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章:安然若是
    视线里,逐渐出现了凌水城的模样。

    “我们快到了。”南雅锦和樱白欣喜道。

    “恩。”凡川点了点头,同时目光紧紧的锁定凌水城。

    随着距离的越来越近,凡川看到此时的凌水城依旧是自己之前离开时候的模样,一片废墟,只是相比较之前,此时地面上的水干枯了不少。

    眼下那些刚刚赶回来的隐宗修真弟子正帮助着凌水城的凡人居民们清理着废墟,此时整个凌水城里再次浮现往日的熙熙攘攘,只是这种熙熙攘攘却并不是热闹,而是化悲愤为力量的向上心态。

    凡川没作停留,跟着南雅锦和樱白两人,径直的飞回到了隐宗。

    就在三人刚刚降落在隐宗的主门外时,只见到成群结队的隐宗修真弟子,早已站列有序的等待已久。

    “拜见恩人,我等代表隐宗在此恭候恩人!”

    凡川被南雅锦和樱白两人搀扶着刚刚挪动了一步,就迎面听到隐宗众修真弟子的恭候声。

    由于参与的修真弟子很多,这声响自然很大,搞得凡川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凡川只好面带微笑,一一的对着众人点头。

    这时,似乎先到一步的杀不尽,再次从隐宗里面走出来,陪同着的还有隐宗老者,以及几位修为有成的隐宗弟子。

    “老夫静候恩人回来,如此怠慢,还望恩人莫怪……”杀不尽对着凡川恭敬的出声道。

    听到杀不尽这么一说,凡川倒是显得很不自在,这不是刚刚才见过了嘛,怎么就比我早到一步,还来个什么怠慢,凡川很是不习惯,但碍于在场这么多人的注视,凡川也只好依从。

    “宗主说的哪里话,在下已然很是受宠若惊了……”凡川回应道。

    “恩人快请,老夫这便去安排人准备盛宴,好好的宴请恩人一番!”

    杀不尽说着话,就欲转身离开,但被凡川给制止住了。

    “呃,宗主且慢,在下现在只想好好休息一番,至于宗主的好意,等日后再说,可好?”凡川略显的有些为难道。

    届时,杀不尽见到凡川有些为难的样子,于是沉思了一番,随即爽朗的出声道:“那也好,就按照恩人的意思来办,请恩人先去好好休息一番。”

    话音落下,杀不尽对着凡川做了一个“请”的姿势,随即杀不尽又小声的吩咐着门内弟子去找上几位门内女性修真者,前来照顾凡川。

    虽然杀不尽的声音很小,但终究还是被凡川听到了。

    接着凡川强撑着微笑对着杀不尽出声道:“宗主,你别这样安排了,你看我这……还不够吗?”

    凡川说着话,示意着杀不尽,同时双眼各自看了一眼左右两边的南雅锦和樱白。

    而在被凡川看了一眼之后的南雅锦和樱白有些诧异,想必并没有听到刚刚杀不尽私下的安排。

    “哈哈,是老夫多此一举了,恭送恩人前去休息。”杀不尽爽朗的笑道。

    看到杀不尽爽朗的笑声,凡川有些唏嘘,想起自己刚来隐宗的那会儿,杀不尽何曾有过这般笑容和气势,但在得到自己亲手给予的权牌之后,杀不尽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人生的路好像瞬间从低谷就爬到了顶峰。

    接着凡川对着杀不尽点了点头,随即带着南雅锦和樱白两人,径直的走向了之前待过的那间竹楼静室。

    在去往竹楼的路上,樱白好奇的出声问道:“凡川,刚刚你和杀不尽嘀咕什么呢?他说什么多此一举呀?”

    凡川笑了笑,出声道:“杀不尽他说要安排几位大美人来照顾我,陪我吃饭,陪我睡觉,等等等等,可是,我告诉他说,我有你们俩个了,就不用啦!”

    听到凡川的话,樱白的脸上瞬间升起一片绯红,先是撒开了扶着凡川的胳膊,随即伸手打着凡川的肩膀,娇嗔道:“去死啊你!你这个大坏蛋,大色狼!受伤了还不老实,怎么不疼死你呢!”

