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二章:有关异世
    仙魄绝殃像是在回忆往事,深呼吸之后出声道:“也许我下面所说,你可能没有那些概念,你听着就好。”

    绝殃动了动模糊的身影,继续出声道:“其实空间有着很多奥妙,即使我以前是仙人,但我所了解的也只是井底之蛙,像你们修真界现存有着两个大陆,北原星球和东固星球,对吧?而你所想要了解的魔族和兽族,那完全是另一个概念,属于异世大陆,兽族生活在南异星球,而魔族和妖族生活在西解星球。”

    “魔族妖族,和兽族他们虽然各持各地,但是并不受仙界管制,可在仙界规条里的界定很是模糊,仙界好像又需要管制修真界和异世大陆,这也正是我所不了解的,至于其他异域空间,还有冥府,更甚有神界,但是从未有人真的见识过。所以冥府和神界都只是传说。”

    凡川像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听的那是云里雾里,确实如仙魄绝殃所说,完全没用概念。

    “前辈,你这说的我怎么什么都听不懂……”凡川无奈道。

    “哈哈,是啊,好像我说的也确实超出了你的认知。”仙魄绝殃笑道,随后接着出声道:“那不如这样吧,你想问什么,具体一些,我便告诉你什么。如何?”

    “恩!”凡川点了点头,随即出声道:“小子就像了解魔族和兽族。”

    仙魄绝殃点了点头,出声道:“那咱们先说魔族,魔族生活在西解星球上的星魔大陆,而同样在西解星球上的另一大陆则是辰妖大陆,生活着妖族。而魔族的特征则是自身速度极快,而且魔族修炼到一定境界之后,甚至可以隐身。”

    说到这里,仙魄绝殃顿了顿,接着出声道:“而至于魔族的修炼则分为四层,但他们所谓的四层和你们修真者不同,他们的四层分别是前魔、后魔、以及星魔,而最高领域则是魔尊,但是魔族想要修炼到魔尊那是极其不易的,像你们修真者修到大道之期,与魔族修到魔尊完全是不同的概念,据我所知,如今星魔大陆上好像只有三位魔尊。”

    “而像你之前所说,那些侵袭你们修真界的魔军,实则只是魔化体,没有什么能力,由此可断,看来魔族是想要进攻修真界了。”

    说到这里,仙魄绝殃停止了说话,皱着眉头,像是在想着什么。

    听完仙魄绝殃的话,凡川极其震惊,看来自己了解的那是少之又少,与仙魄绝殃所说的比起来,真是小巫见大巫了,而且与此同时,更让凡川震惊不已的则是魔族的能力,速度和隐身,这让凡川的自信心瞬间受挫,之前的那股好奇,也在无形间被打的体无完肤。

    不过仙魄绝殃之后的话,倒是验证了凡川所想,那就是魔族试图想要霸占修真界,这也正是凡川所担忧的。

    担心所致,于是凡川紧张的出声道:“前辈,既然魔族大举进攻我们修真界,难道你们仙界就不管吗?”

    “管?呵呵……”仙魄绝殃自嘲的笑了笑,接着出声道:“仙界能管好自己都不错了,哎……”

    随之,仙魄绝殃叹息了起来,无形间,凡川感受到了仙魄绝殃的一种无奈和伤感。

    凡川虽然很好奇仙魄绝殃为何如此,但看到仙魄绝殃当下给人的状态,凡川猜想这个问题应该是绝殃的雷区,于是凡川也不好多问。

    为了缓解这种气氛,凡川随即出声问道:“前辈,那关于兽族呢?”

    “兽族?”仙魄绝殃先是疑惑了一下,随后出声道:“兽族生活在南异星球,但是这个南异星球自古以来很是神秘奥妙,我了解的也不是很多,至于你之前提起你的朋友被抓去了南异星球,我想这其中应该存在着什么联系,至于到底为什么,这个要看你自己感悟了,我不便多说什么……”

    仙魄绝殃好像很排斥关于兽族之事,也不知道是因为刚刚凡川那个问题刺激到了仙魄绝殃,还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尽管之后凡川再多问起来关于兽族之事,绝殃都会拿不知情的借口来搪塞凡川。

    凡川隐约间感觉到对于兽族之事,仙魄绝殃好像在刻意隐瞒些什么,至于到底隐瞒了什么,凡川也说不上来,只是那种感觉很强烈,以至于凡川整个人都开始混乱了起来。

    这时,仙魄绝殃好像有些累了,模糊的身影越来越模糊,就在凡川不解之间,只听仙魄绝殃出声道:“好了,你想知道的,我都尽力回答你了,以后的路还需要你自己探索。”

    “恩。”凡川再次对着仙魄绝殃躬身施礼,接着出声道:“打扰到了前辈,还望前辈多多见谅,今日便多谢前辈指点迷津了。”

