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四章:难言心疼
    等凡川几人在现身的时候,已经到了夜月门最北方的逆行通道处,这里原来是青邪长老的大殿,但在以前青邪长老被凡川毁灭之后,便荒废到了现在。

    刚刚现身,凡川就看到逆行通道已经被触动,若有若无的光芒正从逆行通道里面传出来。

    事不宜迟,凡川当下立即闪身来到逆行通道处,只见到数十位夜月门修真弟子正在抽出真气奋力开启。

    凡川很是生气,瞬间抽出真气,一道压力顺势充斥周围的空间,接着在压力的递增下,那数十位还未成功开启逆行通道的夜月门弟子,则被凡川的真气给拉了出来。

    被强行拉出来的数十位夜月门弟子很是狼狈,周身的真气还未完全散去,凡川粗略的试探了一下,数十位夜月门弟子里修为境界最高的也才是成真期,仅仅比元真期高上一层。

    “你们要干什么?”凡川厉喝道。

    凡川知道这处逆行通道的尽头乃是玄阴们,这些弟子们试图启动逆行通道,无非是想杀入玄阴们,可就凭这样的力量,想要击破玄阴们简直是天方夜谭。可如果不是前去进攻玄阴们,那还会是什么。

    在被凡川的喝令下,数十位夜月门弟子胆颤心惊,身体一直颤抖不停,同时目光根本不敢直视凡川。

    “不会说话了吗?告诉我,开启逆行通道想要干嘛!”凡川再次厉喝道,而且这次厉喝的语气中,凡川略显愤怒。

    而就在凡川这声厉喝落地之后,只见数十位夜月门弟子竟被吓得瞬间双膝跪地,同时口中喃喃自语道:“宗……宗主,我们……我们是想要进攻玄阴们!因为我们不服气!”

    听到对方的回答,凡川很是生气,于是强忍着怒火,尽量缓声道:“就凭你们?进攻玄阴们?还不服气?好,很好……”

    凡川一时间气的不知道说什么好,试想就这般能力前去进攻玄阴们,无非是自投罗网,自取灭亡,而且还会连累夜月门,从而引发争端。争端凡川倒是不怕,但是为了夜月门能永久的存在,这般鲁莽行动实在是可恶至极。

    “宗……宗主,我们知错了……我们只是不想这么放过玄阴们!”数十位夜月门弟子还在为自己找着理由。

    凡川听到这里,实在忍不住怒火了,瞬间一道真气攻击飞出手掌间,顿时数十位夜月门弟子全都被打飞,重重的摔落在地。

    凡川接着怒喝道:“你们不放过玄阴们?呵呵,你们很强吗?你们很厉害吗?把凌关真人的话都当做放屁吗?把我当成空气是吗?次奥!”

    凡川越说越生气,这简直就是不把命令当做命令,留着这样的弟子,岂不是乱了夜月门的规矩,凡川一时间,甚至想要灭了这些弟子们。

    而就在凡川这句话落地之后,数十名夜月门弟子瞬间被吓破了胆,跪着的身体上下颤抖不停,同时哭喊着求饶,并发誓着以后不会再犯第二次错误。

    凡川见状,强使着自己冷静,因为凡川回想到,自从自己做了夜月门宗主和孤真派掌派之后,这还是第一次遇见违逆自己的事情,而且违逆之前,自己还特意交待过,这完全是将命令当做耳旁风。

    不过,凡川又想起来,自己常年不在夜月门,偶然间的出现确实难以服众,而且这数十名弟子也是报仇心切,并不是蓄意要陷夜月门于不顾。不觉间,凡川的心冷静了下来。

    “你们是哪位长老的门下弟子?”凡川试着温声道。

    本来还在颤抖不停的数十位夜月门弟子先是一愣,随即便立即出声道:“我……我们是梓月长老的门下弟子。”

    “怪不得……”凡川心里想道,同时再次看了一眼对方难堪的样子,于是接着出声道:“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不允许这种事情再发生一次,当然,这一次我不会毁灭了你们,但是闭门思过十年,是必不可少的。”

    “多谢……多谢宗主的大恩大德,我等永世谨记宗主的教诲!”数十位夜月门弟子感激涕零的出声道。

    凡川懒得再多看一眼,于是便出声道:“滚!”

    “多谢宗主,多谢宗主!”

    数十位夜月门弟子连滚带爬的离开了逆行通道处。

    经此一事之后,凡川感觉自己需要做的还很多,仅仅只是偶尔回来夜月门,根本是难以服众,难以走进众弟子的心里,不觉间,凡川想到了下一任宗主,不过只是萌生的一个新念头,在心里一闪而过罢了。

    待那数十位夜月门弟子走后,凡川看了看剩下的人,接着出声道:“以后逆行通道完全封印,没我的命令,不准再开启!”

