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九章:风掠人散
    “轰隆!”

    一声巨响,同时只见殷二和凝霜手里捧着的大红布所盖的诚意,在瞬间被粉碎。

    顿时碎屑漫天飞舞,那张大大的红布更是完全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不过最令人诧异的还是这声巨响的背后,犹如天外之力特此来毁灭仙云魅所要赠送的诚意,源起何处?谁也不知晓。

    而也就是在爆炸声响起的同时,粉碎的力量顺势将凝霜和殷二两人打飞,凝霜落下了高台,而殷二则是落在了凡川的脚边。

    众人担惊受怕,但并没有离场,也许对于那种未知的危险,人人都有一种好奇心和探索心,但往往也就是因为这种好奇探索心,会彻彻底底的毁了自己。

    凡川见状,知道自己不能再沉默,随即便将殷二扶起,然后命令仙云魅的弟子赶紧去照顾凝霜,随后凡川便再次站到高台的中央,话音里加上真气,出声道:“大家不用害怕,我们先查清楚是怎么回事,在场的所有孤真派修真弟子负责保护平民百姓,其他各派的修真者,尽量处于防御状态,不确定危险不可擅自动手。”

    “是!掌派师叔祖!”孤真派的弟子们分散开来,去保护木季城的平民百姓。

    而接着其他各门各派的修真弟子,也都开始抽出真气防御,顿时整个木季城被各种光芒充斥,而在光芒的层层映照下,木季仿佛变成了一座华丽的天外城池,炫彩无比。

    凡川微微闭了一下眼,随后猛然睁开,开始着手查找被粉碎的诚意的废墟痕迹,从废墟的材质来看,这仙云魅所赠送的诚意应该是一尊石雕,可是石雕怎么会自己粉碎呢?这里面事情肯定不会这么简单,隐隐约约中,凡川将目光看向了申屠冲和伽景,不过细想之下,凡川则再次收回目光,因为即使是申屠冲和伽景所作所为,那么自己第一时间定然能感受到真气的汇聚,可是刚刚明明没有任何一丝真气的波动。

    就在凡川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就在众多平民百姓开始缓解紧张心情的时候,就在诸多修真者收回真气并相信这只是个意外的时候,突然,一切都变了。

    本来晴朗的天空,在之前的忽然阴暗一下之后,此时再次被黑暗笼罩,而且这次的笼罩完全是覆盖性的笼罩,整个白昼的北原星球,像是一瞬间跌入了黑夜。

    同时嘶吼的狂风席卷着木季城里每一处可以走过的角落,而狂风每经过一个角落就会卷起杂乱不堪的废墟,甚至连那些平民百姓都会被卷到狂风里面。

    顿时,整个木季城惨叫声不断,以及无助的嘶吼声和恐惧声,不绝于耳。同时还有真气破空的“唰唰”声响,不过真气的涌出并不能起到什么作用。周围的恶劣环境一直在加速延续。

    凡川在这一刻才完全顿悟,之前仙云魅的诚意被毁,根本不是什么巧合和意外,而是故意有人为之,而此时的极其恶劣环境,定然也是有人刻意为之,因为在漆黑中,凡川捕捉到了另一股不是真气的气体存在。

    而且最让凡川震撼的是,这股气体出现以后,就一直在快速的徘徊旋转,游荡于众人之间。那速度之快,凡川仅仅只能感受到异样气体,根本没有时间来仔细感受气体来自何处。

    “大家小心,有外敌侵入……”

    凡川试着向着台下大喊一声,可是声音还没飞出台阶,就被嘶吼的狂风给吞没。

    凡川有些愤怒了起来,忍不住想要飞身上空试着出击,可是抬头与低头完全没有任何差别,入眼的全是漆黑,好像仅仅只是一瞬间,木季城就像是永远的失去了太阳一般。

    “啊!是谁?有本事出来!”

    凡川终于忍不住了,站起身大喊了一声之后,随即身上显现出多道刺眼的银线,泫滇战甲顺势浮现身上,接着又一声“唰”的声响,楚远紫剑已泛着强盛的紫芒,赫然出现在了凡川的右手中。

    可是尽管凡川做好了万全的战斗准备,但是凡川却懵了,因为面对着一片漆黑,每次出手,那便意味着也许会伤到自己人,何况那股异样的气体速度很快,即使没有自己人在,凡川也不敢保证可以成功击杀到那股气体。

    越想越愤怒,越想越悲哀,凡川接着试着打出一道道化魂之力飞向上空,可是最诡异的是,即使化魂之力特别的纯白刺眼,但在面对着眼前的这片漆黑的时候,仅仅只是上升半米,便被完完全全的淹没在了黑暗之中。

    这时高台之下紧扣人心的惨叫声还在不断,这其中也有修真者的惨叫,而更多的是乱七八糟的喊话,好像是谁也都看不到对方,只靠着喊话才会免于误伤。

    这样让人自废双眼,恐惧不已的极其恶劣环境,就在两个人的消失之后也跟着随之消失了。这两人便是凡川和殷二。

    只见这时凡川找到了殷二,确定是殷二之后,便准备带着殷二抽身飞向上空,然后两人想要分开两路查探消息,可就在两人刚刚握手,还未抽身飞起的时候,突然一股强大的压力降临在了凡川和殷二两人的头顶上方。

