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七章:漫步如画
    正在飞行之时,北语妖主低头看了看脚底的真气紫芒,随即便对着凡川出声道:“你还真是真气和仙气并存于体呀?当时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只察觉到了你体内真气和仙气并存,没想到还可以交换使用……”

    “恩,是啊,我也很奇怪呢。 ”凡川认真出声道。

    “你既然有仙气,为何不用仙气飞行?那样不是更轻松?”北语妖主皱着眉头再次出声问道。

    听到北语妖主的话,凡川有些惭愧的低下了头,接着出声道:“实不相瞒,仙气飞行……我还不会……”

    “噗嗤……”北语妖主突然轻笑了一声,脸上的愤怒也逐渐消退了不少。

    凡川见状,突然也不知道来了什么一股劲,竟真诚的出声安慰着北语妖主道:“别生气了,气大了伤身,何况你现在还负伤在身,还有,其实你笑起来最美了。”

    “我……”北语妖主顿时语塞,凡川的一番真情流露害的本来还气愤不已的北语妖主,瞬间小脸蛋上升起了一抹绯红。

    感觉气氛有些尴尬,为了缓解这份尴尬,凡川立即转移话题,出声道:“我们现在已经飞过了虚无之地,接下来要去哪里?”

    “恩……”北语妖主似乎也在刻意的压制着自己的情感,随即深呼吸了一口,手指着东边的方位,继续出声道:“去那边,那里有一处山谷非常美,虽然紧挨着万蛇谷,但是两个山谷截然不同,我想去那里走走,散散心。”

    “恩,好的。”凡川点头道,随即便向着东边的方位快速飞过去。

    看来每个女人都是爱美的,不仅仅是自身的美,还有风景的美。即使她在外人眼中再强大,再高冷,内心都住着一个小女人,一个喜欢美的小女人,一个想要被人保护的小女人。

    而凡川听到万蛇谷,也不禁来了兴趣,既然紧挨着万蛇谷,那么便可以趁机提起辰妖十三,说不定还可以将辰妖十三从万蛇谷中放出来,这样凡川便不会觉得自己欠辰妖十三什么了。

    接下来两人便相互沉默着飞行,凡川开始还以为距离并不远,但是飞了好久之后还是没有到,就在凡川都想要准备瞬移的时候,身边的北语妖主这才伸手碰了碰凡川的身体,示意停下。

    “到了,从这里下去便是,由于我们现在在雾层之上,下面的情况看不清楚,不过我记得的位置很准确。”北语妖主出声道,同时神色开始有些兴奋,相比较之前的气愤不已,早已改观了不少。

    “恩,听你的。”凡川也没多想,便抽身开始降落,穿过了雾层之后,凡川这才看清楚脚下的美景。

    确实是一条山谷,两边各有两座大山围拢,很巧妙的将这个山谷给显露出来,而山谷的走向更是随着大山的蜿蜒而走,有种曲径通幽处的感觉,不仅在山谷的两侧长满了各种各样的花草树木,而且在陡峭的山壁上也布满了各种各样的花红草绿,就是一座天然的花园,只是这座花园可以让你步行一整天都走不到尽头。

    凡川和北语妖主两人缓缓落地,一声轻轻的“呲啦”声响传来,凡川低头看了一眼,几株样貌可人的小花被踩碎了,惹得凡川一阵怜爱,凡川甚至都不敢挪步了,呆站在原地。而凡川的样子更是惹得北语妖主一阵阵天籁般的笑声。

    经过北语妖主一番的催促,凡川这才陪着北语妖主踏步走起来,由于凡川双腿上有寒霜限制,而北语妖主更是刻意的放慢速度,两人就这样相伴着走在花海中。

    清凉醒目的过山风,迷幻醉人的花海,一望无际的天边,俊男美女沿着花瓣,相伴而行,没有喧嚣,没有争吵,有的是平淡,有的是唯美。这曾经是在凡川的梦中出现过的画面,是那样的完美,是那样的迷人,只是美中不足的是,两个人都受了伤。

    就这样两个人静默着走了一段路之后,北语妖主率先出声道:“刚刚你也看到了吧,我那三位所谓的师伯,哎,当初你问我想要妖魔两界和平共处,我何尝不想?我没能答应你,原因就在这里……”

    北语妖主的语气中多了一丝无奈以及伤感。

    凡川若有所思的出声道:“难道,你的那三位师伯主张战争?”

