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六章:六魔亡阵
    进入了千叶魔尊口中的六魔亡阵之后,凡川感觉自己像是处在一个混沌之境,周围无声无息,竟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不过最让凡川惊恐的还是自己的身体此时竟在有目标的挪动,而这种挪动却完全不受自己的主观意念所动,时而向左,时而向右,时而又极速下降。

    看似混沌,却有道可走,隐约间,凡川感觉自己好像要去往一个地方所在。

    因为不了解所谓的六魔亡阵所指是何,凡川只在大概的意思上理解为囚禁之地,于是并没有考虑太多,眼下之行也许只能顺其自然了。

    这样想着,凡川不再刻意的去夺回身体的主动权,反而用闲暇的时间来查看身体之内的情况,之前真气的消失让凡川并不认同是为魔界地理特征所致,因为在北原星球木季城自己受到袭击之时,凡川感觉到了压力和痛苦,从而也就是说明,也许在那一刻,自身的真气就已被克制,或者说被封禁?没有太多概念,凡川也不知从何处开始想起。

    神识入体,果然一片空荡,不单单真气消失,而且化魂之力和兽元力竟也不见踪影,这让凡川百般疑惑,难道拥有着大道之期的修真者在魔族面前,就是这么的不堪一击?无奈间,凡川无力的摇了摇头,准备闭上双眼休养一会儿。

    可就在此时,凡川的双眼还未闭上,只见本来缓缓移动的身体突然像是被什么东西推了一把一样,竟突然加速了起来,直直的向着一个方向疾驰而去。

    面对着这突兀其来的状况,凡川来不及做下任何准备,不过好在尽管速度极快,但是凡川并没有感觉到身体患有异样。

    就这样高速疾驰了一会儿之后,四周原有的混沌之境开始出现了变化,凡川注意到,自己身体所去向的位置,竟出现了微弱的光芒,时隐时现,就像是一颗夜明珠一般,异常引人注目。

    随着距离的拉近,凡川这才看清楚,原来这发出光芒的位置,却是一面大开的门,对,没有错,就是在混沌之境里赫然出现的一面与周围环境很不融洽的门,而在凡川的身体快要接近这面奇怪之门的时候,却并没有想要停下来的意思,竟趁凡川没有任何准备,身体完整无误的进入了奇怪之门内。

    由于在进入奇怪之门的那一瞬间,门内的光芒过于强烈,于是凡川则是惯性的紧闭上了双眼,以防止强光刺伤眼睛。

    直至过了许久之后,凡川感觉到自己已经不再受强光的约束,于是便睁开了双眼,可是在凡川睁开双眼的这一刻,却被眼前的状况给彻底的惊呆了。

    之前的混沌之境早已不在,取而代之的竟然像是一幅山水画的存在。

    一个处在黄昏时分的峡谷,微微的光芒照的峡谷格外泛黄,一层一层的枯叶堆积成山,随着悠然的小风被吹向峡谷内的湖面之上,而在湖面中央还坐落着一个凉亭,空灵悠扬的琴声从凉亭处传来,琴音抚过湖面,激起层层微漾。

    一切的一切看似格外安逸,就像是一处世外桃源,远离了外界的喧嚣与纷扰,让人不自觉就会产生一种留恋,同时伴随着舒缓的心情。

    凡川瞪大着双眼,看着眼前的一切,久久未能回神,直至后来一片枯叶随风打在了凡川的脸上,凡川这才惊醒。

    随即低头看了看,此时自己的双脚踩在布满枯叶的地面之上,这一刻凡川才有了一种真实和安全感。

    相比较之前千叶城的黑暗和魔尊宫殿的虚无缥缈,凡川此时才感觉到自己是真真实实的活着,或者存在着。而且眼前的一切很真实,并不是所谓的幻境,因为凡川不但能听到湖面被枯叶激起的水声,而且就连凡川自己的呼吸声,竟都丝丝入耳。

    周围太安静了。

    等接受了眼前的这一切之后,凡川便回想着之前千叶魔尊的话,六魔亡阵?极乐世界?莫非千叶魔尊是想让自己在这么美丽的环境下,安逸到死?软禁?可是凡川想不通,既然自己是魔族的敌人,可这般行事跟凡川所了解的魔族根本不相符合呀。

    隐约间,凡川对于眼前的安逸多了一分谨慎和防备。

    既来之则安之,如今也没有其他可寻的办法,就在这时,那时有时无的琴声再次飘进凡川的耳朵之内。

    听到琴声,凡川猛然惊觉,有些责备自己太过于沉溺美景了,竟忘了这么一条重要的线索,既然有琴声,那么也就是说明,这里有人存在。既然有人存在,那么也就是说,眼前的一切便可以有答案了。

