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章:守阵胤君
    凡川忍受着疼痛,咬着牙,同时悄悄的抽出兽元力护体。

    而此时早已发疯的酒将接着变得更为变态,竟在凡川毫无心理准备之下,双手猛然用力,将凡川的身体给举了起来,然后转身,向着地面,用力的扔了出去。

    “咣!”

    一声巨响之后,木板的碎屑飘荡于整间酒馆之内,而凡川早已深陷在了碎裂的地板之下。

    疼痛感充斥着凡川的脑袋,身体在剧烈的颤抖着,鲜血早已染红了凡川的衣服,而且染花了凡川英俊的脸庞。

    但凡川并没有就此放弃,趁着此时酒将正在洋洋得意,凡川将楚远紫剑倒插在地板上,强撑着站起了身体,目光却放在了分散在酒馆内各个桌上的大酒坛。

    事不宜迟,凡川拼尽最后一丝力气,抽出残余的真气,将各个桌上的大酒坛凌空拿起,然后快速的汇聚在了一起,足足有几十坛,全都在凡川真气的支撑下,漂浮在凡川的眼前。

    接着,看准时机,凡川立即大吼了一声,双手间紫芒大现,一股脑的将这些大酒坛全都砸向了酒将。

    “砰啪砰啪……”

    顿时酒坛的碎裂声震彻了整个酒馆之内。

    “哟,小兔崽子,打不过老子,就想毁了老子的酒,是吗?看老子送你上路!”酒将依旧狂妄的厉喝道,对于那些砸碎在自身上的酒坛,根本连蚂蚁咬都不如,酒将完全置之不理。

    但酒将错了,凡川的用意根本不在此。

    接着,就在酒将狂妄自大快要达到极点的时候,凡川立即汇聚真气,将剩余的所有真气全都汇聚在了单只手指上,顿时只见凡川的那根手指如燃烧的紫炎一般,极其炫丽。

    “去死吧,老怪物!”

    凡川大吼了一声,随即将真气汇聚的手指指向了酒将身上,接着只见一道紫芒泛着流水般的紫炎,瞬间击中了酒将的胸口。

    而接着,“呼”的一声低沉响声而起,只见酒将的身上燃烧起了熊熊大火,大火瞬间吞没了酒将整个身体,而且连着了地面上散落的酒,木板的地面也开始燃烧起来。整个大火包围圈完整无缺的将酒将锁在了火海之中。

    “啊……疼!啊!老子要杀了你!”

    火海之中连续不断的响起酒将的惨叫声,凡川置之不理,抽身挪移到了火海的最外围,冷眼的看着酒将被活活烧死。

    终于,许久之后,那些散落的酒被烧了个干净,大火逐渐消散,而地面上的木板以及受到殃及的一些桌椅还在燃烧着,但火势已经完全萎靡,凡川站起了身子,向着刚刚酒将站立的位置看去,只见此时早已没了酒将的身影,只有一丝丝未散尽的黑色烟雾在火焰里挣扎,以及一旁缓缓燃烧着的粗布衣。

    凡川这才将悬着的心放下,此战可谓是九死一生,若没有那些酒的辅助,凡川想必早已惨死在酒将的手下,而与此同时,凡川对于接下来的三道亡阵,开始有些畏惧了起来。

    不过此时的场景还未转换,凡川便立即盘腿而坐,闭上双眼,开始打坐,抽出兽元力安抚伤势,同时快速的聚拢真气,以防真气匮乏导致晕死。

    许久之后。

    “咳咳……”

    一口鲜血再次从口中喷出,凡川随即睁开了双眼,看着自己一身的鲜血,苦笑了一番。

    伤势基本已经稳定下来,不过新伤加旧伤一起,凡川只感觉头晕目眩,体力早已匮乏。

    手持着楚远紫剑做支撑,凡川缓慢的站起了身,配上周围的燃烧废墟,此时的凡川看起来就像是刚刚从地狱归来,惊悚恐怖。

    可这时还没等凡川走动起来,周围的场景再次开始转变,凡川心想不好,估计要面对第四亡阵了,顿时心生出一种无力感,凡川不想认命,可是现实太过于残酷,隐约间,凡川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早已如同废墟的酒馆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反倒是一座城池。而此时凡川便只身一人站在城池的中央,周围全是各色各样的房屋建筑,以及蜿蜒曲折的道路。不过最奇怪的是,整座城池之内,没有任何人影。

    凡川很惊讶,回想起前三道亡阵基本都是一处僻静的小面积范围,可此时却突兀的出现了一座城池,凡川甚至在想,会不会自己已经逃脱了六魔亡阵,而已经回到了魔界。

    正在凡川遐想连篇的时候,一阵匆忙的脚步声让凡川立即谨慎了起来,惯性的寻着声音来源处看去。

    只见一队足足有十几名身着黑色战甲的女人,此时正列队整齐的向着凡川跑来,而且在这些女人的手上全都拿着兵器,看起来威风凛凛。不过让凡川诧异的是,这些女人竟然都拥有着同样的长相,就像是孪生姐妹一般,让人看起来感觉很是诡异。

    没用一会儿,这些女兵便将凡川给团团的围住了,同时手里的兵器直指凡川,感觉像是把凡川当成了敌人一般。

    凡川有些好奇,虽然来者不善早已在预料之内,不过仅凭这些女人就想制服自己,凡川倒是觉得此战自己的胜算很大,难道这些女兵便是第四亡阵守阵人?

