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九章:犬马之劳
    众人虽有不解,但结果竟只是南雅锦解下外衣,完整的铺在了地面上,以防止凡川的身体受凉。

    这一切凡川全都看在了眼里,不知不觉间,凡川的心被南雅锦给融化了。

    这一刻,南雅锦在凡川的心里是美丽且温柔的小女人。

    缓慢躺在了南雅锦的外衣上,凡川对着南雅锦微笑了一番,惹得南雅锦又是一阵滚烫的泪水。

    事不宜迟,杀不尽从隐宗弟子中挑选了几位修为有成的弟子,开始呈圆圈包围状,以凡川为中心,依次的排列开来,准备帮助凡川疗伤。

    接着在众人的期待与紧张下,只见空气中开始出现道道黑芒以及青芒,这两种芒色乃是杀不尽以及隐宗弟子所抽出的真气,真气开始汇聚,凡川的身体开始出现微微的颤抖。

    随后在众人的注视下,道道真气缓慢的进入了凡川的身体,而凡川的感受则是,开始有些刺痛感,但随即一种舒服的感觉涌上心头,真气似乎在体内抚平创伤。

    没用多久,凡川体内的伤势已恢复的差不多,但是总归来说,以后还是要格外注意身体,且需要不间断的真气恢复,不然伤势再犯,也许会更严重。

    此时的凡川就像是一堆被堆积起来的沙石,不碰还好,若是触动,则是会散了架。

    “收阵!”

    随着杀不尽的一声命令,其他几位隐宗弟子全都收起了真气,顿时空气中弥漫的黑芒和青芒尽然消失。

    因为凡川在被疗伤的全过程中,都一直在睁着眼睛,所以当听到杀不尽停止疗伤之后,凡川随即开始检查自己的身体状况,还好,真气恢复了不少,而且体内的伤势明显减轻了不少,最起码凡川此时不会再感觉到胸口隐隐作痛了。

    “凡川!”

    顿时,南雅锦大呼着凡川的名字,再次跑向凡川身边,而随后,樱白也紧随而来。

    两人再次缓慢的将凡川扶起,而此时凡川的脑袋刚好倚躺在南雅锦和樱白的肩膀上。

    “凡川,你怎么样?还疼吗?”南雅锦心疼的出声问道。

    “是啊,凡川,你到底怎么啦?吐了这么多血……”樱白紧随出声问道。

    凡川见到格外关心自己的两个女人,微笑着试着出声道:“呃……”

    能说话了,凡川接着出声道:“我没事儿,你俩别这么紧张,我死不了的。”

    “哼,乌鸦嘴,住口!”南雅锦娇嗔一声,随即伸出拳头打在了凡川的身上。

    而樱白也紧随着出声道:“哼,大坏蛋,就会耍我和姐姐玩!”

    “咳咳……”凡川剧烈咳嗽了几声,牵连着身体也在颤抖。

    南雅锦和樱白两人又忍不住的关心起来,刚刚缓和的气氛再次回归紧张。

    凡川见状,干笑了几声,随即让南雅锦和樱白两人将自己扶起来,然后凡川对着杀不尽恭敬的出声道:“多谢宗主相救之恩。”

    凡川想要对杀不尽躬身施礼,但碍于身体条件不允许,也只好作罢。

    “凡川少侠可别这么说,你这样让老夫受之有愧啊!”杀不尽急切道。

    这时,隐宗老者从隐宗弟子的人群中走出,先是对着凡川躬身施礼,随即手指着地面上七零八散的妖的尸体,疑惑道:“凡川少侠,这是……”

    “哦,这些全是妖,事情是这样的……”凡川开始与众人复述之前发生的事。

    但是凡川却并没有提起女妖十三易容伪装成樱白的事情,反而是一句话带过,然后追踪女妖十三一直到此,才开始了一场旷世大战,而中间,凡川为了让众人相信自己的话,也简单提起了自己几次神奇的攻击,以及龙尺之命。

    “这个呢,便是女妖十三留给我的权牌,此牌可调动妖界大军,现下我便将此牌交于宗主,想必以后隐宗不会再受到妖族控制了……”说着话,凡川将怀里的权牌递给了杀不尽。

    静,死一般的安静,自从杀不尽接过权牌之后,气氛竟瞬间达到冰点,一切竟诡异的安静了起来。

    就在凡川不解,想要出声打破这份安静的时候,接下来的一幕却将凡川吓了一大跳。

    只见原本沉默无声的杀不尽,以及隐宗众修真弟子,突然全都对着凡川半跪了起来,顿时山谷里来回回荡着膝盖触碰地面的沉闷声响。

    “恩人,请受我等一拜!”

