的一个铁笼里,此时正安然的‘住’着辰妖十三。

    此时的辰妖十三哪里还有当初的威风和神气,原本的一袭白裙,此时早已被灰尘布满,看起来脏‘乱’不堪,而她那独有的苍白面孔,此时也是灰不溜秋的,整个人的神态更是萎靡不振,像是经历过了极大的‘精’神折磨,双目不仅无光,而且呆若木‘鸡’。就连凡川和北语妖主的靠近,竟然都没有引起辰妖十三的注意。

    n,m.

    看到这一幕,凡川更加愧疚了,也不知道这份愧疚从何处来,只是感觉好像自己欠了她什么一样。一时忍不住,凡川便伸手敲了敲铁笼。

    “十三统领!十三统领!”

    凡川的话音落下,这才惊动了辰妖十三,只见辰妖十三先是缓慢的抬头看了一眼凡川和北语妖主,随即便是‘激’动不已,浑身颤抖了起来,双手更是紧紧的抓住了铁笼的菱角,目光终于闪烁了起来,但看辰妖十三的状态应该是很疲惫和虚弱,只张着嘴,却听不见声音。

    凡川忍着心疼,接着出声道:“十三统领,你先别说话,你的身体现在太虚弱了,点头示意我们就好。”

    辰妖十三逐渐冷静了下来,并且向着凡川点了点头。

    见状,凡川接着出声问道:“十三统领,你还记得我是谁吗?”

    辰妖十三点了点头。

    凡川有些欣慰,接着出声道:“你知道她是谁吗?”凡川说着话,指了指身旁的北语妖主。

    辰妖十三猛烈的点了点头,以至于凌‘乱’的头发都跟着晃动不停。

    凡川又接着出声问道:“十三统领,我们是来救你的,你不必慌张,下面你们的北语妖主大人便会解开铁笼的禁制。”

    辰妖十三再次点了点头,污浊的脸上隐现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

    接着凡川便转身看向北语妖主,点头示意,而北语妖主也对着凡川点了点头以示回应,随后便双手抬起,一道青烟快速汇聚起来,接着青烟便扑向了铁笼,可看此时北语妖主的表情却显得很痛苦,正待凡川想要出声询问的时候,只听空气中传来了一声“噗”的清响,铁笼被打开了reads;。

    而此时北语妖主也收起了青烟,但同时北语妖主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娇弱的身子微微的弯曲着,表情极其痛苦,接着一道鲜血便从北语妖主的口中溢出。

    见状,凡川立即伸手轻轻的拍了拍北语妖主的后背,这才想起来了北语妖主本来身上就有着严重的伤势,而自己一时急于救辰妖十三,竟然莫名的忘了北语妖主受伤一事,而刚刚北语妖主必须使用妖气解开铁笼的禁制,这对于本就受伤严重的北语妖主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

    “北语,你没事吧?很疼吗?对……对不起,我刚刚太着急了,忘了你受伤一事……”凡川不好意思的出声道,同时轻轻拍着北语妖主后背的手从未停下。

    “咳咳……我没事,只是伤口有些撕裂罢了……”北语妖主的疼痛感稍微缓和了一些,小声的回应道。

    听到北语妖主的话,凡川便将身体向后倾斜,想要看一看北语妖主的后背断翅之处,这一看不打紧,顿时让凡川倒吸一口凉气,只见在北语妖主的后背上,鲜血从断翅之处快速的涌现出来,再次将刚刚干透的黑‘色’长裙染湿,而且这次流血的速度之快,凡川是第一次见。

    惊恐之余,凡川越想越害怕,于是接下来凡川什么都没想,便一把将辰妖十三拉到了自己的身边,让真气环绕在辰妖十三的周身,以起到悬浮的效果,随后便开始大量的‘抽’出真气,将北语妖主和辰妖十三的身体团团包裹在内。

    四周的压力开始骤起,而刚刚那个关辰妖十三的铁笼则被真气的顶撞在摇摇晃晃,北语妖主和辰妖十三不知什么情况,全都瞪大着眼睛看着凡川。

    “凡川,你……”

    “别说话。”

    北语妖主刚想出声,但被凡川一声厉喝给回拒,随后只见凡川闭上了双眼,心念动处,开始瞬移。

    “唰……”

    空气中响起了一道破空之声,凡川和北语妖主,以及辰妖十三的身影,便消失在了万蛇谷之中。

    而等三人再现身的时候,已经到了妖主宫殿的主‘门’之前,此时妖主宫殿内静悄悄的,已没了那三位师伯,以及明远妖主的身影,而宫殿之外,则还是几十名妖兵护卫。

    由于刚刚瞬移之时,凡川的手始终在北语妖主的后背上,此时凡川看到,自己的手上已经沾满了鲜血,紧急之下,凡川便搀扶着北语妖主,用着最大的力气迈动双‘腿’,走近了那几十名妖兵护卫近前。