    樱白的一番攻击和臭骂刚结束,随即南雅锦也学着樱白的样子,对着凡川就是一阵狂风暴雨,搞得凡川因为疼痛感连连哀嚎求饶。

    “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乱讲话了!”南雅锦和樱白几乎同时道。

    凡川单手揉着刺痛的肩膀,连连出声道:“不敢了,不敢了……”

    看到凡川疼痛,南雅锦和樱白又不忍心的再次搀扶住凡川。

    三人很快走回到了竹楼静室。

    进了竹楼之后,凡川安排着让南雅锦和樱白两人为自己守门,不让别人进来打扰。

    “雅儿,小白,你俩在门外等我,禁止闲杂人等闯进来,我找颗丹药为自己疗伤,这期间不要有人打扰。麻烦你们二位了……”

    “恩,你自己小心。”

    两人虽然不舍,但还是按照凡川的指定,静静的守护在了竹楼门外,静静等候。

    等到一切就绪,凡川盘腿坐在了竹床上,打开晶涟羽戒,翻腾了好久,凡川这才找出了仅剩下一颗的焚灵火丹。

    刻不容缓,凡川想也没多想,顺势将焚灵火丹吞入了肚中,随即闭上眼睛,开始感受真气的满溢,以及伤势的抚平。

    焚灵火丹进入凡川的身体后,就像是一颗火球一样,瞬间炸了开来,每一道火焰充斥满了凡川身体内任何部位,同时,真气开始缓慢的汇聚,直至后来大幅度的加速汇聚。

    就这样,静静的感受,这一闭眼盘坐,凡川就整整的坐了三天时间。

    这期间,南雅锦和樱白两人很担心凡川的状况,曾有几次,南雅锦都想破门而入,想要查看凡川到底什么情况,但都被樱白给拉住了,因为身为修真者都知道,在丹药疗伤期间,若是有人打扰,不但丹药起不到疗效,反而会因为反噬力,将疗伤者更陷于险境。

    南雅锦自然也了解这些,只是时间越久,她的担心越重。

    终于在第三天的深夜,凡川像是一觉睡了几百年一样,站起身大大的伸了个懒腰,身体上的关节啪啪作响。

    一种无比的舒畅涌上心头,真气恢复了,伤势虽然还有,但较之前来说,已经很好了。

    由于凡川乃是寒体体质修真者,所以丹药的疗伤效果达到了最大极限,以至于凡川这才能通过短短三天时间就能活动自如,若是火体或者水体体质的修真者来用此丹药疗伤,没个一年半载的,想必是很难出关。

    “呼……”

    凡川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一个轻跳就跳下了床,简单的再次活动一下关节,以及适应一下真气,随即,凡川走出了竹楼,打开了竹楼的竹门。

    就在凡川打开竹门的那一瞬间,凡川惊呆了,同时心里极其感动。

    就在竹楼的竹门外两旁,南雅锦和樱白两人各守着一角,以防止有人进到竹楼内打扰到凡川。而此时两个女人也许是因为坚持的时间太长了,时刻的警惕又太过于疲惫,竟不知不觉的坐在石板上睡着了。

    两双美丽动人的大眼睛都已经闭上,伴随着此时深夜的月光笼罩下,两个女人的样貌看起来绝对可以倾国倾城,沉鱼落雁。

    而最让凡川心疼的一点是,由于深夜气温较低,两个女人竟只是衣着单薄的守在外面,两人双手各自紧抱着自己,以此取暖。虽说修真者可以辟谷以及长时间不休息,但是碍于精神的紧张以及情绪的起伏不定,这些能左右凡人的气候以及冷暖,依旧可以伤到修真者。

    凡川是既感动又心疼,于是接着从晶涟羽戒里取出了两条棉单,先是悄悄的盖在了两个女人的身上,随即趁两个女人还没醒来,凡川故意抽出两道真气封禁了两个女人的知觉,以此想让两个女人好好休息一番,接着凡川依次的将两个女人抱进了竹楼里的竹床上。

    凡川坐在了床沿,看着两个女人熟睡的样子,凡川很幸福的微笑了起来。

    此画面,温馨且感动。

    可就在这温馨没过多久,竹楼外突然响起一阵诡异的声响。

    听到声响,凡川立即站起了身,神情很是紧张,因为凡川想起来了之前女妖十三的出现,正是因为在外制造出了诡异的声响,这才有了后面的事情。

    “难道妖族又回来了?”凡川在心里暗想道,同时坚决的向着竹门处走去。

    真气隐现手掌,凡川时刻的警惕着,生怕对方偷袭,就在接近竹门的时候,凡川先是抽出一丝真气探查,可结果并没有查到什么,于是一不做二不休,凡川瞬间打开了竹楼的竹门。

    接着就在凡川打开竹门的一瞬间,一道耀眼的金芒快速的从凡川的视线内划过。

    凡川立即寻着金芒看去,只见在不远处的密林边上的一块大型石板上,仙人齐亢,正安静的坐在那里。

    见到齐亢的身影,凡川这才放心下来,之前还怀疑是不是妖族再搞什么鬼,但是凡川回想着刚刚那道金芒的出现,分析着那金芒确实是由齐亢身上所发出,妖族根本就模仿不来。

    于是当下,凡川带着欣喜和愤恨,立即向着齐亢奔跑而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