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一章:行禁仙池
    这时,紧随其后的另外三位长老也赶了过来,接着只见三位长老先是注视了凡川一眼,接着用着震惊的表情,随即就要对凡川躬身施礼,但却被凡川及时给拦住了。

    “安吾长老,征黎长老,易阳长老,你们不用这般在意这些俗套礼节。”凡川温和的出声道。

    “哎呀!宗主啊,你可算是回来了,我们几个老头子,对宗主那可是日思夜想……”

    “是啊是啊,宗主,就让老朽给您行一大礼……”

    “宗主终于回来了……”

    三位长老自顾自的发表着自己的感言,同时可以轻易的察觉到,三位长老的激动之余,竟还有一丝丝的感伤。

    “几位长老,你们算是我的前辈,能得到几位前辈如此的挂念,凡川心里知足了……”凡川这是发自肺腑之言。

    就在凡川的话音刚刚落下之际,几位长老身后带着的一群夜月门修真弟子,突然一同大声道:“弟子拜见宗主!欢迎宗主回来!”

    声音的汇聚很响亮,确实给凡川来了个措手不及,凡川在感动之余,更是难掩喜悦。

    “谢谢大家,谢谢大家……”凡川词穷了,只剩下了感谢。

    而此时在主门旁站着的那两位把守,身体竟开始大幅度的颤抖着,脸色极其难看。

    凡川见状,微笑着走向了两位把守的身前,可就在凡川还未出声的时候,只见两位把守竟突然“噗通”一声跪在了凡川的面前。

    同时只听两位把守用着哽咽的语气出声道:“弟……弟子拜见宗主,之……之前不曾认出宗主的尊颜,还望宗主饶命……”

    凡川苦笑道:“你俩这是干嘛呢,我又没有责怪你们,毕竟我离开了这么多年,不认识那很正常,不怕,站起来吧。”

    凡川的仁和感动了在场诸多的夜月门晚辈修真弟子,都对着凡川投于崇敬的眼神,而两位把守更是对凡川感恩不尽。

    这时,一旁的梓月又出声道:“凡川,快说说,这些年你都去了哪里?还有还有,你……怎么进来的夜月门?山神门不是还未开启吗?“

    “是啊,刚刚弟子来报说是宗主您回来了,老夫起初还不信呢,还臭骂了弟子一顿,老夫也在疑惑,这山神门未开启,宗主您怎么……”安吾长老附声道。

    此时的夜月门主门前,被修真弟子们堵了个水泄不通,乌泱泱的一片,而那些晚辈修真弟子似乎都想目睹凡川宗主的神采,于是都在争先恐后的向前探出着头。

    凡川见状,于是对着梓月几位长老出声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先进去,你们的问题,我一一回答你们。”

    听到凡川的话,只见安吾长老狠狠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自责道:“看我这老糊涂了都,宗主来了这么久,都忘了让宗主先进来了,哎呀,宗主快快有请。”

    “安吾长老多虑了……”凡川笑道。

    随即只见夜月门的修真弟子们主动的让出了一条通道,而梓月几位长老则走在前方,为凡川带路。

    凡川见状,转身对着齐亢和殷二,以及迎湘三人使了个眼色,随即一行人跟着夜月门四位长老,快步的向着夜月门主殿走去。

    一路上,凡川根本都来不及欣赏周围的熟悉风景,耳朵里全被那些晚辈的修真弟子的议论声给充斥满了。

    有人说:“咱们宗主好年轻啊,而且好帅!”

    又有人说:“还有呢!你们察觉到没?我们宗主的修为境界好高,具体处于哪层修为境界,我都说不准!”

    又又有人说:“很早以前就听说了我们宗主的大名,今日得以相见,真是此生无憾啊。”

    各种各样的修真弟子,各种各样的言论,凡川也不忌讳,任由他们自由发言,直到凡川一行人走进了夜月门的主殿之后,耳朵里这才清净了些许。

    不过接下来的是夜月门四位长老的疑惑了,不过凡川知道,眼下最主要的事情,是要先带齐亢去禁仙池面见仙魄绝殃,但是这件事又不能声张,所以刚刚凡川这才引众人来到主殿。

    “凡川,快说说,这些年你到底都去了哪里?我们之前曾派人打听过你的消息,可是什么都没打听到……”

    “是啊,我们只打听到了白平刃那几个小子的消息,可就是没有宗主您的消息啊……”

    “对啊,当时外界相传孤真派遭受兽人袭击,自此就没了宗主您的消息,这后来宗主您是去了哪里了……”

    “恩,还有咱们夜月门的山神门此时并未开启,宗主您是……”

