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章:难下决断
    由于晴雪是第一次来到夜月门,瞬间就被夜月门的神秘给吸引了,总的来说,夜月门地处隐匿之地,常年不与外界交往,所以夜月门有着外派没有的那种神秘和自然,更没有外派那种迂腐和陈旧,一切都是显得那么梦幻和朦胧。

    “哥哥,这……这儿好美啊!比仙云魅还要有感觉。”晴雪不自主的赞叹道。

    “哈哈,雪儿喜欢就好。”凡川笑道。

    随后便带着晴雪走向了主殿,这时白平刃几人也跟了上来。

    此时主殿里人满为患,众人像是事先知道凡川今日会回来一样,就在凡川还未走到主殿内的时候,众人便出身来迎接。

    “宗主,回来了!”

    “拜见宗主!”

    礼遇声接连不断,而众人在见到白平刃几人之后更是惊讶不已,特别是梓月在见到钟北之后,立即闪身来到了钟北的身边,伸手就捏住了钟北的耳朵。

    同时梓月出声道:“好你个小子,离开师门这么久才知道回来,你气死为师了!”

    钟北则显得很是冤枉道:“师尊,不是弟子不想早日归派,只是宗主还没有回来……”

    钟北这一球踢得好,把责任全都推向了凡川,这让梓月顿时无语了,而也让凡川顿时无语了。

    而这时新凉也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先是对着凡川躬身施礼,随后便出声道:“宗主,您交待的事情,弟子已办妥,如今玄阴们已无魔患。”

    新凉的话音落下,现场一片寂静,众人似乎都在等着凡川将如何回答。

    而凡川在看到众人的样子后,猜想新凉一定早已将魔军之事告诉于众人,而且也告诉了众人关于攻打玄阴们一事。

    “呃……”凡川一时语塞,但随即接着出声道:“新凉做得很好,值得表扬,如今修真界已经完全驱除魔军,但并不意味着真的胜利。”

    “为什么啊?”众人不解。

    凡川摇了摇头,随后自顾自的走进了主殿,率先坐在了主殿的最高位置,而待其他人也依次落座之后,凡川对着众人咳嗽了一声。

    接着出声道:“你们试想,这些魔军从何而来?不知道吧?其实据我所知,这些所谓的魔军乃是魔化体,而魔化体是由魔族出手改造感染而产生的物种,由此可见,这些魔化体的背后指使便是魔族,而对于魔族大家了解多少?完全没概念吧?”

    “我和你们也是一样,完全没概念,虽然之前在东固星球上接触了妖族,但是相比较而言,这两个种族应该完全不同,所以我说,隐患还未彻底清除,你们觉得呢?”话音落下,凡川视线扫过殿内众人的表情。

    而众人的表情先是一阵紧张和担忧,随后便是无比的失落,竟无人出声发表意见。

    凡川猜想着,众人可能是还在纠结于进攻玄阴们一事,于是凡川接着出声道:“那大家对于进攻玄阴们一事……”

    凡川话还没说完,殿内气氛便开始躁动了起来,刚刚众人还失落的表情瞬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是兴奋和激动。

    首先发表建议的竟然是梓月,只见梓月傲娇的抬着头,一副女英雄的样子出声道:“按本长老所想,我们可以兵分两路,一路从逆行通道而入突袭,一路则正面交锋,这样实现两面夹击,可以快速的结束战斗!”

    “好!好!好!”

    众人大声欢呼着,同时掌声不断。唯有白平刃、浦玄、沈佑、以及钟北和晴雪几人不知情,傻傻的看着众人鼓掌欢呼。而且凡川注意到,殿内并没有凌关真人的身影。

    凡川很是无奈,当初示意要进攻玄阴们实乃是缓兵之计,但如今看来此计反倒真的要实施了。其实凡川内心也是相当痛恨玄阴们,单不说玄阴们修炼邪术有违修真,但他们竟然还强掳凡人以加强自身修炼,而新凉就是最好的例子。

    可是如今经过魔军一事,凡川深刻的感受到了种族之间的差别,以及同族之间的相互怜悯。或许这只是凡川给自己找的借口,又或许凡川经历了这么多之后,学会了敬畏生命。

    “宗主,你说我的建议行吗?”这时梓月出声催促道。

    凡川不想立即做下决断,于是便出声道:“凌关真人呢?怎么没在这里?”

    听凡川这强行转换话题,众人先是一愣,随即梓月出声解释道:“自你上次走后,真人便再次入关潜修,不过他和上次一样交待过了,你若回来了,他便可出关。”

    “恩,原来如此。”凡川点了点头,接着出声道:“要不这样吧,大家听我说,你们看此时天色已晚,今日我们暂且不谈进攻玄阴们一事,而且我今天刚刚从寒逍遥城的战场上撤下来,已经很累了,明日我们再做决断,如何?”