    响彻山谷的声音,接着只见以杀不尽为头的隐宗众弟子,竟真的开始对着凡川施以跪拜之礼。

    凡川见状,慌了起来,自己哪受到过这种待遇,况且像杀不尽以及隐宗老者这样的修真者,都是凡川的前辈的前辈,凡川怎敢受此之礼,于是想要依次扶起众人,但身体条件不允许,于是凡川让樱白代替自己,一一的将众人扶将起来。

    “宗主,还有各位前辈,你们速速请起,我一个晚辈怎能受得各位前辈如此重礼,这……这不是折煞我吗……”凡川着急的出声道。

    “凡川少侠,不,恩人,您不顾自己的性命,肯舍身救隐宗于水火之中,这份大恩,我们隐宗愿永世存留于心,日后若是恩人有所调遣,隐宗愿效犬马之劳!”杀不尽感激的出声道。

    “哎呀,使不得,使不得,宗主别这样说,你这样让我……”

    “恩人无需多言,这是我们隐宗的一番心意,还望恩人不要再推辞!”杀不尽打断了凡川的话,依旧感激的出声道。

    “我……”

    凡川语塞了,不知该如何回答,只好不好意思的附和着。

    待到樱白将众人全都扶起之后,杀不尽开始商量如何将凡川带回隐宗之事。

    顿时,大家开始议论纷纷。

    而此时的南雅锦和樱白,在听到凡川刚刚的复述之后,对凡川既心疼,又感到无比的骄傲,以至于此时的南雅锦和樱白两人,一左一右的搀扶着凡川。

    杀不尽与隐宗众弟子商议不久,便再次走回到凡川的身前,缓声道:“恩人,要不这样,我亲自带你回隐宗,放心,老夫一路上都不会让恩人再受一点伤害。”

    凡川看着杀不尽真诚的眼神,微笑道:“不必麻烦宗主了,我这不是有人照顾嘛!”凡川说着话,满是感动的看着身旁的两位美人。

    “啊?哈哈……”杀不尽似懂非懂的笑出了声,随即便听从了凡川的建议,让南雅锦和樱白两人带凡川回隐宗。

    走后的杀不尽又安排着隐宗众弟子将这些妖的尸体就地掩埋,随即大部队开始向着隐宗撤离。

    而此时的凡川看着身边的两位美人,开玩笑的出声道:“怎么?两位大美人,你俩要背着我走回去吗?”

    凡川话音落下,迎来了两个女人的一阵臭骂。

    “哼,都这幅德行了,还满嘴胡言乱语。”

    “就是就是,真不正经。”

    一番嬉笑打闹之后,只见南雅锦和樱白两人各自祭出了各自的飞剑,接着将凡川缓慢的放在了两把飞剑之上,开始向着隐宗缓慢飞去。

    上空的凉风再次扶起凡川的长发,此时的凡川心里是很轻松和开心的,毕竟刚刚经历了九死一生,能再次享受着人世间的繁华,任谁也会格外轻松,如获重生一般,况且刚刚获救就可以有两位美人相伴,何乐而不为。

    虽然此时伤势还未痊愈,但凡川相信不久以后,自己肯定会满血复活。

    乐观的态度,决定凡川的一生绝非平凡。

    此时南雅锦和樱白两人细心细致的照顾着凡川,这让凡川再一次感动于心,于是趁着赶路,凡川向着两个女人出声问道:“凌水城灾难之时,你们去哪里了?”

    听到凡川问话,南雅锦率先回声道:“哦,那时候现场特别乱,我和小白妹妹本来想要去找你,但是隐宗宗主说太危险,强行拉着我和小白妹妹我们两人躲回了隐宗,这才免于那场灾难。”

    南雅锦话音刚刚落下,樱白接住话音,出声道:“我和南姐姐被带到隐宗之后,无时无刻的都在担心你,想要前去找你,直到那场灾难落幕,我们这才动身寻找你,可是当我们回到凌水城的时候,只有一片废墟和尸体,而你和那个奇怪的女妖都不见了……”

    “是的!”南雅锦又随声道:“我们之后又开始扩大范围的找你,凌水城周围的密林和山脉全都找遍了,都没有找到你。你知道吗?当时我和小白妹妹都急哭了,后来我们就不停的找啊找,直到找到你所在的这座山脉,这才找到你……”

    两个女人说起这段寻找之路,不禁的黯然泪下。

    凡川静静的听着,心中十分感动,就在两个女人还在低头默默啜泣的时候,凡川突然伸出双手,抱住了两个女人。

    “谢谢你们……”

    凡川发自内心的出声道,同时几滴泪水从凡川的眼眶中,强夺而出。

    而此时两个女人被凡川这么突然抱住,不禁的身体一番颤抖,而脸蛋也在不知不觉中染上绯红。

    特别是樱白,整个身体颤抖的不停,似乎很害羞,一直低着头默不作声。

    气氛有些感伤,凡川松开了抱着两人的手,接着出声道:“好啦,从今日起,我凡川欠你们两人一条命,日后若是两位美人有所差遣,在下必定效犬马之劳!”

    “扑哧……”

    两个女人破涕而笑,而且笑的很是开心。

    就在这样的欢愉气氛中,两把飞剑带着三人,加快速度的向着隐宗飞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