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一章:师存亡期
    “去你吗的!”

    凡川悬浮在师存魔尊的身后,大喊了一声,随即不给师存魔尊任何反应的机会,手中的寻隐枪顺势击在了师存魔尊的后背之上。

    而师存魔尊完全没有想到凡川受了一箭之后还能有着这般能力,于是随着寻隐枪的收回,师存魔尊的身体则瞬间被打飞,向着远处快速飞去。而那把有着一人之高的弯弓,则悬浮停留在了原处,并没有跟着师存魔尊的飞出而飞出。

    愤怒的凡川完全不作任何停留,双脚生风,加速追赶上去,一个闪身短距离瞬移,出现在了师存魔尊的身体上方,二话不说,双脚刚好因为寒霜极其沉重,于是凡川便惯性的向下落下,同时更有道道金芒开道,锁定了师存魔尊的逃离范围之后,凡川的双脚便重重的踹在了师存魔尊的胸口上。

    “噗……”

    又是一声低沉的声响,只见本来倒飞的师存魔尊,身体顺势下坠,而且速度极快。凡川注意到,此时师存魔尊的表情没了之前的自信,反倒是惊恐不安,慌乱之中更带着对凡川的恐惧感。而凡川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于是当下便随着师存魔尊的身体下坠,打出多道仙气锁住师存魔尊的逃离范围。

    接着凡川并没有使用寻隐一式,反倒是将寻隐枪突然扔出,只见寻隐枪以着一道极其华丽的金芒,从上空极速飞下,瞬间便赶上了下坠了的师存魔尊,接着只见寻隐枪的枪刃突然亮起一道极其耀眼的白线芒,线芒更是像着一条绳子一样,将师存魔尊的身体给捆了起来,随后枪刃便从师存魔尊的胸口之处刺入,而从师存魔尊的后背穿出。

    “啊!啊……”

    响彻天地的惨叫声从师存魔尊的口中发出,而且伴随着惨叫声的发出,师存魔尊还有着一副极其不可思议的表情,一对眼珠瞪的快要脱出眼眶,胸前结实的肌肉也在剧烈的颤抖着,同时一缕缕鲜血从师存魔尊的口中快速涌出。

    而且因为凡川仙气的锁定,又加上寻隐枪的克制,此时的师存魔尊完全动弹不得,只能接受着凡川疯狂的攻击。

    而凡川使用寻隐枪刺入师存魔尊的胸口,不仅仅为了攻击,而且凡川是在刻意的防止师存魔尊的隐身,凡川想着,即使师存魔尊再次隐身,可寻隐枪并不会跟着师存魔尊隐身,所以若真是那样的话,寻隐枪便是自己的目标。

    可是凡川不知道是,毕竟寻隐枪是仙器,对于魔族更是有着先天性的克制,当寻隐枪刺入了师存魔尊的胸口之时,师存魔尊已经丧失了隐身之技。

    接着仅仅片刻之间,寻隐枪就已带着师存魔尊的身体,降落在了地面之上。

    “呲……”

    一声刺耳的声响响起,只见寻隐枪的枪刃直直的cha入了地底,而师存魔尊的身体则被寻隐枪悬挂了起来,而在寻隐枪所穿过的师存魔尊的后背伤口处,此时正接连不断的涌出鲜血,鲜血顺着寻隐枪的枪体流向了地面上,没用多久,寻隐枪周围的地面便被鲜血给染红。

    而也就是在同时,以寻隐枪为中心,四周的地面被寻隐枪的压力所致,瞬间便被清空,所有的残躯和兵器被瞬间扫飞,而且更有正在激战的妖魔两军士兵也被寻隐枪的压力给推向了外围。

    刺着师存魔尊的寻隐枪的出现,让战场出现了诡异的变化,所有的魔兵全然放下了战斗,全都汇聚在了寻隐枪的四周,想要上前营救他们的魔尊大人,可碍于寻隐枪无匹的压力所致,不能上前,只能焦急且恐慌的挣扎着。

    而那些妖兵则是想要从背后偷袭,全然肃清这些魔军残余,可在妖军还未动手之时,凡川则从上空中降落在地。

    “砰”的一声巨响响起,凡川落在了寻隐枪一旁,四周溅起了层层尘土。凡川的出现,也让那些妖兵停下了攻击,全然的将视线放在了凡川的身上。

    可此时的凡川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就在落地的那一刻,双腿上却诡异的传来了刺骨的疼痛,凡川立即低头看去,原来竟然是那支利箭所带来的寒霜,此时寒霜已经爬到了凡川的双膝之处,凡川试着走动起来,却发觉到是极其的艰难,只好使用仙气支撑,才能轻松的挪动,但这样感觉十分诡异,让凡川不时的便打个哆嗦。

    但这并不是眼下最重要的事情,眼下最重要的是处理了师存魔尊,于是在仙气的支撑下,凡川一个闪身便来到了寻隐枪边,此时师存魔尊正被悬挂在寻隐枪上,双脚挨着地面,但胸口处依然卡在寻隐枪的枪体之内。

