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二章:绝处逢生
    “啊……”

    凡川用尽力气大叫着,始终不敢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直至楚远紫剑的碎屑砸落在凡川的脸上,凡川这一刻才肯接受,楚远紫剑真的没了。

    很是心酸,可却无他法,就像是失去了一个忠诚的伙伴一样,日夜相随之物,远比人心来的透彻。

    身体动弹不得,凡川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几滴泪水悄然滑落。

    “你的实力呢?凡川。”

    这时胤君的声音传入到了凡川的耳朵里,凡川随即睁开双眼,只见此时胤君正高傲的站在凡川的头顶上方,居高临下的嘲笑着。

    凡川的心思还沉浸在楚远紫剑上,完全没有心情想要理会胤君,而且凡川可以明显的感觉到,此时自己的身体状况已经接近极限,稍加外力打压,随时可被毁灭。不过凡川早已做好心理准备,无非就是和楚远紫剑一样,从此消失,不再存在。

    “不说话了?本君只是稍加用力,你就支撑不住了?”胤君的嘲讽还在继续,同时还围绕着深陷的大坑来回走动,可却并没有想要立刻杀了凡川的迹象。

    凡川依旧沉默,最后甚至闭上双眼,完全不理会胤君,从而清心律己,等待着结局。

    而胤君则是不停的说着话,大致的话都是在挑衅凡川,或嘲讽凡川,而其目的是想与凡川接着战斗。

    终于,凡川忍不住了,随即睁开双眼,怒喝道:“你杀了我吧!”

    “嗯哼?杀你?不不不,本君还没打够呢!”胤君应声道。

    “我的身体已经不允许战斗了,如同行尸走肉一般,你倒不如干脆点,杀了我。”凡川释然道。

    听到凡川的话,胤君却一副惊讶的样子出声道:“怎么会呢,几百年了,好不容易来一人,本君怎会这么快结束了你。”

    说到此处,只见胤君突然抽身蹲下,近距离的盯着凡川,接着小声道:“告诉你,本君不但不会杀了你,还会让你有时间养伤,等你伤势痊愈了,我们再战!然后本君再让你养伤,然后再战,再养伤,哈哈……”

    “你……”面对胤君的侮辱,凡川本想出声反驳,可只要凡川大声说话,身体就会颤抖,而身体一旦颤抖,凡川就会感觉到一种刺心的疼痛。

    不过,这种疼痛却让凡川冷静了下来。计划赶不上变化,谁都不敢保证日后会发生什么,既然此时胤君不想杀自己,那么自己便可以在活着的这段时间里,寻找各种离开的线索。凡川始终相信,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想通了之后,凡川便故作生无可恋的样子,无奈出声道:“你尽情嘲笑吧,我已经无所谓了……”

    “哈哈,别这样嘛,本君又不是那种大恶之人,好了,本君现在就送你回大殿,然后你在大殿里尽情养伤就好了,时日到了,你我自然会再相见的。”胤君轻松的笑道。

    话音落下,只见胤君突然出手,一道黑色烟雾缓慢的从胤君的手中涌出,接着又缓慢的飘向了凡川,直至涌出的黑色烟雾可以绕凡川周身转一圈的时候,胤君这才收手。而那道蜿蜒的黑色烟雾则轻轻巧巧的将凡川抬起,飞出了废墟大坑之后,便向着那座唯一的宫殿飞去。

    “凡川,好好享受吧,本君等着你。”胤君在后面再次出声道,语气的轻松表现出了他完美的自信。

    凡川没有回应胤君,只是用余光在观察着胤君,发现胤君并没有跟随黑色烟雾而来,凡川这才放下心来,心里想着等到了宫殿之后,便不停的寻找各种线索,希望能逃得出去,即使完全没可能,但是凡川并不想没有尝试就放弃,这不是凡川的性格。

    在黑色烟雾的引领下,一会儿凡川便已来到了宫殿前,凡川本以为黑色烟雾会在此时将自己放下,可没曾想黑色烟雾竟然停都不停,直接飞进了宫殿之内,而也就是在进入宫殿的那一刻,黑色烟雾瞬间消散,而宫殿的大门也快速的关闭。

    离开了黑色烟雾的支撑,凡川则只能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因为凡川想动也动不了,因为重伤的原因,身体但凡挪动一下,那便会刺心的疼痛许久。

    既然如此,凡川只好认命,接着凡川便开始观察起了整个宫殿的构造,与凡川以往见到的宫殿大有相同,只是唯一一点不同的是,以往修真门派的主殿里都会放满桌椅以及装饰品,而且主殿里还有内室,可眼下的这个宫殿里不仅没有桌椅之类的,更没有内室,整个宫殿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宫殿的构造倒不是凡川眼下所要关注的地方,而凡川眼下所要关注的则是自身的伤势,以及逃离的线索。心思已定,凡川立即开始神识入体,查看自身伤势。

