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六章:三位师伯
    飞过了所谓的虚无之地,凡川也没有多多留意,便降落在了妖主宫殿的主门之前。

    与魔界的魔尊宫殿不同,妖界的妖主宫殿看起来并没有过于富丽堂皇,仅仅只是简单的木梁结构建造,雕花和装饰也是稀松平常,不过在妖主宫殿的后方则是一道万丈悬崖,许多薄薄的雾气从悬崖之下升上来,盘旋在妖主宫殿的四周,再加上妖主宫殿正前方的虚无之地,看起来妖主宫殿就像是被刻意划分出来的一块存在,反倒是给人一种朦朦胧胧的感觉,很虚无缥缈的样子。

    此时妖主宫殿主门之前并排的站列着两队妖兵,基本上都拥有着辰妖的修为境界,想必都是妖主的亲身护卫,凡川刚刚走上前一步,站在首位的妖兵护卫便站出了身来,先是对着凡川躬身施礼,随即便出声道:“勇士,请……”

    看来北语妖主已经给这些妖兵护卫打过招呼了,凡川也没有多想,便艰难的步行走进了妖主宫殿。

    此时宫殿里除了北语妖主和明远妖主外,还有三位老者,这三位老者都拥有着白色的头发,以及白色的胡子,这倒是和凡川的头发很相符合,不过看起来这三位老者并不面善,此时正交换着喋喋不休的教育着北语妖主,而北语妖主则是很听话的像个小孩子一样低着头,用心的听着教训,看来北语妖主很害怕这三位老者,包括一旁的明远妖主,也站在了北语妖主的身前接受教训,一句话也不敢顶撞,和之前的状态完全相反。

    “北语啊北语,你说说你怎么这么冲动呢?这么不听劝呢?竟然还擅做主张,完全不考虑大局吗?”

    “是啊,说去应战就去应战,事先也不给我们几个老头子说一声,把我们当做什么了?”

    “就是,现在好了吧?虽然魔军退了,但是我们损失了多少兵力和物力?你算过没有?”

    三位老者轮番的教训,让在一旁的凡川都不自觉的神经紧绷,凡川试想着,换做成谁,被这么严厉的训话,谁也受不了,何况被训的还是一界之主。

    果然,就在三位老者的话音刚刚落下,一直低着头的北语妖主突然发作了,只见她先是抬起头,然后后退一步,随即生气的出声道:“说说说,你们就知道这样说!你们了解当时的军情紧急吗?当时的师存魔已经不是往常的师存魔了!若是我再晚去一步,边防城就会被攻陷了!难道我还要回来先请示你们,再去领兵吗?告诉你们,到那时候就已经晚了,说不定魔军都可以攻到无涯城了!”

    北语妖主越说越生气,听的三位老者直发愣,就连一旁的明远妖主也是惊呆的不知所措了,就这样北语妖主还是没有撒完气,接着愤怒的出声道:“还有,我受伤这么严重,你们第一句话就是臭骂我,问过我的伤势吗?只知道在这圣殿里坐享其成!哼!咳咳……”

    由于太过于生气,导致北语妖主的伤口再次撕裂,于是北语妖主便再次剧烈的咳嗽了起来,一缕鲜血从嘴角溢出。

    看到北语妖主再次吐血,一旁的明远妖主赶紧走上前,试图安慰北语妖主,但被北语妖主给拒绝了,接着,北语妖主从怀中掏出来了之前凡川送给她的纱巾,轻轻的将血迹擦去。

    这时反被教训的三位老者面面相觑,但随后便是狂风暴雨般的反扑,只见三位老者突然齐声道:“你……你怎么说话呢你?你这是什么态度!难道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吗?”

    三位老者越说越生气,以至于身体都在跟着颤抖了起来,同时还不忘伸出手指指着北语妖主的脑袋。

    北语妖主同样更为生气,不仅毫不退让,反倒是激流勇进,继续怒道:“我怎么说话?我什么态度?你们自己说,从我师尊离开以后,你们三位身为我的师伯,你们做过什么?就说为妖界做过什么?哪天不都是自居高高在上,却暗下花天酒地?而出征魔界,整治妖界的事,全都是我和师哥我们两人在做!”

    原来这三位老者是明远妖主和北语妖主的师伯。

    此时听到北语妖主这番话后,三位师伯气的蹦跳了起来,气急败坏忍不住破口大骂了起来:“你……你你你,你这个疯丫头,别以为你是一界之主就可以无法无天!告诉你!就算瓜分整个妖界,我们三人也有份!”

