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九章:相见亦难
    “是啊,大家就别在这里愣着了,走吧,进去再说。”亦冬站了出来,出声道。

    大家认同的点了点头,随后跟着亦冬来到了寒逍遥城的主殿之内,依次落座。

    凡川刚刚喘一口气,就被亦冬开始提问了起来。

    “川弟,说说吧,这些年都有什么奇遇?如今的修为境界竟然都比我高上很多啊!”亦冬看着凡川出声道。

    “是啊是啊,宗主,你这些年都去了哪里?怎么找都找不到你呀!”白平刃在一旁附声道。

    凡川笑着挥了挥手,出声道:“稍安勿躁,你们都别急,我慢慢给你们说……”

    接着就是凡川个人演讲的时间,从孤真派与兽人一战之后,莫名的来到了东固星球,然后在东固星球上又经历的种种,只是凡川复述的都是大概,并没有详细的解说各类小事。不过即使凡川没有详细的复述,但这些大概情况足以让众人听的津津有味,意犹未尽。

    接着就是众人的提问时间了,不过问题无外乎都是一些凡川遇到的人,以及历经的磨难之事,凡川也不避讳,能回答的便回答,但基本上都是一掠而过,并没有认真的探讨。

    “早就听长辈们说过在其他星球上也有修真者,没想到是真的……”亦冬自言自语的感叹道。

    “听宗主之言,感觉这个什么东固星球上的修真者比我们还要厉害呢!”钟北也在一旁自言自语道。

    唯独只有白平刃三人依旧是一脸欣喜的看着凡川,在这三人的眼中,凡川经历过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今能回来,这便是皆大欢喜了。

    凡川的神奇经历话题终于在一阵沉默后,结束了。

    这时亦冬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已经接近傍晚,于是便开始派人着手准备晚宴,想要与凡川不醉不归,但被凡川给婉拒了。

    “亦大哥,恕为弟直言,为弟有要事缠身,不便停留,今日能与大哥促膝长谈甚久,已然足矣,所以……”凡川有些为难。

    “川弟,不用这么着急吧?再紧张的事情,也不差这一晚不是?你好不容易才回来,真的不想陪哥哥我喝上一杯?”亦冬有些不愉快了,但是语气间并没有责怪凡川之意。

    “亦大哥,我什么时候都想陪大哥喝上几杯,只是眼下事态过于紧张,若是耽搁了,我怕……”凡川不知该怎么说,只是感觉有种对亦冬的愧疚感。

    而听到凡川的话后,亦冬沉默了许久,随即才缓缓的出声道:“也罢,虽然不知道你被什么要事缠身,但是如今能见到你一面,而且得知你很好,这何尝不是一种足够了呢?”

    凡川心生感动,又不知如何表达自己内心的话,想了一下,突然灵光一闪,凡川随即闪身来到了亦冬的身前,将亦冬吓了一跳。

    “亦大哥,你看得起我这个弟弟吗?”凡川认真的出声问道。

    亦冬有些错愕,但随即出声应道:“你这叫什么话,我当然看得起你了!”

    “既然如此,那我俩义结金兰如何?”凡川一副认真脸,坚定不移。

    “义结金兰?”亦冬沉思了一下,随即爽快的笑道:“哈哈,好,义结金兰好!从此你我便是亲如手足的兄弟了!”

    “哈哈,亦大哥,你随我来!”凡川同样笑道,随即带着亦冬来到了主殿之外。

    两人接着干脆的双膝跪在了地面上,视线望着远方天空,双手抱拳。

    “以浩瀚天空,苍茫大地为证,今日我凡川愿与亦冬亦大哥义结金兰,从此同为一路人,肝胆相照。”凡川虔诚的出声道,随后便自顾自的磕起头来。

    亦冬见状,立即也学着凡川的样子和语气出声道:“以浩瀚天空,苍茫大地为证,今日我亦冬愿与凡川 川弟义结金兰,从此同为一路人,肝胆相照。”随后,亦冬也有模有样的磕起头来。

    一切礼节完毕,凡川和亦冬两人紧紧的抱在了一起,脸上挂满了笑容,像是两个天真的小孩子一样,不顾周围其他人的异样目光。

    等到一切繁华落幕,再美好的宴席也有离散的那一刻。

    “大哥,我真得走了,等我忙完这些琐碎的事情之后,再来与大哥一醉方休如何?”凡川有些心酸的看着亦冬,出声道。

    亦冬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随即再次伸手抱住了凡川,抬手轻轻的拍着凡川的后背,随后亦冬撤出身子,默默的站在了一旁。