    体内空荡荡的,真气早已枯竭,化魂之力也早已不知所踪,而唯剩下若有若无的一丝兽元力,则时隐时现的游荡着,试图安抚伤势,可终究是无能为力。

    遇到这种情况,凡川并没有慌乱,因为曾经凡川在变成凡人的时候,便已历经过这种磨难,当年的情况与此时略有相同,不过想到此处,凡川却又有些害怕,害怕自己再变回凡人,若真的再次变回凡人,那么如今的这第四亡阵定然是自己的葬身之地了。

    心急之间,凡川想到了大罗七丹,想要和往常一样,使用丹药来补充自身真气,于是凡川便艰难的看向了自己的手指之上,一丝微弱的紫芒闪过,凡川不经意间看到了那枚南雅锦赠送的相思之戒,瞬间唏嘘万千,同时脑海中浮现出来了南雅锦的美丽模样,而接着便是樱白的俏皮模样,在想着这两个女人的同时,凡川的心感觉好像被刺痛了一下,瞬间,烟紫和宛灵的天真笑容也浮现在了眼前。

    可能是因为濒临绝境的缘故,凡川竟在这一刻怀念了起来,往日经历的种种,画面般的在脑海中一页一页翻过,凡川想起了最初木季城外的那座深山,还有那座深山里的镜爷爷,凡川在自责,自责自己之前在木季城的时候,却没有回到山里去祭拜镜爷爷,而自己当初的初衷,想要复活镜爷爷,如今可谓是天方夜谭了。

    一阵唏嘘之后。

    为了能早日摆脱困境,求得一线生机,凡川便将目光从相思之戒上挪移开来,放到了晶涟羽戒上,可就在凡川打开了晶涟羽戒之后,却失望了,甚至很无助,因为晶涟羽戒里的大罗七丹早已被吃光,一颗不剩。

    “莫非我真的要命丧于此?”

    不甘心,不服输,不软弱。凡川强使自己冷静下来,脑海快速的搜索着解决困境的办法,哪怕一丝一毫,凡川也不愿放过,可就在凡川失望的准备关闭晶涟羽戒的时候,突然一个金光闪闪的东西进入了凡川的视线之内。

    经过一番确认,凡川想起了这金光闪闪的东西是一个锦囊,是当初仙魄绝殃所赠泫滇战甲和寻隐枪的时候,另外相赠的锦囊,因为是仙器,凡川始终都没有触碰过。

    不过就在这时,凡川像是回想起来了什么,突然间惊喜异常,因为凡川隐约的记得,之前在夜月门最后一次拜访仙魄绝殃的时候,仙魄绝殃曾对自己说过,说自己的修为境界已经处于大道之期,足以开启锦囊的一部分,可以窥探一丝先机。

    于是凡川便立即将锦囊取出,因为身体不能动弹,凡川则是将锦囊放在了耳边,可是想要开启锦囊就需要真气的辅助,可此时凡川体内根本没有真气,情急之下,凡川则只好再次闭上眼睛,利用残存的兽元力快速的安抚伤势,同时期待着真气的恢复。

    凡川睡着了,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等到凡川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感觉像是经历了一个轮回一般,很是遥远,很是费神。上半生相接下半生,也许不过如此罢了。

    当务之急,凡川便神识入体查看身体的状况,令凡川高兴的是,体内已经浮现出了些许真气,不过很少,而令凡川忧伤的是,伤势还未痊愈,而且较之前相比,并没有多少改善。

    有些气馁,但凡川并没有就此失去想要生存的念头,既然真气已经有了,凡川便想着立即开启绝殃相赠的锦囊。

    身体已经能缓慢的挪动,凡川先是艰难的坐了起来,然后将锦囊拿在手中,仔细观察了一番之后,便抽出一丝真气融入到了锦囊之中,随即锦囊之上金芒大现,将凡川环环包裹住。

    凡川不解,刚想要查看一番之时,神识突然进入到了一个看似梦境里,就像是在查看修真者所通用的灵集简一般,只是比灵集简要来的更为神秘。

    凡川看到这个锦囊里只显示出了一部分东西,而还有更多东西都被封印着,想起之前绝殃的话,这是正常的,因为修真者凭着大道之期也就是只能窥探一丝,毕竟这是仙器,若没有大道之期,根本无法开启。

    凡川只好将这些能看到的物品,依次查阅,还好每件东西上都注有解释,并不是太过于难理解,凡川试着像在晶涟羽戒里一样,想要触动这些东西,看看能不能取得出来。

    第一次接触,每触碰一次便会发出耀眼的金芒,而且每一次接触都会让凡川有一种浑身冰凉的感觉,再三尝试之后,出乎了凡川的意料,凡川竟然将能看得到的几件东西,全都从锦囊里面取了出来。

    直到所有能看得到的东西全部取出来之后,锦囊便强制关闭了,而凡川周身那种冰凉感觉也随即消失。凡川也没多想,看着脚边取出的几件东西,随后便将锦囊再次收入到晶涟羽戒中。

    就在这时,脚边的几件东西开始散发出极其耀眼的金芒……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