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二章:一别数年
    凡川被这突兀其来的金芒给刺的眼睛瞬间闭上了,等感觉到周围有异动的时候,凡川这才睁开双眼。

    没了刚刚刺眼的金芒,还是如之前一样透亮,只是此时在凡川的视线内多了两个人,不对,该是一个仙人,一个仙魄。

    “前辈!”

    凡川再次见到久违的仙魄齐亢后,很是激动,于是早都忘了在齐亢面前隐瞒什么。

    “哈哈,你回来了……”仙魄绝殃模模糊糊的影子飘离地面,大笑道。

    这时凡川注意到了恭恭敬敬站立在仙魄绝殃身旁的仙人齐亢,于是立即上前问道:“你刚刚去哪里了?我喊你,你听到没有?”

    “我在找师尊。”齐亢头都没抬,只是淡淡的回声道。

    凡川见状,也不好再多问,只好将目光再次转回到仙魄绝殃的身上,接着竟突然抽身跪下,随声道:“前辈,小子斗胆,在之前对齐亢仙尊谎称了自己是您的徒弟,还望您不要介意,我是为了……”

    “哈哈,这个无需多言,刚刚在你闭眼的一瞬间,齐亢已将和你相遇的过程告诉于我了。”仙魄绝殃依旧大笑道。

    听后,凡川惊恐的看了一眼仙魄绝殃,又看了一眼齐亢,感觉很是不可思议,这么短的时间,齐亢竟能将与我相遇之事全都告诉仙魄绝殃,难道仙人之间心有灵犀?

    就在这时凡川还在诧异的当下,只见仙魄绝殃突然将模糊的身体飘向了凡川的身前,一双模糊的手,缓缓伸手,将此时还在跪着的凡川给扶了起来。

    接着仙魄绝殃出声道:“你很聪明,不枉我对你的一番心意,你能将我徒儿齐亢带到此处,也算是你帮了我一个忙,我很感激,并没有一丝一毫责怪之意,你不用愧疚什么。”

    “多谢前辈的理解,多谢……”

    凡川挺感动,同时心里也犯着嘀咕,这仙魄绝殃难道就真的是因为和我有缘分吗?潜意识里,凡川感觉并没有那么简单。

    但当下的气氛让凡川有些不自然,这些话当然不能直接问出口,何况此时毕恭毕敬待在一旁的齐亢,正用着一副冷冰冰的眼神盯着凡川。

    “哈哈,别谢我了,我听齐亢说你到了夜月门之后,就直接来我这儿了,想必你那些朋友等你都等急了吧?”仙魄绝殃突然话锋一转。

    “恩?是的。”凡川点了点头道。

    接着只见仙魄绝殃将身体飘回到了齐亢的身边,出声道:“那既然如此,你便回去吧,我与齐亢还有一些事情要商量,之后齐亢就会回到仙界,想必你要下一次见他,就得到仙界了。”

    凡川有些发愣,但随即出声道:“前辈有事商量,小子自然需得离开,只是齐亢仙尊就此要回到仙界了吗?”

    “恩,怎么了?你想让我徒儿再帮你做些什么?”绝殃出声道。

    “没有没有,我只是觉得这一路上齐亢仙尊太辛苦了,想着让他多休息几天。”凡川真诚道。

    “哈哈,这个倒不用,回到仙界休息一样的,只是他还有他自己的事情要办。”绝殃仔细的解释道。

    “噢,那好吧……”凡川虽有一丝不舍,但随即还是对着仙人齐亢躬身施礼道:“师哥……呃,不是,仙尊,这一路多谢你的帮助,凡川感激不尽。”

    齐亢不再对凡川温和,反倒又学起来了当初的冷傲,在听到凡川的感激之后,只是淡淡的说出两个字:“不用。”

    凡川心想着,可能是因为自己骗了他,才会让他此时如此生气,但当初的自己也是被迫无奈。

    无奈之下,凡川摇了摇头,再次对着仙魄绝殃和仙人齐亢躬身施礼后,一个瞬移,离开了禁仙池。

    走出了禁仙池之后,凡川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脑子很乱,有对齐亢的愧疚,又有对绝殃的疑惑,还有接下来的南异星球一行,等等等等,让凡川突然感觉身心俱惫,想要好好休息一番。

    于是凡川没再多想,自顾自的苦笑一番,向着夜月门主殿快步走去。

    而就在凡川走后不久,此时禁仙池内的齐亢,话终于多了起来。

    先是见齐亢满脸不解且愤怒的样子,对着身旁的仙魄绝殃,恭敬出声道:“师尊,你倒是看上这小子哪里了?还赠予他您的随身仙器,这……这小子就是个油嘴滑舌的东西!”

