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五章:烟都之寻
    可就在凡川话音落下后,只见族长老者脸上又显现出了一丝为难,这让凡川顿时有些无语。

    接着只听族长老者出声道:“离开千叶城,我们……”

    看得出来,族长老者是对千叶城有着些许不舍,但是眼下关系着性命,其他什么事相对来说,都是小事。不过凡川理解族长老者的心情,就像自己当初几次三番离开木季城的时候一样。

    “族长,事关性命要紧,您还是先去烟都暂避一阵吧,况且,只是暂避,等以后千叶城安全了,您再回来即可。”说到此处,凡川虽没有多少底气,但是让这些人等待着死亡,自己反而置之不理,是凡川做不到的。

    族长老者再次沉默了一会儿,似乎终于想通了,随后便出声道:“恩人的大恩大德,我们永世不敢忘……”

    “行了行了,族长,咱别浪费时间了。”凡川催促道,随后大概的算了算时间,接着出声道:“烟都是在千叶城的最北方对吧?族长,这样吧,你现在将所有千叶城的居民们聚集起来,我现在先去烟都查看一番,然后立刻回来带你们走!”

    凡川的话还是让族长老者和壮年小伙半信半疑,但是凡川此时没有时间再去跟这些人仔细解释清楚了,因为千叶魔尊的不确定因素,让凡川时刻都在担忧着。

    “族长,切记,快快行动起来,我去去便回。”凡川说着话,不等族长老者有所回应,便独自走出了大房屋,来到了千叶城的主通道上。

    看着天空的阴暗,凡川的心里也有些被感染了,莫名的惆怅充斥心头,但当凡川再看到那一排挨着一排的破败不堪的房屋后,便甩去了那惆怅的心。

    因为对仙气的不确定,凡川则选择使用真气瞬移,锁定千叶城的北方,凡川立即抽出了真气,顿时道道紫芒开始旋转于凡川的周身,心念动处,目标虽不确定,但是方向锁定,瞬间,凡川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千叶城。

    在凡川瞬移的同时,凡川还在疑惑,因为之前听六魔亡阵里第一亡阵的守阵人琴将所说,魔界的特殊质地,是会让修真者的真气完全丧失的,可如今凡川却可以轻轻松松的使用真气,这让凡川有些不解,但隐约间,凡川只好和仙气扯上关系,凡川不觉间想到,也许自己现在就是仙人,所以才不会受到魔界特殊质地的影响。

    而在凡川瞬移消失之后,只见族长老者带着壮年小伙从大房屋内走了出来,随后便是对着凡川刚刚消失的位置,双膝跪地,连着磕了三个响头,随后起身,便开始聚集千叶城的所有魔人居民。

    而此时在千叶城的最南方,星魔大陆与辰妖大陆的交界处,一处边防城内,数以万计的魔兵正整整齐齐的排列着,而在这些魔兵视线的正前方,有着一座临时搭建的楼阁,而在楼阁内,正坐着两名魔人。

    一魔人手捂着胸口,气喘吁吁,此魔人便是千叶魔尊。

    而在千叶魔尊身前对立而坐的,是一位看面相要比千叶魔尊年龄还要大的中年男魔人,此魔人身材极其魁梧,衣着打扮与千叶魔尊完全不同,千叶魔尊是一身黑色宽松锦衣,而此魔人则是一身看似用石头打造的战甲,穿在此魔人的身上显得极其威武。

    而且此魔人还有着一脸的胡茬,双目之间,冷峻严肃,一副剑眉更是能显现的出此魔人的冷酷。

    而此魔人,正是师存魔尊。

    这时千叶魔尊正紧盯着师存魔尊,急促的出声道:“大哥,那个叫凡川的,是个仙人!”

    听到千叶魔尊的话,师存魔尊紧皱着眉头出声应道:“怎么可能呢?当初你差人抓他来魔界的时候,他不就是区区一个修真者吗?”

    “是啊,我也在好奇啊,我当初将他丢进六魔亡阵的时候,他身上根本没有一丝仙气啊,谁知道后来,他不仅破了我的六魔亡阵,而且……而且还杀了我们千叶城的星魔。”千叶魔尊越说越着急,但话语之间,更多的还是不可思议。

    “你身上的伤,也是这个叫凡川的造成的?”师存魔尊反倒是冷静的出声道。

    “恩。”千叶魔尊点了点头。

    接着只见师存魔尊突兀的站起了身,若有所思道:“看来这个叫凡川的修真者,是在你的六魔亡阵里飞升为仙的……”

    “可是大哥,我们如今该怎么办?”千叶魔尊急切的追问道。

    “你急什么!”师存魔尊反倒是厉喝了一声,随即再次坐下了身,接着出声道:“他只不过是刚刚飞升为仙,若是我们兄弟俩联手的话,想必他也奈何不了我们!”

