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五章:南难之离
    “师哥,这是在哪里呀?”凡川拖着沉重的躯体,向着一旁的齐亢出声问道。

    齐亢用手指了指前方的一座城,回应道:“前面就是天湛城。”

    随着齐亢所指方向看去,果然,凡川心底升起了一种熟悉感,那是初来东固星球之时,曾到过的第一座大城池。

    这时,南雅锦和殷二也相继醒来。

    “凡川,我们这是到哪里了?”刚刚苏醒的南雅锦并没有注意周围的情况,只是疑惑出声道。

    “前面是天湛城,这边是清雨阁。”凡川用手指出了两个方向。

    “真的回来了呀!”南雅锦在听到清雨阁的时候,明显激动了起来,以至于都忘了还在折磨着的头痛。

    而此时的殷二则是满眼好奇的环顾着四方,也不说话,只做一位安静的大叔。

    既然已经算是到了清雨阁的门口,接下来,想必又是离别。

    接着只见凡川先是无力的摇晃着脑袋,随即走到南雅锦的身前,看到此时兴奋异常的南雅锦,凡川不好打扰,但是这件事,终究还是要说出口。

    “雅儿,你回去吧,这儿离清雨阁很近了,我就不送你了……”凡川有些不舍的出声道。

    听到凡川的话,南雅锦瞬间呆住了。

    接着只听南雅锦幽幽的出声道:“你的意思是,你现在就走?”

    “恩,时间不多了。”凡川点了点头道。

    “小白的事情,你还没有给我说清楚,你现在说走就走?你考虑我的感受了吗?”南雅锦的语气开始有些哽咽了。

    怎么又是想哭?刚刚摆平了樱白,现在又开始换做南雅锦,凡川不觉间一阵头大。

    “雅儿,你别哭呀,你听我给你解释。”凡川着急的出声道。

    “解释什么?着急解释完,就离开是吗?”南雅锦哽咽的语气里,还带有丝丝不满。

    “雅儿,我……”凡川再次不知所措。

    此时一旁的齐亢和殷二两人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等待着。

    凡川感觉气氛不对,但碍于齐亢和殷二在场,有些话凡川又说不出口,于是接着凡川先是让南雅锦稍等片刻,随即转身走向了齐亢和殷二。

    “师哥,还有殷长……殷兄弟,你俩要不先去天湛城等我,我随后就来。”凡川有些愧疚的出声道。

    齐亢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一声不吭,随即突然伸手拉住了殷二,一道金芒闪过,两人的身影消失了。

    凡川知道齐亢定是带着殷二去了天湛城,他俩走了,那么现在凡川说话也不会再遮遮掩掩了。

    于是只见凡川像是鼓足了勇气一般,坚定的转身,再次朝着南雅锦走去。

    “雅儿,是这样的,关于小白的事情……”

    “小白是我妹妹,其实我早都看出来了她喜欢你,这个就不用解释了。”

    凡川的话被南雅锦打断,这让凡川顿时尴尬了起来,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了。

    “呃……”凡川语塞了。

    “你真的这么着急离开吗?”南雅锦率先出声打破了僵局。

    “雅儿,不瞒你说,其实我着急,全都是因为我师哥,他前段时间曾告诉过我,说他是擅自离开仙界,而逗留于凡间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所以我这才……”

    “这才着急带他去见你们的师尊吗?”

    “恩,是的是的。”

    两人一问一答,凡川只顾着点头。

    这时,只见南雅锦突然长呼了一口气,随即再次出声道:“凡川,我什么时候还能再见你呢?”

    凡川想都没想,立刻脱口而出道:“事情办完了,我立即前来东固星球,到时候你这阁主也别做了,我带着你去遨游花花世界。”

    听到凡川的话,只见南雅锦的身体微微颤动了一下,接着一层红晕爬上了她的脸颊。

    “此话当真?”南雅锦试着确认道。

    “恩,绝对当真。”凡川用力的点头。

    “可是……”这次换南雅锦语塞了。

    “可是什么?”凡川不解道。

    “可是我还是不想离开你,哪怕一秒的时间……”南雅锦有些羞涩的低下了头。

    凡川听到,心里很感动,但是想了想自己将要面对的困难与险境,凡川又毅然的做了决定。

    “雅儿,不是我不想带你,只是现下我有诸多事情要办,我怕忽略了你,还有,如今隐宗刚刚归属清雨阁,你需得亲自回去主持大局,要完成你爹爹的心愿,不是吗?”凡川真诚的出声道。

    南雅锦久久没有回话,只是一直低着头沉默,似乎在做着心理斗争。

    凡川见状,情不自禁的伸手抚摸了一下南雅锦的秀发,温柔的出声道:“雅儿,你在我心里是个坚强的女人,也是我凡川今生认定的女人,所以,你要学会面对,你始终都在我心里。”

    “凡川!呜呜……”

    听到凡川这番温情的告白,南雅锦终于忍不住了,放声的大哭起来,一把钻进了凡川的怀里,紧紧的抱着凡川,

    凡川的衣襟再次被沾湿了,只是这次是南雅锦的眼泪,与樱白的眼泪不同。

    看着南雅锦哭泣的样子,凡川忍不住的心疼,暗自在心里做下决定,不管以后如何,也要回来东固星球,给南雅锦和樱白一个答案。

    “我……我会想你的。”啜泣着的南雅锦,藏在凡川怀里,用着嘶哑的嗓音出声道。

    “我也是。”凡川坚定的出声道,同时伸手轻轻的拍着南雅锦的后背,以示安慰。

    终于,南雅锦不再哭泣,缓慢的离开了凡川的怀里。

    凡川温柔的伸手轻轻擦拭掉了南雅锦眼角的泪水,接着温柔的出声道:“雅儿不哭了,我送你一样东西,你可得要好好保留,等我回来的时候,我还要拿回来呢!”

