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九章:怜香惜玉
    凡川真的被震惊了,同时怒气直窜心头。

    再次得逞之后的师存魔尊,看到北语妖主还在强撑着不出声惨叫,似乎火气更旺,随即腾出了另一只没有握着长斧的手,汇聚出来了浓烈的黑色烟雾,瞬间击中了北语妖主的胸口。

    而此时,凡川双手上的仙气,正在变幻着各种各样的形状。一句愤怒的哲理句子“去你吗的”从凡川的口中脱口而出,随即仙气也重重的击中了师存魔尊的后背。

    搅动风云,天昏地暗。

    “啊……”

    “啊呜……”

    上空中接连着响起来了两声震撼人心的惨叫声,只是第一声是女人的声音,第二声是男人的声音。

    而惨叫声之后的结果是,女人的身体极速下坠,而男人的身体则被直直的打飞了。

    接着,凡川想都没想,身体瞬间极速下坠,准备追上此时正极速下坠的北语妖主,可就在凡川追赶的时候,只感觉到脸上不时的碰到类似水珠的物质,等凡川伸手摸了一下,才看到竟然是鲜红的血。

    一阵惊恐,凡川立即加速向下,竟然看到此时正极速下坠的北语妖主性感的小嘴上,正不时的涌出着鲜血,鲜血下坠的速度没有北语妖主的身子下坠的快,于是便被撇在了上空中,从而擦在了凡川的脸上。

    看到这一刻,凡川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只感觉到很心疼,只想好好的保护眼下这个女人,也许就是在这一刻,凡川看到了这个在外人面前逞强的妖主,其实内心很柔软和脆弱。

    “等着我……”

    凡川在心里默念了一句,随即闪身短距离瞬移,直接瞬移到了北语妖主的下方,等闪现出身影的时候,凡川刚好可以看到头顶上方,依旧在极速下坠的北语妖主。

    凡川抬着头,张开了怀抱。

    北语妖主娇弱的身子则是准确无误的落到了凡川的怀中。

    抱住了北语妖主,凡川这才发现,北语妖主一身黑色长裙早已被鲜血染透了,只是由于长裙是黑色的,远距离看不出来,只能近距离接触,才能看到湿透的长裙,以及空气中刺鼻的血腥味。

    凡川侧眼看了一下北语妖主的后背,就在翅膀断落的位置处,森森白骨都可以看的极其清楚,凡川不觉得倒吸一口凉气,同时很心疼,很心疼。

    而此时的北语妖主并没有昏迷过去,而是微微的睁着双眼,有气无力的接纳着疼痛的折磨。

    在当北语妖主看到是凡川在抱着自己的时候,满是血迹的小脸微微一笑,有气无力的出声道:“真……真的是你来救……救我,和……和我想的一样……”

    凡川此刻哪里有心情跟北语妖主对话,因为北语妖主的声音很小,凡川也没有听清楚北语妖主所说的话,只是看到了北语妖主在轻启嘴唇,于是凡川便严肃的出声道:“别说话了,省点力气活下去!”

    听到凡川的话,只见北语妖主轻轻的点了一下头,便不再出声,满是血迹的小脸蛋上再次浮现出了一丝微笑。

    凡川此刻很慌张,这是凡川最为揪心的一段经历,但凡川依旧强制的使自己冷静下来,因为凡川知道,千叶魔尊仅仅受了自己那一重击,定然不会死,所以危险并没有解除。于是凡川便先是快速的飞行,转移阵地,直至降落在了地面上。

    此时的地面上魔军和妖军还在激战,不可能将北语妖主安置在这里,于是凡川便看向了妖界边防小城的城楼上,因为有些胆怯的妖兵此时全都汇聚在城楼之上,不敢走下城楼去迎战,只在城楼之上对着魔军放冷箭,所以凡川想,城楼之上,是个安全的地方。

    于是凡川又抱着北语妖主飞向了城楼之上,这时城楼上的妖兵看到凡川的到来,全都吓了一大跳,畏畏缩缩退后的同时,想要攻击凡川。

    “自己人!”凡川看着眼前一众胆怯的妖兵,大声道。

    那些妖兵先是半信半疑,畏畏缩缩的依旧不敢靠近凡川,但是当他们看到凡川怀里的北语妖主后,全都被吓破了胆,集体的双膝下跪,同时齐声大喊道:“拜见妖主大人!还望妖主大人饶命!”

