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二章:小丫之死
    听到凡川的话,只见千叶魔尊的表情闪现一次诧异,但随即便依旧是恶狠狠的表情,接着只听千叶魔尊出声道:“哼,你以为本尊会相信你吗?无稽之谈!你已经残杀了我诸多族人部下,你不是在乎这小丫头吗?本尊现在就做给你看!”

    话音落地,只见千叶魔尊突然将小丫举过了头顶,作势要向城楼之下摔去。幽阁这时,小魔女小丫终于喊出了声音:“凡川……哥哥,小丫是很害怕!但是小丫不会连累你!你一定要找到离湮魔尊大人!”

    “离湮?本尊最痛恨这个名字!”千叶魔尊突然疯狂了起来,面目狰狞,双手间突然用力,瞬间一道黑色烟雾漫过了小丫的小脑袋。

    “不要……”凡川喊破了嗓子,同样近乎疯狂的嘶吼道,但这一切还是晚了。

    就在凡川的话音还未落地之时,只听空气中传来了“砰”的一声声响,只见小魔女小丫的小身体已经摔落在了地面之上,一动不动。

    画面在这一刻静止了,凡川双目间突然迸发出了道道金芒烈焰,然后缓慢的抬头盯着城楼之上的千叶魔尊,一字一句的出声道:“你……这……个……王……八……蛋……”

    最后一个字从凡川口中脱出之时,显得异常有力,随即只见凡川突然一个纵跳,身体瞬间悬空,然后手里的寻隐枪就像是暴怒的野兽一般,枪体大幅度颤抖着,大散的金芒也跟着泛滥起来。

    “啊……”

    凡川接着一声大吼,寻隐枪顺势挣脱凡川的手,极速的向着千叶魔尊飞了过了,压力之大甚至带动了整个千叶城都在跟着颤抖。

    这一击,可堪称为仙人之怒。

    千叶魔尊又不傻,明显感觉到了极强的压力,根本无法抗衡,于是便立即闪身躲避,想要使用隐身加上擅长的速度躲避,可这一次,凡川的速度大过了魔族的速度。

    就在千叶魔尊的身影闪出城楼半米之时,寻隐枪瞬间便到了千叶魔尊刚刚站立的位置。

    “轰隆……”

    接着便是整耳欲聋的响声,随着这声响声过后,此起彼伏的各种响声更是层出不穷,伴随着各种响声的响起,还有漫天飞起的碎石和泥沙,以及瞬间淹没天空的浑浊。

    千叶城的城楼被寻隐枪彻底的摧毁了。仅仅片刻钟,一座高耸厚重的城楼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唯留下了一堆接着一堆的废墟。

    随后寻隐枪像是完成了使命一般,飞回到了凡川的手中,而凡川则是待寻隐枪入手之后,便飞行着靠近城楼废墟,试图找到千叶魔尊的身影。

    可就在凡川还未走近城楼废墟之时,千叶魔尊的声音便从不远处传进了凡川的耳朵里。

    “咳咳……凡……凡川,你等着,本尊与你势不两立!”

    听到声音,凡川立即转身看去,只见在不远处的半空中,千叶魔尊正半弯着腰,艰难的出声,千叶魔尊之前的那身斗篷般的锦衣早已破烂不堪,而且他头上的那顶高帽此时也不知去向何处,只剩下凌乱的长发披散在肩头上,同时鲜血染红了他的嘴角。

    凡川见状,想要立即抽身追赶上去,可还没等凡川动身,千叶魔尊的身影便再次消失不见了,任凡川寻找许久,依旧是没有嗅到半点千叶魔尊的气息。想必千叶魔尊已经逃跑了。

    再次确定了千叶魔尊已经逃走,凡川有些愤怒且自责的降落在地,然后带着极其沉重的心情,向着城楼的废墟处走去,因为小魔女小丫的尸体,此时还躺在那里。

    收起了寻隐枪,凡川举步维艰,感觉每走起一步,都像是在踩着自己的心,那么痛苦,那么难受,以至于凡川甚至闭上了双眼。

    凡川深深的自责着,是自己害死了小魔女小丫,因为小魔女小丫本身只是一个无辜的魔人居民,却因为跟自己多说了几句话,而且‘救’了自己一次,便被千叶魔尊当成了叛徒,处于极刑,这让凡川很是为小丫感到怜惜,同时也让凡川更加痛恨千叶魔尊。

    凡川已经在心底暗暗发誓,此生一定要亲手杀了千叶魔尊。即使万般阻难,凡川也不畏惧。

    闭上双眼,走着走着,凡川感觉距离差不多了,便睁开了眼睛,入眼的先是一堆挨着一堆的废墟,随后凡川便看到了小魔女小丫的尸体,此时正安然的躺在废墟一旁,而且因为废墟的缘故,小丫的身上布满了尘土。

