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八章:守阵花将
    再次被眼前的景象震撼,变化莫测,诡异万千。

    此时的景象让人过于神往,漫山遍野的桃花绽放,溪流从山间夹缝中缓缓流下,成群结队的蝴蝶和蜜蜂徘徊于各处,怪异嶙峋的山石像是被人刻意的摆放在花丛之中,一片琳琅满目,不时的花香更是沁人心脾。

    较之前的黄昏湖面相比较起来,此时的花红浅绿更显得洋洋得意,美不胜收。

    凡川看着眼前的一切,目瞪口呆,虽然自从来到了魔界之后,凡川经历过了各种各样的没概念,可像如今这样的画面突变,却有着异常真实的感觉的经历,是凡川的第一次。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六魔亡阵里的第二亡阵?”凡川心想着,接着缓慢的走动起来,脚下实实在在的地面让凡川有一种安全感,可这安全感来的也太过于诡异了。

    做着各种心理准备,凡川等待着接下来的挑战,可是在凡川徒步转了一大圈之后,却并没有寻到任何人影,或者说任何千叶魔尊的麾下灵魂,这不禁让凡川开始胡思乱想了起来。

    正在疑惑间,突然一阵微风带着一道极其浓郁的香味刺进了凡川的鼻中,顿时嗅觉大振,凡川警觉的转身,却并没有看到任何人,诧异间,那道浓郁的香味再次扑来,凡川不自觉的倒退了几步,谨慎的查看着周围的情况,这时,只见在不远处的一棵桃树之上,有一位女子,正轻飘飘的悬浮在细细的桃树枝上。

    看到有人出现,凡川立即紧张了起来,同时视线紧锁在女子身上,从凡川所站的位置看去,该女子有着傲人的身材,纤细的身躯却有着自然的前凸后翘,而该女子的脸蛋更是惊人的漂亮,出淤泥而不染,像是天生未被雕琢的璞玉一般,清秀之间透着淡淡的妖娆,着实动人。

    而该女子的秀发则伴随着一袭粉色长裙随风飘动,有着一种从天而降的仙女即视感。

    看到这样貌美如花的女人出现,凡川起初并不是太惊讶,因为在这样如痴如醉的风景之中,也许只有这样的女人才配出现。

    欣赏归欣赏,但是凡川知道,眼前的女子想必就是第二亡阵的守阵人了,难免还是需要一番恶斗,想到此处,凡川便立即收回视线,准备速战速决。

    “喂,想必你就是第二亡阵的守阵人了吧?”凡川随即对着该女人出声喊道。

    “嘻嘻……”只听该女子轻笑了几声,随即便飞身向着凡川而来。

    仅仅一瞬间,该女子便带着独特的香味,缓慢的降落在了凡川的身前。

    近距离接触,凡川虽然刻意的提防着对方,可还是被对方的美色给迷惑住了,凡川可以肯定的是,在修真界里绝无有像眼前该女子这般的动人容貌,其实说容貌倒也不是太确切,实际是该女子给人的感觉,是那种让人不得不暂时放下一切,唯剩欣赏。

    “嘻嘻,我美吗?”该女子突然出声道。

    本来正深陷于美色的凡川,顿时被惊醒,接着只见凡川有些手无足措的点着头,尴尬至极。

    “嘻嘻,看来我真的很美!”该女子再次出声笑道。

    凡川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接着便刻意的与该女子拉开一段距离,随后便出声问道:“这里是哪里?你又是谁?”

    听到凡川的问话,该女子若有所思的回答道:“恩?明知故问嘛你,这里是六魔亡阵的第二亡阵,我是这里的守阵人,叫我花将就好了。”

    “花将?琴将……”凡川喃喃道,同时想起来了刚刚的琴将。

    这时自称花将的女子再次出声笑道:“嘻嘻,看来你已经通过了琴将的亡阵,恩,不错,凭着修真者之力便可通过,本美人好像好几百年都没遇到过了……”

    花将语气温和,聊天内容更是只字不提战斗一事,反而更像是两个故友在叙旧一般,这让凡川有些不知所措了起来。

    一番闲聊之后,凡川便停顿了一下,接着声音沉重道:“你……不打算杀了我吗?”

    听到凡川的话,花将却“噗嗤”的笑出了声,笑的花枝招展,顿时成群结队的蝴蝶和蜜蜂便向着花将周身飞来,围绕着花将旋转不停,接着只听花将出声道:“哎呀,干嘛呀!打打杀杀的,多扫兴呢!我看你生的也是挺美嘛,恩,可以将你列入美男子之列,嘻嘻,再说了,你舍得打我这么美的女人吗?”