    凡川毕竟是宗主,众人也不好违背,只好点了点头,随后大家便依次散了,此时殿内只剩下了白平刃几人和晴雪。

    而凡川拖延的意思,其实是想趁夜前去请教凌关真人,商讨进攻一事可不可行,凡川深知自己不常在夜月门里,并不深层次的了解夜月门,所以才会这么说。但守着殿内众人,凡川又不可直接说出需要请教凌关真人,这样自己宗主一身份就会在众人的心里贬值。

    此时此刻,凡川才发觉到,想要做好一派之主,并不是这么容易的事。你的一举一动,一声一语,随时都可能将一个偌大的门派走向灭亡,但也有可能将一个偌大的门派变得更为强大,只是决断,仅仅只是一念之间。

    耳边终于清静,但是脑子很乱,凡川用力的摇了摇头,强使自己冷静下来。

    这时晴雪好像发觉到了凡川有些不开心,于是缓慢的走近了凡川的身边,伸手小手帮凡川轻轻的捶背,同时出声道:“哥哥,你是不是有心事呀?”

    凡川有些感动,尽量温柔的回声道:“没事,哥哥能应付的过来。”

    随后凡川轻柔的将晴雪的小手握在手中,接着站起了身,走到了白平刃几人的身前。

    “几位兄弟,我现在要去请教凌关真人,你们刚刚回来,想必都累了吧?雪儿也累了吧?这样吧,你们先去休息,我们明天见。”凡川出声道。

    “恩,好的。”白平刃几人点了点头道。

    可这时看晴雪扭扭捏捏的样子,明显有些不想离开凡川。而凡川前去面见凌关真人其实倒是可以带晴雪,但是凡川还想见过真人之后,再去禁仙池请教仙魄绝殃关于魔族一事,那就不便带着晴雪了,可是凡川又不知如何撇下晴雪,心疼着纠结。

    一旁的白平刃几人似乎看出了凡川的心思,于是只见白平刃突然对着晴雪出声道:“雪儿妹妹对吧?要不这样吧,你初次来到我们夜月门,还没有好好的游览一番吧?我们几人有这个荣幸可以带你去转一圈吗?”

    说起游玩,晴雪立即来了精神,顿时点了点头。

    凡川则会心的对着白平刃几人笑了笑,随后轻轻摸了摸晴雪的小脑袋,出声道:“雪儿,你就先跟着这几位哥哥去游玩一下吧?等我忙完事情,再来陪你,好吧?”

    “恩恩,好的。哥哥你去忙吧!”晴雪乖巧的答应了。

    一番安排和建议之后,凡川离开了主殿,径直的向着凌关真人的石室走去。

    一路上不时的碰到夜月门的修真弟子,而每一个修真弟子都对着凡川崇敬的拜见,这让凡川心里既感动,却也时刻增加着压力。

    不知不觉,凡川就已来到了凌关真人的石室。

    此时石室的大门紧闭,想必凌关真人正在潜心修炼,凡川有些不好意思打扰了,但是想起进攻玄阴们一事事态紧张,于是便伸手敲了敲石室的石门,由于石门很厚重,凡川在敲击的时候,特意加了一丝真气,使得响声可以准确的进入凌关真人的耳朵里,却又不会吵到凌关真人。

    等待了一会儿,石室的门缓慢的打开了,凌关真人则手持着拂尘,出现在了凡川的视线里。

    “凡川拜见真人。”凡川首先是躬身施礼道。

    而凌关真人则是立即伸出拂尘架住了凡川弯曲的身体,同时出声道:“宗主别来无恙,请进。”

    进入了石室之后,凡川便开门见山道:“真人,我有一事想与您商讨。”

    “宗主但说无妨。”凌关真人温声道。

    “进攻玄阴们一事……”

    “宗主难道已经下了决断要进攻玄阴们?”凌关真人打断道。

    “没有没有,我就是想到其中关系重大,这才冒昧前来打扰真人。”凡川立即出声应道。

    听到凡川的话,凌关真人慈祥的笑了笑,同时对凡川那是大加赞赏,随后出声道:“看来你的确是成熟稳重了,此事的确关系重大,你能为门派各方面着想,这也说明了你已经开始继承我师弟淮臣的衣钵了。”

    被凌关真人夸赞,凡川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默默的出声道:“真人,可是进攻一事……”

    “宗主且慢,听老夫慢慢讲与你听。”

    凌关真人再次打断了凡川的话,随后自顾自的转身走进了石室里的一间静室,稍作停留,便只见凌关真人手中拿着一张破旧的牛皮纸卷,走了回来,重新坐在了凡川的身前,然后将牛皮纸卷放在了两人眼前的石桌上。

    “宗主,这里便有你需要的答案……”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