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一章:相辅而存
    看到牛皮纸,凡川很是好奇,于是出声问道:“真人,这是什么?”

    凌关真人笑了笑,并未出声,而是轻轻的将牛皮纸推到了凡川的身前,意思是让凡川自行查看。

    凡川见状,疑惑的将牛皮纸捧到了手中,放眼看去,只见这张泛黄的牛皮纸上画满了各种山水树木,以及像是城池的标注,乱七八糟,极其繁琐。

    “真人,这难道是一张地图?”凡川试探的出声道。

    “恩。”凌关真人则微笑着点了点头。

    可凡川还是不解:“那这地图所指何处?莫非是玄阴们?可是它的用意何在?”

    凌关真人随后将拂尘放下,认真的解释道:“这虽是一张地图,但不仅仅是只有玄阴们,这张地图乃是囊括了整个夜月大陆,包括夜朝城和月惊城。”

    “啊?不会吧?这么小的一张地图怎能……”凡川有些惊讶。

    “宗主莫急,待老夫慢慢讲于你听。”

    凌关真人说着话,挪身来到了凡川身边,将手指放在了地图上,开始逐一的为凡川讲解。

    首先凌关真人的手指放在了一处山脉之间,接着出声道:“宗主,你看这里,这座山脉所指正是夜朝城外的山脉,而这山脉的三条分支上,分别坐落着寒逍遥城、玄阴们、和我们夜月门。”

    凌关真人手指一滑,接着出声道:“你再看这里,这里是玄阴们的占地,而这里,是我们夜月门的占地,两者之间并没有隔断,这也就是说逆行通道的产生也是因此而来。”

    见凡川认真的在聆听,凌关真人接着出声道:“宗主,不知你看没看的出来,其实我们夜月门和玄阴们乃是呈犄角之势,玄阴们放眼整个山脉以北,而我们夜月门则是囊括整个山脉以南,这也就是说,若是我们两者之间有一者被毁灭,那么另一者则是处在孤立无援的状态下。”

    “而老夫所说的孤立无援并不是我们两个门派之间的相互照应,而是自然环境的孤立无援,不知宗主听没听懂?”

    凡川摇了摇头。

    凌关真人笑了笑,接着出声道:“这样吧,老夫给宗主打个比方,比如有两个挨近生长的大树,当北风来袭,北边的大树则会向着南边倾倒,但是南边还有一棵大树在支撑,所以再大的风也不会将北边的大树给拦腰截断,而当南风来袭,道理一样。可是若刻意的斩去其中一棵树,那么剩下的一棵树便成为了独处之地,无论南风和北风,都可将此大树拦腰截断。”

    听完凌关真人的比方,凡川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随即出声道:“那么真人的意思就是说,这一切都是自然存在,既然存在,那便有它存在的道理。若是刻意去毁坏,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哈哈!”凌关真人突然大笑着对凡川点头,眉目间闪过一丝赞赏。

    凡川没理会凌关真人的大笑,而是继续出声问道:“真人,那么也就是说,进攻玄阴们此事不可行?所谓毁灭玄阴们,也是我们夜月门自取灭亡?”

    “恩,正是如此。”凌关真人点了点头,接着出声道:“其实在很久以前,我师弟淮臣还未飞升的时候,我们就曾考虑过进攻玄阴们一事,但是经过多方面的思考之后,便得到了最终的答案,修真门派的存在,那是自然万物的归属,就像五行环环相克,若是刻意的打断其中一环,那么全盘也会散乱,那结果不是单单一个修真门派的灭亡可以来收场的,结果势必还会殃及平民百姓。”

    听完凌关真人的话,凡川茅塞顿开,认同的点了点头,接着话锋一转出声道:“可是真人,如今大家对于进攻玄阴们一事,情绪很是高昂,那该如何劝说才能让大家放下此事?”

    凌关真人再次拿起石桌上的拂尘,轻轻摆动了一下,接着出声道:“这个就不劳宗主费心了,为了以免后患之忧,老夫决定亲自为他们讲解其中的利害。宗主只需最终做下决定就好。”

    凡川当下感激的对着凌关真人躬身施礼道:“多谢真人相助,此趟听从真人的教诲,让在下受益匪浅。”

    “哈哈哈哈,宗主莫要自降身份,说起来,我师弟淮臣的悟性还不如宗主你一半呢!”凌关真人再次大笑道。

    凡川则是尴尬的摸了摸头。

    这时凌关真人突然站起了身,对着凡川接着出声道:“宗主,老夫听他们说,你派了各路弟子前去支援其他门派驱除魔军?而且宗主你还亲自上了战场?”

