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三章:星魔大人
    突然骤起的狂风十分肆虐,小姑娘当场就吓傻了,四肢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而整个千叶城被狂风糟蹋的不成样子,本来就破败不堪的房屋,此时更是雪上加霜,有的房屋甚至瞬间崩塌,而躲藏在屋里的魔人,有的被废墟活埋,则有的直接被废墟砸死。

    凄惨的面貌,让人不忍直视。

    而凡川和殷二两人则是再一次被狂风席卷起来,向着之前小姑娘所指的星魔大人所居住的宫殿的方向飞去。

    只是这次的狂风并没有带来黑暗,也正是没有黑暗,被狂风的携带着的一路上,凡川才清晰的看到了下方千叶城的惨状,简直没有将那些魔人的生命当做生命,任由着肆虐,无情的糟蹋。

    凡川和殷二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和之前一样,只能呆呆的任由狂风席卷,同时凡川的心里对于“风”这个字,开始发自内心的厌恶。而为那些遭遇践踏的魔人生命,感觉到可惜。

    此时凡川的耳朵里尽数都是风声,对于那些魔人凄惨的喊叫声并丝毫不知,只能看的出他们痛苦的表情,却听不到任何一丝声音,这种感觉对于凡川来说,实在是一种身心的折磨。

    这时同被狂风席卷的殷二,只顾着闭着双眼,颤抖着身体,对于凡川的喊叫和千叶城的凄惨置之不理,这也让凡川对殷二的看法,从最开始的敬重,变得如今一文不值,只剩下在大敌来临之前的懦弱。

    可凡川回想回想,往日的自己何尝不是这般情况,只是经历的多了以后,人的忍耐程度和坚毅心态也在不知不觉中提高了而已。

    狂风的速度很快,没一会儿,凡川和殷二就被带到了供星魔大人所居住的宫殿,之前凡川还觉着此地相隔甚远,可如今恍惚之间的到达,让凡川感觉很是不可思议。

    直至凡川和殷二的身体已经接近宫殿的主门边,那股肆虐的狂风这才肯收回,没了狂风的承重,凡川和殷二顺势摔落在地。

    “砰砰”两声沉闷的响声,让凡川的骨头架子差点给摔散了,而一旁的殷二更是反应过激,只见殷二蜷缩着身子,不住的打着寒颤,同时嘴里不停的大叫着“救命救命”之类的喊叫声。

    凡川没有理会殷二,而是自顾自的站起身,开始观察眼前这座宫殿的样貌,和之前悬挂魔界牌匾的宫殿相似程度很高,如出一辙,不过只是眼前的这座宫殿的气势稍弱了一些,但是将这宫殿的构造细节放在北原星球,或者东固星球上,那也堪称是一座震撼于整个星球的奢华宫殿了。

    刚刚经历了千叶城的破败不堪,如今再接触着星魔大人的浮躁奢华,凡川发觉到了,原来在魔界也有着上下之人的等级分明。不觉间,凡川甚是唏嘘,看来世间万物,都难逃此命运之劫。

    似乎发觉到了自己太过于懦弱,这时候的殷二在看到凡川正仔细的研究着眼前的宫殿的时候,殷二于是缓缓的站起了身,但是眉宇间的恐惧神色,还甚是布满。

    “凡……凡川少侠,我……我们刚刚又经历了什么?”殷二在一旁哆哆嗦嗦的出声道。

    “嘘……”

    听到殷二的问话,凡川伸手做了一个嘘声手势,随后便指引着殷二看向眼前宫殿的主门。

    待两人的目光全都投向眼前宫殿的主门之时,突然主门开启了。

    不再有噩梦般的狂风和黑暗,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番安静,整个宫殿的构造堪称奢华中的奢华,琉璃婉转装饰,金色花雕遍布殿梁,八根朱色圆筒大柱支撑着整个宫殿的承重,而殿内的桌椅全由有游龙浮雕,一片金碧辉煌,让凡川和殷二瞬间膛目结舌,久久未能回神。

    不过欣赏完了宫殿构造之后,凡川注意到了在宫殿的最上方,此时正安然若是的坐立着一位身着黑色长袍的人,说人不太准确,该是魔人。此魔人一身黑袍裹身,就连头顶上也戴着一顶黑色高帽,再配有深邃且黑暗的眼窝,整个样子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从地狱而来的死神一般,甚是恐怖和畏惧。

    而在此魔人的左右两侧,顺着长椅而下,依次两排全都站立着衣着黑色长袍的魔人,只是这些魔人并没有那顶黑色高帽。凡川大略的估计了一下数量,少说也得有三四十位魔人。

    这些位列两侧,整齐站立的魔人好像是那位戴着高帽位居上层魔人的侍从,三四十位魔人一动不动。

    见到这样的阵势,凡川也有些发自内心的紧张和恐惧,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只认倒霉那是完全没用的,于是当下凡川便刻意的调节着情绪,强使自己冷静下来,想要从容的面对着这一切。

    回想着刚刚在千叶城那位小姑娘的描述,眼前的这位位居上层的魔人,应该就是小姑娘口中的星魔大人,不过有一点让凡川不明白,难道这里还不算是魔族的老巢?怎么没有小姑娘口中魔尊大人的影子?

