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一章:齐亢所难
    “你跑哪里去了?你知不知道我之前差点归位了!”

    凡川怒气冲冲的跑向齐亢,开启抱怨模式。

    齐亢没有理会凡川,而是依旧微笑着等待凡川一阵的诉苦。

    “你之前说好的,你在背后观察着,不会让我出事,可你知道吗?我真的差点被那些妖族给形神俱灭,现在倒好,架打完了,你轻轻松松的回来了!”

    齐亢依旧没有回话,一直在静静的听着凡川说。

    而此时滔滔不绝了一阵子的凡川,似乎也发觉到了齐亢始终没有说过一句话,难道是因为自己的话太多了?凡川这样想着,于是立即住口,双眼直直的盯着齐亢。

    这时候的齐亢见状,突然“噗”的笑出了声。

    “你说完了?”齐亢微笑道,接着用着一副看笑话不嫌事大的样子,看着凡川。

    “给我个理由。”凡川故作冷冷的出声道。

    “哈哈。”齐亢突然放声大笑了起来。

    凡川很诧异,因为这是凡川第一次见到齐亢大笑,很是不解,难道自己受伤差点丢了性命,就让他这么高兴吗?凡川越想越生气。

    这时,齐亢突然收起了笑声,神情严肃的出声道:“我说,我是故意不管你的,你信吗?”

    “为什么?”凡川不解。

    “因为我想看看你的实力。”齐亢淡淡出声道。

    “实力?呵呵,我差点死了。”凡川自嘲道。

    “不会让你死的,因为在你和妖族交手的时候,我一直在旁观战,我想在等你无能为力的时候,我再出手解救你。可惜,你的表现很不错,我没能出手。”齐亢缓慢的出声道。

    凡川听到齐亢的话,有些愤怒,这算是什么话?说是夸奖又不是夸奖,这说来说去不就是耍人吗?

    “你这番话,我根本不信。”凡川冷冷的回应道,随即将视线转向另一方。

    这时,齐亢又再次大笑起来:“哈哈,信不信由你了,不过师尊能看上你,确实有些道理。”

    说起绝殃,凡川灵光一闪,随即故作毫不在乎的出声道:“有没有道理不是你说的算,不过有件事,我会向师尊禀告。”

    “什么事?”齐亢认真了起来。

    “我就告诉师尊说,我将寻隐枪拿了出来,结果师哥并不帮我,反而冷眼看着我将要被妖族给形神俱灭……”

    “喂,不至于吧!”齐亢有些紧张了。

    “不至于?没事的,借此机会,让师尊考验一下你的能力罢了。”凡川有模有样的出声道。

    “你……”

    齐亢语塞了,有些紧张的不知所措,本来还以为凡川是在开玩笑,但当看到凡川那一脸认真的样子,齐亢越想越不安。

    好像寻隐枪在齐亢的心里,有着不可撼动的位置。

    就这样,两人沉默了许久,最终还是齐亢率先打破了僵局。

    “师弟,都怪我,我不该……”

    “不该什么呢?”

    凡川似笑非笑的看着齐亢,心里洋洋得意。

    “不该……对师弟置之不理,其实我……”齐亢很是为难。

    凡川见状,也不好意思再逗齐亢了,于是伸手拍了拍齐亢的肩膀,随即出声道:“好了,师哥,我不告诉师尊了便是,你别这样了。”

    齐亢双眼略显感激的对着凡川点了点头。

    接着两人又没东没西的闲聊了几句,凡川发现如今的齐亢变化很大,好像不再是那么冷漠寡言,反倒越来越像一个话唠了。

    “对了,师弟,当时你在与那几只妖争斗的时候,我明明看到你的真气已经枯竭了,那道金光是怎么回事?好像那金光又给予了你真气?”齐亢不解的出声问道。

    凡川点了点头,回答道:“恩,那是我一位尊敬的前辈赠与我的珍器,名曰龙尺,可保人一命,但只限于修真者。”

    “龙尺?不错不错……”齐亢似懂非懂的点着头,自言自语道。

    接着凡川又将之后女妖十三答应自己的条件等等之类的事情,全都一股脑的告诉了齐亢,随后凡川获得了齐亢衷心的赞赏。

    两人感觉没有聊多久,此时看远处的天空,竟浮现了微弱的白光,看来天色又要明亮了。

    这时,意犹未尽的齐亢站起了身,突然对着凡川伸手,一道金芒顺势进入凡川的身体,接着只见齐亢不时的点头,并不说话。

    “怎么了?师哥。”凡川不解道。

    “恩,你的伤势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不用我帮你了,想必再过不久就会痊愈的。”齐亢应声道。

    “恩,我之前刚刚吃了丹药疗伤。”凡川如实说道。

    “原来如此。”齐亢点头道,接着没等凡川开口,齐亢的目光突然锁定凡川,接着出声道:“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去面见师尊?”