    一连串的问题,让凡川头都大了,见状,凡川先是对着四位长老伸手做了一个“嘘”声手势,随即转身使用真气布下了一道结界。

    等感觉到再没了外人在场后,凡川这才快步的走向了四位长老的身前,然后将四位长老笼络在了一块,接着凡川小声道:“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接下来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先办,就是在我们夜月门的观云池那里,但我在办这件事的时候,不能有外人打扰,仅仅只有我和他……”

    说着话,凡川将手指指了一下齐亢,趁着齐亢没注意,凡川又转过身来,对着四位长老接着出声道:“除了我刚刚说的那人将要随我一起去办那件重要的事,而那四位全都是我的朋友,你们暂且好好招待,我用不了多久就会回来,等回来再将这一切的前因后果告诉你们。”

    四位长老虽不明白凡川到底所指什么,但看凡川严肃的样子,于是也不好再作纠缠,只好同意的点了点头。

    一切商量确定之后,凡川转身看着殷二,以及迎湘三人,出声道:“殷兄弟,湘儿,女眉姐,男君兄弟,你们四人暂且在这里等上我一下,我已经安排了四位长老好好的招待你们,你们权当这里是自己家就好,我现在需要和我师哥去办一件事情,办完之后,我自然会回来与你们相聚,如何?”

    首先是殷二站起身来,对着凡川躬身施礼,随即出声道:“恩人……噢不,凡川兄弟尽管忙你的事情便是,在下自然全听兄弟的安排。”

    凡川满意的点了点头。

    而此时的迎湘三人明显有些为难,凡川见状,于是走近迎湘三人的身前,再次出声道:“湘儿,你们不要有什么顾虑,夜月门乃是尊友好客之地,再说,我只是去去就回,用不了多久的。”

    听到凡川的话,迎湘三人这才起身表态,愿意在此等候凡川回来。

    接着,凡川再次嘱咐了梓月等等四位长老一遍之后,随即带着齐亢离开了夜月门的主殿。

    出了主殿,凡川怕那些夜月门的修真弟子见到自己和齐亢之后,难免生疑,于是二话没说,带着齐亢瞬移而走。

    等两人的身影再次隐现出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夜月门的观云池。

    看到那些栩栩如生的雕像,往日与宛灵在此嬉戏玩闹的场景,再次覆盖了凡川的脑海,凡川用力的甩了甩脑袋,强行的使自己保持清醒。

    而此时初次来到观云池的齐亢,神色明显有些异常,只见他像是在找寻什么,一直徘徊于观云池的四周,而且不时的还拿鼻子在嗅着什么,动作很是奇怪。

    “师哥,你怎么了……”凡川不解的出声问道。

    “我感觉到了仙气。”齐亢淡淡的出声道。

    凡川心想,这不是废话嘛,仙魄绝殃就在脚下,当然有仙气了。

    接着凡川阻止了齐亢无脑的寻找,带着齐亢来到了之前自己发现的那个洞口。

    拨开那些刻意掩埋的杂草和石块,顿时一阵冷气从洞内径直而上,致使凡川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

    “果然是禁仙池!”齐亢突然出声道,把凡川吓了一跳。

    “下去吧……”凡川说完话,接着抽出真气护体,率先进入了那黑漆漆的洞口。

    而齐亢也随之而去。

    还是和以往那种压抑的感觉相同,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四周更是异常安静的让人发毛。

    凡川轻车熟路的带着齐亢向着之前仙魄绝殃出现过的地方快步走去。

    眼前的光线开始逐渐明亮起来,也不知是哪里透进来的光,而且随之而来的压抑感觉也消失了。

    直至走到当初凡川见到仙魄绝殃的位置,凡川这才停下了脚步。

    “师哥,这里就是当初我见到师尊的地方……”凡川解释道。

    可是当两人环顾四周以后,别说仙魄绝殃了,就连一只小飞虫都没有,四周还是和刚刚一样,异常安静的让人心生慌乱。

    还好此时有着光线照耀,还能依次的在周边寻找,于是凡川和齐亢两人决定分开来寻找些线索,但是凡川并没有发觉到,此时的齐亢所表现出来的动作和神情,很是异常。

    “师哥,你那边什么情况?”凡川头也没回的出声问道。

    静,死一样的安静。

    凡川不但没有等到齐亢的回应,竟连齐亢的脚步声也消失了。

    凡川有些疑惑,于是再次出声道:“师哥?师哥?”

    还是没有回应,顿时,凡川开始有些慌乱了起来,倒不是说害怕,只是那种神秘的感觉让凡川很不舒服。

    不再寻找什么线索了,凡川随即转身走回到刚刚与齐亢分开的位置,见到并没有齐亢的身影,于是想要再次出声大喊。

    可接着,让凡川震惊的一幕出现了。

    本来死一般安静的空间里,突然大放着两道极其刺眼的金芒,金芒将整个禁仙池照耀的格外明亮……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