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章:寒箭之失
    看到向着自己奔袭而来的师存魔尊,凡川仔细的观察着师存魔尊所锁定的攻击范围,随即右手间一道金芒强势闪过,寻隐枪赫然的出现在了凡川的右手中。

    凡川没有表现出一丝畏惧之意,反倒是异常激进,也许是因为之前以着绝对的优势压制了千叶魔尊,所以此时的凡川很有信心。

    和师存魔尊一样,凡川同样将身子微微弯曲,随后寻隐枪枪刃摩擦着地面,接着便开始向着师存魔尊奔袭而去,速度之快,像极了一道幻影。由于凡川和师存魔尊相差的距离本来就不远,凡川刚动身,两人便相撞了。

    “砰!”

    空气中先是传来了一声清脆的兵器相撞之声,只见凡川将寻隐枪的枪刃直直的刺向了师存魔尊手中长斧的斧面之上,双方僵持不下,气氛变得极其诡异,寻隐枪的枪刃更是点着斧面开始摩擦出声,“刺刺拉拉”的声响不断,火星四溅。

    凡川见状,突然用腾出的左手再次汇聚仙气,融入到了寻隐枪枪体之内,只见寻隐枪突然大放金芒,一道耀眼的金芒幻化成的光球,从寻隐枪的枪底开始快速冲向枪刃。

    “呲……”

    寻隐枪的枪刃处突然像是点燃了一般,极其刺眼,随着响声的落下,凡川的身体突然向前倾斜,而再看寻隐枪的枪刃,竟然将师存魔尊手中长斧的斧面钻出了一个空洞,趁着身体向前的时机,凡川突然跳跃起来,双脚并拢,狠狠的踹在了师存魔尊的胸口上。

    被凡川击中,师存魔尊的身体立即向后退去,而此时凡川手中的寻隐枪也从长斧的斧面空洞拉回,紧接着,凡川没做任何停留,再次加速,追上承受不了压力而倒退的师存魔尊,手中的寻隐枪再次挑起,一道道金芒完全没有任何防备,接连不断的攻向师存魔尊,而师存魔尊在倒退的同时,只能以着手中的长斧不停的阻挡。

    凡川的攻击很有节奏,将仙气发挥到了极致,而再看师存魔尊手中的长斧,因为接连不断承受着仙气的攻击,以至于颜色都从血红色变成了暗淡的灰色,同时斧面曲折不堪,完全没了当初的气势。

    一直处于下风的师存魔尊,像是忍受不了压迫了,突然将手中的长斧扔向了凡川,而自身却再次隐身消失。

    凡川仅仅只用了一道仙气,便将飞来的长斧给粉碎了,为了防止隐身之后的师存魔尊搞突击,凡川随即则是抽身飞起,悬浮在了半空中,同时周身大放着金芒,身上泫滇战甲的银线更是极速的旋转着。

    凡川没有注意,此时在妖界边防小城的城楼之上,只见北语妖主正被多名妖兵相扶着,颤颤巍巍的趴在了城楼的拱台之上,而她的视线,正紧紧的锁定在凡川的身上,而且不时的还会在她诱人的脸蛋上浮现丝丝微笑。

    不过此时的凡川哪有心情去关注这些,凡川不但不知道北语妖主在关注自己,而且此刻凡川的心很乱,因为师存魔尊隐身的缘故,让凡川出现了超出意料之外的事情,因为就在之前击杀千叶魔尊的时候,凡川可以锁定攻击范围,从而让千叶魔尊逃不出包围圈,可是此时凡川竟然丝毫察觉不到师存魔尊的气息,更别说如何锁定范围了。

    凡川只能不停的四周环顾着,同时眯着双眼,查看着远处的变化,就这样持续了许久,师存魔尊倒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始终没有现身,而凡川却消耗了太多的体力,因为精神的过分集中,让凡川感觉到很累很累,但是此时这诡异的状况下,凡川又不敢掉以轻心。

    这一刻,凡川才深深的体会到师存魔尊和千叶魔尊的差别,同时凡川也自责自己太过于自信,从而被人牵着鼻子走,本来完全主动的战况,此时倒转变的自己很被动了。

    就在此时凡川紧张的快要崩溃的时候,只隐隐约约的听到妖界边防小城的城楼上,北语妖主轻声道:“凡……凡川,注意身后!”

    虽然这声话音极其微小,但是碍于状况的剑拔弩张,气氛的诡异所致,凡川还是听到了北语妖主的提醒,尽管脚下全是妖兵和魔兵的厮杀动静,于是凡川准备立即转身过去,可就在这危机发生的当下,凡川突然感觉到了后背一凉。

    接着便是撕裂般的疼痛,凡川忍不住大喊出声,五官甚至因为疼痛而扭曲,咬牙切齿,但是为了避开敌人的目标,凡川还是忍着疼痛感快速挪移,可就在凡川闪身的同时,一支浑体泛着寒霜,像是被冰冻的利箭,瞬间从凡川的身边飞过,若是凡川刚刚没有闪身挪移,那么这根利箭便会直直的穿进凡川的后背下方。

