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六章:黑色翅膀
    “北语?恩,不错的名字……”凡川自言自语道。

    大雪依旧在纷纷落下,地面上的积雪已经足足有了半人之高,夹杂着冷风,树梢上的积雪被吹下,落在了凡川和北语妖主的睫毛之上,两人就这样略显尴尬的相持着。

    凡川知道自己在妖界的机会已很难实行,眼下又被北语妖主咄咄相逼,虽有遗憾,凡川还是想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从而轻松于身,至于计划,只能再作改变。

    “恩,北语妖主,恕在下没心情奉陪您了,告辞。”凡川躬身施礼了一番,接着便准备闪身而走。

    可就在凡川还未动身之时,一阵阵“簌簌”的声响传入耳中,凡川被声响吸引过去,而北语妖主同样也被声响吸引过去,全然忘记了凡川要离开的事情。

    声响的来源是在两人不远的地面上,厚厚的积雪在微微颤动,像是有人在刻意的翻弄雪堆,接着又是一声“噗”的声响,积雪堆被由内而外的冲开,还未融化的雪花再次抛向了空中,接着只见一名妖兵从积雪之下闪现出身,随后便朝着凡川和北语妖主所站的位置跑来。

    和北语妖主一样,这名妖兵的双脚只是轻踩在积雪面之上,积雪并没有深陷其身,看似飞行,却又像是在奔跑。凡川惊叹的同时,更发现这名妖兵的表情很着急和紧张。

    由于刚刚被北语妖主易容伪装欺骗过,所以凡川在看到这名妖兵奔来的时候,很是谨慎防备,以防有变,仙气依旧旋转于周身。

    可这名妖兵完全没有理会凡川,而是闪身绕过凡川,来到了北语妖主的身前,“噗通”双膝跪在雪面之上,双手抱拳,接着出声道:“禀告妖主大人,师存魔来犯!”

    “什么?这么快?快说现在战况如何?”北语妖主着急的出声道。

    凡川在一旁听的也是惊心动魄,没想到之前还远在千叶城的师存魔尊,竟然可以来的这么快,不过凡川还有着一丝暗喜,那便是,师存魔尊已成不了大气候,毕竟千叶魔尊已经死了。

    听到北语妖主的问话,妖兵紧张的出声道:“师存魔他……他……”

    “他什么啊?快说!”北语妖主突然大声道。

    妖兵被吓得浑身颤抖一下,接着便回应道:“师存魔已攻破我妖界防线,我方将士死伤过半……”

    “什么!不可能!”北语妖主用着一副极度不可思议的表情怒声道,身后长长的黑色裙摆无风上扬起来。

    妖兵早已被吓得魂不附体,哆哆嗦嗦的解释道:“妖主大人,我……我们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现在的师存魔好像跟以前不一样了,实力大增!”

    “不一样了?怎么不一样?”北语妖主逐渐冷静了下来,严肃的出声问道。

    妖兵点了点头,继续出声道:“师存魔好像疯了一样,全然不顾他的部下将士,只顾着自己冲锋,我……我们挡不住……”

    “恩……”北语妖主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随后只见北语妖主突然再次身体悬空,先是对着妖兵严肃的出声道:“你现在就去通报本主的护卫阵营,列成军阵,一半留守,以防后方有变,另一半全上战场,支援防线。另外,切不可苦苦恋战,将损失压到最低,本主即刻便到!”

    话音落下,只见北语妖主突然凌空抓到了一个小小的令牌,随即便扔向了妖兵,出声道:“这是本主的手谕,速速前去通报!”

    “遵命!”

    妖兵再次跪拜一番,随即便闪身消失了,地面上的积雪堆再次激起层层薄雪。

    待妖兵走后,凡川用着诧异的眼神看着北语妖主,内心很佩服,不仅临危不乱,而且下达命令井井有条,不仅思前顾后,而且更会考虑到将士们的生死,怪不得一个女人可以做到妖主,看来不是这么简单的。

    “凡川,要不要跟着我前去瞧瞧?”北语妖主突然转变了语气对着凡川出声道。

    凡川吓了一跳,略显尴尬的点了点头,有些惊叹女人的转变太过迅速,刚刚还盛气凌人,现在却有些小鸟依人,就连自称的‘本主’也不用了。思索之间,凡川出声道:“呃,瞧瞧去吧……”