    顿时,整个临时搭建的高台被粉碎。

    凡川率先感受到了压力的异常,以及那股奇特的气流,于是刚想抬起手里的楚远紫剑,准备飞身向上来个致命一击,可却在楚远紫剑剑刃抬到刚过凡川头顶的位置,凡川的脑袋却突然感觉到了一阵刺痛和凌乱,手里的楚远紫剑掉落在地,紧接着凡川则晕阙了过去,双眼紧闭,身体顺势倒下,而在凡川倒下之后,殷二也紧随着倒了下去。

    两人的身体刚刚躺在地面上没多久,只听一阵嘶吼的狂风袭来,从两人身体的上方呼啸而过,紧随着两人的身体也被卷进了狂风之内,原地已然没了凡川和殷二的影子。

    随后,风声便开始缓慢的减少,天色也逐渐变亮了起来,好像太阳再次夺回了主动权,巴不得第一时间照亮整个木季城。

    来时匆匆,去时更为匆匆,众人好像都还没有彻彻底底的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嘶吼的狂风消失了,令人恐惧的黑暗消失了。

    这一切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只是较与先前而言,木季城或许多了些废墟,样貌凌乱了些,还有,受伤了不少人,消失了两个人。

    天色和环境再次恢复正常,众人都在自我防御和保护,根本没有人在第一时间发觉到凡川和殷二的消失,直至孤真派的郑塘和安泽天将平民百姓安顿好了之后,这才发觉到凡川不见了踪影。

    “师尊呢?”

    “是啊!川哥哥呢?”

    郑塘和安泽天两人的话,引起了在场人的注意,由此,所有人这才发觉到凡川的消失。

    “是啊!凡川掌派哪里去了?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寒逍遥城的鼎元附声道。

    “刚刚的突变很是怪异,不知凡川掌派的消失会不会和这次突变有关?”纵始院的冷剑在一旁沉思道。

    这时被仙云魅众弟子照顾着的伤者凝霜,也艰难的出声道:“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就在我和凡川掌派想要打开我们仙云魅所赠的礼物的时候,那礼物竟然瞬间爆炸了,因此,我和另外一个同仁都受了点伤。”

    “礼物爆炸?怎么可能?那是什么礼物?”一旁的申屠冲疑惑出声道。

    凝霜看了看申屠冲,并没有好脸色,只是淡淡的出声应道:“是一件石雕。”

    “石雕怎么会自己爆炸呢?”这时丘尘也站出了身来,对着凝霜抱以怀疑的目光。

    没等凝霜出声解释,丘尘则又抢先的出声道:“我们掌派师叔祖可是亲自上阵帮过你们仙云魅的,你们却要以德报怨?”

    听到丘尘的话,凝霜慌了,于是气愤的摆脱了扶着自己的两名弟子,随后手指着丘尘出声道:“喂!你会不会说话?我们仙云魅要害凡川掌派?你知不知道,你的凡川掌派也是我们仙云魅的持派上尊大人,不会说话就闭嘴!哼!”

    凝霜的发火果然有用,丘尘顿时不知道如何反驳,只好随后召集孤真派门下弟子开始寻找凡川的踪迹。

    接着一番的讨论之后,大家也都开始了寻找凡川的踪迹,甚至连那些自身不保的平民百姓也都参与到寻找之中。

    于是接着各个门派的代表以及修为有成的弟子们,都开始参与寻找凡川的任务中,不仅仅是整个木季城,就连木季城方圆以外多少里的面积,全都被搜寻一遍。

    可是,终究没能找到凡川的身影。

    搜寻一直连续了三天三夜,所有修真门派的代表以及修真者全都精疲力尽,而那些参与搜寻的平民百姓更是累的上气不接下气,可依旧无果的答案,让众人的心一直不敢放下。最终在孤真派的建议下,各门各派则先全都回到了自己的领地,然后搜寻的面积则是从小小的一座木季城达到了整个北原星球。一旦有了凡川的消息,即可通知整个星球上的修真者。

    一时间,“凡川”这个名字传遍了整个北原星球,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甚至那些与世无争的凡人,都会在心底留下一处凡川的位置,大家似乎都在说着凡川的上善若水,心无杂念。可却没人真的知道凡川的心底所想。

    孤真派这边更是一直处于紧张的状态下,之前有些闭关修炼的长老们,也都出关参与了寻找凡川一事。而孤真派的丘尘本来想要将凡川说起去往南异星球一事告诉于众人,可是丘尘思量着,黑暗和狂风的来袭,和去往南异星球并没有什么关联,于是便将此事抛于脑后,专心致志的搜寻凡川的身影。

    而在夜月门这边,似乎也得到了消息,整个门派上下也是担忧不堪,先后曾派出多数弟子前去寻找,可答案依然是无果。

    北原星球就在这样的寻找下,经历了整整一年时间,可以这样说,哪怕北原星球所有的角角落落,都已被人寻找过,可终究没有凡川的任何消息,凡川就像是突然人间蒸发了一样。

    不得已之间,大家则开始相信凡川的毁灭性消失,或者远远的离开了北原星球,或者像上次与兽人一战一样,若干年后提升自己再次归来,当然大家都肯愿意相信第三种说法,不过说到底,那只是给自己的心理安慰罢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大家也都疲倦于了寻找,更多的人则是在心里找下一个借口,从而可以让自己心安。而唯独只有孤真派和夜月门两个修真门派,还是会时不时的派人前去寻找凡川的踪迹。

    这一年内,凡川的名字响彻了整个北原星球,同时也深深的留在了所有人的心里。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