    “呃……我……”凡川顿时无语了,任凡川如何也没有想到,第二亡阵的守阵人会是这般情况,实在是出乎了凡川的意料。

    “嘻嘻……”花将再次笑道,接着出声道:“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害羞男人,来来来,让美人姐姐亲一口……”

    说着话,花将便笑意绵绵的向着凡川靠拢过来,吓得凡川立即撤退,直至两人拉开了些许距离之后,凡川这才停下脚步。

    “你……你别过来!”凡川惊恐的指着花将出声道。

    “来嘛,姐姐又不会吃了你,快来!”花将继续调戏着凡川。

    “你别过来,你是守阵人,要像琴将一样,和我战一场!”凡川试图想要改变现状,早已身心俱惫的凡川在这一刻极其的渴望战斗。

    “哎呀,打打杀杀那是男人间的事情,像姐姐这么美的女人怎么会这么庸俗呢,放心吧,姐姐不打你,你陪着姐姐留在这里可好?”花将执着的调戏着凡川。

    “站住!”凡川终于忍不住了,出声厉喝道。接着不等花将有所动作,凡川瞬间抽出真气,而与此同时,楚远紫剑赫然出现在了凡川的右手上。

    “你再前进一步,别怪我辣手摧花了!”凡川将楚远紫剑的剑刃直指花将,厉喝道。

    “唉……”只见花将哀声叹息了一番,接着便转身背过了凡川,幽幽的出声道:“我自深情相随,怎奈无人怜惜,俱往矣……”

    看着花将突然哀怨的样子,凡川也不知为何,竟生出了一丝怜惜,感觉眼前的女人好像并没有那么讨厌,反而是因为感伤让她变得孤独和落寞。

    一阵沉默之后,凡川率先打破了安静,缓缓出声道:“你……怎么了?难道真的不打算和我动手了吗?”

    凡川话音刚刚落下,便有些后悔问出这样的问题,因为不动手远远要比动手强,何况面对着这样一位较弱的美人,凡川不敢保证自己可以专心致志的战斗。

    听到凡川的问话,只见花将缓慢的转回了身,眼眶间竟然挂着点滴泪水,接着幽幽的出声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奇怪?其实就连我自己也搞不懂我是怎么了,也许吧,人各有志,生命无息,便纵是天涯海角,也难以留住片刻人心。”

    “呃……”凡川继续语塞,因为凡川根本听不懂花将在说些什么。

    接着又是一阵沉默,凡川实在是坚持不住了,便准备再次出声打破安静,可还没等凡川说出口,只见花将却突然向着凡川走了过来,这让凡川瞬间谨慎了起来。

    可是走近之后的花将并没有恶意动手,反倒是对着凡川诚挚的点了点头,接着出声道:“你可以走了,去往第三亡阵吧!”

    “什……什么?我没听错吧?”凡川惊讶道。

    “恩,你没听错,算你成功通过了第二亡阵,我这个守阵人主动愿意放你前行。”花将真诚的出声道。

    “可……可是为什么啊?”凡川很是不解。

    只见花将像是回想起了什么,视线看向远方,接着幽幽出声道:“几百年前,也曾有人来到我的第二亡阵,那人当时就被我的美色给迷惑住了,对我更是百依百顺,而且他竟然还痴心妄想的想要带我逃脱这第二亡阵,然后和他去过神仙眷侣的日子,呵呵,真是可笑,后来,我就把他给杀了。”

    “啊,这……这又是为什么?”凡川更甚不解,一双眼睛瞪的很大。

    “嘻嘻,为什么?因为他太服从于我,时间长了,便让我感觉到无味,所以,我就把他杀了,形神俱灭!”花将像是在复述一件极其有趣的事情,不时的笑面如花。

    而听者凡川却无形间感觉到了一阵阵的后背发凉,这样的女人,出乎了凡川的所有意料,甚至改变了凡川对女人的认知。

    “可是,你今日为何又要放我走?”虽然不战便可以离开确实让凡川欣喜不已,不过较真的性格还是让凡川想要知道答案。

    听到凡川再次问起,花将便再次笑出了声,笑的前仰后合,同时出声道:“为何?因为我喜欢你呀,不想让你死在这里,所以放你前行,这样的话,我想我就会在你心里留下一个影子,这样,我便不会再孤单……”

    花将说的很轻松,可凡川却从中听出了百般无奈和落寞,不过尽管如此,凡川并没有想太多,也许这一切是虚假的,但也许这一切又是真的,不过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对于凡川来说,并没有任何意义,而当下需要做的,那便是通过所有亡阵,然后逃出去,离开魔界。

    而花将所谓的喜欢,凡川更是不理解,既然不理解,那就用不着费着脑子去想这些不理解,自始至终,凡川并没有将花将列到友方,但也不深刻的偏向于敌人,只是,彼此的距离感让凡川确认,眼前的女人不是自己有能力可以操控的。

    “既然如此,那便多谢你的成全了……”思绪已定,凡川不再纠结,爽快的出声道,同时对着花将躬身施了一礼……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