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八章:断翅之痛
    看到血红的长斧出现,凡川顿时一惊,伸手给了自己两个耳光,这特么也太假了吧。 接着凡川便将视线转向了北语妖主身上,看她如何应对此时已有兵器在手的师存魔尊。

    只见此时挥动着手里的长斧的师存魔尊,并没有立即发动攻击,而是使身体悬浮在半空中一动不动,接着出声道:“小妖主,你杀我二弟,本尊与你势不两立,今日便是你的亡期!”

    看着师存魔尊手里的长斧,听着师存魔尊的恐吓,北语妖主不仅没有慌张,反而显得更为轻松,随意的摆弄了一下诱人的身姿,出声回应道:“师存魔,今日到底会是谁的亡期,那不是你说的算。”

    听到两人的对话,凡川有些好奇,明明是自己杀了千叶魔尊,为什么北语妖主不肯说出真相,非得要让师存魔尊以为是她杀了千叶魔尊呢?难道这其中还会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隐情吗?

    “哈哈,那好啊,本尊就像看看你这个小娘们儿能有什么能耐!”师存魔尊再次狂妄的笑道。随即壮实的身躯突然跳跃了起来,长斧高高举过头顶,以着抛物线的行踪,准备靠着俯冲之力,给予北语妖主一记重击。

    “可笑。”北语妖主盯着空中正向自己劈来的长斧,淡淡的出声道。随后黑色翅膀扇动起来,瞬间便飞出了长斧的攻击范围,而且身居在了长斧的上方,居高临下准备挥动手里的法杖打落长斧,可接下来的一幕让北语妖主万万没有想到。

    只见北语妖主手里的法杖还未凝结出青烟影幕之时,本来是以抛物线行踪的师存魔尊,身体突然无端的上冲了起来,而且手里的血红色长斧更是斧刃直指北语妖主娇弱的身子。

    北语妖主一时反应不来,本来想要发起主动攻击的法杖,却差点脱落于手,更别提做起防御措施了,只能完全被动的使用法杖和长斧相碰撞,以此来缓冲长斧所带来的压力。

    “砰!”

    一声震彻天地的响声瞬间响起,在法杖和长斧相撞的位置,甚至都能看到空间的扭曲,以及空气中强大的能量波动,极其震撼,以助于躲藏在另一方观战的凡川,都在不知不觉中被压力推出了好远,更别说脚下的妖界边防小城了,就在两兵器相撞的那一刻,整个小城里的战斗全都停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上空,无不感叹着刚刚那声震响给人带来的冲击。

    而就在两兵器相撞之后,由于师存魔尊是完全处于主动,而北语妖主处于被动,所以接下来便看到北语妖主的身子陡然间向着上空飞去,而她手里的那把法杖,也在被长斧撞击之后,脱离了她的手掌,从而向着地面上快速落去。

    凡川看到了快速下降的法杖,于是趁着师存魔尊没留神,便一个闪身挪移将法杖拿到了自己的手中,随即再次躲藏在半空的云雾之中。

    可就在凡川躲藏好之后,准备再仔细观战的时候,却发现半空之上没了师存魔尊和北语妖主的人影了,凡川回想着刚刚两兵器相撞之后,好像是北语妖主没能承受师存魔尊所带来的压力,于是娇弱的身子便被顶到了上空。

    想到上空,凡川一刻也没停留,顺势飞身上升,极速的穿梭在云雾之中,直至找到师存魔尊的身影。

    果然,不出凡川所料,就在凡川刚刚上升没有多久,就看到了同样在上升的师存魔尊,而凡川稍稍抬头向上一看,竟然看到了北语妖主,不过看到北语妖主这并不让凡川惊讶,而让凡川惊讶的是,此时的北语妖主看起来很憔悴,完全像是受了重伤一样,身体并不是主动的在向上飞行,而是被一股压力支撑着,凡川想都没想,便猜到了是师存魔尊所击出的压力,只是让凡川毕竟震撼的是,没想到此时的师存魔尊竟然有着如此之神力,仅仅一击便将北语妖主给打的半死不活。

    由于男人的爱美本性,凡川竟不自觉的对北语妖主有了一种恻隐之心。但不到最后的紧要关头,凡川还是想着不要出手,可是眼前的状况,凡川也不知道到底算不算是最后的紧要关头。

    就在此时凡川纠结的难下决断的时候,只见师存魔尊突然加速,瞬间便超过了凡川,而且最恐怖的是,师存魔尊不仅超过了凡川,而且竟接着突然隐身,而再浮现出身影的时候,却是高高在上的站在了北语妖主的上方。

    凡川看到了此时师存魔尊的表情,狰狞的狂笑着,让人不寒而粟。

    受了重伤的北语妖主明显也看到了头顶上方的师存魔尊,于是强撑着挥舞黑色翅膀,试图想要脱离师存魔尊的包围圈,向着一旁飞去,可是任由北语妖主如何努力,娇弱的身子竟是半步都不会移动,而且接着竟然也不再上浮了,竟莫名其妙的停留在了上空之中,处境既尴尬,又很危险。