    话音落下,凡川立即抽出一丝真气,周围的压力开始骤起,白平刃等人则被压力推向了外围。

    凡川见真气的汇聚已经到位,接着便开始打出让人眼花缭乱的手法,最终那些真气形成了一道光幕,环环的围拢在了逆行通道的四面八方,变成了一个结界。

    其实凡川的下命令封印逆行通道显得都有些多余,因为就凡川此时大道之期所造出的结界,在整个夜月门里还没有人能解开,除非有仙人驾临,或者和凡川处在同等修为境界的修真者。

    一切收拾完毕,凡川随即便又带着众人瞬移回到了夜月门的主殿。

    一切相安无事,凡川不想再徒劳的逗留了,南异星球一行,已经紧紧的缠绕在了凡川的心头。

    于是接着凡川便对着白平刃几人出声道:“好了,就这样吧,你们几人留下来照顾好夜月门,若是再有类似事情发生,你们三人可代替我下达命令严惩。”凡川顿了顿,接着出声道:“我就先回孤真派了。”

    “宗主,你一切小心……”白平刃几人情绪有些低落的出声道,同时三人不禁再次抱住了凡川。

    一番离别的诉苦之后,三人这才松开了怀抱,暗暗的站在了一旁。

    凡川又看了看站在一旁的晴雪,温声道:“雪儿,你要是相信哥哥的话,哥哥一定会回来再找你,你若是非要跟着哥哥,那便是只能到孤真派,然后我会安排孤真派的弟子送你回仙云魅,若是你懂事,那便此刻让老白他们送你回仙云魅,况且夜月门离仙云魅比较近。”

    凡川的一番语重心长让晴雪有些不知所措,只见晴雪扭扭捏捏的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见状,凡川有些心疼,于是便走上前去,深深的一个拥抱将晴雪搂在了怀里,同时附在晴雪的耳边,小声道:“雪儿,你要听话,哥哥真的是有要事在身,而且只能只身前去,希望你相信哥哥,哥哥也舍不得你,但是哥哥更希望你能长大,这样哥哥会很开心。”

    一番沉默,许久之后,只见晴雪依偎在凡川怀里的小脑袋动了动,接着只听晴雪用着哽咽的语气出声道:“哥哥,雪儿听话,呜呜……雪儿现在就回仙云魅,雪儿会一直在仙云魅里等着哥哥的归来……”

    “乖,不许哭……”凡川的心被戳中了,隐隐约约的心疼让凡川很是不习惯。

    随后晴雪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坚强的擦去了眼角的泪水,随后便爽快的答应了凡川的请求。

    凡川很是欣慰,于是接着便再次对着白平刃几人出声道:“老白,浦玄,沈佑,劳烦三位兄弟了,一定要安全的将雪儿送回仙云魅……”

    “宗主……噢不是,凡川兄弟请放心!”白平刃几人同时出声道。

    凡川会心的笑了笑。接着白平刃三人便护送着晴雪离开了夜月门。

    “哥哥……再见了……”

    在离开夜月门主门的那一刻,晴雪再次回头看了一眼远处的凡川,眼泪不禁的滑落。

    此时夜月门的主殿安静的只剩下了凡川一人。凡川则是苦笑的再次放眼看了一遍这个让自己日思夜想的夜月门,随后表情坚毅的转身,心念动处,一个瞬移,凡川的身影便也消失在了夜月门里。

    没用多久,等到凡川的身影再次隐现的时候,已经身处在了紫金大陆的木季城城外,这时候的木季城与之前凡川见到的不一样,众多凡人居民的脸上不再是一副绝望的样子,而且此时的木季城再次恢复了往日的喧嚣,车水马龙,门庭若市。

    城门外的马商队也开始一队接着一队走过,再现了往日的繁荣。

    凡川看到这一切很是欣慰,但仔细的看了几眼马商队之后,凡川的心头则是不知不觉的浮上一丝感伤。

    回想起当初自己刚刚从大山里走出来的时候,还是在木季城受到了莫乾大哥的收留,如今莫乾大哥却被魔化之后死在了自己的手中,凡川每想起在纵始院的那一幕,不觉间,都会泪流满面。

    由此,凡川暗下决心,等南异星球这遭结束之后,若自己还能安然完好的回来,那么势必要准备与魔族的较量。发自心底,凡川早已将魔族当成了自己的敌人,不仅仅是因为刚刚过去的魔军大举进攻修真界一事,就在以前纵始院里击杀莫乾的那一刻,凡川就暗自定下决心,这件事一定要调查个水落石出。

    暂时收集起来悲伤的心情,凡川再次望了一眼木季城的样子,随即再次一个瞬移,便已来到了孤真派的主门之外……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