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四章:忽冷忽热
    回到了静室之后,凡川开始打算接下来的行程,按照之前的想法,凡川想将迎湘三人带回孤真派修炼,而殷二则也是暂时留在孤真派里。

    直至自己拜访了那些往日好友,以及关于孤真派和烟紫破格修仙一事之后,则带着殷二前去南异星球,寻找宛灵。

    一路上经历了这么多事,凡川虽有诸多疑惑,但隐约间,凡川好像已经察觉到了一丝线索,但目标很不明确,而南异星球,则是凡川最终寻找答案的所在。

    心累大过于身累。

    不再多想,凡川躺在静室的床上,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就在凡川闭上眼睛的同时,夜月门观云池所在的位置,安谧的四周突然惊现一道金芒,金芒直指上空,瞬间飞走,消失不见。

    深夜里的夜月门,没有任何人注意到这道金芒。

    而也就是在这道金芒消失之后,夜月门凌关真人所住的石室突然传出了一阵阵的石头与地面的摩擦声,随即只见原本那紧闭的石门缓慢的打开了,凌关真人一身清风道骨的从石室里走了出来,此时正值深夜,月光轻轻的照在石室上,光线反射到凌关真人的身上,让此时的凌关真人看起来很是朦胧。

    接着只见凌关真人一挥手里的拂尘,身体缓慢的悬浮于空,然后向着山神门的方位,快速飞去。

    一夜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等到凡川睁开眼睛的时候,室外早已天色大亮。

    凡川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自身装束,随即推门而出,仰头望着天空,伸了一个懒腰,晴空万里,微风徐徐。

    这时夜月门里的修真弟子都开始忙碌了起来,因为他们记得就在昨天,凡川宗主曾说过今日要召开门会。

    凡川自然也记得此事,于是没作停留,随即快步的向着夜月门主殿而去。

    此事的主殿之外已经汇聚了不少的修真弟子,见到凡川走来,众人同时向着凡川躬身施礼,而且那声“拜见宗主”极其洪亮。

    凡川对着众弟子点了点头,随即闪身进了主殿。

    而此时的主殿内没有别人,只有一个人在闭目静思,此人正是凌关真人。

    见到凌关真人之后,凡川很是激动,于是立即上前,躬身施礼道:“凡川拜见真人,不知真人何时出关的?”

    听到凡川的声音,凌关真人这才睁开了眼睛,面露慈祥,轻身站起,微笑着走到了凡川的身前,伸手扶起了凡川微微躬下的身子,随声道:“宗主,你回来了。”

    “呃,真人就别这样称呼在下了,我……”凡川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

    “哈哈,这有何妨。”凌关真人爽朗的笑着,接着出声道:“老夫昨晚才出关,但直至今天早上,才知道你回来了。”

    “这么巧啊,真人,我说还想去拜访你呢!”凡川欣喜道。

    “老夫本意出关时间还需很久,只是……”凌关真人眉宇间闪过一丝疑惑。

    “只是怎么了?真人。”凡川随即追问道。

    “闭关之时,老夫感应到了山神门有触动,有些担忧,于是才强行出关,这才发现山神门不存在了。”凌关真人缓声道。

    听到山神门,凡川心里有些不自在,更甚有些慌张,就像昨天安吾在质疑山神门时一样,那种感觉让凡川说不上来。

    “真人,不瞒你说,山神门乃是……”

    “不用说了,老夫已经知晓了,就在今早,老夫已经听弟子们说过了。”

    凌关真人好像很在意山神门的存在和消失,于是在与凡川的交流中,不时的感叹。

    凡川又不傻,自然看得出来凌关真人的顾虑,只是这份顾虑让凡川也搞不明白。

    “真人,在下有件事想要与你诉说。”凡川认真道。

    “噢?什么事儿?”凌关真人有些好奇道。

    凡川想了想,语气坚定的出声道:“其实,在我们夜月门里,有仙魄存在,仙魄也就是仙人被毁去真身的结果。”

    “恩,然后呢?这个和山神门有关联吗?”凌关真人不紧不慢的出声道。

    凡川很是疑惑,难道这个消息还不够惊动凌关真人吗?可看此时凌关真人闲情淡然的样子,根本好像并没有为此消息所动。

    “真人,你不觉得……”

    就在凡川正想要表达出自己的疑惑的时候,只见凌关真人突然伸手示意凡川停下,接着只见凌关真人一挥手里的拂尘,转身坐在了宽椅上。

    随后凌关真人这才出声道:“宗主,你一定在疑惑老夫为何如此沉静,因为,仙人一事,老夫一直都知道。”

