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九章:守阵酒将
    可听到凡川这么说,只见花将的身躯却猛然间颤抖了一下,随即便听花将出声道:“哎呀!终究是宿命呀,算了,你走吧!我现在就帮你开启第三亡阵。”

    话音落下,只见花将突然抽身飞起,悬浮于上空,一双纤细动人的手指缓缓的在空中勾勒着什么,随后奇异的一幕便出现了。

    只见那原本诱人的大片桃树竟开始在快速的消失,以及那成群结队的蝴蝶和蜜蜂,甚至山间溪流,都在同一时间快速消失,直至画面斗转到花将的身前,接着只见花将的身体竟然也在快速的消失着,从双脚向上,依次化为碎屑,随风消散。

    “再见,别忘了我……”

    上空中再次传来花将幽幽的声音,随后花将的身影彻底的消失于了凡川的视线之内。

    不知为何,在花将消失以后,凡川竟有了一丝感伤。

    可碍于眼下的迫现状,为了早日脱离六魔亡阵,凡川已经没有这么多心思来分析人情冷暖了,于是在一番自我调节之后,凡川便开始准备接受第三亡阵的挑战。

    这时第二亡阵的景象已经完全的消失,取而代之的却像是在一处酒馆里,四周和房顶之上全是木制隔板,完完整整的将凡川包裹在内,酒馆的占地面积很大,而且在酒馆的各处都整整齐齐的摆放着桌椅板凳,而且在每张桌子上都放着一大坛酒,可却无人入席,整个空旷的酒馆里冷冷清清,没有一丝酒馆的感觉,反倒像是被荒废的屋子一样,可看着那些崭新的设施,便足以说明这里经常有人出没。

    好奇之下,凡川考虑到了第三亡阵,莫不是这里就是第三亡阵?可是这第三亡阵来的也太简陋了吧?再三确定之下,凡川则谨慎的向着酒馆的深处走去。

    可凡川走了好久,只看到了依次排开的桌椅,以及桌子上放着的一大坛酒。凡川很是疑惑,脑中过滤千篇,却找不到可以解释眼前这一切的答案,就在凡川费解之时,突然一声响声传进了凡川的耳朵里。

    “啪……”

    这是酒坛掉落在地粉碎的声音,凡川立即紧张的寻着声音望去,只见在酒馆昏暗的角落里的一张座椅上,此时正坐着一位醉醺醺的男人,而一片酒坛的碎屑则凌乱的散落在他的脚下。

    男人好像喝醉了,身体时不时的在摇摇晃晃,以至于被男人坐着的板凳不时的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在这样安静的环境下,这不时出现的“咯吱咯吱”声响异常的刺耳。

    凡川当下立即弯身躲到了一旁,想要观察一番,该男人似乎并没有发觉到凡川的到来,而凡川则找了一处光线稍强的位置,仔细的打量了该男人一番。

    该男子应该是一位中年男性,拥有着魁梧的身躯,和粗壮的臂膀,一身粗布衣并不能掩盖住该男人的阳刚之气,而且从侧面来看,凡川还看到了该男人邋遢的面容,凌乱的头发和胡须简直要连接到了一起。

    不过虽然看外表该男人就像是一个未经处世的野人一般,可该男人给人的感觉却很威严,且让人不自觉的就会联想到他的力大无穷。

    凡川琢磨着,不敢鲁莽行事,若眼下真是第三亡阵,那接下来的,便真的是一场恶战。

    寻思间,凡川想要绕过该男人,从另一个方向再观察一番,以此寻找突破口,可就在凡川撤身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身后的桌椅板凳,顿时“呲啦”的响声回荡于整个酒馆内。

    “谁!”

    接着便是一声声线极其浑厚的厉喝声传来,凡川吓得立定了身子,一动不动。

    “谁在那里!给老子滚出来!”

    再一声厉喝传来,凡川感觉藏是藏不住了,于是便立即站起了身子,目光酌定的看着对方,想要在气势上压过对方。

    可是,凡川的气场终究是徒劳的,就在该男人看到凡川出现的那一刻,接着便同样站起了身子,虽因酒醉有些摇摇晃晃,可该男人的身高竟比凡川高出一多半,仅此一点便已将气场拢回。

    “哪里来的毛头小子!敢来老子的酒馆造次!”

    该男人厉喝的同时,便向着凡川一步一步走来,而每当该男人挪动一步,酒馆的地面就会微微的颤动起来,同时伴随着一声声“咣咣”的脚步声。

    凡川有些畏惧了,不过任谁遇到这样的敌人,都会不觉间畏惧起来,即使你自身修为高于对方,可在那一瞬间,畏惧感还是会冲上心头。

    “别废话,你是不是六魔亡阵里的第三亡阵守阵人?”凡川强撑着底气,同样硬气的出声道。

    “哎呀,不错啊!敢恐吓老子,没错!老子就是六魔亡阵里第三亡阵的守阵人,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酒将!”该男人依旧厉喝道,就连简单的自我介绍都会让听者打起寒颤。

    “酒将?”凡川很是惊奇,之前会过了琴将和花将,如今又来了个酒将,按照这么下去,接下来会不会还有什么什么将?

