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三章:不战之命
    听到白平刃问起,凡川随即放眼看了看殿外的天色,遥远的东方已微微亮起。

    于是凡川转身回答道:“你们马上就要知道了,真人会告诉你们。”

    白平刃几人听了虽然很是疑惑,但终究也没在问起什么。几人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的等待着天亮。

    终于捱过了最难熬的几个时辰,这时主殿外的弟子们开始汇聚起来,好像都在等待着下达进攻命令的那一刻。众人神采飞扬,激动之余,还不忘彼此之间讨论着战术。

    凡川见状,有些无奈,不知道等会儿当凌关真人将真相告诉大家之后,大家的心情会是怎样的失落,不过即使失落,凡川也无可奈何,毕竟顾全大局才是一派宗主所需要做的。

    不久,梓月长老和其他几位长老也都相继来到了主殿,刚刚进入主殿之后,几位长老便开始说起进攻玄阴们一事,特别是梓月长老,不仅仅战术说的天花乱坠,而且今日梓月还特意的打扮了一番,完全一副胜利者的荣耀。

    从几位长老进入主殿之后,凡川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有听的份,有几次想要插话,但都被抢断,这让凡川最终干脆沉默,焦急的等待着凌关真人的到来。

    “拜见真人。”

    就在凡川恍惚间快要听晕的时候,门外传来了一声弟子们的拜见声。凡川立即放眼望去,只见凌关真人此时正缓缓的走进主殿。

    凡川像是见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当下便站起了身,迎向了凌关真人。

    “真人……”

    “宗主,不必多说,老夫已然知晓。”

    凌关真人似乎看出了凡川的困惑,当下便直截了当的稳住了凡川的心。

    接着只见凌关真人先是召集了几位长老,随后便聚集了在了夜月门主殿外的高台之处。高台之下则是接近全部的夜月门修真弟子,众人全都兴高采烈的等待着接下来的进攻命令。

    此时高台上站着凡川和凌关真人,以及在两人身后的梓月长老、征黎长老、安吾长老、以及易阳长老。而白平刃等人则全都站在了高台之下。

    凡川见场下熙熙攘攘,议论纷纷,为了稳住场面,等待凌关真人的开口,于是凡川对着场下开始挥手,以示安静。果然,在凡川做起安静动作之间,场下便即刻鸦雀无声,隐约间,好像凡川在众人心里的威望很高。

    随后凡川便对着凌关真人躬身施礼,接着凌关真人便走出了台前。

    挥了挥手里的拂尘,凌关真人开始出声道:“大家稍安勿躁,听老夫一言。”

    台下众人聚精会神,凌关真人欣慰的点了点头,接着出声道:“老夫先直接说下命令,至于为什么,老夫再慢慢与大家说清楚。”

    说到这里,凌关真人顿了顿,随即出声道:“至于进攻玄阴们一事,老夫不认同,且不可执行此事。”

    “啊!”

    “怎么会这样……”

    “不会吧?我们都准备好了……”

    “之前不是说好了要开战了吗?”

    凌关真人话音刚刚落下,就引来了台下一阵阵的唏嘘声,台下顿时像是炸开了锅一样,议论纷纷不停,与此同时,台上的几位长老更是疑惑不解,全都用着诧异的表情看着凌关真人。

    而此时的凌关真人似乎早就猜到会是这样,于是喝令安静之后,再次出声道:“大家听老夫说,因为此役一旦爆发,势必会牵扯到诸多无辜生命,但是最重要的是,消灭玄阴们的同时,更会加速我们自己的灭亡!”

    台下再次一片唏嘘声不断,对于凌关真人的话好像完全不理解,同时疑惑之间,更有些许弟子很是生气愤怒。

    凡川一言不发,但目光一直扫过场下的众人。

    而此时的凌关真人看了看场下的气氛,微微的笑了笑,接着再次挥动拂尘,出声道:“首先,我们不是畏惧玄阴们,而是可怜他们……”

    接着,便是凌关真人的一篇长篇大论,道理与昨晚凡川所领悟的一样,所谓相辅相成,屹立而存。

    凌关真人的劝诫一直持续到了中午,在场的诸多弟子似乎都已明白了凌关真人话里的意思,之前那副临上战场的傲气也在逐渐的消散,虽有不甘,但是也都和凡川一样,无可奈何。

    而此时台上的几位长老似乎也已理解了凌关真人话里的意思,先是安吾长老,走到凌关真人和凡川的身前,躬身施礼告辞,意思也正表明了附和凌关真人不战的命令,接着征黎长老和易阳长老也全都示意遵从不战的命令,最后则是梓月。