    “什么?真人,你……”

    “你听老夫慢慢说,其实在你继承夜月门宗主之时,老夫本就想将此事说与你听,但一直没有机会。”凌关真人顿了顿,接着出声道:“其实仙人这件事,整个夜月门里只有我和我淮臣师弟知晓此事,别人全然不知,而如今你既然知晓了,想必一定是天意。”

    凌关真人眼望着殿外,似在努力回忆,接着缓声道:“相传在很久以前,仙界发生了动乱,于是有仙人被仙帝给毁去了真身,但即使毁去真身,也不能再存留于仙界了,于是仙帝想起了修真界。”

    “而我们夜月门正是仙帝命人一手所创,外表看似修真门派,实则是为守护禁仙池,而山神门则是仙帝命人设下的一道仙阵,为的就是更好的隐藏夜月门,从而隐藏禁仙池。”

    “不过这段历史很是久远,老夫也是听以往的前辈们所讲起,至于它的真实性,老夫也不敢盲断,但是,禁仙池和山神门这是真实存在的。”

    “相传所说,守护禁仙池和山神门,则是夜月门万古不变的职责,若是这禁仙池和山神门有所触动的话,则夜月门将会受到天谴。”

    凌关真人说完这些,便不再出声,只是视线一直停留在殿外的远空里,久久未能回神。

    而凡川在听完凌关真人的话后,很是惊讶和震撼,关于仙人,凡川是知道的,可是凡川从未想过,夜月门竟然会是仙界的一颗棋子,一颗充当守护的棋子,这让凡川心里很是百感交集,不知是喜是悲。

    “真人,山神门仙阵创于仙人之手,而如今也是毁于仙人之手,我想我们夜月门应该不会被牵连吧?”凡川只好相信事实,尽可能的考虑着夜月门的安危。

    “但愿如此吧……”凌关真人感叹道。

    此时凡川这才有了自责和愧疚的心理,当初只是一味的想要进入夜月门,但却从未想过这么多,凡川的本意是毁掉山神门,从而是造福夜月门,可如今看来,反倒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心想间,凡川决定再找个机会前去寻访仙魄绝殃,问清楚此事,毕竟夜月门在凡川的心里是一个很特别的存在,况且凡川自认自己如今还是夜月门的宗主,更不能对众弟子的身家性命不管不顾。

    下定决定之后,凡川走向了凌关真人的身前,再次对着凌关真人躬身施礼,随声道:“真人,此事交给我,夜月门一定不会有事的。”

    “恩?”凌关真人有些疑惑的看向了凡川。

    “真人,你不用过于忧虑,回头我再去找那个仙魄,说清此事,我想此事不会祸及到我们夜月门。“凡川真诚的出声道。

    “哈哈,宗主,是你想多了,老夫本来就不全信于这传说,更别提什么天谴了,这充其量只是以讹传讹,或许只是仙界的一个小伎俩罢了。”凌关真人突然话锋一转,竟爽朗的笑了出来。

    凡川被凌关真人这情绪带动的,时冷时热,搞得昏头转向。

    凌关真人注意到了凡川的样子,于是再次出声道:“好了,宗主,其实老夫只是想试一试你这些年游历的结果怎么样,事实证明,你长大了,不再是以往那个毛头小子。“

    “真人,你……”凡川无语了,这特么什么跟什么呀。

    “不过老夫刚刚所说的都是以往的前辈相传,至于禁仙池一事,老夫还是知晓的。”凌关真人解释道。

    凡川点了点头,处理着复杂的情绪,没再出声。

    这时只见凌关真人深深的呼了一口气,随即再次出声道:“宗主,你与老夫讲讲你这些年都去了哪里吧?遇到了什么精彩的事情?”

    调节好情绪的凡川,点了点头坐在了凌关真人的身边,开始和昨晚与几位长老复述一样的内容,重新复述了一遍。

    凡川说的仔仔细细,凌关真人则听的津津有味,两人全然都已忘了刚刚关于山神门一事的紧张气氛。

    这时,主殿外的弟子们聚集的越来越多,而梓月和安吾几位长老也相继赶来,依次进入了主殿。

    当几位长老见到凌关真人与凡川正聊得火热的时候,并没有出声打扰,而在在一旁静静的聆听着,直到凡川的复述讲到仙人齐亢破了山神门仙阵的一刻,凌关真人这才微笑着点了点头。

    随即只见凌关真人双手鼓掌,看待凡川的眼神里更是充满了满意和期待。

    这时梓月忍不住开口了。

    “真人,你什么时候出关的呀?”……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