    抱着疑惑,凡川出声问道:“这里是哪里?你们是?”

    听到凡川的话,数十名女兵竟然同时面无表情的出声道:“这里是六魔亡阵的第四亡阵,我们要带你前去面见我们的君主!”

    “君主?”凡川更甚疑惑了起来,之前的守阵人不都是一个人吗?怎么这里还出现了君主?

    “别废话,快走!”女兵们再次齐声道,同时手里的兵器再次对着凡川拉近了距离。

    凡川想了想,眼下自己没有任何办法可以逃离这第四亡阵,看来只能去面见她们所谓的君主,然后找到相关线索了。

    “请带路……”凡川点了点头道。

    随后凡川便跟着一队女兵开始拐弯抹角的向着城池的深处走去。

    凡川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只感觉到气喘吁吁,刚刚稳定的伤势又有想要复发的迹象,凡川随即趁着女兵们不备,便再次抽出兽元力安抚伤势,得以缓解之后,此时,身前的一队女兵们便停下了脚步。

    凡川的注意力没在这里,没来得及停下脚步,便一头撞在了身前一名女兵的身上,害的那名女兵当下便向着凡川挥出了手里的兵器,还好凡川躲避及时,不然定会惨遭血光之灾。

    这时凡川才注意到,眼前竟突兀的出现了一座宫殿,而这座宫殿的出现位置很奇怪,周围一片荒芜,只有这么一座宫殿赫然的出现于此。

    “这是哪里?”待一切相安无事之后,凡川便出声问道。

    “等着,不要乱动!”数十名女兵再次齐声道。

    凡川完全没脾气,毕竟在人家的地盘,再多的想法也是白费。

    等了没有多久,这时从宫殿里走出来了一名中年男人,此人同样身着黑色战甲,不过男人嘴下长长的胡子却与他看似的年龄不符。

    “君主!”这时一队女兵整齐的对着中年男人躬身施礼道。

    接着只见中年男人对着女兵们挥了挥手,便抽身向着凡川笑意绵绵的走来,直至走到了凡川的身前,这才停下了脚步,随即出声道:“欢迎你来到六魔亡阵的第四亡阵,你身为修真者却能通过前三道亡阵,看来你的实力不容小觑啊,本君很欣赏你。”

    “你是谁?”

    凡川谨慎的盯着眼前的中年男人,想要退后以此拉开距离,可是凡川惊恐的发现,此时自己竟然动不了身,好像是被定住了一般。

    “哈哈!”中年男人大笑了一声,用手抚摸着自己长长的胡须,接着出声道:“忘了给你介绍,本君便是六魔亡阵里第四亡阵的守阵人,也是这座城池的君主,称我为胤君即可!”

    “胤君?之前不都是什么什么将吗?怎么来了个君?”凡川在心里思索着,同时目光不忘盯着胤君,以防突生变故。

    “你呢?本君都已经介绍完了,你也要介绍你自己吧?”胤君再次出声道。

    “我叫凡川,来自北原星球的修真者。”凡川面无表情的出声道。

    “噢?千叶魔尊大人已经统一了北原星球了吗?”胤君自言自语道。

    尽管胤君是在自言自语,可当凡川听到这句话之时,便立即出声厉喝道:“妄想!不可能!”

    “噢?你这么大脾气?”胤君疑惑的看着愤怒的凡川,一副轻松和毫不在乎的样子显而易见。

    凡川不想再多说,但要主动挑起战事,凡川此时根本没那个能力取胜,于是只好憋屈的沉默了起来。

    而眼前的胤君似乎能看透凡川的心事一般,接着便出声道:“你既然已经通过了前三道亡阵,想必你自然知道下面要如何了吧?你必须要战胜我们,才能通过此阵,不过本君很仁慈,不会这么欺负你。”

    说话间,胤君转身看了看身后的一队女兵,接着便再次出声道:“不如这样吧,你先战胜了我的这队侍卫,本君再与你交手,如何?”

    听到胤君的话,凡川心里暗骂道:“这特么还不算欺负人?真特么花样繁多!”

    不过心里骂也就算了,为了不放过任何一丝存活的机会,凡川不敢面对面的冲撞胤君,但胤君的安排好像自己根本做不了主,只能听天由命了,随后凡川便对着胤君点了点头……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