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八章:生死边缘
    “你……”

    绝色女妖气急败坏的说不出话来,只是恶狠狠的瞪着凡川。

    “首先,是你们想要致我于死地,我属于正常自我防护,而且凌水城的灾难想必也是你们所为吧?若我放了你们,也行,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凡川虽然不全信绝色女妖的话,但是为了帮助隐宗,而为自己树敌整个妖族,这不是凡川想要的结果,而且话说回来,凡川深知此时虽自己的气势过盛,但是想要真的打败女妖十三,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搞不好还会偷鸡不成蚀把米。

    听到凡川的话,两只女妖却久久未出声,只是神情恍惚的看着凡川。

    “不让我提条件?那好,出手吧。”凡川说着话,随即将楚远紫剑的剑刃再次直指两只女妖。

    两只女妖身体颤抖了一番,自始至终凡川所展现出来的能力,早已超出了两只女妖的认知,她们不敢相信凡川可以杀掉那么多自己的同类,更甚不敢相信是凡川可以起死回生。

    “什……什么条件?”绝色女妖胆颤心惊出声道。

    “离开隐宗,以后不准再踏进修真界半步。”

    凡川说着话,同时目光紧紧的盯着两只女妖,似乎想要从女妖的脸上发觉到对方的心理变化。

    此时只见那女妖十三苍白的脸上先是一阵的跳动,随即像是做了一个极其艰难的决定,缓声道:“我不能擅自做主答应你的条件,但是我会就此回到妖界,衷心劝阻妖主不再进犯修真界。”

    “我该怎么相信你的话?万一你回到妖界之后,接着带着一大批的妖再来进犯修真界,那该当如何?”凡川追问道。

    听到凡川的话,女妖十三有些沉思,接着手指上扬,凌空抓到了一支木牌,随即将木牌扔向凡川。

    凡川顺手接住木牌,见到木牌上写着“十三”二字,于是有些好奇的出声道:“这是什么?”

    “这是我的权牌,拥有此牌,我可以调动妖界大军,而妖界大军也会听令于此牌,你若是信得过我,我便将此牌先暂时存放于你这里,若是你信不过我,那么尽早动手吧!”女妖十三的神情有些萎靡,有些心无恋战。

    凡川看着眼前的女妖十三,虽然看不懂对方的神情,但是隐隐约约间,凡川还是能感受到对方的真诚,而且话说回来,凡川不想树敌妖界,况且此时自身的状况只有自己知道。

    凡川怕再出言为难会惹怒对方,这时凡川故作轻松的笑了笑,出声道:“既然你这么有诚意,那我也不好强人所难,况且你们还是两只女妖,我一个大男人怎能如此刻薄,对吧?”

    凡川话锋的转变,让两只女妖明显没有适应过来,只是傻傻的盯着凡川。

    见两只女妖没有动静,凡川接着又出声道:“这样吧,你们回去禀告你们妖主,就说修真界以后有仙人和我凡川来护界,所以让你们妖主三思而行。”

    “恩。”女妖十三和绝色女妖两只妖同时的点头。

    “那你们走吧。”凡川大气的出声道。

    两只女妖有些错愕,没想到凡川会这么快放了自己,但既然能走,何乐而不为,于是只听两只女妖缓慢的出声道:“谢……谢谢……”

    话音落下,两只女妖顺势就要离开。

    “慢着!”

    凡川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两只女妖被这声厉喝吓得猛然站住了身。

    凡川随即走近两只女妖身边,在两只女妖疑惑的眼神下,凡川出声道:“我只是想知道,这位妖妹妹叫什么名字?”

    两只女妖听到凡川的话,差点没倒下,而女妖十三则是很无奈的转过了头,留下了凡川和那只绝色女妖面对面相望着。

    “我……我叫鬼铃。”绝色女妖有些羞涩的出声道。

    “噢,鬼铃……这名字一般。”凡川自顾自的出声道,随即接着出声道:“好了,你们走吧,恕不远送。”

    两只女妖很是无奈的离开了,只是一瞬间,空气中充斥两道青烟,再看原地,已没了两只女妖的身影。

    见女妖走了有一会儿时间之后,这时的凡川突然持剑跪在了地上,一口鲜血瞬间从凡川的口中喷出。

    极其的疼痛感再次隐上了凡川的胸口,凡川强撑着用手擦去嘴角的鲜血,一番苦笑。

    其实凡川之前早已开始感觉身体力撑不住,但为了让两只女妖既答应自己的条件,又能离开,凡川不得不强忍着,而最后凡川问绝色女妖的名字,其实只是为了让两只女妖更相信自己没事,生怕女妖起疑,故作轻松。

