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二章:战事落幕
    “啊……”

    师存魔尊的惨叫声响彻了整个战场,魔军人人自危。

    随着惨叫声的响起,只见凡川手中的寻隐枪突然金芒大作,一道仙气更是从师存魔尊的伤口处快速涌出,随着金芒的大盛,在寻隐枪的周围形成了一个光圈,极其刺眼。

    “砰……”

    空气中传来了一声震响,再也没了师存魔尊的惨叫声,而凡川手中的寻隐枪,也在震响之后,被凡川收回到了晶涟羽戒中,而刚刚还被寻隐枪刺中的师存魔尊,早已没了身影,只有在空气中徘徊着的一缕缕黑色烟雾。

    在凡川的脚下依旧遍布着一滩滩师存魔尊的鲜血,随着黑色烟雾的飘散,地面上的鲜血也在逐渐的化成黑色烟雾不径而飞,一切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只是少了一个师存魔尊,战场便安静了罢了。

    师存魔尊终于命断,凡川长舒了一口气,注意到那些四周围拢的魔军不仅没有离开,反而还在原地呆立着发愣,时不时的盯着师存魔尊刚刚消失的位置,时不时的又盯着自己,这让凡川更加失望。

    凡川本来还想再次劝导魔军退军,可就在此时,只听到在魔军阵营中,突然有一名魔兵大叫出声道:“啊!魔尊大人死啦!我……我不要再打了……”

    话音落下,只见这名魔兵面色慌张的开始转身,随即冲开了同伴和妖兵的围拢,仓皇的逃离了战场,向着魔界的方向跑去。

    第一名魔兵开了头,便开始有人附和,随后便是接连不断的魔兵罢战,全都逃离了主战场,从而向着魔界的方向而去。这其中曾有妖兵试着想要阻拦,但被凡川给挡住了。那些妖兵看到凡川是故意想要放走这些魔兵,于是便不再出手阻拦,任由魔兵大肆逃离。

    过了没多久,主战场上的魔兵便退兵了一大半,还有残余的一小半都是一些负伤或者思想极端的魔兵,而此时凡川则是帮助那些负伤的魔兵撤退,同时,出手将那些思想极端的魔军就地解决。

    一场战争,就这样在凡川一人的操控下,结束了。和第一场战争一样,凡川始终是这片战场上唯一的主角。

    甚至有一些第一场战争时候就见过凡川的妖兵,在第二场战争结束以后,见到凡川都会不自觉的双膝下跪行礼,这倒是让凡川很惊讶,不过凡川回想起来自己刚刚的疯狂经历,就连自己都不禁的感觉到后背发凉。凡川曾想过,自己是依靠仙人之躯才可得胜,若还是以着当初的修真者之躯,想必早已死了千遍万遍了。

    一切烟消云散,尘埃落幕,和第一场战争一样,还是有着几千名妖兵负责清扫战场。和第一场战争一样,遍地的残躯断肢,以及造型各异的冷兵器。和第一场战场一样,烽火烧遍了妖魔边界之地所有角落,烽烟充斥满了妖魔边界的上空。

    只是和第一场战争比起来,第二场战争相比较更为惨烈,而妖族的死伤将士更是多的数不清。还有一点不一样,第一场战争的主战场在魔界境内,第二场战争的主战场在妖界境内。

    看着遍地疮痍,以及头上昏沉的天空,凡川不禁的唏嘘万千,这次西解星球之旅,让凡川看透了人世间的险恶,更了解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战争,以及接纳了太多之前完全没有概念的认知。

    就在凡川此刻感叹不已的时候,身前突然跑来了一名妖兵,只见这名妖兵先是对着凡川躬身施礼,随后便出声道:“勇士,我们妖主大人请勇士上城楼上一叙!”

    “恩,好的。”凡川点头道。

    凡川本来正想去找北语妖主,敢情人家也刚好请自己,凡川并没多想,低头看了看双膝上的寒霜,无奈的摇了摇头,只好轻身飞起,飞向了城楼之上。

    到了城楼之上,凡川看到,此时北语妖主正被几名女妖兵扶着半坐在了地面上,相比较之前,此时的北语妖主脸色稍微多了一丝红润,但神态上还是略显憔悴。而且凡川还注意到,此时北语妖主性感的嘴唇更是黑的发紫,较之前的鲜艳完全不同了,想必是因为伤势的加重,才会导致如此。

    因为双脚的沉重,凡川只好缓慢的走近北语妖主的身前,接着便出声道:“怎么样?你好些了吗?”凡川这是明知故问,可是凡川第一句话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听到凡川的话,北语妖主笑了笑,苦涩中带出了些许光彩,随即用着很微弱的声音出声应道:“我……好些了,你怎么样?你还真有本事杀了师存魔?看来之前是我低估你了,咳咳……”