    惊恐的同时,凡川忍着极其剧烈的疼痛,开始了史无前例的躲避,不停的转换位置,多次巧妙的躲过利箭的攻击,而在凡川躲避利箭的同时,凡川还看到了利箭因为没有刺中自己的身体,从而刺在了地面上,但每当一支利箭刺在地面上之时,那支利箭的周身地面,便瞬间被冰封,寒霜布满地面,更是有着诸多的冷气向上窜起,极其诡异。

    终于,在躲避了许久之后,凡川突然闪身短距离瞬移,藏在了一处云雾之中,这也让那神出鬼没的利箭丢失了目标。

    停下的那一刻,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感再次充斥着全身的神经,而且随后凡川更感觉到了丝丝寒意,视线下移,凡川更看到了在自己双脚处,竟然冒出了层层寒霜,而且这寒霜竟然还像是有生命个体一般,在缓慢的向上挪移。

    看到这种情况的发生,凡川则是试着动了动双脚,令凡川没有想到,且恐惧不已的是,自己的双脚在此刻竟然变得极其沉重,挪动起来相当费劲,而接着更让凡川惊恐不已的是,随着自己双脚的挪动,凡川感觉到了背部的异样,于是凡川立即反手摸上了自己的背部,竟然摸到了一支利箭。

    而且触摸到利箭的那一刻,凡川的手掌瞬间被冰冻,刺骨的寒意正沿着凡川的手掌在缓慢传送。凡川极其惊恐,但是凡川并没有多想,单手猛然用力,只听空气中传来“呲”的一声响声,随后便是凡川五官再次扭曲,凡川忍着剧烈的疼痛,咬牙切齿不敢出声,将利箭从自己的后背处拔出。

    拔出了利箭,凡川顺势瞧上了一眼,只见手中的这支利箭的样子极其诡异,不仅仅浑体都是冰冻的寒霜,而且凡川还注意到,在利箭的内里,竟然还有一个像是生命体的东西在快速游动。凡川立即将手中的利箭扔出。

    因为身中利箭的伤害,凡川在担心伤口,于是便立刻神识入体,使用心神来检查伤口,可让凡川再次惊恐的是,在自己的后背处,竟然没有任何伤口,而刚刚利箭所刺中的位置,此时不仅没有流出鲜血,反倒是皮肤完好,只是有一点和之前不一样,那便是伤口之处,萦绕着一层一层的寒霜,任凡川如何用力去擦,那寒霜就像是长在了皮肤上一般,怎么也掉不了。

    没有任何办法,而且凡川也没有见过这么诡异的利箭,于是只好先不管此事了,当下最重要的还是先找出利箭的来源,凡川第一个便想到了师存魔尊,而且隐隐约约间,凡川脑海中突然冒出来了师存魔尊之前的一句话,那便是牵扯到了神器。

    “神器,难道是离湮魔尊的神器?难道这其中和离湮魔尊的失败有着联系?”凡川不禁的在心中想道,但仅仅只是一瞬,凡川便将这种想法抛向云外,因为凡川此时只想着如何战胜师存魔尊。

    忍着伤痛,凡川扒开了眼前的云雾,开始观察四周的情况,就在刚刚利箭所飞来的方向,凡川看到,师存魔尊此时正狂妄的大笑着,只是由于距离太远,凡川听不到师存魔尊的笑声,但看师存魔尊那狰狞的面孔正大张着嘴巴,便可听到师存魔尊那狂妄且恶心的笑声。

    不过发现师存魔尊的存在并没有让凡川过于惊讶,真正让凡川惊讶的是,此时就在师存魔尊的身旁,竟然树立着一把和师存魔尊同等身高的弯弓,弯弓的造型极其奇特,不像是妖魔两界的产物,而且在北原星球和东固星球上凡川更是没有见过,而且弯弓浑体呈雪白色,弓座和弓弦上更是寒霜遍布,晶莹剔透,一闪一闪亮晶晶。

    尽管此弯弓过于诡异,但是凡川并没有多想,凡川心中只有一个意念,那便是不能再如此被动,否则将会自己把自己置入绝境之地,必须主动出击,将被动变成主动,才能完全的压制师存魔尊,而且可以克制那诡异的弯弓。

    心念动处,只见凡川突然闭上了双眼,寻隐枪更是紧紧的握在了手中,一个闪身瞬移,凡川的身影便消失在了浓厚的云层之中。

    而此时在妖界的边防小城的城楼之上,只见貌美的北语妖主满脸担忧,不时的四处张望,同时命令着手下多名妖兵开始走下城楼,不仅是阻挡魔军入侵,同时更要收集各种战况,特别是关于凡川的战况,然后速速来回报。

    魔军和妖军的战争已经进入了白热化,双方各自僵持不下,而战场的惨烈程度更是逐渐递增,多名拥有着星魔修为境界的魔兵,以及拥有着辰妖修为境界的妖兵,都惨死在了这场战争中,这无疑是将双方将士的神经拉到了紧绷的状况,同时也说明了妖魔两界损失很严重。

    “唰……”

    突然一声仙气破空之声,震慑了整个天地,不仅仅是上空的云层被仙气拨弄,而地面上的妖魔两军阵营更是受到了仙气的波及。

    手持着寻隐枪的凡川,表情极其愤怒的闪现在了师存魔尊的身后……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