    “可是大哥,你没亲眼看到啊,那个凡川特别诡异,他不仅拥有仙气,而且还有真气在身,你说,这怎么合常理呀?还有,我们魔界的特殊质地竟然压制不了他的真气……”千叶魔尊疑惑道。

    “这个……”师存魔尊也有些疑惑了起来,但随即接着出声道:“想必还是因为仙气的缘故吧,不过我们完全没必要去害怕他,当年你我兄弟二人激战离湮的时候,离湮不是还有一件神器吗?我们不还是照样胜了他!”

    说到神器,师存魔尊和千叶魔尊两人突然站直了身子,两人相视对望了一番,眼睛瞪得很大,嘴角也开始咧开,随后两人便大笑了起来。

    待笑声消失之后,只见师存魔尊突然伸手拍了拍千叶魔尊的肩膀,将嘴巴附在了千叶魔尊的耳边,小声道:“再不济,我们最起码还有一件神器……”

    “哈哈,还是大哥明智!”千叶魔尊极其认同的点了点头。

    随后两人便心有灵犀的再次相视一笑。

    接着师存魔尊将视线看向了楼阁外数以万计的魔兵们,淡淡的出声道:“二弟,你如今负伤在身,你就负责与妖族的监战吧,最近战事略少,你大可不用亲身出战,待大哥先去向那凡川讨教一番,等你伤养好了,我们兄弟二人再联手消灭了那厮!”

    千叶魔尊认同的点了点头,出声道:“大哥一切小心……”

    “放心吧,等我的好消息!”

    师存魔尊说完话,便走出了楼阁,来到了数以万计的魔兵阵营前,抬起了一只手,示意了一番,随后便有上千名魔兵从魔军阵营中分散出来,跟随着师存魔尊便向着千叶城的方向赶去。

    而此时早已出发的凡川,现身在了一处荒原之上,凡川这第一次瞬移并没有刻意的拉长距离,凡川害怕一个不小心便错过了烟都,所以这第一次瞬移,凡川只是象征性的先确定好方位,随后再拉长瞬移的距离。

    眼前是一望无际的荒原,没有半点人影,萧瑟的冷风吹来,吹起了凡川早已凌乱不堪的白发,凡川将头发束在脑后,脑海中却莫名的出现了宛灵的身影,顿时唏嘘万千。

    “灵儿,原谅我现在还不能去救你……”

    一番自言自语,凡川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想起宛灵,或许是出于内疚,又或许是出于单纯的想念。

    简单的整理了一番心情,凡川随即再次望向了北方,眼下还不是所谓的烟都,凡川只好再次瞬移,但这次瞬移凡川刻意的拉长了距离,虽不知前方,但有一种感觉在引导着凡川。

    冷风寒刺骨,惊扰繁华梦。

    待凡川第二次瞬移现身之后,眼前的画面让凡川略微惊讶,因为此时在凡川视线内的不远处,便是一条通天大河,河水相当湍急,而且河面很宽广,河床的拉伸面积也很大,以至于凡川都有一种身在水中的错觉。

    凡川当下便转身看向身后,还好,并没有远离地面,身后是一片原始森林,凡川便立即抽身飞起,身体悬空,以至于视线可以看遍整个原始森林。

    凡川注意到,在原始森林的中间,却莫名的多出了一大块空地,没有树木生长,显得很是格格不入。由于距离问题,凡川看不清空地上的具体情况,于是当下便加速的飞了过去。没用一会儿,便降落在了空地上。

    四周被密林包围,眼前虽然同样是一片荒芜,但还是被凡川发觉到了一丝异样,凡川注意到,在空地和密林的相接之处,长满了初生的树木和杂草,由于是新生树木,个头很矮,凡川一眼便可以认出,而且最引起凡川注意的是,在空地的中央,地面上的泥土好像被刻意的翻腾过,坑坑洼洼遍地都是,不像是天然所有,反倒像是有人刻意为之。

    由于空地的面积很大,凡川没那个时间一一走遍,只能在四周大概的查明情况,可就在凡川走出了没到十米之时,脚下却被什么东西给绊了一下。

    凡川低下头,看到了一块luo露出一角的石碑,感觉到很是奇怪,但也让凡川感觉到了一丝激动,既然有这造型规整的石碑出现,那么便可以证明,此处曾有人活动过。

    时间紧迫,凡川当下便使用蛮力,将石碑瞬间从地底之下给抽了出来,石碑带起的泥土洒了凡川一身,凡川随即将石碑放在地面上,身子撤后,谨慎的看着眼前这块奇怪的石碑。

    但当凡川看到石碑上清楚的刻着的两个字后,英俊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笑容。

    石碑上清清楚楚的刻着“烟都”二字……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