    “需要我带你吗?”北语妖主继续出声道。

    听到北语妖主的话,凡川的诧异大幅度提升,甚至都在怀疑北语妖主是不是拥有着两面的性格,可就在凡川沉默的这一会儿,北语妖主便又恢复到了之前的状态。

    “战场见吧,本主先去了。”北语妖主突然又严肃的出声道,随即娇瘦的身体再次向上飞起。

    接下来的一幕再次让凡川极度震惊。

    只见北语妖主的身体在逐渐上升的同时,身后长长的裙摆也随着上扬,四周的压力却突兀的骤增了起来,漫天大雪四处飘扬,接着空气中突然传来了一声“噗”的低沉声响,再看北语妖主的北上,竟然突兀的生出了一对黑色的超大翅膀,一侧翅膀便有北语妖主整个身体的大小,一对翅膀完全可以将北语妖主娇弱的身子给完全围拢住。

    “呼呼……”

    翅膀正在轻轻的挥舞着,黑色中透着晶莹的亮光,一闪一闪的极其华丽,此时那些漫天飞舞的白雪全都逊了色,而再看北语妖主,便成为了最唯美的那一个。

    由于凡川是和北语妖主面对着面,所以北语妖主的翅膀挥动之间,那些雪花全都飞向了凡川这边,凡川便顷刻变成了一个雪人。

    “噗嗤……”北语妖主笑出了声,随即加速的扇动着翅膀,向着高空飞去了,逐渐消失在了凡川的视线之内。

    凡川则是呆在了原地,直至北语妖主走后许久,凡川这才清醒过来,空气中还留有北语妖主身上那独特的香味,感叹着北语妖主的魅力的同时,不禁的伸手拍打着身上的雪花,准备离开此处。

    不过凡川很好奇,为什么北语妖主可以这么放心自己留在这里,难道不怕自己会对妖界做什么吗?还有,凡川是想去往战场一探究竟,可是这个消息又没有透露给北语妖主,可北语妖主为什么断定自己会前往战场呢?

    凡川是越想越惊叹,感觉上肯定了这个北语妖主绝对不简单,何况还是个女人,这也是凡川见过的最聪明,最能干的女人,当然,她的美貌更是首当其冲。

    “以后一定得小心点,难不成她还会读心术啊?”凡川自言自语着,同时抽身飞起,向着刚刚北语妖主离去的方向,加速追去。

    由于之前来到无涯城的时候,凡川记下来了所有的路线,而且此时高空上很冷,全是冰雪,凡川也费不着那劲去追北语妖主,于是凡川仅仅只是一个闪身,便瞬移离开了无涯城,等凡川再现身的时候,已经接近了妖魔战场,此时应该是妖界边防的一座小城,和之前魔界的边防小城一般,城里的妖族居民人心惶惶,已经有妖人为了躲避战乱,开始逃跑,抛弃他们这座生活了大半生的小城池。

    凡川看到这一幕,又是一阵心灵的触动,感叹之余,更痛恨战争给人带来的灾难。

    不再逗留,凡川随即便再次闪身瞬移,这一次现身,便已到达了妖魔主战场,而凡川此时的位置,则是属于妖界。可是凡川定睛看了一眼,不远处窜动的人头并不是妖族将士,反而全是拥有着深邃且漆黑的眼睛的魔族将士,而且凡川还注意到,此时这些魔族将士气焰很是嚣张,士气大涨,较上一场战争相比,简直是天翻地覆的差别。这也便能看得出来师存魔尊的带兵打仗的能力。

    战场依旧很惨烈,厮杀无处不在,哀嚎充斥半空,烽火,黑烟,鲜血,好像正是这场战争的最佳诠释,而整个局势时时刻刻的都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总的来说,魔族占据上风,隐身和速度,以及凌厉的攻击,都被这些师存魔尊手下的魔兵发挥到了极致,而妖族却呈现出了节节败退的局势。

    当然,魔族的这些士兵,凡川是不会放在眼里的,而且凡川知道自己此时只能保持中立,不可能再去偏袒哪一阵营,因为刚刚和北语妖主的经历还萦绕在凡川的心头,妖族的条件谈不拢的话,那么凡川势必需要魔界的大力支持,从而压迫妖界,而凡川在这其中也可以腾出手来想方设法。

    由于此时凡川是身悬在半空,所以可以居高临下的观察整个战况,而且,脚下的那些不论是魔族将士,还是妖族将士,都不能轻易的发现凡川的所在。这也让凡川有着更多时间去寻觅师存魔尊的身影。

    想着之前那名妖兵所说,凡川则特别的留意着师存魔尊的动静,可在凡川寻找了许久之后,并没有看到师存魔尊的身影,而脚下的刀光剑影,全是魔兵和妖兵的厮杀。

    “难道师存魔尊还留在魔界境内?这些魔兵只是先头部队?”凡川这样想着,便准备闪身去往魔界境内。

    可就在凡川刚刚转身的瞬间,一声响彻天地的怒吼声便狠狠的刺进了凡川的耳朵之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