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八章 :渐无陌生
    “啊?关于东固星球?什么事儿啊?”凡川还在装作不清楚,但是内心早已慌张不已,强使着自己不要去回忆关于东固星球的事情,可记忆却偏偏陷在了东固星球里。 [].访问:. 。

    “还嘴硬?那好,我来告诉你。”北语妖主轻声笑道,随即接着出声道:“之前我曾派部下一位辰妖统领带着几百妖兵,前去东固星球打探,是准备在一个叫隐宗的修真‘门’派入手,但是我的辰妖统领却失败而归,她跟我说遇到了仙人,还有一位能力极其怪异的修真者……”

    北语妖主说到这里,便不再出声,只是双眼盯着凡川看了起来。

    “呃……”凡川看到北语妖主火辣辣的眼光,一时间心神大‘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哈哈,通过对你的读心,我猜想到了,那位修真者,便是你吧?凡川……”北语妖主坚定的出声道。

    “呃,怎么会……好吧,是我。”凡川本来还想不承认,但是想了想对方早已经对自己读心了,自己再逞强,反倒会让≦↖79,m.对方看不起自己,不如爽快的承认好了,何况凡川并没有感觉到自己在东固星球对妖族的阻击是犯了什么错。

    “哈哈,被我猜中了吧?其实我的读心术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厉害,但是,这件事,是我猜中的。”北语妖主就像是做了一件极其值得骄傲的事情一样,笑的像一个孩子,完全没有一界之主的风范。

    凡川顿时感觉自己上当了,不过凡川并没有因此生气或者动怒怎么,因为凡川曾想过,若是想要救出辰妖十三,那必须得先让北语妖主知道这件事,否则哪里来的无缘无故的相救。不过话说回来,凡川是再一次被北语妖主的聪明给征服了。

    “呃,既然你都已经知道了,那我就有话直说了?”凡川试探出声道。

    “恩,说吧。”北语妖主轻轻的点了点头。

    “我想请你放了辰妖十三,毕竟她是无辜的,她并不是没有好好的去完成任务,只是你也知道了,有仙人在,她怎可敌得过?”凡川真诚的出声道。

    “噢?凡川啊凡川,你可真有意思,你在东固星球大肆杀我族人,如今却反过来要救她们?你到底怎么想的?”北语妖主很是不解的出声道。

    凡川叹息了一声,接着出声道:“实不相瞒,我本不知道你们妖族前去东固星球一事,我本来是在东固星球的祈神大陆上,并不是在隐宗的椋极大陆上,只是后来……”

    接着,凡川便将自己在东固星球上受人之托一事,以及阻击妖族的经过,全部告诉了北语妖主,其中凡川将仙人齐亢的戏份加多了,再者,凡川说到要救辰妖十三的地方,凡川便将自己内心中的一丝愧疚之意表达了出来,这其中凡川也说出了自己差点死在妖族手中的经过,一直到辰妖十三从东固星球离开,相赠凡川令牌,以及凡川后来到了北原星球,再如何被挟持到魔界等等,一系列的经过,凡川基本上都给北语妖主复述了一遍,只是在复述的时候,凡川并没有说起其他的一些事,只是将与妖族有关的事情说了出来reads;。[ 超多好看]

    这一复述,便是很久很久,凡川一个人足足说了几个小时之久,而北语妖主也认真仔细的听了几个小时之久,且并没有厌烦的意思。而凡川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就愿意与北语妖主掏心掏肺的说话了,并没有一丝抵触和谨慎的防御,反倒像是找到了一个聆听者一样,而自己,便是那个肆无忌惮的演讲者。

    终于说完了,凡川顿时觉得口干舌燥,便随身摘取了地面上的几株‘花’草,将‘花’草上的‘露’水倒进了自己的嘴里,瞬间便有了一股清凉甘甜,很是满足。

    而此时听完了凡川复述的北语妖主,则是显得极其惊讶不已,虽然北语妖主之前曾对凡川进行过读心之术,但看此时北语妖主的表情,好像北语妖主以前并不了解凡川什么,而此时经过凡川这么一番复述,北语妖主好像才得知了些什么。

    “你的经历真‘精’彩……我好羡慕……”北语妖主像是听的入‘迷’了一样,目不斜视的出声道。

    “哈哈,这算什么‘精’彩啊,都是坎坷不尽。”凡川苦笑道。

    “坎坷也好啊!哪里像我,从来没有离开过西解星球,想要经历坎坷都没有那机会。”北语妖主语气间多了一丝无奈。

    “你知足吧,身为一界之主,却想要经历什么坎坷,真是想不通,我倒是很羡慕你呢,要什么有什么,而且这么多妖族子民忠诚于你,根本不用忍受离别之痛,哪里像我,唉……”凡川也被北语妖主感染了,开始泛起回忆的离别伤痛,随即转过身,将视线看向了远方。

    看到凡川的样子,只见北语妖主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于是动了一下小脑袋,接着出声道:“你是在埋汰我吗?”