    “什么?瓜分?呵呵,亏你们想的出来!我都不知道先祖为什么会收你们这样的徒弟!真是妖界的悲哀!”北语妖主反倒不再置气,而是冷言冷语了起来。

    听到瓜分一词,凡川忍不住也笑出了声,敢情这做师伯的,平时什么都不做,还花天酒地就算了,竟然还想着瓜分妖界,真是可笑。

    可就是凡川这声情不自禁的笑声,将殿内所有人的视线拉到了自己身上。

    首先是三位不知实情的师伯,先是打量了凡川一眼,接着立即对凡川厉喝出声道:“什么人?竟敢擅闯圣殿!拉出去扔进万蛇谷!”

    “且慢,这是我的客人!”北语妖主立即出声阻拦道。

    听到北语妖主的话,三位师伯神色很是不解,随即便又愤怒的出声道:“北语,你知不知道圣殿里不能让任何人踏入?何况这个人还不是我族子民!”

    “别叫我的名字,我是妖界之主!”北语妖主却突然凌厉的回应,并且神色不惊。

    “你……你大胆!信不信……信不信我们……”三位师伯顿时被激怒的上气不接下气,一时语塞。

    “信不信你们怎么?难道还敢杀了我不成?”北语妖主强势的出声压制道。

    气氛变得越来越紧张,感觉一下就会被点燃一样,剑拔弩张,十分紧迫。

    这时站在一旁的明远妖主终于沉不住气了,先是出声安慰了北语妖主一番,随即又对着三位师伯躬身施礼。而明远妖主的行礼却让北语妖主气的直接转过了头。

    “三位师伯,你们也消消气,北语确实是有些不懂事,她毕竟还小嘛,三位师伯大人有大量,别跟她计较了……”明远妖主试图缓解紧张的气氛,可结果却是一点效果都没有。

    听到明远妖主的话,三位师伯顿时身份又上来了,竟然接着明远妖主的话音指桑骂槐了起来:“明远,别怪我们做师伯的严厉,我们也是为了你们好啊,也是为了整个妖界好啊,你们做错了事,我们自然要教育你们,对不对?再说了,你们师尊在位的时候,还不是我们几个老家伙捧你们师兄妹两人?你们不能过河拆桥啊?”

    “是是是,师伯你们说的对,说的对……”明远妖主的脑袋点的很有节奏。

    可此时只见站在一旁的北语妖主,无奈的摇了摇头,完全不屑于再理会三位师伯,以及明远妖主,什么也不说,头也不回的向着凡川走来。

    “哎哎哎!你看看!你看看这疯丫头,这哪里像是一界之主!唉,妖界要没有好日子喽……”

    三位师伯还在北语妖主的身后指指点点,而北语妖主完全像是什么都没听到一样,自动屏蔽,既不回头,更不会再出声计较,而是依旧坚定的走向了凡川。

    别人看不到北语妖主此时的正面,但是凡川却可以看的很清楚,此时的北语妖主正紧咬着牙关,愤怒的火焰几乎要从双眼中燃烧出来。让凡川看着都会不自觉的感到害怕。

    似乎像是猜到北语妖主知错了,三位师伯依旧在风言风语个不停,话语中尽显对北语妖主的不满和埋汰,同时还会将自身的地位提得很高,明显一副以小心之心度君子之腹,可一旁的明远妖主则像是一只狗一样,不停的好言相劝,以此来缓解三位师伯的愤怒,可当明远妖主说的越体贴,三位师伯则是将自身的身段摆的越高。

    一唱一和的剧集很滑稽,最起码在凡川的眼中,凡川是瞧不上的。

    北语妖主已经走近了凡川的身前,先是看了一眼凡川,随后简简单单的出声道:“跟我走。”

    凡川本来还想问去哪里,但是碍于当下紧张的气氛,凡川什么都没说,只是点了点头,便自然的上手搀扶住了北语妖主,同时走出了妖主宫殿。

    “你要去哪里?这个疯丫头!完全无视尊长!”

    三位师伯还在宫殿之内叫嚣,但并没有追出来的意思。而北语妖主更是一点理会的意思都没有,径直的走出妖主宫殿,直至走到了虚无之地边,这才停下了身。

    凡川不解,看着眼前的虚无之地,又看了看身旁的北语妖主,刚想要出声问话,却看到北语妖主也转身看向了自己,抢先出声道:“凡川,你能不能带我飞过去这虚无之地?”

    凡川错愕了一瞬,但随即便点了点头,应声道:“恩,可以,只是,我们要去哪里?”

    “你先带我飞过这虚无之地,我自然会告诉你去哪里。”北语妖主淡淡的出声道。

    “恩,好的。”凡川再次点了点头,随即抽出真气,顿时一道道紫芒缠绕在了凡川和北语妖主的周身。

    随即真气汇聚越来越强,凡川和北语妖主的身体则缓慢的悬浮起来,接着便飞到了上空,开始跨越虚无之地飞行。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