    凌关真人突然转移话题,让凡川反应不及,只好点了点头。

    见到凡川点头,凌关真人赞赏的笑了笑,接着出声道:“宗主做的很好,就让老夫也是倍感惭愧,宗主不仅悟性极佳,而且心怀天下苍生,实乃修真有道,境界高深。”

    听到这里,凡川坐不住了,也站起了身,不好意思的对着凌关真人出声道:“哎呀,真人,你就别埋汰我了,我哪有真人说的这么伟大啊,我就是看不惯那些魔军的残忍恶毒……”

    说起魔军,凡川突然神色凝重了起来,于是接着语气有些严肃的再次出声道:“对了,真人,你了解这些魔军吗?”

    听到凡川语气突然变化,凌关真人随即转过了身,看着凡川的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出声道:“老夫不知,先前曾听长辈们说过有关异世大陆存在,所谓异世大陆,也就是说生存着妖魔鬼怪,以及兽人等等之类,具体在何处,以及其中详细,老夫便不知晓了……”

    “噢,原来是这样……”凡川同样无奈的点了点头。

    其实凡川知道,自己了解的比凌关真人还要多,毕竟都有殷二可以带自己前去南异星球了,也就是凌关真人口中所说的兽族,不过对于即将迎接的一切,凡川显然还是很陌生,而对于魔族妖族等等,凡川更是陌生,不过这倒是充分的激发了凡川的好奇心。

    为了不想让凌关真人有所精神负担,凡川并没有将宛灵所在南异星球一事告诉于凌关真人,一是凡川也不敢完全的确定宛灵一定在南异星球,二是凡川不想让自古以来处于隐匿状态的夜月门遭到牵扯。

    “那暂且这样吧,劝诫大家的事情就劳烦真人了,在下告退了。”

    一阵无言之后,凡川告别了凌关真人。

    走出了石室,此时天色已经步入深夜,月朗星稀,丝丝月光照射在了凌关真人的石室上,折射的月光更是照亮了不远处的花丛和树木。让这一切看起来是那样的神秘且动人。

    凡川简单的理了理凌乱的思绪,随即一个瞬移,便来到了夜月门的观云台,而在观云台下正是禁仙池所在。

    凡川不知道齐亢回没回仙界,于是趁着夜深人静,凡川立即寻到了禁仙池的入口,想也没多想,纵身一跳,身影消失在了观云台。

    禁仙池里还是像往常一样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凡川按照之前的路线摸索着前进,靠近岩壁缓慢行走。

    直至走到了一片空地,空地的四周微微的发出些光亮,凡川定身看了看,便确定了此处正是之前与仙魄绝殃和齐亢分别的位置。

    “前辈,仙尊,你们在吗?”

    凡川试着出声喊了喊,和凡川所想一样,并没有什么回应。

    “我是凡川,前辈,仙尊,你们还在吗?”

    如往常一样,凡川继续呼喊着,直至喊了第十遍,只见在空地的一个角落里,突然散出了一道金芒,随着金芒的缓缓移动,仙魄绝殃模糊的身影浮现在了凡川的眼前。

    “前辈,您终于现身了……”凡川先是对着仙魄绝殃躬身施礼道。

    见到凡川再来来临,仙魄绝殃有些诧异,随即模糊的身影动了动,出声道:“凡川,你怎么来了?”

    “噢,前辈是这样的,小子有一事不明,想要请教一下前辈。”说着话,凡川转身四周看了看,接着出声道:“齐亢仙尊不在吗?”

    “齐亢已经回到仙界了。你说吧,有什么事不明?”仙魄绝殃果断出声道。

    得知齐亢已回到仙界,凡川也没多想,接着便将心中的疑惑全盘托出。

    “是这样的,前辈,您知道关于魔族和兽族的事情吗?”话音落下,凡川瞪大双眼,静静的等待着仙魄绝殃的回答。

    只见仙魄绝殃先是一阵的沉默,随后便出声道:“魔族?兽族?你怎么会问起这个?”

    “噢,是这样的……”

    凡川毫不避讳,接着将魔军侵袭一事,还有宛灵在兽族一事,凡是凡川已经知道的消息,全都告诉了仙魄绝殃。

    仙魄绝殃听完了凡川的复述后,模糊的身影先是颤动了几下,随后便出声道:“原来是这样,看来兽族与你们家的恩怨还未完全解开……”

    “什么?前辈你说什么?什么兽族与我们家?我们家是什么意思?”凡川很是疑惑的出声问道,听的不清不楚。

    听到凡川急切的问话,仙魄绝殃突然像是想起来了什么,模糊的身影突然接近凡川,然后立即出声道:“噢,没什么,是我想起了一件往事。你是想了解关于魔族和兽族的事情?”

    “恩,是的。”凡川点了点头,并没有多想。

    仙魄绝殃沉思了一会儿,悠悠然的出声道:“关于这两个种族,说起来,很是久远……”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