    说着话,北语妖主一阵咳嗽,引得瘦弱的身体更是花枝乱颤,胸前一对傲人的双峰更是引人注目。

    凡川刻意的撇过视线,不让自己深陷其中,接着便尴尬的出声笑道:“哈哈,您是妖主大人,低估我那是很正常的,况且,我杀师存小魔,又不是为了帮助你们妖界……呃……”

    凡川说着话,突然感觉到了双腿一阵刺痛,于是立即便低头看去,只见那寒霜竟然又在上涨,已经越过了膝盖,从而向着大腿扑来,只是速度很缓慢,但是刺痛感却很明显,以至于凡川不自觉的弯腰。

    “你……你怎么了?受伤了吗?你……腿上那是什么?咳咳……”北语妖主明显看到了凡川的动作,于是立即出声问道。

    听到北语妖主的话,凡川弯着腰,对着北语妖主摆了摆手,随即出声道:“不碍事,一点小伤……”

    可凡川的一句带过却给北语妖主带来了剧烈的反应,接着只见北语妖主看着身后的几名女妖兵,命令式的出声道:“你们快将本主扶起来,本主要看看凡川的伤势!”

    “可是,妖主大人您……”几名女妖兵看似很为难。

    “快!这是命令!”北语妖主有些气急败坏的出声道。

    “是,遵命!”几名女妖兵随即便伸手将北语妖主给扶了起来,在这扶起之中,明显的可以看到北语妖主满脸的痛苦。

    被几名女妖兵相扶着,北语妖主走近了凡川的身前,仔细的看着凡川双腿上的寒霜,面露疑惑的出声道:“这……这是什么?怎么,怎么我从来没见过?”

    看到北语妖主如此关心自己,凡川心里先是一阵触动,但并没有多想,而且凡川也不想将关于神器一事告诉北语妖主,于是便出声应道:“我也不太清楚,都是拜师存小魔所赐,不过不碍事……”

    “这还不碍事?依我看,你都走不动了吧?咳咳……”北语妖主语气里富有埋汰之意。

    凡川有些苦恼,毕竟之前跟北语妖主闹得很不愉快,而自己之前救她,完全是出于保护弱者的心态,并没有想过故意去讨好,凡川脑海中始终印记下了北语妖主的冷漠,总之,短时间内,凡川还是不能接受北语妖主这般柔情的转变。

    于是在北语妖主这番富有埋汰之意的话音刚刚落地,凡川便立即转头看去,因为此刻凡川在弯着腰,而北语妖主则是刚好站在凡川的身边,凡川这样猛然间转头,脑袋则是刚好碰撞在了北语妖主波涛汹涌的胸上,甚至有几根白色长发都落在了北语妖主胸前白白的皮肤之上。

    一时间尴尬无比,凡川立即抽身撤开,而北语妖主的小脸蛋则是瞬间变得绯红,相比较之前的苍白,此时的绯红则显得格格不入。

    “呃……对,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凡川低着头不好意思的出声道。

    而北语妖主并没有说话,只是同样低着头,笑脸依旧持续绯红,两人就这样尴尬的各自站在一边。

    可此时一旁的众妖兵却像是看到了前所未见的场景,人人瞪大着眼珠,不时的看向他们的妖主大人,又不时的看向凡川,在他们的眼里,他们从来没有看到过他们尊敬的妖主大人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而且也从来不能理解刚刚在战场上叱咤风云的凡川,此时竟害羞的不敢抬头。

    事到如此,在这片战场上基本上所有的妖兵都已知道凡川不是妖族中人,但是他们却都很尊敬凡川,因为凡川在他们的眼中是一位所向披靡的战神,不仅杀了千叶魔,而且还杀了师存魔,这对于妖族的所有将士来说,可谓是天大的功劳。同时,他们更好奇凡川的身世。

    尴尬持续了许久,这是凡川第一次看到北语妖主小女人的另一面,而且是在这么多人的众目睽睽之下,唏嘘之中,凡川针对北语妖主个人,也有了些好奇,为了不让尴尬继续延续,凡川则是率先打破了这份安静。

    只见凡川强忍着疼痛站直了身体,先是咳嗽了一声,接着便出声道:“妖主大人,我能央求您一件事情吗?”

    凡川在这句话中刻意的将‘你’说成了‘您’,其实只是为了让彼此拉开一些距离,从而更缓解这种尴尬。

    凡川话音落地,只见此时的北语妖主脸色已经好转,不再是那般绯红,反而苍白的让人怜爱不已,接着只听北语妖主出声回应道:“恩,什么事情?你说吧。”

    “恩,是关于魔界……”

    “北语!北语!”

    就在凡川的话刚刚说出口,不远处便传来了一个男性的声音,直呼着北语妖主的名字,而且语气里很是紧张……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