    “哪有,我怎么敢埋汰你呢?绝对没有……”凡川立即出声应道,因为背对着北语妖主,所以凡川并未察觉到北语妖主有什么异样。

    接着只见北语妖主突然跳动着身子,来到了凡川的正前方,与凡川对视着,一字一句的出声道:“你是不是……在想你的‘女’人?”

    “什么?呃……”凡川一下没有反应过来,但等反应过来的时候,顿时脸红了起来,接着便刻意的回避着北语妖主的眼神,应付着出声道:“没……没有!”

    “还说没有?你脸都红了,快说给我听听,你的‘女’人都长什么样子?有我漂亮吗?我想,肯定比我要漂亮吧?”北语妖主却依依不饶了一起。

    “没……没有啊,真没有。”凡川不想谈论这个问题,但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好转过身,索‘性’不看北语妖主。

    “没有?没有什么?是没有‘女’人?还是没有我长的漂亮?”北语妖主死缠烂打了起来,凡川转身到哪里,北语妖主就跟着转到哪里。

    不觉间,凡川和北语妖主两个人,就像是一对早就认识的故友一般了,不再有着陌生,以及曾经的紧张对立,反倒是给人一种很自然,很放松的感觉。

    为了不再多谈论这个问题,凡川则是强行的转移话题道:“对了,北语,咱们漫步的也够久了,你知道我的‘腿’脚不方便,而且你还身受重伤,我们要不早些回去吧?”

    听到凡川的话,北语妖主则是无奈的噘着嘴,没有听到想听的答案,看来北语妖主还是有些不开心,但是考虑到凡川所说的皆为现实,于是只好无力的出声应道:“既然你累了,那我们就回去吧。”

    就在两人刚刚转身,准备回去的时候,凡川突然又停下了脚步,转身紧盯着北语妖主,出声道:“对了,北语,你之前读过我的心,刚才我也给你说了那么多了,这里不是离万蛇谷近吗?我们索‘性’先去放了十三统领,然后再一同回去,如何?”

    只见北语妖主若有所想了一番,接着点了点头道:“好吧,看在你陪我这么久的面子上,即使十三统领是死罪,我也愿意放了她,算是给你面子了。”

    “多谢妖主大人的恩情!”凡川故作躬身施礼道。

    “少来了你……”北语妖主被凡川的动作给逗笑了,伸手拍打了一下凡川的肩膀,随即便对凡川指明了万蛇谷的方向。

    因为距离很近,凡川带着北语妖主飞行仅仅一瞬间,便又再次降落。

    与之前布满‘花’草树木的山谷不同,虽然离得这么近,但眼前的这道山谷却给人一种恐怖‘阴’森的感觉,不仅没有任何植被和‘花’草,反倒是处处磐石和碎末,过山风吹起来,一片黄沙飞扬,而在两座大山的luo壁上更是悬挂着一条条手腕粗的铁链,铁链连接了两座大山,而在铁链的下方,则是悬挂着一个接着一个的大铁笼子,足足有上百个之多,而在大铁笼子之下,便是光秃秃的山谷地面,其他什么都没有。

    凡川见状,有些好奇,于是便出声问道:“北语,这里便是万蛇谷吗?怎么一条蛇也没有看到?”

    “谁告诉你万蛇谷里有蛇了?”北语妖主反问道。

    “呃,既然没蛇,干嘛叫这个名字……”凡川出声道。

    “那是因为山谷的走向蜿蜒曲折,像是一条在游动的大蛇一样,所以取名为万蛇谷,而将妖界的罪人扔在这里受惩罚,是因为万蛇谷独有的恶劣环境,将罪人关进铁笼之内,常年经受风吹日晒,逐渐消磨其意志,直至死亡。”北语妖主认真的解释出声道。

    听完北语妖主的解释,凡川那是一个相当震惊,看来‘肉’体的折磨不算狠毒,最狠毒的是‘精’神的折磨,任谁被关进这样一个悬挂的铁笼之内,逐渐的都会被‘逼’疯的,从而死亡,实在是狠毒。

    不觉间,凡川对辰妖十三的生命,感到了担忧。

    不过有一点凡川还是不太理解,这仅仅只是一个铁笼,像辰妖十三这样的能力,完全可以轻易的离开这样的铁笼,怎么可能会起到惩罚的作用呢?

    可就在凡川正疑‘惑’之时,北语妖主像是早已猜到了凡川所想,接着便突兀的出声道:“每一个铁笼都被我和我师哥亲自下了禁制,若不是我和我师哥亲自出手,任妖界里的任何人都逃脱不了。”

    “原来是这样啊……”凡川恍然大悟道,接着便又着急了起来,催促着出声道:“那咱们快点啊,别让十三统领再受罪了……”

    北语妖主点了点头,随即便指示凡川飞起,两个人向着万蛇谷的深处飞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