    正在凡川这时遐想连篇的时候,只见一位最靠近戴着高帽的星魔大人的一名魔人突然动了身子,这名魔人先是对着星魔大人躬身施礼,随即便用着极其沙哑的话音出声道:“星魔大人,人已经带来了。”

    话音落下,只见星魔大人简简单单的挥了挥手,那名通报的魔人便乖乖的退回到了原位。

    接着只听这位星魔大人用着极其难听的嗓音,对着凡川和殷二开口了。

    “你们这两名修真者,便是北原星球上阻扰魔军的活跃分子?”星魔大人说着话,同时身上的黑色长袍竟在无风自动。

    果然如凡川当初所料,魔界和魔族和魔化体必然有着联系,而凡川如今被抓到这里来,便也能解释的通了,既然事情的矛头找到了,那么就看怎么化解了。

    于是当下凡川艰难的接听着所谓的星魔大人极其难听的声音,接着出声回道:“不是,和他没关系,仅仅我一个人。”

    “噢?有意思了,到了魔界竟然还敢逞强?实在是太有意思了……哈哈哈哈!”星魔大人奸笑了起来。

    凡川听着那极其难听的嗓音,实在是忍不住了,便自顾自的捂住了耳朵,省的那扰乱心扉的奸笑声进入耳朵内。

    不过尽管凡川捂着耳朵,但还是回声道:“我叫凡川,消灭魔军全是由我一人所为,跟他没一点关系,想算账,尽管算我头上来,放了他!”说着话,凡川抽出一只手掌,指了指一旁早已吓得浑身哆嗦不止的殷二。

    这时,凡川的话音刚刚落下,只见之前那名通报的魔人,再次对着星魔大人躬身施礼,接着出声道:“星魔大人,那人的确没有参与阻扰魔军,不过当时抓捕时情况紧急,他和凡川离的最近,便将他一起带了过来……”

    听完通报的解释,星魔大人再次挥了挥手,接着便悠然自得的出声道:“既然没有参与阻扰魔军,那好吧,那就将他就地剿杀了吧!”

    星魔大人的话音刚刚落下,凡川只听身旁传来“噗通”一声声响,接着只见殷二竟抽身跪倒在地,同时满脸悲情的求饶于所谓的星魔大人。

    “星魔大人啊!我只是一个小小的修真者,真的没有参与阻扰你们魔军之列呀!求求你饶恕了我!我……我可以做牛做马的效忠于您……”

    殷二的求饶声换来了满殿魔人的嘲笑声,也换来了凡川的持续失望。

    “殷兄弟,快起来,你这样求他们是没有用的!”凡川很是无奈的对着殷二出声道。

    可凡川话音刚刚落下,殷二却一把抱住了凡川的双腿,接着便摇晃着凡川的双腿,苦苦哀求道:“凡……凡川兄弟,你快告诉他们,快告诉星魔大人,我真的没有参与阻扰魔军呀!我只是……我只是负责带你去……”

    “住嘴!”凡川一声厉喝让殷二顿时便不再出声。

    接着凡川便不再理会殷二,反而是从容的面对着眼前所谓的星魔大人,缓缓出声道:“你们是魔,这个我知道,如今也是在你们的地界,你们抓我来此,无非是想杀了我,以报仇恨,栽倒你们手里,我无话可说。”凡川顿了顿,视线瞟了一眼殷二,接着出声道:“所谓冤有头,债有主,他确实没用参与击杀魔军一事,你们杀了我,放了他,如何?”

    “哈哈哈哈!舍命救人?有意思,实在太有意思了……”凡川的一番言辞却只换来了星魔大人的一番嘲笑。

    凡川已经几次三番的想要发火,可是眼下没有真气护体,而且面对着这么多的魔人,还有一位所谓的星魔大人,凡川几乎没有任何胜算,思索间,凡川想着要不要转换话题,以此来拖延时间,再酌情分析事况有没有可以挽回的可能性。

    于是当下凡川也有模有样的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堂堂一个魔界,竟有如此胆怯之星魔,传出去的话,真不知你们的魔尊大人有何感想!”

    可凡川的话音刚刚落下,之前那名通报的魔人却突然站出了身体,同时出声厉喝道:“放肆!魔尊大人岂是你可以提的!我们魔尊大人……”

    “哎,回去!”通报魔人的话还未说完,便被星魔大人给打断了,接着只见星魔大人用着一双深邃且幽黑的双眸,重新打量了凡川一遍,接着出声道:“有意思,胆怯?你倒是说说,胆怯在何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