    齐亢的话锋一转,让凡川愣了一下,接着只听凡川出声问道:“师哥,你很着急去见师尊吗?”

    “恩,因为……”齐亢点了点头,话说到一半却停下了,表情有些迟疑。

    “因为什么?”凡川追问道。

    “实不相瞒,师弟,此次离开仙界,我并没有禀明仙帝,乃是受一位净仙大人的帮助,我才能擅自下界,为了寻找师尊,我剩下的时日已经不多了。”齐亢缓慢的出声道。

    听到齐亢的话,凡川极其震惊,虽然凡川不了解仙界的规矩,但是听齐亢话里的意思,凡川能感觉到,私自下界,肯定是一件极其困难且后果很严重的事情。

    “师哥,你别嫌我多嘴,若是你……耽误了回仙界的时日……”

    “那我便会和师尊一样,被除去真身,永世做仙魄。”齐亢打断了凡川话,利索的出声应答道。

    “啊?这么严重啊!”凡川再一次被震惊,久久没能回神。

    直至齐亢咳嗽了一声,凡川这才惊醒过来。

    接着只见凡川紧张的出声道:“师哥,那事不宜迟,我们立即启程吧?”

    听到凡川的话,齐亢有些错愕,出声道:“你确定?”

    “那还有什么不确定的呀,帮隐宗驱除妖族的事,已经完成了,还留在这里做什么!”凡川很肯定的出声道。

    “可是那两位女人……”齐亢说着话,手指着对面此时南雅锦和樱白休息的竹楼里。

    凡川见状,顿时有些为难了起来,想了很久,然后出声道:“这样吧,师哥,我们离开还是要先去神源门拜别凡群真人,这样刚好将小白送回神源门,而至于雅儿嘛,师哥,你还真得陪我再去一趟天湛城,因为天湛城还有我几个朋友在等着我一起去往北原星球,这样刚好可以再将雅儿送回到清雨阁,然后我们从天湛城出发,如何?”

    齐亢想了想,随即对着凡川点了点头。

    “那好,事不宜迟,师哥,你先去凌水城等我便好,我这就去叫醒她们俩人,咱们立即出发。”

    “恩,好,那我现在就去凌水城等你。”

    话音落下,齐亢转瞬消失了,唯独留下了一丝未散尽的金芒。

    齐亢走后,周围的环境瞬间安静了下来,凡川一个人再次想想刚刚的话,感觉不免有些着急,同时对即将面对的离别,让凡川有些感伤且唏嘘。

    此时天色已然亮起,新的一天来临,密林里时不时的传出一些飞禽的叫声,伴随着流水哗啦啦的声响,组成了一曲天籁之音。

    凡川抬头看了看眼前的竹楼,竟感觉迈出下一步是如此的艰难,对于即将的离别,凡川根本没有做好准备,从来隐宗之前,凡川对于离开东固星球,还没有这般纠结,可在隐宗里的这段时日里,凡川却莫名的有种舍不得的心结,而这种不舍心结,仅仅只是对待两个美貌的女人。

    可是凡川想了又想,自己以后的路,也许只能由自己走出来,离开南雅锦和樱白,这也许是对她们两人最好的归宿,这种归宿可以让两个傻傻的女人远离战争和危险。

    也许,凡川此刻只能用这种借口,来安慰自己将要离开的心。

    “叽叽……”

    耳边再次响起一声飞禽的叫声,凡川深呼吸了一口,摇了摇浑浊的脑袋,随即推开了竹楼的竹门,轻声慢步的走了进去。

    看到南雅锦和樱白还在熟睡,凡川会心的笑了笑,接着抬手一道紫芒掠过,凡川为两个女人解开了知觉的封禁。

    “雅儿……醒醒……”

    “小白……醒醒……”

    凡川实在不忍心叫醒两个为了自己,已经坚守三天三夜没有休息过的女人,但是脑海里不时的浮现齐亢的话,凡川只好忍心如此。

    “恩……”

    “啊……”

    接着两个女人相继醒来,张大着嘴巴打着哈欠。

    可接着只见两个女人在醒来的一瞬间之后,突然坐直了身体,神情也从刚刚的放松,突然变得紧张了起来。

    “凡川!凡川怎么样了……”

    “哎呀,我怎么睡着了!真是……”

    两个女人还没有注意到凡川此时就坐在床沿前,两人都在自顾自的自责。

    “两个傻女人,我在这儿呢!”

    凡川实在看不下去了,于是微笑着出声打断了两人的自言自语。

    “啊!凡川!你……”

    两人惊讶不已的盯着凡川,同时又低眼看了一下自己睡过的竹床,很是不解。

    凡川见状,对着两个女人伸手做了一个“嘘”声手势,接着凡川将之前的事情,完完整整的对着两个女人复述了一遍……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