    离别最能伤心人,即使是一位历经沧桑的大男人。

    凡川不再多言,随后便召集了白平刃等人,以及晴雪,准备离开寒逍遥城。

    “亦宗主,来日方长,告辞了!”白平刃四人对着亦冬抱拳出声道。

    亦冬则也同样抱拳回礼。

    “亦冬哥哥,雪儿也要走了,以后有时间了我和哥哥再来看你。”晴雪对着亦冬娇声道。

    “恩,好的,一路保重。”亦冬出声道。

    随后凡川一行人便在寒逍遥城众弟子们好奇且敬畏的目光下,快速的离开了寒逍遥城。

    出了寒逍遥城后,凡川一行人先是来到了寒逍遥城所处的山脉顶端,迎着山风望着远方。

    这时凡川对着白平刃几人出声道:“你们稍等一下,我马上就来。”

    随后,凡川走向了一边,见到白平刃等人并没有跟来之时,凡川拿出了当时丘尘给自己的类似灵集简的物品,轻声的对着它出声道:“古咒教和玄阴们情况如何?”

    静静过了一会儿,凡川手中传来了一个清晰的话音:“回禀掌派师叔祖,一切正常,战争已经结束,弟子们已经归派。”

    听到语音,凡川欣慰的笑了笑,随即收起了物品,转身再次来到白平刃几人的身前,一身轻松的出声道:“老白,咱们回夜月门吧?”

    白平刃听到凡川的话,立即激动的出声应道:“好啊!宗主……”

    “停!现在不是在夜月门,不用称呼我为宗主!”凡川打断道。

    “可是……”白平刃有些为难。

    “可是可是,可是个屁啊,按我说的来!”凡川故作生气道。

    “噢噢……”白平刃略微低着头接着出声道:“凡川兄弟,我们几个早就想回夜月门了,但是你没回来,我们不敢……”

    “这有什么不敢的?想太多了你们!”

    “我们害怕长老们……”

    “行了行了,别废话了,几位兄弟,我们开道夜月门吧?”

    “好好好,好好好!”

    就在白平刃几人兴奋的当下,一旁的晴雪突然跳了出来,噘着嘴对着凡川出声道:“哥哥,雪儿也要去夜月门看看!”

    凡川本想逗一下晴雪,但想起眼下还有要事要办,便失去了心思,接着出声道:“行,雪儿说去哪里,我们就去哪里,好吧?”

    “嘻嘻,哥哥最好了!”晴雪一把抱紧了凡川的胳膊。

    山风吹过,晴雪的秀发随风拂起,较弱的身躯却有着凹凸有致的身材,羡煞了白平刃几人。

    不再逗留,由于此地距离夜月门并不是很远,随后凡川便准备瞬移回到夜月门,于是便让白平刃几人围拢在一起。

    真气大放,四周的压力开始骤起,白平刃几人生平还是第一次体验瞬移,难免有些紧张,几个大老爷们竟紧闭着双眼,还不如晴雪一个小姑娘来的自然。

    凡川苦笑一番,随后心念动处,只听空气中传来“唰”的一声响声,再看原地已没了几人的身影。

    而等到白平刃几人睁开眼睛之时,几人已来到了夜月门外的山神门处,此时的山神门依旧在开启着,一条极白光芒的通道隐现在众人眼前。

    首先发觉异常的是钟北,只见钟北先是疑惑的盯了一眼山神门通道,接着便自言自语道:“哎,不对啊,按照时间来算,山神门此时不应该开启呀!”

    凡川笑了笑,应声道:“以后不用算时间了,山神门原本是一仙阵,如今已被之前我给你们讲起的仙人齐亢而破!”

    “啊?不会吧!这……”连带着白平刃和浦玄,以及沈佑,几人的脸上震惊不已。

    “好了,别惊讶了,我们还是瞬移进去吧。”

    说着话,凡川不等几人有所反应,立即抽出真气,一个闪身而过,短距离瞬移就已将白平刃几人带到了夜月门的主门之外。

    等到了夜月门主门之时,白平刃几人更是惊讶不已,双眼睁大的看着凡川,好像是在看一只怪物一般。

    凡川见状,伸手挨个的敲了白平刃几人的脑袋,同时出声道:“想什么呢!都回来了还在发呆?”

    “噢噢噢……这……这太神奇了,我们这才离开夜月门没有多少年,怎么……”

    白平刃几人口齿不清的说着自己的感受,虽然凡川听不懂几人在说什么,但是凡川感受的到,几人此时的心情异常的开心和兴奋。

    再一番啰嗦之后,凡川带着晴雪一马当先的跑向了夜月门的主门,剩下了白平刃几人在后面苦苦追赶。

    还没到主门之时,主门的把守就率先迎了上来,双双对着凡川下跪道:“弟子拜见宗主!”

    还是上次两名把守,这次的态度倒是来了个天差地别,凡川没那心情算什么旧账,况且不知者无罪,凡川只是应了一声,让两人起身,随后便带着晴雪走进了夜月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