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七章:守阵琴将
    凡川猛然一下惊觉过来,随即便再次与琴将拉来了一段距离,思绪万千,心里暗自痛骂着千叶魔尊欺人太甚,同时强作镇定的看着琴将,接着再次出声道:“我来魔界之时,已无真气护体,手无缚鸡之力,此时动手,你不觉得欺人太甚吗?”

    听到凡川的话,琴将再次大声笑了起来,接着出声道:“那是在魔界,因为魔界的魔气克制,修真者就会完全的丧失真气,不过本将这里可不是魔界,你如今的真气想必早已恢复了。”

    “什么!”凡川惊讶道,随即便开始神识入体,查看自身情况,果然,惊奇的是不仅仅是真气已经恢复如初,而且化魂之力和兽元力竟也同时浮现。

    其实在之前魔界里,凡川只是丧失了真气,而化魂之力和兽元力只是隐藏了起来,但碍于当时的紧张情况,凡川并没有发觉到这一点,故以为自身已为凡人之体。

    欣喜之余,凡川再次头痛起来,虽然真气恢复,可也就证明着,接下来要与琴将交手。

    面对着自信过盛的琴将,凡川真的感觉到了危机,也许是因为对方的神秘,从而更增加了凡川的心里压力。

    此时的琴将在看到了凡川的所有表情之后,便出声道:“怎么样?准备好了吗?如果准备好了,我们就开始吧?本将还想赶紧解决了你,再去抚琴呢!”

    面对着琴将的狂妄挑衅,凡川不但没有往日的勇敢和无畏,反而是有些胆怯,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凡川开始觉得眼前的这一切变得不再真实了。平静的湖面,温柔的微风,和煦的黄昏,再也没了原来的安逸。

    “我们能不能不打?”凡川试探的出声问道。

    “能别废话了吗?本将没时间陪你聊天了。”琴将却突然严肃的回声道。

    现实已经无法逃避,为了求生,好像也只有应战了。坐以待毙,凡川不是那种人。认命,凡川从没尝试过。

    随后,泫滇战甲带着耀眼的银芒浮现于身,接着一道无匹的紫芒闪现,楚远紫剑赫然的出现在了凡川的手中,剑刃划过安逸的冷空,闪现出一道道华丽的色彩,一切准备就绪。

    “动手吧。”凡川简简单单的出声道。

    “哼,本将已经几百年没有杀过修真者了,来吧。”琴将冷笑道,随即闪身挪移,呈蜿蜒之状,开始快速接近凡川。

    既然心意已决,凡川也不含糊,顺势腾空跃起,挥剑劈斩,一道剑气带着无匹的战意快速迎向了琴将。

    “砰!”

    一声巨响过后,凡川的第一击剑气被琴将给硬生生的打消了,同时只见这道剑气并没有延缓琴将的进攻,反而更加剧了琴将的战胜之欲,瞬间,琴将的身体已然到了凡川的身体下方。

    凡川立即闪身挪移,试图想要躲开琴将的攻击范围,可是接下来的一幕却大大的出乎了凡川的意料。

    只见身在地面之上的琴将突然双手抬起,一袭白衣的宽松袖口无风向上浮起,两道黑色烟雾无端的从袖口中涌出,快速的飞向上空,锁定在了凡川身体的两侧,而且与此同时,两道黑色烟雾更是快速分裂,没一会儿,竟变幻出了数道黑芒,完完全全的封锁了凡川的所有逃离路线。

    而且这些黑芒竟在变幻着不同的外貌,时而像是怒张着大口的蟒蛇,时而又像是变幻多端的兵器,随后竟同时向着凡川压进。

    凡川感觉到了压力的剧增,于是片刻之间,便将泫滇战甲发挥到了极致,耀眼的银芒虽然划破了多道黑芒,可碍于黑芒的过盛,终究是无能为力,终于在坚持了不到一刻钟,残余的黑芒顺势击中在了凡川的身体上。

    “啊!”

    刺心的疼痛让凡川大叫了起来,压迫之下,凡川怒吼着挥起楚远紫剑,一道强劲的剑气立即打通了一个缺口,趁着琴将不备,凡川强忍着疼痛,立即闪身,从缺口之处逃离。

    脱离了包围圈之后,凡川的身体由于支撑不住,便从上空重重的砸落在地,咽喉之处在涌动,凡川刻意的压制着不让血从口中,握着楚远紫剑的手也开始颤抖起来。

    接着凡川不等琴将反应过来,便立即抽出兽元力护体,让治能力愈强大的兽元力安抚着伤口,在这之间,凡川便低身看了看自己刚刚被击中的身体部位,此时胸口处以及左腿部,竟不时的在冒着黑色烟雾,就如燃烧之后的废墟在冒着残烟一般,见状,凡川立即再次抽出一道兽元力,强行的压制在了伤口之处,浓郁的黑色兽元力气流瞬间便吞没了黑色烟雾,这一刻凡川才感觉到了一丝舒畅,疼痛感不再那么强烈。