    凡川看到这一幕,也确实为北语妖主揪心,可凡川却不知道此时该如何插手,毕竟刚刚和北语妖主闹得很不愉快,可是当凡川再看到师存魔尊的时候,便又想起来了小丫以及被荼害的千叶城魔人居民,凡川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正在凡川思索之间,只见身在最上空的师存魔尊动手了,手中的血红色长斧突然再次上扬,然后身体俯冲而下,准备将斧刃直直的劈在北语妖主的身上。

    凡川看到这一幕,很是惊慌,而且感觉似曾相识,这不就是之前自己杀千叶魔尊的时候,所用的伎俩吗?手持寻隐枪,俯冲而下,可当凡川想起自己的伎俩得逞后,千叶魔尊便彻底魂飞魄散了,不禁的生出一身冷汗,看来北语妖主要遭受到残忍的劫难了。

    这一刻凡川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了,也许是出于人最基本的善心,想要保护娇弱的女人,于是凡川此时只有一个意念,便是要保护北语妖主,从而免受师存魔尊的伤害,于是片刻间,凡川便是先将北语妖主的法杖收进了自己的晶涟羽戒内,随后便抽出仙气,准备飞身向上抵御师存魔尊。

    可是凡川万万没想到,师存魔尊竟然再一次不按常理出牌,俯冲向下的时候,竟然再次隐身,凡川瞬间丢失了目标,顿时有些不知所措了起来。

    可就是凡川这一下错愕,便给足了师存魔尊时间,从而也让北语妖主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只见再次隐现出身的师存魔尊已悬浮在了北语妖主的身边,很近很近,而师存魔尊手中的血红色长斧则是无情的劈斩而下。

    可这时的北语妖主身体完全动不了,更别提如何反击,只能做着本性的最后一丝防御,便是将两扇黑色翅膀合拢起来,从而将北语妖主的身体包裹在了翅膀之中。

    这个动作的完成仅仅只在一念之间,当两扇黑色翅膀刚刚合拢上,斧刃便狠狠的劈斩在了北语妖主其中一扇翅膀之上。

    “噗……”

    一声低沉的响声,却奇迹般的在凡川的耳朵里造成了刺耳的震响,随即只见北语妖主身上那扇被劈斩中的翅膀,应声而断,一扇完美晶莹剔透的黑色翅膀,便脱离了北语妖主的身子,随着高空上刺骨的冷风,飘动了起来,但仅仅只是飘动了几米之远,接着又是一声低沉的“噗”响声,只见那扇脱离北语妖主本体的翅膀,瞬间被粉碎,化作成了一根接着一根的黑色羽毛,迎着冷风,或四处飞扬,或缓缓降落。

    而此时的北语妖主自始至终都没有因为疼痛而喊出声,一直咬着牙坚持着,就在一扇翅膀被劈斩断落之后,北语妖主身上的另一扇翅膀也不再呈围拢状,惯性的打开了。

    当仅剩的一扇翅膀打开之后,凡川看到了此时北语妖主的小脸蛋,哪里还有之前的美丽和妩媚,取而代之的是通红的脸蛋,一双动人的双眼里此时也被血丝填满,表情很痛苦,似乎她正在承受着常人难以体会的折磨,以及疼痛。

    可此时的师存魔尊,虽然劈斩断了北语妖主的一扇翅膀,但却并没有很开心,反倒是更加的怒火中烧,只见他再次仰天怒吼道:“还能防御!好!等着!”

    话音落下,只见师存魔尊再次扬起了手中的血红色长斧,准备再次劈斩下去。

    凡川此刻真的怒了,没想到师存魔尊竟然如此残忍和无情,于是瞬间闪身便移动到了师存魔尊的身后,准备给予师存魔尊一记重击。可世事总爱捉弄凡川,就在凡川刚刚将双手之中的仙气汇聚成攻击气流的时候,此时的上空中突然电闪雷鸣,“轰轰隆隆”的雷声让凡川的耳膜承受着极其大的伤害,但这并不能阻止凡川的行动,可接着一道闪电从凡川的头顶上方划过,凡川的双眼瞬间便被闪电的光芒给刺中,一种刺心的疼痛感瞬间充斥着凡川的全身,凡川便立即闭上了双眼,同时手中的仙气攻击气流,也缓慢了一步。

    也许老天就是刻意的为难凡川,正是凡川的这一缓慢,空气中再次传来一声“噗”的低沉响声,等凡川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只见北语妖主身上的另一扇翅膀,也被师存魔尊手中的血红色长斧给劈斩断了。

    和第一扇翅膀一样,飘动了几米之后,瞬间被粉碎,化成了千万根羽毛,或随风飘散,或缓缓下落……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