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三章:族长老者
    而就在凡川跟着千叶城魔人居民走进了大房屋之后,此时在千叶城的最南方,几乎将要到达星魔大陆的边界,一片荒芜之间,千叶魔尊正单手捂着胸口,满脸痛苦的奔走,而他的目的地,则是不远处的边防城,而此时边防城的城外,正聚集着数以万计的魔兵,整整齐齐的排列开来,军队之威严,显而易见。

    可让千叶魔尊没有想到的是,从他离开千叶城以后,便有一个人在时刻的跟着他,那人时隐时现,行踪变幻多端。以至于千叶魔尊根本没有发觉到任何一丝异样。

    而那人有着一缕打结的灰扑扑胡须,一身尽是补丁的青色道袍让此人显得特别寒酸,不过此人手里的拂尘却是异常的干净。

    凡川若是能看到此人,想必立即就能叫出他的名字,那便是道人徐玑。

    视线再转回到千叶城。

    凡川走进魔人居民所谓的大房屋之后,第一感觉便是破败不堪,屋内的摆设乱七八糟,地面上更是尘土飞扬,比起之前凡川到过的星魔宫殿,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区别不是零星半点。

    “恩人,请坐……”老者指着大房屋内的一个石墩,有些不好意思的出声道。

    凡川顺着老者所指看去,只见一个形状毫不规整的石墩,而且还从底部裂开,不过石墩的上面却是光滑锃亮,看起来很是滑稽。不过凡川倒是不介意,一屁股便坐了下去。

    “恩人,我们这里没什么可以招待您的,还望您……”

    “老大爷,不用这么客气,我们直切主题吧,有话您就直说。”凡川打断道。

    倒不是凡川嫌弃此处,只是凡川的心里有些着急,因为想起殷二之死,还有小丫之死,凡川想要替他们报仇,但面对整整一个魔界,凭凡川一人之力,纯属无稽之谈,即使如今凡川是仙人,终究也是徒劳。

    而凡川还有一个迫切的心思,那便是离开魔界,至于所去何处,凡川首先想到的还是南异星球,但如今殷二已死,去往南异星球之路难免有些挫折,这让凡川陷入了两难之间,难道还要去往东固星球?请教去往南异星球一事?

    诸事过于烦心,凡川想着只好先将魔界的事情处理干净,然后离开魔界,再做打算了。

    听到凡川的话,这时老者颤颤巍巍着身子,面对着凡川也坐了下来,将手里的拐杖放在了一旁,随后便出声道:“恩人,不瞒您说,我们如今所生存的千叶城,早已经不再是以前的千叶城了,这千叶魔尊太凶残了,他……他……”

    老者越说越激动,一时间竟不知如何传达自己的愤怒了,只是气的身体在不停颤抖。

    见状,凡川立即出声道:“老大爷,关于千叶小魔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是小丫妹妹告诉我的,您就不用再多说了,您现在只需告诉我,如何才能找到千叶小魔,还有,制胜有没有什么捷径?通俗点讲,就是这千叶小魔有没有什么弱点?”

    凡川话音落地,只见老者的表情极其惊讶,甚至有些惊恐,接着只听老者慌张的出声道:“哎呀,恩人,您……您怎么会这么想?您已经惹怒了千叶魔尊,按照千叶魔尊一贯的风格,一定会回来为难于您的,我等的意思,便是要劝恩人您赶紧离开此地呀!”

    “离开?躲避?老大爷,我还想主动找到千叶小魔呢,他能回来找我复仇,正合我心意呀!我干嘛要离开呀!”凡川有些错愕的出声道。

    刚刚成为仙人,凡川一时特别膨胀,而且经过之前一战,更增添了凡川的自信心,凡川此刻只想找到千叶魔尊,然后一决雌雄,可是凡川却忽略了整个魔界,以往的谨慎心理,在这一刻却并没有引导凡川静下心去思考。

    听到凡川的话,老者自顾自的唉声叹息了起来,接着幽幽的出声道:“恩人啊,您是有所不知啊,今日您的取胜,实则是因为千叶魔尊的手下兵将没有在此处,若是千叶魔尊调来了兵将,还有师存魔尊的话,想必恩人您……”

    老者说不下去了,便低下了头,再次叹息了起来。

    看着老者的样子,凡川像是被突然触动了一样,刚刚的狂妄顿时消减了大半,接着凡川问出了心里的疑惑:“老大爷,按照您的意思来说,千叶魔尊的兵将,还有那个什么师存魔尊,如今身在何处?”

