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三章:一夜白发
    凡川瞬间被金芒吸引过去,可还没等凡川查明情况,金芒却又突兀的消失了,而那几件从锦囊里取出的东西,则变得极其朴素,黯淡无光。

    讶异之间,凡川将地面上的东西逐次分开,一共是四件东西,第一件是一个造型奇特的药壶,药壶上面写满了注释,名曰九玄丹。

    第二件东西是一叠精致的竹简,第一片竹片上写着‘寻隐枪’三个字,而翻开竹简里面则写满了各种说明,类似于修炼心法之类。

    而第三件东西是一件名曰‘九天’的东西,长相类似于一个葫芦一样,但是并没有相关的注释,凡川把玩了一会儿,然而并不知道这是何物。

    而第四件东西和第三件一样,也是长相类似于一个葫芦,只是这件东西的名字叫做仙令,同样没有任何注释,同样凡川不知是为何物。

    一番疑惑之后,凡川先是将九天和仙令收回到了晶涟羽戒里,只剩下了两个有注释的九玄丹药壶和寻隐枪竹简,随后凡川便先是拿起了九玄丹药壶,开始仔细的读起九玄丹的注释。

    九玄丹的药壶注释为:“九天之玄,万物之始,海纳百川,相通天地。筑起仙骨,牢其仙魄,魂断息生,九玄之末。”

    凡川读了一遍又一遍还是不太能理解其中的奥妙,不过在药壶的最下方有着明文解释,原来此物名为九玄丹,只是仙界里通用的修炼丹药罢了,只是这种丹药却不是每位仙人都可拥有的,因为这九玄丹只能是凭个人修炼而得,并不是可以随意交换的,因为仙人修为境界的分明,同等修为境界的仙人才可用同等层次的九玄丹。

    而凡川并不了解仙魄绝殃在身为仙人的时候是何等修为境界,不过仙人齐亢都是他的弟子,想必仙魄绝殃的修为境界也不会太低。

    既然是仙人所用的丹药,凡川便没想太多,随即便收回到了晶涟羽戒里,接着拿起标注寻隐枪的竹简,开始翻阅了起来。

    凡川也不知道自己读了多久,凡川很久很久,凡川已经沉浸在了寻隐枪竹简里了,竹简里特别详细的描述了寻隐枪的来历,以及寻隐枪的使用方法。

    不过最吸引凡川的还不是这些,而是寻隐枪的那些特殊招式心法,不过这些特殊招式心法想要修炼成功,却是相当不易。不过一旦修成,那便是如虎添翼。

    比如寻隐一式,则是在使用寻隐枪的时候,将枪身倒转,然后抽出仙气从上到下注入到枪体内,然后将寻隐枪抛向空中,让枪体呈三百六十度旋转,这时,寻隐枪便会激发寻隐一式:幻化出千道寻隐枪影,如落下瓢泼大雨一般,接连扫落在地,接触之物,瞬间便会被碾压,至于伤害程度,那便要看使用者的修为境界了。

    接着还有寻隐二式,寻隐三式,等等等等,凡川读了好久都没有读完,直至到后来读的眼睛都要花了,凡川这才收回了心,像看待宝物一般,双手捧着寻隐枪心法。

    兴奋之间,凡川突然有了一个疯狂的想法,这个想法一出,就连凡川自己也感觉到了后背发凉,震撼不已。

    凡川想要试着用真气来操控寻隐枪。

    凡川并不是想自寻死路,因为面对当前第四亡阵的压力,凡川根本没有任何办法逃脱,因为眼前所正发生的一切早已超出了凡川的认知,属于完全没有概念。那么既然逃脱不了,也就意味着不久之后,还会再与胤君比试,可胤君的实力凡川见识到了,仅用一击,便可将自己打的半残,那么即使是自己是在满状态的情况下,想要赢过胤君,也是完全不可能的。

    有一种气势是学不来的,而且那种气势会让旁观者有一种心生寒意,恐惧不已的感觉,而恰巧,凡川在面对胤君的时候,便有这种感觉。

    所以说,凡川才有了这么一个疯狂的念头,也许凡川还在乐观的幻想,自己可以离开这里。

    可攻击仙器是何等厉害,这个凡川深刻体会过,以修真者真气来操控攻击仙器那是完全没可能的,稍有不慎,便会顷刻被仙器的反噬力给打到魂飞魄散。

    凡川自然知道这个道理,可是万物的神奇不都是在探索之中出现的吗?何况此时凡川还面对着如此险境,与其坐着等死,倒不如疯狂一把。

    经过再三的思想挣扎之后,凡川决定了,决定剑走偏锋一次。

    当下,凡川便再次开启晶涟羽戒拿出了寻隐枪。

    顿时,整个宫殿被寻隐枪的金芒给照耀的异常明亮,同时四周的压力骤起,凡川甚至都感觉到了一种窒息感,本身就受着极其严重的伤,此时再受到仙器的冲击,顿时凡川全身各种刺痛感浮上心头,而凡川并不退缩,反而是迎难而上,利用兽元力护体,同时伸出双手试图握紧寻隐枪。