    迫不及待之下,凡川强使自己冷静着,便开始踏步向着湖边走去。“咯吱咯吱”的脚踩枯叶声时时刻刻的提醒着凡川,自己在靠着自己的主动意念行动,而也就是这一刻,凡川开始打算着主动行事。

    距离湖面越来越近,琴声也越来越清晰,凡川的心则越来越紧张,生怕事态的发展超乎自己所想,片刻间,凡川已做好了多重心理准备,即使最坏的打算,莫不就是形神俱灭。

    而就在凡川双脚刚刚踏入湖边之时,那琴声突然消失了,只剩下黄昏的光芒映照湖面,波光粼粼,凡川的影子被深陷于湖底。

    诧异间,凡川便将视线投向了湖中央的凉亭处,由于距离并不是太远,凡川此刻恍恍惚惚的看到,凉亭之内,竟真的有一人在双膝盘坐,而在这人的面前,则摆放着一架古琴。

    此人背对着凡川,凡川看不清对方的面孔,但从此人的背部所看,此人应该是一位男人,因为一袭白衣下宽阔的肩膀支撑着他坚挺的身躯,可一头披散的长发却让此人看起来很柔弱,却不失潇洒。

    再三思索之后,凡川终究还是决定主动一些,于是便向着凉亭处放声喊道:“喂,这位仁兄,可否出来一见,在下心中有着诸多疑惑,想要仁兄方便给予解答……”

    没有回应,凡川有些奇怪,对方竟然动也不动。

    不过凡川想着估计是因为距离的问题,对方没有听到,于是接着便再次加大声音,再次出声喊道:“喂!这位仁兄,可否……”

    还没待凡川说完,只见凉亭中的人突然站起了身,这让凡川惊讶的停止了出声。

    接着只见那人站起身之后,便缓缓的转身,看向了凡川,随后片刻未停留,便突然轻身跳起,身体悬浮于空,接着竟踏着湖面向着凡川极速飞来,仅仅只是一瞬间,那人便已来到了凡川的身前,一声声枯叶的“咯吱咯吱”声响证明那人已双脚落地。

    这一刻,凡川才清楚的看到了对方的面孔。

    一张苍白的面孔,眉宇清秀,五官端正,加以沧桑的眼神,活脱脱的一位英俊男人,而且给人的第一感觉,还会是一位有故事的英俊男人。

    此时这英俊男人正面无表情的看着凡川,没有一丝想要主动说话的意思。

    凡川感觉有些尴尬,于是便先躬身施礼,接着出声道:“这位仁兄,我叫凡川,初来此地,完全不知所措,仁兄可否将此地之情况相告于在下……”

    听到凡川的话,只见英俊男人先是疑惑的摇了摇头,接着便用着极其尖细的声音出声道:“仁兄?呵呵,别这么说,本将可不是你的仁兄。”

    “呃,不好意思,在下说话唐突了……”凡川很是尴尬。

    就在凡川尴尬的低下头时,对方却突然伸手拍了拍凡川的肩膀,接着出声道:“这里是六魔亡阵的第一亡阵,本将是这里的守阵人,本将名叫琴将,欢迎你的到来……”

    话音落下,英俊男人诡异的笑了起来,一双英俊的脸庞加以诡异的笑容,让人看起来极其不爽,甚至恐惧。

    凡川顿时惊觉的退后了几步,谨慎的看着对方,然后出声道:“琴将?守阵人?你是魔吗?”

    “魔?哈哈,魔生于心,存在于身,本将是千叶魔尊大人的麾下灵魂,你可以把我当做魔,但也可以当我什么都不是,不过你想要度过第一亡阵,就必须要击败本将这个守阵人。”琴将狂妄的大笑道。

    听到琴将的话,凡川感觉到了不安,身体再次不自觉的退后几步,同时再次疑惑的出声道:“你的意思是,我要击败你?可是我击败你之后,我能得到什么?若是不能击败你,我又会怎么?或者说,我来到这里所要为何?”

    听到凡川的话,琴将明显诧异了起来,随后无奈的摇了摇头,接着出声道:“哎,看来你什么都不知道,这样吧,今日本将雅兴甚浓,就多多少少的告诉你。”琴将顿了顿,接着出声道:“所谓六魔亡阵乃是有着六道亡阵,所谓亡阵,顾名思义,九死一生,你能来到这里,便是千叶魔尊大人对你的惩罚,而你只有一阵一阵的通过,才会重新获得新生,否则你将在这里不复存在。而且,你必须要与我们交手。”

    琴将说完,突然闪身来到了凡川的身前,再次轻声道:“怎么样?听懂了没?”……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