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七章:旷世之战
    “啊!”

    怒吼声震彻天地,身在半空中的凡川,都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冷颤。

    接着凡川便寻着声音的来源找去,凭着感觉,凡川不但没有去往魔界境内,反而是向着妖界内部深入,终于,在妖界边防小城的城墙之外,凡川找到了刚刚那声怒吼声的来源。

    发出怒吼声的正是师存魔尊,师存魔尊不仅没有留守魔界境内,反而首当其冲的攻到了妖族的边防城下,这个推进的速度,远远的超出了凡川的想象,当然,也给了上一战刚尝到胜果而骄傲的妖族将士们一个深刻的打击。再当然,这一战,魔族算是取得了绝对的优势,比起上一战妖族的胜利,魔族在这一战中,收获的应该要比上一战的妖族得到的多之又多。

    不过凡川注意到了一丝异常,那便是如之前的那名通报妖兵所说一样,师存魔尊和之前不一样了,因为凡川之前在千叶城与师存魔尊有过了一面之缘,虽然没有近距离接触,但是凡川大致可以记下师存魔尊的容貌以及给人的感觉。

    可此时的师存魔尊哪里还有当初的样子以及给人的感觉,此时的师存魔尊身上的那件石质战甲早已不知去向何处,取而代之的便是一件裹着一件的破烂布衫,没有一点将军统帅的意思,反而像是最下层生活艰难的魔族平凡居民。

    衣着的变化是其一,再看师存魔尊的头发,也不再像当初那般整齐,反而是凌乱的不能再凌乱了,刚开始的第一眼,凡川差点都没有认出来师存魔尊,在当看到师存魔尊的脸的时候,凡川才敢确定此人便是师存魔尊。

    说起师存魔尊的脸,凡川竟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虽然不和头发一样脏乱,但是眉目之间总能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而且再看师存魔尊的双眼,血色通红,像是杀敌杀的过于疯狂导致,又像是因为愤怒过激而导致。而在师存魔尊的额头之上,和千叶魔尊一样,也都有着第三只眼,不过这第三只眼竟然也和师存魔尊的双眼一样,血色通红。

    凡川观察了一会儿,并不认为这双血色通红的眼睛是因为什么外部因素所致,凡川倒感觉师存魔尊应该是在修炼中出了差错,以至于身体出现变异症状,总的来说,便是师存魔尊的情况,应该是内部因素所致,但是具体因为什么,凡川也猜不到。

    “啊!”

    又是一声震彻天地的怒吼,凡川不自觉的向后倒退了两步,开始抽出仙气防御自身,依旧悬浮在半空,仔细的观察着发疯了的师存魔尊。

    而此时的师存魔尊在这声怒吼之后,突然向着妖界的边防小城发起了攻击,双手间不时的涌出道道黑烟,黑烟循环着呈规律状,开始猛扑妖界边防小城的城墙以及城门,经过师存魔尊每一次的攻击,妖界边防小城的城墙上都会深陷出一个大大的洞口,但是由于城墙的厚度过硬,所以黑色烟雾只能砸出一个个深陷的洞口,却不能一击击穿城墙。

    这时,负责守城的妖族将士开始参与阻挡师存魔尊,不过在面对着师存魔尊极其大的压力之下,所有的妖族将士都展现出了一副胆怯之状,没了上一战的冲锋精神,则都是畏畏缩缩的压进,完全起不到任何阻挡效果。

    而在负责守城的妖军其中,也有着那么几位拥有辰妖修为境界的妖兵,他们不和那些胆怯的妖兵小将一样,而是在奋力的阻击师存魔尊,但效果依旧是不太明显。

    就在这时,凡川注意到,唯剩的几名辰妖似乎想要合力阻击,于是便有了接下来的一幕。几位辰妖飞下了城楼,列成了一排,开始快速压进,同时双手间不时的打出青烟,试图吞噬师存魔尊身前的黑色烟雾,可青烟仅仅只是靠近黑色烟雾一瞬,便被顷刻消灭。

    “哈哈,几只小虾米也敢来阻击本尊?痴心妄想!”

    师存魔尊仰天大笑着出声道,语气里霸道至极,仅仅让人听着便会浑身打颤。

    “赶紧叫你们的小妖主现身,本尊要亲手杀了你们的小妖主来祭奠二弟的魔魂!”

    师存魔尊狂妄的威胁着,突然抽身一动,瞬间隐身消失不见,可仅仅只是一瞬间,师存魔尊再现身的时候,已出现在了几名辰妖身边,几名辰妖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师存魔尊却率先出手了。

    “噗噗噗噗……”

    空气中接连不断的传来低沉的响声,只见师存魔尊竟双手扣住辰妖的身子,然后双手再猛的向外拉扯,辰妖的身体便立即被师存魔尊给撕成了两半,然后再被一道黑色烟雾给粉碎性吞噬掉。

    接连着几名辰妖全都惨遭此种下场,极其残忍和恐怖。

    师存魔尊的残忍行为,彻底的吓破了那些负责守城的妖兵,大批大批的妖兵不仅不再试图阻击师存魔尊,反而全都躲进了城池之内。

    “哈哈哈哈!”