    “师存小魔,满意了吗?这就是你滥杀无辜的代价!”凡川盯着师存魔尊,愤怒的出声道。

    可在听到凡川的讽刺声之后,师存魔尊不仅没有气急败坏,反倒是坚强的笑出了声,带着剧烈的咳嗽,出声回应道:“哈哈!咳咳……本……本尊不亏,本尊一个人便打伤小妖主,还有你这个仙人,咳咳……本尊知足啦,况且……咳咳……”

    “况且什么?”凡川突然紧张了起来。

    看到凡川突然的紧张,师存魔尊更是坚强的大笑道:“哈哈,你已受了神器诅咒!咳咳……用不了多久也会和本尊一样!哈哈……”

    “什么!”凡川惊恐的出声,随即便将视线看向了上空,此时上空中还悬停着那把浑体泛着寒霜的白色弯弓。凡川不禁的唏嘘出声,没想到千算万算,还是出了差池。但是事已至此,凡川并没有多少恐慌,有的只是想把这把弯弓的来历搞清楚。

    因为之前在千叶城的时候,曾听到千叶城的族长老者提起过一个传说,那便是离湮魔尊用来辅助修炼的神器:照月神弓。此时摆在凡川眼前的正是一把弯弓,于是凡川不免想到了这个传说,从而也在心里猜想,族长老者所谓的传说,也许真的不只是传说,而是确切存在的。

    于是接着凡川故作镇定的冷笑道:“呵呵,神器诅咒?师存小魔,你想的太多了吧?这……不就是离湮魔尊用来辅助修炼的照月神弓吗?你难道还以为这真的是一把神器吗?太天真了!”

    凡川这样说,其实只是为了试探师存魔尊,因为连凡川自己也不知道这照月神弓存不存在,而且关于照月神弓自身的本质,是不是神器,凡川也不得所知,不过就以眼前的状况来看,上空中的那把弯弓,的确有着很大的能力,的确让人很是震撼。

    而此时听到凡川的话,只见师存魔尊的表情突然诧异了一番,但仅仅只是一闪而过,但终究是被凡川给捕捉到了。随即只见师存魔尊若有所思的继续出声道:“本尊天不天真不是你说了算的,走着瞧吧!咳咳……”

    看来师存魔尊并不想说出这把弯弓的来历,不过凡川也没有奢望从师存魔尊的口中得知什么,既然事已至此,凡川想着,只有以后有机会找到离湮魔尊,再探知关于照月神弓一事了。

    想到此处,凡川突然闪身飞起,一个瞬移,便已到了上空,来到了白色弯弓前,随即打开了晶涟羽戒,将白色弯弓给收进到了晶涟羽戒内。随后凡川便再次瞬移,回到寻隐枪前。

    看着苟延残喘的师存魔尊,凡川抬起手亮了一下手上的晶涟羽戒,随即出声道:“这把弯弓已经被我收纳了,想必你以后也用不上了,对吧?”

    “你……你……咳咳……”师存魔尊终于气急败坏了,剧烈的咳嗽着,着急的说不出话,可鲜血却从口中不时的喷出,差点喷到凡川的身上。

    凡川抽身撤离了几步,随后仰天深呼吸了一口,接着先不管师存魔尊,而是转身看向了此时聚拢在四周的魔兵,大声道:“各位魔界将士,听我一言,千叶小魔已经死了,师存小魔也将面临死期,我凡川衷心的劝你们一句,即刻收兵,回到魔界境内,从此不要再踏步妖界半步,当然,之后我会去帮你们寻找你们的离湮魔尊大人,我想若是你们及时知错能改,你们的离湮魔尊大人会饶恕你们的!”

    凡川话音落下,见到聚拢的魔兵并没有任何动静,只是面面相觑的相互对视着,凡川很是失望,于是只好再次出声道:“好了,我话就说到这里,至于怎么选择,那是你们的事情,我已经给过你们生还的机会了,至于能不能把握的住,看你们自己了。”

    其实凡川这么说,其实只是为了给魔界留下一点军力,毕竟在魔界里还有着千千万万的魔人平凡居民需要这些魔军将士来保护,而且凡川还在想着,万一哪天离湮魔尊回来了,手下却没有兵力,那万一魔界再遭到各种入侵的话,势必会输的很惨。

    说到底,凡川这么做,其实只是为了想让妖魔两界和平共处,从而达到双方实力相等,互不干扰。若是所有魔军全都死在了这里的话,凡川不敢保证妖界里全都是好妖,万一哪天妖界主动出击的话,魔界势必会从细节星球上彻底消失,那可不是凡川想要看到的结果。而为了那个自己不想看到的结果出现,凡川只好此时尽力的劝阻。

    话音落下,凡川不再顾着魔军的动静,反而是突然转身,向着师存魔尊走了过去,直至走到了师存魔尊的身前,凡川伸手握住了寻隐枪的枪底,接着出声道:“师存小魔,今日我杀你,不完全是为了帮助妖界,因为之前你们曾派兵荼害我整个北原星球,我的殷二兄弟,更是死在你们手上,还有千叶城里面那些无辜的居民……”

    凡川突然再次仰天深呼吸一声,接着再次低头出声道:“所以,再见了……”

    话音落下,一道仙气突然从凡川的右手中散出,而凡川右手握着的寻隐枪枪体更是大放着金芒……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