    “快,来两名‘女’妖,将妖主大人扶进宫殿内室!”凡川对着那几十名妖兵护卫大喊出声道。

    听到凡川的喊声,护卫队里随即便跑出来了两名‘女’妖兵,从凡川的手中接过北语妖主之后,便开始向着宫殿之内走去,而辰妖十三则陪同在了北语妖主身边。

    “凡川,你要干嘛?我不要进圣殿!”不明真相的北语妖主在被‘女’妖兵搀扶的同时,对着站在身后一动不动的凡川着急出声道。

    “听我的,进去了再说,放心,我也进去!”凡川挥手示意,这才让北语妖主安定了下来。

    其实并不是凡川不想搀扶北语妖主,而是凡川发现,此时自己双‘腿’上的寒霜已经接近大‘腿’根处,之前在万蛇谷一直处于飞行,凡川并没有注意,而此时突然降落,让凡川瞬间感觉到举步维艰,就刚刚搀扶北语妖主走了两步,双‘腿’上便传来了刺心的疼痛。

    见到北语妖主已被搀扶进了宫殿,而且更看到北语妖主一直在盯着自己,凡川则是苦笑了一番,随即便一个闪身挪移,瞬间便进入了宫殿之内,吓了北语妖主一大跳。

    “凡川,你这是干嘛?你到底要做什么?”北语妖主不解的看着凡川出声道。

    “你先进去内室了再说。”凡川故作微笑的出声道,随后便一个闪身进入了一间内室,接着便等待着北语妖主的进入。

    整个内室里只有一张石‘床’,其他便是一些不起眼的装饰品,凡川二话不说,便一个纵跳坐在了石‘床’上,静静的等待着。

    没一会儿,北语妖主在被两名‘女’妖兵的搀扶下,进入了内室,两名‘女’妖兵则快速的退出了宫殿,而辰妖十三则是寸步不离的陪在北语妖主的身边。

    凡川见状,便对着辰妖十三出声道:“十三统领,你将妖主大人扶到‘床’上来,你就先自行退下洗漱一番吧,我要帮妖主大人查看伤势。”

    “什么?凡川,你搞这么大动静,就是为了帮我查看伤势?哪里不能查看?还要来这内室里?”北语妖主率先出声道,同时一副不解和一副气愤的样子,看来北语妖主并不愿意进入这宫殿,而且北语妖主并不知道她背后的血流的很快。

    而此时的辰妖十三刚刚从铁笼中放出,‘精’神本来就很衰弱,身体也很疲惫,在听到凡川的话后,先是一番诧异,但当仔细的看了一眼北语妖主背后的伤势之后,便浑身颤抖了起来。

    而凡川完全没有理会北语妖主,而是继续对着辰妖十三出声道:“十三统领,你先下去吧,相信我,我可以缓解妖主大人的伤势,对了,妖主大人受伤这件事,不要泄‘露’出去,另外,告诉外面那些护卫,别说妖主大人在内室里。”

    凡川这样说,是怕自己在帮妖主大人检查伤势的时候,受到外人打扰,特别是明远妖主的打扰。

    听到凡川的话,辰妖十三似乎很赞同凡川的意思,而且眼神中似乎很相信凡川,坚定的点了点头,随后便将北语妖主搀扶到石‘床’边,接着转身离开了内室,离开了妖主宫殿。

    “哎哎哎,十三统领,你怎么走了?”北语妖主看着离开的辰妖十三,不解的出声道reads;。

    但是辰妖十三已经离开了内室,且离开了妖主宫殿,此时内室里,仅仅只有凡川和北语妖主两人。

    凡川看着北语妖主,忍不住的一阵心疼加唏嘘,北语妖主背后的鲜血横流,而北语妖主自己却没有知觉,但是凡川却理解这种没有知觉的感觉,那是因为伤口过于严重,导致伤口处以及周围的神经麻痹,完全没了知觉,即使痛,也只是若隐若现。

    凡川曾亲身经历过这种感觉,曾在孤真派与兽人大战,凡川就曾有过这种没有知觉的感觉。曾在东固星球与辰妖十三大战,凡川也曾有过这种感觉,而最近的一次这种感觉,便是凡川在六魔亡阵里的感觉。

    这就是凡川为何在万蛇谷见到北语妖主后背上的伤势后,便急切的想要回来,其中最主要的原因便是,凡川曾亲身体会过。不过凡川的运气很好,每次都不会彻底死亡,但是凡川清楚的知道,任由鲜血这么流淌,不用多久,人便会变得‘精’神衰弱,真气流失,对于北语妖主来说,那是妖气流失,那么后果便是,枯竭而亡。

    为了不让北语妖主存有不必要的心理压力,凡川不准备告诉北语妖主她伤势的真相。

    见到此时有些紧张的北语妖主,凡川故作轻松的出声道:“北语,你的伤势不能再耽搁了,上来,我帮你瞧瞧。”

    说着话,凡川拍了拍石‘床’,发出“砰砰”的声响,而每一声声响都让北语妖主娇弱的身子颤抖上一番。

    “北语,傻了?快点上‘床’!”凡川着急的出声道,为了缓解北语妖主的心理压力,凡川还故意微笑着。

    “我才不要,你要干嘛!你竟然还邪笑!”北语妖主反倒紧张的后退一步,同时将两只小手环抱住了‘胸’口……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