    “哎,一言难尽,他们三人懂什么?只知道顾自己,外界传过来什么流言,他们便会依照流言来断事,听说妖界受辱,便想要倾巢共赴战场,听说妖界获胜,便想要将功劳揽到自己身上,可到底,他们什么都不做,却可以指手画脚,自命清高,暗下却花天酒地,收买人心,如此反复下来,多数将士的心都被他们三人俘获,以此来悄悄的壮大他们自己所谓的实力,他们以为我不知道,其实我什么都看在了眼里。而如今我又跟他们大吵了一架,我此时提出来停战,他们肯定反对,即使他们内心想要停战,表面上也会违逆我。”北语妖主越说越无奈。

    “可是,你是一界之主,你要传达什么命令,那不都是不可违抗的吗?”凡川惊讶道。

    “不可违抗?呵呵,你刚刚也看到了,他们何曾把我当做一界之主了?他们巴不得我早些战死沙场!”北语妖主无奈之中,更多的是气愤。

    “可是,你毕竟是一界之主,你看到了他们在收买人心,你完全可以名正言顺的摧毁他们所谓的实力呀!”凡川认真道。

    “我何尝不想?但是师尊临走之前,曾交待过我和师哥我们二人,不管以后师伯如何如何,都不能冲撞于他们,毕竟他们是我们的长辈。连冲撞都不让,更别提摧毁了。”

    说到这里,北语妖主顿了顿,接着出声道:“唉,不过话说回来,他们虽然收买人心,自拉阵营,但是直到如今,他们除了臭骂过我,并没有对我,对整个妖界做什么不义之举,我想他们也不会傻到自己人打自己人吧,所以,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北语妖主像是在谈论一件扰心的陈年旧事一样,双眼间布满惆怅。

    听到北语妖主的话,凡川也是一阵接着一阵的唏嘘,毕竟这是别人家的事情,凡川也不好多嘴,但是凡川转念想了想,既然北语妖主肯给自己这么一个外人说这么多,那么便可以说明她相信了自己,并没有将自己当外人,如果此时自己不说点什么,好像又有点对不起人家的信任了。

    于是凡川想了想,接着便语重心长的出声道:“我虽然不了解你的那三位师伯,但是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世间万物变化之快,绝不是你我可操控的,万一……呃,我是说万一,万一他们只是将你看做一个涉世未深的小丫头来对待,突然在某一天造反……”

    “不可能!他们绝对不敢!”北语妖主打断了凡川的话,语气坚定的出声道。

    看到北语妖主如此坚定的神情,凡川则淡淡的回应道:“何以见得?”

    “恩?”北语妖主突然停下了脚步,盯着凡川,接着出声道:“他们最起码是我的师伯,况且我待他们又不薄,他们做什么,我都不管,反正我也不指望他们会帮助我什么,能像他们这样逍遥自在,而且要什么有什么的人,世间能有多少?他们还不知足吗?怎么可能还会想到造反呢?”

    听着北语妖主这么肯定,凡川却觉得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因为最明显的一个反常便是他们若是知足的话,为何还要私下收买人心,集结兵力壮大自己?难道只是为了闲玩?绝对没那么简单,但是这些话,凡川又不好明着给北语妖主说,搞不好再让北语妖主觉得自己有着挑拨离间之嫌疑,为了婉转点,凡川只好在脑中快速的汇聚着表达方式。

    “恩,是这样啊,那就好。”凡川点了点头,接着突然转换话题道:“对了,北语,你的那三位师伯的修为境界如何?”

    凡川突然的转换话题,明显的让北语妖主有些错愕,但北语妖主还是想了想出声应道:“应该和我差不多吧……”

    “噢,那你的读心术可以读到你那三位师伯的心吗?”凡川继续出声问道。

    “恩?怎么突然问起来这个?”北语妖主不解道。

    “哈哈,别多想,我就是随便问问。”凡川用笑声来掩饰着自己的尴尬。

    “恩,读不了,因为我的读心术只能读除了妖族以外的人,包括你这个仙人!嘿嘿……”北语妖主轻声笑道。

    “原来是这样……”凡川在心里想道,接着便不再出声,则是在心里默默的分析着刚刚听来的这些事情会有什么样的联系。

    见凡川突然沉默,北语妖主则在一旁轻轻的出声道:“凡川,在想什么呢?不妨说出来,你知道的,我可以读你的心哦,你最好别乱想一些歪心思哦!”

    “呃……没有没有。”凡川尴尬的摇了摇头,随即再次转移话题道:“北语,你看,那株花儿叫什么名字?真漂亮……”

    虽然在转移话题,但是此时凡川的脸上还是有着一个大写的尴尬。

    “嘻嘻……”北语妖主轻笑了一声,像是看透了一切一样,接着出声道:“那株花儿是从东固星球移栽而来的,叫心兰。”

    “什么?东固星球?”凡川惊呼道。

    “是啊,怎么了?”北语妖主笑嘻嘻的出声道。

    “呃,没什么……”凡川低下了头。

    这时,只见北语妖主突然伸手拍了一下凡川的肩膀,笑眯眯的出声道:“你忘了我有读心术了?经过这一路上我对你的读心,我知道了一件事情。”

    “啊?什么事情?”凡川开始紧张了起来。

    “嘿嘿……”北语妖主突然邪笑了起来,同时娇弱的身子一前一后的伸动着,胸前更是一阵阵波涛汹涌,惹得凡川都被晃晕了。

    接着只听北语妖主继续出声道:“关于东固星球的事情……”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