    师存魔尊狂妄的笑着,随后便再次专心的攻击妖界边防小城。

    由于妖界边防小城的城墙过于厚重,师存魔尊并没有打通,可边防小城的城门可就遭了秧了,尽管是石头打磨而成的城门,但也经不住师存魔尊凌厉的攻击,仅仅只是片刻钟,城门便被师存魔尊给打通了,蜂拥的魔兵开始大批的涌进妖界的边防小城。

    进入城内的魔兵更是极其残忍,见到妖族的人,不管是将士或者平民,都会出手屠杀,整座妖界边防小城瞬间便变成了人间地狱,哀嚎声惨叫声不绝于耳,场面极其惨烈,让人看在眼里都会不禁的后背发凉。而魔军的行为,完全就是一副想要屠城的节奏。

    而此时的师存魔尊在看到自己的魔军部下在大肆屠杀的时候,不禁的再次仰天大笑出声:“哈哈,看本尊如何踏平妖界!”

    听着师存魔尊的狂妄笑声,再看着魔军的残忍至极,凡川这一刻实在是忍不住了,不管是出于什么心理,凡川自认都不能再置之不理,于是凡川便准备抽身飞下,阻击师存魔尊。

    可就在凡川还未动身之时,妖界的边防小城内却突然传来了一声震响,震响过后便是魔军此起彼伏的惨叫声。

    凡川立即寻眼望去,只见在妖界边防小城的上空,拥有着黑色翅膀的北语妖主,此时正挥舞着手里的法杖,而每当法杖触动一次,便是会在上空中落下一道青烟弥漫的影幕,影幕快速的降落,全然的砸在了魔军头顶之上,先是震响,接着便是魔军的死伤惨叫声。

    北语妖主仅仅只用了几次攻击,妖界边防小城内的魔军便已死伤过半,成功了阻击了大批魔军的涌入,从而更挽救了诸多妖族平民的性命。

    接着只见北语妖主在最后击出一道影幕之后,便挥舞着翅膀飞向了城门处。那里,此时正站立着早已膨胀至极的师存魔尊。

    在与师存魔尊相距数十米之外,北语妖主便不再挥舞翅膀,使自身缓慢的降落在地,与师存魔尊相对视着。

    首先开口的是师存魔尊,只见师存魔尊用着难以描述的表情,狂妄的出声道:“哈哈,小妖主终于肯现身了?你师哥呢?怎么就你自己啊!赶紧把你师哥也叫来!本尊一同送你们上路!”

    “呵呵……”北语妖主冷笑了两声,接着便出声道:“师存魔,几日不见,你怎么变成了这副鬼样子?怎么了?难道千叶魔死了,你就不正常了?”北语妖主的语气虽然很平静,但是话里尽数的在讽刺。

    果然女人是个不好惹的生物。

    可就在北语妖主的话音刚刚落地,只见师存魔尊突然愤怒的大喊了一声,接着怒吼道:“别提我二弟!本尊要杀了你!”

    愤怒之中,只见师存魔尊突然动身,身体像是一道幻影一般,瞬间闪到北语妖主的身边,重重的一击,黑色烟雾瞬间淹没在北语妖主的周身。

    但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北语妖主却突然触动法杖,翅膀接着便快速的挥舞起来,娇弱的身子瞬间飞上了天空,成功的躲过了师存魔尊的攻击。

    师存魔尊第一击没有击中,瞬间便恼羞成怒,仰天再次怒吼一声,接着身体便隐身消失,再次闪现的时候,便已悬浮在了上空北语妖主的身前,再次一重击,黑色烟雾如同愤怒的饿狼一般,想要撕碎北语妖主。

    但这一次北语妖主并没有躲避,而是挥舞着翅膀,同时触动手中的法杖,道道青烟从法杖之中散出,奋力的抵挡着黑色烟雾。

    一时间天昏地暗,风卷云涌,电闪雷鸣,师存魔尊和北语妖主两人的战斗成为了整个战场上的主要焦点,魔军在大声吼叫着为他们的魔尊大人助力加油,而妖军则是双手合十的为他们的妖主大人祈祷。

    而凡川,则是津津有味的看着这一场旷世之战。

    战斗的激烈程度远远的超出了凡川的预想,惊叹之间,凡川更察觉到了一丝端倪,那便是即使北语妖主手持着武器,可在对阵赤手空拳的变异师存魔尊时,还是处在了下风,激战的很吃力,情况很紧急。

    凡川分析着,若是此时师存魔尊手中突然多了一把称手的兵器的话,那么北语妖主便顷刻会被凌厉的打压。

    可就在凡川的分析还未结束之时,现实却开玩笑的验证了凡川的乌鸦嘴。

    只见此时正处在半空中激战的师存魔尊,突然撤退了起来,与北语妖主拉出了些许距离,然后再次怒吼了一声,手中赫然的出现了一把通体血红的长斧……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