    “住嘴!”此时的仙魄绝殃没了刚刚对凡川的时候的慈祥和温和,反倒突然严肃了起来。

    “师尊,我……”齐亢一时语塞,只好低着头,一脸不服气。

    仙魄绝殃见状,失望的摇了摇头,接着出声道:“齐亢你身为浮仙,怎么脾气还是一点没改?至于凡川的身份,你根本就不需要知道,如今告诉你,只会让你心生杂念,等到时机成熟了,这一切自然会真相大白,而到那时候,你就不会质疑为师的用意了。”

    被教训了一顿,齐亢的脸色顿时恢复了正常,恭敬的出声道:“弟子愚钝,师尊切勿动怒……”

    绝殃不再搭话这茬,而是话锋突然一转,出声道:“仙界的事情怎么样了?”

    齐亢立即回道:“按照净仙大人的计划,一切都在正常进行中。”

    “恩,那就好,你再具体说说……”

    “是,师尊……”

    此时临近夜晚的夜月门,被稀松的薄雾笼罩着,缕缕青烟不径而飞,安静且神秘。

    多数修真弟子早已回到静室潜修,黄昏还热闹非凡的夜月门,似乎一瞬间再次销声匿迹。

    凡川踏着并不轻松的步伐,一步一步的走向夜月门主殿,一路上也曾遇见过夜月门的修真弟子,但那些晚辈弟子们并不认得凡川,大多数都是匆匆擦肩而过,这让凡川心底难免有些涟漪,怀念起往日夜月门的种种。

    一切回归自然,凡川仔细的看着这些年夜月门的变化,百感交集。

    不知不觉中,凡川就走到了夜月门主殿。

    此时主殿外依旧是人群列队,而主殿内也是人声鼎沸,似乎都在等待着凡川的到来。

    见状,凡川有些感动,又有些感伤,随即快步走近了主殿。

    主殿门外列队的修真弟子,随即看到凡川的走来,众人一致的迎向了凡川,同时出声道:“拜见宗主!”

    “恩。”凡川点了点头,随即挥手让众人闪开一条路。

    凡川走上了主殿的台阶,接着转身再次看着台下众人,出声道:“大家先散去吧,明日我会召开门会,到时候大家务须参加。”

    “是,宗主!”

    众人再次吼了一嗓子,随即便人人神情激动的散去了。

    凡川转身走进了主殿。

    “你回来了啊,凡川!”梓月迎了上来。

    “宗主,这么快就回来了。”安吾附声道。

    “恩,我这不是惦念着你们嘛,怕你们失眠,所以就着急赶回来了!”凡川开玩笑道。

    “哈哈……”引来哄堂大笑。

    这时梓月发觉到有些不一样,于是继续出声问道:“凡川,跟你一起的那人呢?”

    说着话,梓月还转到凡川的身后瞧了瞧,依然没有看见齐亢的身影。

    “哦,是这样,他有事先离开了,所以……”

    “哎呀,不是我说你呀,凡川,你身为一派之主,来了朋友,怎么也得招待人家几天呀!”梓月打断了凡川的话,有模有样的出声道。

    听到梓月的话,凡川脸上浮现了一丝邪笑,随即附声在梓月的耳边道:“姐,我猜你是看上了我那朋友吧?哈哈……”

    “一边去!刚回来就知道欺负我!哼!”梓月蹦跳着伸手打着凡川。

    “哈哈,不闹了。”凡川举着双手投降道。

    凡川和梓月两人的对话,让气氛活跃了起来,同时也让殷二和迎湘三人不觉得有约束和陌生。

    这时,安吾凑了上来,对着凡川出声道:“宗主,老夫刚刚看你离开的那位朋友,他的修为境界……”

    “他是仙人。”

    没等安吾说完,凡川打断出声道。

    “什么?仙……仙人!”安吾惊恐道。

    “不是吧?凡川,你开玩笑呢吧?仙人怎么可能……”梓月也是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凡川笑了笑,解释道:“我骗你们有什么意思?还有一件事,我倒是要说说你们了,山神门被毁,你们没发觉吗?”

    “什么?宗主此话怎讲?”安吾立即出声疑惑道。

    接着,凡川将齐亢如何破解山神门仙阵一事,托盘的与众夜月门的长老复述了一遍。

    听闻后,几位长老面面相觑,同时震惊不已,在他们的认知里,山神门乃是保护夜月门,不受外敌侵扰的神一样的存在,同时也是禁锢夜月门与外界来往的存在,如今被毁,却不知是福是祸了。

    “宗主,山神门被毁,那我们以后……”安吾有些支支吾吾。

    “安吾长老,你是在担心什么吗?”凡川问道。

    “这个倒不是,老夫只是觉得,山神门不在了,那我们夜月门势必要卷入修真界了……”安吾说着话,眉宇间闪过一丝顾虑。

    不过此时没等凡川出声,一旁的梓月却率先出声了,只见梓月伸手拍了拍安吾的肩膀,随即出声道:“我说安吾长老,你这说的什么话?山神门消失,我们不是该高兴吗?这样我们夜月门也用不着苦苦等着山神门开启之日了。还有,什么是卷入修真界,我们夜月门本来不就是修真门派吗?”

    凡川点了点头,认同了梓月的看法……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