    可就在凡川的双手在碰到寻隐枪的那一刹那,首先是一阵强烈的冲击感,凡川顿时再次口吐鲜血,随后便是一种刺骨的寒冷之意,可再看此时的凡川,不仅没有松开寻隐枪,反而是咬着牙抽出残余的真气,试图融入寻隐枪内。

    可接着奇怪的现象出现了。

    只见那一道道微弱的紫芒还未接触到寻隐枪的时候,便被金芒瞬间给完完全全的吞噬掉,而且吞噬的金芒特别霸道,甚至追随紫芒的来源,快速涌入凡川的身体上,而每当金芒刺进凡川的身体上一次,凡川就会发出极其凄惨的叫声。

    就这样连续着,凡川已经被金芒所反噬的快要神志不清了,似乎都已忘记了疼痛感,只剩下了坚持到底和一声声惨叫。

    可是凡川的继续根本收不到任何成效,反而加剧了自己的伤势,就在此时凡川意识渐渐模糊的时候,凡川也不知是为何,竟不自觉的抽出了兽元力,而在兽元力的保护下,则是凡川体内最后残余的真气。

    凡川试图想要通过兽元力的保护,从而让真气完全融入到寻隐枪体内,不过凡川也不知道此计可不可行,只能暂且一试。

    随着时间的流逝,结果出乎了凡川的意料,因为就在金芒强势的吞噬兽元力的同时,包裹之下的真气竟然像是瞄准了时机一般,瞬间便就融入到了寻隐枪体内。

    这一刻,一切都变了。

    首先是寻隐枪,只见枪体开始出现了大幅度的颤抖,以至于凡川使尽全力都紧握不住,随着颤抖幅度的加剧,接着只见寻隐枪竟然开始向上空升动了起来,而凡川则被带着升上了空中,直至碰到宫殿的房顶,寻隐枪这才停了下来,而凡川则被悬挂在了房顶之下。

    其次则是寻隐枪的冲击,可能是因为凡川早已麻痹疼痛,身体不停的被寻隐枪所释放出的仙气攻击,以至于身上的紫色锦衣早已化为灰烬,凡川当下则是赤luo着身体,不过这些倒没什么,最主要的是,凡川竟感觉到寻隐枪在吸收自己。

    所谓吸收,凡川具体也说不上来是因为什么,只感觉体内残余的兽元力以及一丝丝微弱的真气,竟在主动涌出身体,全都进入了寻隐枪枪体内,而且接着那道早已不知所踪的化魂之力,竟然也在这时突兀的出现,然后同样的被吸进寻隐枪枪体内。

    凡川惊恐的瞪着眼睛,无法解释眼下所发生的一切,但是凡川有个明显的感觉,便是自身的皮肤正在快速的衰老,原本紧凑的皮肤,此时竟干瘪的起了肉纹,像极了是一个凡人老者的身体,而且最让凡川惊恐的是,眼前凌乱的长发,却在从发根到发梢逐渐变成白色。

    仅仅没用多久,凡川便变成了一位老者,凌乱的白色长发,满脸皱纹,干瘪的皮肤。这一切的一切都足以说明,凡川已经遭受到了寻隐枪的强大反噬。

    可足以这些便能让寻隐枪的反噬力消停?那是完全不可能的。

    接着最恐怖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悬浮于空的寻隐枪,突然下坠,将凡川重重的摔落在地,接着枪体剧烈的颤抖,一瞬间便挣脱了凡川的双手。得到了自由的寻隐枪,随后便将枪刃直至凡川,毫无征兆的,枪刃刺进了凡川的胸口。

    “噗……”

    一声低沉的响声过后,寻隐枪则快速的从凡川的胸口拔出,而也就是在枪刃离开凡川身体的那一刻,鲜血从伤口处瞬间喷涌而出,染红了凡川周身的地面。

    凡川甚至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仅剩下了最后一丝意识,鬼使神差的开启了晶涟羽戒,从中拿出了九玄丹药壶,随即开启药壶,取出了两颗金光闪闪的丹药,用尽最后一丝力气送入了口中。

    接着,凡川便双眼闭上,昏死了过去。

    而此时在凡川昏死过去之后,一直跳动不停的寻隐枪也缓慢的消停了下来,静静的躺在凡川的身边。

    一切看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只是地面上多了一滩血迹,和一具干瘪的躯体,寂静再次笼罩整个宫殿。

    可时间仅仅过去了一刻钟之后,只见原本无声无息的凡川,突然间身体颤抖了起来,同时一道道金芒,在凡川的身体上由内而外的照射出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