    “指点迷津谈不上,你要切记,你以后的每一步都要走的谨慎小心,切记。”仙魄绝殃突然用着往日从未有过的语气,对着凡川关心道。

    凡川也挺讶异,但猜想仙魄绝殃也就是一番关心而已,于是也没多往心里去,便再次谢过仙魄绝殃,准备离开禁仙池。

    可就在凡川准备瞬移离开的时候,再次被仙魄绝殃给叫住了。

    “前辈,还有事吗?”凡川不解。

    只见仙魄绝殃好像是在思索着什么,一会儿之后,便温和的出声道:“泫滇战甲你已经基本领悟了其中的奥秘,我想,是时候让你感受一下寻隐枪的魅力了,两者皆为仙器,你既然可以操控泫滇战甲,那便说明你有仙缘。”

    仙魄绝殃说到此处,顿了顿,接着出声道:“还记得我当初给你的那个锦囊吗?你可以试着用真气打开,就算能打开,但你从锦囊里看到的东西并不多,除非拥有仙气才可完全彻底的看到锦囊里的所有东西。”

    说到这里,仙魄绝殃再次沉思了一会儿,随后表情很严肃的接着出声道:“你若是想要接触魔族或者兽族,你不妨在这期间打开锦囊,感悟一下里面的奥秘。好了,你走吧,我要静养了。”

    话音落下,仙魄绝殃的身影忽然消失不见了。

    凡川愣了愣,虽然不理解仙魄绝殃这番话的用意何在,但是对于仙器的探索,凡川还是愿意尝试的。

    既然仙魄绝殃已经消失而去,凡川也不便再多逗留,于是当下便一个瞬移离开了禁仙池。

    回到了夜月门之后,此刻的夜越来越深,四周各位静谧。一层层薄雾不知何时已经爬上了树梢。

    凡川感受着这丝凉气,强使自己冷静下来,开始回想着,思索着刚刚仙魄绝殃的话,以及慢慢的理解着仙魄绝殃的那些话。

    一番思索之后,凡川虽然不能完全的消化那些信息,但是凡川自知已经对魔族和兽族有了一个初步认知,这对于凡川来说,便已是进步了。

    暂时放下了繁重的心绪,凡川向着夜月门的主殿走去,心想着,今晚就不要休息了,等待着明早凌关真人的劝诫,随后自己便离开夜月门,前往孤真派,等在孤真派交待完事情之后,那便是向着南异星球开道了。

    不知不觉间,宛灵的俏美模样出现在了凡川的脑海里,凡川停下了脚步,再次放眼看了一遍夜月门,唏嘘万千。

    曾几何时,凡川和宛灵都共同的呼吸着夜月门这一片空气,可如今,却是天地之隔。

    恍惚间,凡川感觉自己的眼泪落了下来,这让不轻易掉泪的凡川也感觉到奇怪,难道是思念太过于沉重?还是回想起来自己从踏上修真之路一直到现在的经历?凡川给不出答案,只是觉得顺其自然并不是遵从于内心真实所想。

    “我偏偏就要逆天而行!”凡川仰头看着天空,暗暗出声道。

    而就在凡川抬头望着天空,自言自语下定决心的时候,此时远在另一个时空的仙界里,有一位貌美如花的女仙人,正在独自掉落着眼泪。

    女仙人在掉着眼泪的同时,同样在自言自语道:“凡川,你还要多久才能飞升仙界,你知道吗?我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好害怕,我不想做什么仙人了,我只想回到你的身边,哪怕只是做一介凡人……”

    女仙人自言自语后,思念的目光看向了远方,同时口中不停的呢喃着,都是在说一个人的名字,那便是凡川二字。

    而这位貌美如花的女仙人,便是烟紫。

    烟紫日思夜想的凡川,此时正一个人在夜月门里的独行,暂时的抛开了那些凌乱的思绪,凡川这时已经只身来到了夜月门的主殿处。

    凡川本想着此时深夜,主殿里应该没有人,可是在凡川走进之后,才发现白平刃几人和晴雪,此时正在主殿里安然的坐着,像是在等待着凡川的到来。

    “你们怎么没去休息?”凡川出声问道。

    听到凡川的声音,白平刃几人这才反应过来。

    “宗主,我们在等你……”白平刃率先出声道。

    “哥哥,你去哪里了,这么久才回来,雪儿都想你了!”接着是晴雪撒娇道,随即便跑向了凡川,一把紧紧的抱住了凡川。

    凡川看到几人一直在等待着自己,心里倍受感动,虽是一种等待,其实另意也可指是一种在乎。

    凡川疼爱的摸着晴雪的小脑袋,同时出声道:“雪儿,怎么了?难道老白他们没带你去逛逛夜月门?”

    晴雪噘着嘴,拱着凡川的胸口,娇声道:“逛是逛了,可是哥哥不在,雪儿便不想逛了……”

    “哈哈,你这个傻丫头……”凡川大笑道。

    这时,白平刃几人走上前来,表情略显严肃的出声道:“宗主,之前梓月长老所说的进攻玄阴们,是怎么一回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