    凡川坐在了地面上,轻悄悄的将小丫的身体抱进了自己的怀中,温柔的将小丫身上的尘土拍落,接着再将小丫嘴角的血迹擦干,随后凡川悲伤的出声道:“小丫妹妹,是我害了你,真的……对不起,没能保护你,都怪我……”

    说着说着,一行热泪便从凡川的眼角流下,泪水打湿了凡川早已凌乱的白发,致使长长的白发黏在了一起。

    凡川一把将白色的长发顺到了脑后,伸手擦了擦眼泪,深呼吸了一口,接着出声道:“小丫妹妹,我答应你,我一定找到离湮魔尊,然后再杀了千叶小魔,为你报仇,我发誓……”

    说到这里,凡川的眼泪再次忍不住的滑落,不过这次泪水没有再打湿凡川的白发,而是轻巧的滴落在了小魔女小丫的身上。

    接着奇异的一幕出现了。

    凡川的泪水在落到小丫的身上之后,只见小丫的身体先是一阵颤动,随后便以着极快的速度消散,从双脚处开始,一直延续到头顶,仅仅一瞬间,小魔女小丫的身体便消失殆尽了,化作成了粉末,随着微风四处飘散而去。

    而凡川则还保持着原有的姿势,只是此时的凡川的怀中,空空如也,再也没了小丫的身影。

    凡川见状,并没有感觉到惊讶,也许凡川的心已经麻木了,想到那些粉末可以洒在千叶城的各个角落,这何尝不是小丫的一个最好的归宿。

    就这样,凡川依旧保持着原有的姿势,发呆了许久,直至凡川的耳边传来了一阵阵匆忙的脚步声,凡川这才缓过神来,擦了擦眼角的泪痕,凡川再次深呼吸一口,随即便站起了身,看向了身后。

    入眼的是并肩接踵的千叶城魔人居民,而刚刚那匆忙的脚步声,想必就是这些魔人居民在快速汇聚起来。

    凡川有些不解,便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伤感的情绪,接着对着众魔人出声道:“你们这是……”

    可就在凡川的话还没说完,只见那些魔人居民却全都突然双膝下跪,而他们跪拜的目标,正是凡川。

    “你们这是干什么?有话好好说,别下跪呀……”凡川一时间有些慌乱了起来,不知该如何是好。

    “我等在此感谢恩人的相救之恩,恩人的大恩大德我们没齿难忘!”众魔人居民却齐齐的出声道,声音极其洪亮,将凡川吓了一跳。

    “喂,你们这是干什么啊?快起来啊,有话好好说呀!”在不知所措下,凡川顿时慌乱了起来。

    这时,只见魔人居民群的领头者的一位老者,在凡川话音落地之后,拄着拐杖,缓缓的站起了身,然后慢步的向着凡川走来。

    凡川看到老者走路很艰难,于是便闪身来到了老者的身前,将老者吓了一大跳。

    “这位老大爷,你们这是干什么啊?有话就好好说啊!用不着这样……”凡川再次出声问道。

    听到凡川的话,只见老者眼含热泪,声音颤抖道:“恩人啊,您的所作所为,我们都看见了,我们这么做,只是感激恩人……”

    “哎呀,老大爷您可千万别这么说,我也就只是自我防卫罢了,称不上什么大恩大德的!”凡川倒是挺实在的出声道。

    但凡川的话完全没有进入老者的耳中,老者依旧是眼含热泪的激动道:“恩人啊,我们这些人常年惨遭千叶魔尊的荼害,早已麻痹不已,今日可以一吐扬眉之气,实为痛快……”

    说话间,老者激动的身体都在颤抖,作势又要下跪,但被凡川及时给拦住了。

    “老大爷,我……我真的没做什么啊,您用不着这么客气……”凡川虽无法推辞,但心里又很为难。

    就在这时,魔人居民群中又跑来了一个壮年小伙,这壮年小伙跑到老者的耳边悄悄私语了一会儿,随后便再次跑回了魔人居民群中。

    凡川都用不着刻意的去听,超常的听觉已经让壮年小伙所说的话,全都进入了自己耳中。壮年小伙是想让老者劝说自己进屋细说,因为在外面暴露着,会面临着千叶魔尊部下所带来的的危险。

    壮年小伙的话正合凡川心意,因为凡川还想从这些魔人居民口中探知一些消息,关于离湮魔尊的消息。

    果然,就在壮年小伙走后,老者恭敬的出声道:“恩人,要不我们进屋再说吧,在外面太危险了。”

    “可以,走吧。”凡川点了点头。

    随后,凡川便跟着老者,以及一群千叶城魔人居民,向着千叶城一处最大的房屋走去。虽然说那座房屋最大,但是房顶上luo露的两个大洞口,完完全全的暴露了房屋的破败不堪……

    …………

    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