    可就在凡川此时伤势刚刚好转一丝之时,身前突然闪现出了琴将的身影,只见此时的琴将正邪笑的看着凡川,出声道:“呵呵,不错嘛,竟然能逃离本将的攻击,看来本将不能这么轻视你了,为了尊重你,本将要用本将的兵器了。”

    话音落下,只见琴将突然闪身向后退了几步,接着便抬手向着湖中央的凉亭处击出一道黑色烟雾,随后便只见湖中央的凉亭处竟飞来了一把古琴,速度很快,瞬间便飞入了琴将的手中。

    而在古琴进入了琴将手中之时,凡川便坚强的持着楚远紫剑站起了身,准备着下一场的战斗。

    果然,拥有了古琴之后的琴将自信心更甚大了起来,只见琴将突然竟单膝盘腿,将古琴放在了大腿之上,面对着凡川,开始弹奏了起来。

    “叮……咚……呤……”

    琴声不再那么动听,反而是让听者极其的恶心和抗拒,而且随着琴声而来的还有丝丝黑色烟雾,缠绕之间,尽数向着凡川飞来。

    凡川抗拒着扰乱心扉的琴声,同时挥剑斩出剑气阻挡黑色烟雾,虽然成效不错,初步的琴声黑色烟雾全被紫芒剑气一一打消,可是接着琴将竟加快了抚琴的速度,顿时,凡川的耳边便“嗡嗡嗡嗡”的不再听得清任何声音。

    越听越心乱,因为琴声的缘故,凡川甚至生出了弃战的念头,生无可恋的感觉充斥着心头。不觉间,凡川想起来了之前在东固星球之时,遇见的妖族制作幻境之时,所用琴声与此大有相同。

    隐隐约约间,凡川脑海中却不知为何浮现出了仙人齐亢的影子,同时还有仙人齐亢当初在面对妖族时的一句叮咛:捂住耳朵,不要听。

    仅用着最后一丝心念,凡川将楚远紫剑扔向了空中,再抽出多道真气环绕于剑体周围,以此让楚远紫剑自动的抗拒琴声所带来的黑色烟雾,而双手空空的凡川则双手齐用的捂住了耳朵。

    琴声瞬间消失,凡川凌乱的心绪这才得到了暂时的安逸,享受着这片刻来之不易的安逸,接着凡川便开始策划着如何有成效的回击。

    思绪快速涌动,突然一道灵光闪现,凡川想起了瞬移,自来到魔界之后,凡川好像已经完全不再适应瞬移,不过眼下只有突袭好像才能给予琴将重击。

    但是无端的瞬移定然会让琴将有所察觉,于是当下凡川便先是利用真气打出了一道结界影幕,影幕模模糊糊,刚好完全的把凡川的身体遮挡在了后面,但是凡川并没有立即就闪身瞬移,为了让琴将不起疑心,凡川则在结界的影幕之后时而跳动,时而躲藏。

    直至反反复复多次之后,凡川在最后一次跳动之后,准备要躲藏之时,便立即闪身瞬移,瞬间便来到了此时正专心致志抚琴的琴将身后。

    早已算准了时机,凡川刻不容缓,左手真气汇聚,右手兽元力汇聚,两道无匹的气体瞬间击中了琴将的背部。

    “砰!噗!”

    两声低沉的响声过后,接着便是“咚”的一声巨响,再随后又是一声“砰”的巨响。

    琴将的身体被打飞,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之上,而琴将钟爱的古琴瞬间被粉碎。

    一口鲜血从琴将的口中喷涌而出,接着只见琴将颤抖着身体,用着惊恐的眼神想要出声说话。

    “你……你是如何,如何做……啊!”

    可话没说完,琴将则再次痛苦的惨叫了一声,随后身体竟从脚步开始快速粉碎性消失。

    凡川没仔细看,由于身体的疼痛感过于强烈,便单膝跪在了地上,而也就是在凡川单膝跪在地面的那一刻,琴将的身体彻彻底底的消失了,化作成了一道黑色烟雾,被温柔的微风吹散,扑向了静谧的湖面。

    一切再次恢复安静,而那扰人的琴声再也不会响起。

    接着凡川之前打出的结界影幕也消失了,而一直坚持消灭黑色烟雾的楚远紫剑,这时也在空中颤抖了起来,最后向着凡川飞了过来,掉落在了凡川的脚边,紫芒随之消散。

    战斗结束,凡川获得了胜利,这一刻凡川才敢放下悬着的心,身体疲惫,顿时仰头向后倒了过去,眼睛看着天空,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这一战让凡川受尽了艰难,虽结局让凡川略显喜悦,可是按照琴将之前的说法,接下来还有五道亡阵,顿时,凡川再次头痛起来。

    事不宜迟,凡川强撑着坐了起来,接着便抽出兽元力开始安抚伤口,同时闭上双眼,稳定真气的紊乱,调节身体各处的疲惫,准备着下一道亡阵之战。

    而这时就在凡川闭上眼睛调养之时,周围的环境开始缓慢的变化了起来,遍地枯叶消失了,静谧湖面消失了,凉亭消失了,黄昏消失了,随之,一切都消失了。

    而取而代之的场景,变化之大,出人意料。

    许久,凡川感觉到了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便缓慢的睁开了眼睛……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