    老者抬起头,忧心忡忡的出声应道:“早在多年前,千叶魔尊和师存魔尊便率领魔族众将士前去攻打妖族,战争一直持续到了现在,仍然没有半点进展,而千叶城则是被星魔大人掌管着,如今星魔大人死于恩人之手……”

    听到这里,凡川立即出声打断道:“您是说,现在魔族正和妖族开战着呢?”

    老者点了点头。

    “那具体的主战场位置在哪里?”凡川急切的出声问道。

    老者有些疑惑,但随即还是出声道:“听别人说起过,好像是在星魔大陆和辰妖大陆的相接地带,距离千叶城很远很远,老朽没有去过……”

    听到这里,凡川沉思了起来,有些自责自己之前的自大,但又有些不甘心。

    因为之前领教过妖族的实力,加上如今领教过魔族的实力,凡川对于魔族和妖族有了一个大概的印象,而且此时正当妖魔两族开战,一个疯狂的想法窜进凡川的脑中。

    那便是利用妖族之力,从而击败魔族。

    可是这个想法仅仅只是在凡川的脑海中停留了一瞬,便又被凡川给打消了,因为仅仅是利用本身这件事,便是极其难以做到,更何况,凡川自始至终并没有将整个魔界列入自己的敌人阵营中,若是真的帮助妖族打败了魔族,那么后果不堪设想,到时候便是以一己之力无法挽回的了。

    先不说整个魔界的消失会引发各种并发症,而且此时凡川眼前的这些魔人居民,势必会遭受到牵连,这并不是凡川所想要看到的。

    可是想要杀了千叶魔尊以及师存魔尊,还有他们的那些追随者,凡川并没有胜算,而且按照眼前老者的话来说,到时候不但自己没有胜算,搞不好还会葬身于此。

    隐约之间,凡川之前的狂妄,在此刻消失殆尽。谨慎再次占据心头。

    “老大爷,那我……现在该怎么做?”凡川问出了一个最白痴的问题。

    听到凡川的问话,老者瞬间来了精神,接着便出声道:“恩人啊,您现在就该离开此处,先躲起来,到时候千叶魔尊找不到您……”

    “找不到我,然后杀了你们?屠城?以此来泄他的愤怒?”凡川瞬间又冷静的出声打断道。

    “怎么会……怎么会……”老者有些慌张了起来。

    从老者慌张的样子来看,凡川确定了自己的猜想,而且与此同时,凡川决定,不能连累这些无辜的魔人居民。

    就在这时,一个人的名字突然闯进了凡川的脑海中,凡川则立即出声道:“对了,老大爷,之前听小丫妹妹说起过,说是找到离湮魔尊?”

    老者再次叹息了起来,低着头不言不语。

    “老大爷,您这是怎么了?您能给我说说,关于离湮魔尊的事情吗?”凡川不解的出声道。

    就在凡川话音刚刚落地之时,大房屋的门被推开了,只见之前那位与老者窃窃私语的壮年小伙跑了进来。

    壮年小伙刚闯进大房屋,便出声道:“找到离湮魔尊,便可以救整个魔界!”

    “谁让你进来的!出去!”老者生气的对着壮年小伙出声道。

    可壮年小伙不但没有出去,反倒是倔强的仰着头,继续出声道:“族长!既然恩人有意愿救我们于水火之中,您为何要拒绝?”

    原来老者是这里的族长。

    听到壮年小伙的话,族长老者依旧生气出声道:“难道死的人还不够多吗?我们的离湮魔尊消失了那么多年,何曾有人找到过?不全都是一去不复返?”

    “可是……”壮年小伙一时语塞了。

    气氛在这一刻变得有些尴尬起来,更充满了一种诡异。

    凡川很仔细的听完了两人的对话,从中得到了许多信息,但也得到了许多疑惑。

    待两人不再出声,凡川则看着族长老者出声道:“老大爷,您原来是这里的族长,在下刚刚失礼了。”凡川说着话,随即躬身施了一礼。

    见到凡川施礼,族长老者则立即拿起拐杖,惊慌失措的站起身来,随即出声道:“恩人使不得,使不得……”

    从族长老者的神态中,凡川察觉到了一丝异样,趁热打铁,凡川则再次出声道:“族长,刚刚这位小兄弟所说可否属实?找到离湮魔尊,便可转变如今的现状?还有族长您所说的一去不复返,所指何意?”

    听到凡川一连贯的问话,族长老者再次叹息了起来,只是这声叹息比起之前更甚沉重,接着只见族长老者再次缓慢的坐了下来,像是在回忆往事般,眉头紧锁着,幽幽的出声道:“恩人啊,不是老朽不愿相告,只是老朽不想害了恩人啊……”

    族长老者说到这里,深邃的黑色眼窝内流淌出了几滴浑浊的老泪……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