    梓月脸上虽有极大的不甘和愤怒,但是无可奈何,联系起夜月门的后期发展,梓月明显也遵从了顾全大局,对着凌关真人和凡川表示不战之意后,便带着门下弟子离开了主殿。

    因为四位长老的离开,已经带走了各自门下诸多的弟子,此时高台之下剩余的弟子并不多。

    凡川注意到,新凉虽是梓月门下弟子,但此时竟然没有跟随梓月而去,于是有些好奇,当下便闪身来到了新凉的身边。

    “新凉,你……”

    凡川感受到了新凉的极其不甘和愤怒,心里有些心疼,但是一样无可奈何。

    凡川出声之后,新凉似乎才发觉到凡川的到来,于是只见新凉立即对着凡川躬身施礼,同时出声道:“宗主,我……”

    “不用说了,我知道你心有不甘,但是你必须要顾全大局,所谓修真,便是要学会心系天下苍生。”凡川顿了顿,接着出声道:“我也不会劝慰你什么,你若真的想要修炼自身,那此事的心结便需要你独自解开,感悟也是对自身境界的一种提升。”

    “宗主,我……会遵守命令的。”新凉低着头出声道。

    “我不但要你遵守命令,而且要心系夜月门,我还想着等我下次归来之时,便要提你做长老,然后调遣些弟子到你门下,若是你这样……那此事我便需要重新考量了……”

    “啊!多……多谢宗主的栽培,我……我这就去闭关感悟,一定不会让宗主失望!”

    话音落下,新凉便跑开了,速度很快。凡川看着新凉的背影,很是欣慰的点了点头。

    凌关真人的劝诫已经结束了,此时众多夜月门弟子们也都相继各自散去,只剩下了高台上的凌关真人,以及台下的白平刃几人和晴雪。

    凡川终于如释负重的深呼一口气,接着走向了凌关真人。

    “真人,此番多劳累您了……”凡川对着凌关真人躬身施礼道。

    “宗主莫要这样说,与宗主你的所作所为比起来,老夫这一点根本不值得一提。”凌关真人谦虚道。

    随后凌关真人便也告辞了,再次回到了石室内闭关潜修。而此时整个主殿处只剩下了白平刃三人和晴雪。凡川并没有看到钟北,想必在之前梓月离开的时候,钟北也应该是跟随而去了吧,凡川也没有多想。

    既然事情已经尘埃落幕,凡川则开始盘算着回孤真派一事,但是眼下不能再让白平刃几人跟随了,还有晴雪,也得送她回仙云魅,因为只有凡川自己知道,从孤真派暂留之后,便是要前往南异星球了,后路未知,凡川不想连累任何人,何况是自己在意的人。

    “老白,浦玄,沈佑,你们三人怎么还在这里?”凡川看着白平刃三人出声道。

    “宗主,我们……想知道你下一步有什么打算?能留在夜月门里吗?”白平刃有些无奈的出声道。

    凡川笑了笑,接着出声道:“怎么了?你们一个个都是大老爷们,怎么还舍不得我呀?哈哈!”

    “我们……”白平刃几人低着头语塞了。

    凡川见状,则开始语重心长的出声道:“好啦,给你们直说吧,我接下来要去孤真派,而且从孤真派还要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说到这里,凡川突然严肃了起来,接着出声道:“老白你们三人必须留在夜月门里,照顾好我们自己的家。”

    趁着严肃劲,凡川又看向了晴雪,接着出声道:“雪儿,你必须也要回仙云魅,不能再跟着我了。”

    “啊?不行,雪儿就要跟着哥哥,哥哥去哪里,雪儿就去哪里!”晴雪开始老一套撒娇了起来。

    凡川这次则变得格外严肃,冷声道:“雪儿,要是再不听话,我以后就不再见你了。”

    “啊?哥哥,呜呜……”晴雪又开始啜泣了起来。

    女人的眼泪再次击中凡川的弱点,凡川顿时又变得有些手无足措。

    “雪儿,你别这样,不准哭!”凡川有些心疼道,之前所展现出来的严肃荡然无存。

    “哥哥不喜欢雪儿了,雪儿没人要了……”晴雪则自顾自的哭泣着。

    凡川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做了,只好轻轻的拍着晴雪的肩膀,一言不发。

    就在这尴尬的当下,突然只见一位夜月门的弟子向着凡川等人快速的跑来。

    这名弟子刚刚接近凡川的身前,神色紧张的立即躬身施礼道:“宗主,不好了,逆行通道好像被人触动了,此时正在开启!”

    “什么?”凡川惊讶道。

    “刚刚弟子们巡逻到了逆行通道外围,听到里面有动静,便前去查看一番,只见到数十位好像是我们夜月门的弟子,在试图开启逆行通道!”来报弟子详细出声道。

    “无法无天了他们!”

    凡川很是生气,当下带着白平刃几人和晴雪,以及来报弟子,立即瞬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