    凡川看着眼前一众的妖兵,很是鄙视和失望,自己的妖主大人都伤成这副样子了,第一步竟然不是关心妖主大人的伤势,反而是为自己开脱求饶。

    凡川有些生气,但是想了想,对这些懦弱之辈生气,根本犯不上,于是不再理会那些妖兵,自顾自的将怀中的北语妖主放在了城楼之上的一处平坦之地。

    “谢谢你……”刚刚被放下的北语妖主,却吃力的出声道,一双明眸看着凡川,眼神里的感情很复杂。

    但是凡川此时没有心情去关注这些,只见凡川像是从晶涟羽戒里拿出了一条纱巾,先是将北语妖主满脸的血迹给擦掉,随后又从晶涟羽戒里拿出了北语妖主的法杖,放在了北语妖主的身体一旁。

    接着凡川抽身蹲下,看着北语妖主的双眼,依旧温柔的出声道:“不用谢我,你好好休息吧,等我解决了师存小魔之后,再谈我们之间的恩怨。”

    话音落下,凡川随即站起了身,就像是一个英雄一般,表情极其坚韧,双目怒火中烧,转眼看向那些胆怯懦弱的妖兵,大声道:“这里是你们的妖主大人,你们现在的任务就是保护好她不再受任何伤害,若是你们还这般懦弱,那么待我杀了师存小魔之后,一个个的送你们去给师存小魔陪葬!”

    “啊!我……我们一定保护好妖主大人……”众妖兵齐声跪拜道,虽然自始至终,他们都还搞不清凡川的身份,但仅仅凡川身上的那份气势,便已将他们所征服。

    随后,凡川便闪身飞起,降落在了城楼之下,二话不说,仙气破空,瞬间便斩杀了几名魔兵,还有几名妖兵搞不清状况,以为凡川是魔军的助手,便向着凡川冲击而来,但也被凡川给一击粉碎。

    凡川的加入,使得战场上风云变幻不定,仅仅片刻,便已没有任何妖兵或者魔军敢靠近凡川半步,以至于,此时凡川的周身,空出来了一片宽阔空地,只是地面上还零零散散的堆积着妖兵和魔兵的尸体,还有各种断肢残躯,以及种类繁多的冷兵器。

    凡川仅仅只是等候了一会儿,便迎来了师存魔尊。

    只听上空中先是一声怒吼,随即便听到师存魔尊出声大喊道:“是哪个龟孙子竟敢偷袭本尊!”

    听到怒骂声,凡川仰头向着上空看了看,只见师存魔尊此时正在极速的下坠,只是和之前不一样的是,此时师存魔尊的上半身赤luo着,其他地方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凡川不免心中一惊,没想到师存魔尊受了自己一记仙气重击,竟然还可以如此霸道,这完全超出了凡川的意料。

    但是事已至此,只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凡川趁机便再次抽出一道仙气,向着上空中正在下坠的师存魔尊便打了出去,瞬间只见一道金芒带着无匹的战意,破空而行。

    可接下来的一幕再次让凡川惊恐了,师存魔尊再一次不按常理出牌,就在仙气快要触碰到师存魔尊的身体之时,师存魔尊像是察觉到了一样,瞬间隐身,消失不见了。

    等到师存魔尊的身体再次隐现的时候,已经到了凡川的身前不远处。

    “竟然是你这个龟孙子在偷袭本尊?报上名来,哪里来的卑鄙之人?”师存魔尊面孔狰狞着,冲着凡川怒声道。

    由于此时师存魔尊赤luo着上体,凡川看到了师存魔尊结实的肌肉,以及宽厚的臂膀,很是雄壮,而且随着师存魔尊出声,身上的肌肉更是一动一动的,气场很强大。

    听到师存魔尊的辱骂声,凡川不仅没有生气,反倒很自然的微笑着回应道:“你就是所谓的师存小魔呀?我见过你,就在之前你去千叶城寻找我的时候,只是可惜,你没见过我。”

    听到凡川的话,师存魔尊思考了一下,出声道:“什么?你就是我二弟所说的仙人?”

    此时师存魔尊狂妄的气焰稍稍降了一些,但是语气中并没有将凡川放在眼里。

    “你二弟?哈哈,就是那位第一次被我打残,第二次被我杀了的千叶小魔吗?”凡川故作轻松的大笑出声道。同时更是一副轻蔑的样子,完全不把师存魔尊放在眼里。

    凡川的这句话终于触动了师存魔尊,就在凡川话音落地之后,只见师存魔尊先是怀疑的看了凡川一眼,随后用着试探的语气出声道:“你?是你杀了我二弟?”

    “恩,是的。”凡川点了点头,随后接着出声道:“我是用攻击仙器解决了你的二弟,我想,因为仙器的缘故,你二弟应该会魂飞魄散吧?”

    凡川的这句反问话,彻底的激怒了师存魔尊,只见师存魔尊颤抖着结实的躯体,紧紧的咬着牙,三只眼睛血红,尽量克制着怒气,压低声音道:“你……你!我魔界历来不与仙界为敌,你竟然杀了我二弟!可恶!就算你是仙人,本尊现有神器相助,也不怕你!今日便将你与那小妖主一同斩杀!以此祭奠我二弟的魔魂!”

    “神器?”凡川惊讶的出声,瞬间目瞪口呆。

    可此时,师存魔尊已持着血红色的长斧,向着凡川奔袭而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