    “恩?”南雅锦不解的抬头看着凡川,一个小脸哭的绯红。

    “等着。”

    凡川说着话,突然抽出真气,触动晶涟羽戒,随即一道蓝芒从天而降,很是耀眼。

    直到蓝芒散尽,再看此时凡川的手里,已然多了一把修真剑,而这把修真剑浑体泛滥着蓝光,如流水一般,淅淅沥沥。

    这把剑,正是夜月门凌关真人赠与凡川的流澜剑,而在这把流澜剑内,还躲着一只灵境兽小黑。

    “这把剑叫做流澜剑,乃是一位前辈相赠于我,我一直都带在身上,而且这把剑曾经多次相助相救于我,很是珍贵,现在我将这把剑送于你,一是你可以见此剑如见我,二是等你以后修为境界提高了,也可以用此剑来领悟自身修为。”凡川说着话,欲将流澜剑送到南雅锦的手上。

    可被南雅锦给拒绝了,接着只听南雅锦出声道:“不不不,这么珍贵的剑,你还是留在自己身上比较好,你接下来还不知道要面对多少困难和险阻呢,我担心你……”南雅锦说着说着又欲掉眼泪。

    凡川见状,立即出声打住道:“雅儿,你听我说,我还有一把楚远紫剑可以护身,已经足够了,但是我想给你说的事,送你这把剑,还有第三个原因。”

    “什么原因?”南雅锦果然被凡川的话勾起了好奇心,眼泪卡在了眼眶内。

    “你睁大眼睛看好了。”

    凡川说着话,突然抽出一丝真气融进了流澜剑剑体内,随即只见剑体先是闪过一道蓝芒,随即一团黑乎乎的东西,从蓝芒里脱颖而出。

    这团黑乎乎的东西,正是小黑。

    “啊呜,汪!”

    小黑刚刚跑出剑体,就像是被释放了一样,兴奋的不得了,大喊大叫着蹦进了凡川的怀里。

    “呀!这……这么可爱,这是什么啊?”南雅锦带着惊讶好奇和喜爱之心,目光紧紧的锁在了小黑的身上。

    凡川见状,心想有戏,于是接着出声道:“它是灵境兽,只出没于天劫灵境内,很是稀有,我给它取得名字叫小黑,平时它都躲在流澜剑的剑体之内修炼。”

    “哇,好可爱呢,小黑小黑!”南雅锦喜爱的出声道,同时不时的引逗着小黑。

    凡川笑了笑,接着将小黑从自己的怀中抱出,和小黑面对着面的出声道:“小黑呀,我接下来要去远行,很远很远,我怕你在剑体内憋得太久了难受,所以我决定将你先暂时存放于这位美女姐姐身上,好吗?”

    说着话,凡川还指引小黑看着南雅锦。

    可在凡川话音落下后,小黑像是听懂了凡川的话,只是一再的喊叫,同时想要挣脱凡川的双手,再次转回凡川的怀里。

    小黑明显是不想离开凡川。

    毕竟一人一兽相伴了那么久,凡川虽然也有不舍,但是和照顾南雅锦和樱白的心情一样,凡川不想让自己接下来的磨难祸及到小黑。

    “小黑,你听话,我去去就来,你以后跟着这位美女姐姐,没事就可以从剑体里出来逛逛,也用不着跟着我这么闷了,行吧?”凡川再次对着小黑出声说道。

    这时的小黑不再喊叫,而是好像很委屈的用着小脑袋在凡川的怀里拱来拱去。

    “你不说话,那我可就是认为你答应了哦,乖乖听话。”凡川出声道。

    随即再次抽出真气,紫芒伴随着蓝芒闪现,直至两道光芒尽散,凡川怀里的小黑也不见了。

    这时,凡川再次将流澜剑递到南雅锦的面前,接着出声道:“小黑已经回到剑体里了,你以后可要好好待它,你的修为境界越高,小黑的受益也就越大,所以,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你可要加紧修炼呀。”

    “恩,我一定会的。”南雅锦再也没有推辞,而且欢快从容的接过了凡川手里的流澜剑。

    见时间已过去许久,凡川深呼吸了一口,接着出声道:“好了,雅儿,我也该去天湛城了,师哥他们也该等着急了,我就不送你了,你当下速速回清雨阁吧?”

    本来还在欣喜的南雅锦,听到凡川这么一说,脸色再次暗淡下来,不过这次并没有掉眼泪。

    “你一定要注意安全,我会一直等你回来接我。”南雅锦好像终于下定决定,柔情的出声道。

    接着没等凡川说话,南雅锦突然凑上身来,踮起了脚尖,一个柔软的香吻,再次印在了凡川的脸颊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