    “你是哪路来的野小子?报上名来,老子不杀无名之人。”酒将再次出声厉喝道,同时与凡川的距离已经越来越近。

    凡川则是再次强撑着壮起胆子,同样厉喝道:“哼,老子是来自北原星球的修真者,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凡川!”

    “啊!”听到凡川的话,酒将却无缘无故的怒吼了起来,声音震的整个酒馆几乎颤颤巍巍,桌椅板凳都跟着晃动,接着只听酒将再次厉喝道:“敢学老子!看老子把你撕成粉碎!”

    话音落下,拥有着庞大躯体的酒将随即便向着凡川狂扑而来,局势瞬间变得十分严峻。

    凡川大致的观察了一下战局,想要与对方硬碰硬那是完全没有胜算,于是凡川便开始周转闪避了起来,利用真气的加速,凡川的身体显得异常灵活,而且不时来上一个短距离瞬移,更是收效显著,急的酒将团团转,却触碰不到凡川丝毫。

    凡是身材庞大者,行动上必然缓慢,何况此时的酒将还刚刚醉了酒,于是在交战许久之后,结果导致酒将个人都已经累得气喘吁吁,而凡川却依旧如初。

    “小兔崽子!你有种就给老子实实在在的打上一场,这样躲来躲去算什么男人!”气喘吁吁的酒将终于停下了身子,对着空荡的酒馆大声喝道。

    而此时的凡川正躲在酒馆的房梁之上,便对着身下的酒将出声道:“不巧,我没种!”

    “啊!我一定要让你灰飞烟灭!”酒将抬头盯着凡川,随即抡起了厚重的拳头,对着凡川便是伸手一拳。

    凡川见状,立即闪身躲避,接着只见自己刚刚所趴着的位置,此时竟被一团黑色烟雾给砸出了一个空空的大洞,凡川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之后凡川又接连着躲过了酒神的数次攻击,以至于导致凡川最后不得不抽身落下酒馆的地面之上了,因为此时酒馆的房顶已被酒神给打成了蜂窝,遍布洞口,而洞口之外尽是无底的黑暗。

    见到凡川落地,这时的酒将立即发动突袭,笨重的身体竟然出人意料的加快了速度,凡川闪避不及,只好将身体一直向后挪移,直至挪移到了墙角,便被酒将锁定在了攻击范围之内。没等凡川做好防备,一张长桌向着凡川极速飞来,“砰”的一声正中的砸在了凡川的身上,长桌应声而碎,而凡川则是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小兔崽子!看你往哪里跑!”酒将一击得逞,就像是提前获得了胜利一般,兴奋的冲着凡川加速而来。

    凡川考虑着对方的体能已经没有刚交手之时那么充沛了,于是凡川想到了还击。

    “唰!”

    一声剑气破空之声传来,只见凡川的周身顿时大现紫芒,环绕之间,楚远紫剑再次赫然的出现在了凡川的右手中。

    楚远紫剑在手,凡川想都没想,顺势一击剑气而去,试图延缓酒将的攻击速度。

    可结果并不理想,楚远紫剑的剑气并未伤到酒将一丝一毫,反倒像是挠痒痒一般,酒将仅仅只是抬手擦拭了一下胸口,便再次凶神恶煞了起来。

    凡川很是惊恐,谁曾想自己引以为傲的剑气竟然伤不了对方丝毫,危急之下,凡川开始慌乱了起来。

    “哈哈,你只有这么点能力吗?老子真是高估你了!”酒将狂妄道,接着双手不停挥动着拳头,顿时道道黑色烟雾如同下雨一般,接连不断的击向凡川。

    可以逃离的路线都已被完全封锁,想要安全的躲避已经不可能了,凡川只好使用楚远紫剑艰难的抵抗着,楚远紫剑凌厉的剑气虽然可以消灭霸道的黑色烟雾,但是根本扛不住接连不断的黑色烟雾。

    没坚持多久,凡川便支撑不住了,这时,两道黑色烟雾瞬间就击中在了凡川的胸口之处。

    “啊……”凡川惨叫着,一口接着一口的鲜血喷涌而出。

    仅从力量这一点来看,凡川深刻的感觉到了,酒将的力量远远大过于了第一亡阵的琴将。

    身后便是墙体,凡川动也动不了,鲜血已经染红了脚下的木板,这时狂妄的酒将却突然停止了黑色烟雾攻击,竟然主动的靠近凡川,试图想要肉搏。

    可尽管是肉搏,凡川也早已没有力气应付。

    “小兔崽子,这下舒服了吧!看老子的!啊……”

    酒将站在凡川身前,再次狂妄的讽刺道,随后便一把握住了凡川的双肩,同时双手用力。

    “咔嚓咔嚓……”

    空气里回荡着骨头断裂的声音,极其刺耳且恐怖……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