    “呃……”

    喉咙处再一次的翻腾,一口鲜血欲再次破口而出,但被凡川仰头给生生的咽回到了肚里。

    凡川此时清晰的感觉到,体内的真气尽散,兽元力和化魂之力也是萤烛之火一般,好在兽元力的恢复能力极强,正在缓慢的递增。

    此时山脚冷冷清清,不时的有几股凄凉的山风掠过,还有不远处无名的飞禽的叫声,加上地面上七零八散的妖族尸体,这画面,很是孤独且萧索。

    休息了片刻,疼痛感虽然还在,但是凡川想要试着站起身子,准备离开此处,但是无论凡川如何用力,身体就像是长在了地面上一样,怎么也站不起,更别谈回到凌水城了。

    “齐亢,你等着,你这个大骗子!”

    凡川在心里暗骂着齐亢,心想等以后面见了仙魄绝殃的时候,一定要狠狠的告上齐亢一状。

    现下已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静静的等待身体恢复,可是凡川估计着,若没有外力帮助,自己很难达成恢复的预期效果。

    就在此时凡川无助的当下,突然一阵阵脚步声以及喧闹声打破了这份安静。

    凡川瞬间紧张了起来,一口鲜血紧紧的卡在喉咙处,凡川担心那些妖族再去而复返,若真是那样的话,自己今天真的就是一命呜呼了。

    目光紧紧的盯着声响来源处,同时凡川拼尽全力的使自己的身体站起来,这次或许是因为潜力爆发,又或许是因为凡川的意念太强,满是伤痕的躯体竟然持着楚远紫剑站了起来,而且与此同时,凡川将最后一丝真气缓慢的涌入楚远紫剑的剑体中,使楚远紫剑看起来给人的气势依旧不减,紫芒略盛。

    站起身子已是凡川所能承受的最大极限,想要逃跑,那是完全不可能的了,凡川只好强撑着面带微笑,等待着接下来的变故。

    空荡的山谷中不时的回荡着脚步声以及那喧嚣声,声音来回徘徊,以至于回音很大。

    可随着声音的接近,令凡川诧异的是凡川并没有感应到妖族身上特有的妖气,反而感应到了微弱的真气波动。

    既然有真气波动,那么想必来者定然是修真者,不过碍于之前被女妖十三易容伪装给欺骗过一次,凡川如今也不敢乱下决定。

    但是接下来的一声熟悉的声音,这才让凡川确定了,来者不会是妖。

    “凡川,你在哪里?凡川!我是雅儿!你在这里吗?在的话回应我一声!”

    南雅锦的声音,对,凡川在心里很是肯定,这绝对是南雅锦的声音。

    倒不是说凡川此时的结论很鲁莽,是因为之前女妖十三易容成樱白的样子欺骗凡川的时候,由于当时凡川的过于心急,没有仔细分辨,其实当时女妖十三的声音跟真实的樱白的声音,还是大有不同的,这也是为何易容的樱白话很少的主要原因。

    而南雅锦的声音给人有一种特别的感觉,这种感觉根本模仿不来,似夜莺吟唱,又似黄鹂鸣柳,婉转而悠扬,且动人心扉。

    果然,没用一会儿,凡川就看到,在山谷的尽头,南雅锦和樱白,以及杀不尽一等隐宗弟子,向着凡川所在之地快速的跑来。

    “凡川!”

    “凡川少侠在这儿!大家快来!”

    “凡川!”

    众人看到了站在尸体群中的凡川,无不惊呼且兴奋的向着凡川冲来。

    凡川见状,微微苦笑一番。

    直到南雅锦和樱白率先跑到凡川身前的时候,凡川的身体像是突然失去了支撑,瞬间再次狠狠的跪在地面上,手持的楚远紫剑也被丢在了一旁,剑体的紫芒也瞬间消失不见,而与此同时,卡在凡川喉咙里已久的那口鲜血,顺势喷出了口。

    “凡川!啊!”

    南雅锦见状,哭着喊着同样跪在了凡川的身前,没等凡川的身体自然向前趴下,南雅锦立即张开双手,紧紧的抱住了凡川,同时,眼泪一滴一滴的从南雅锦脸上滑落。

    “呜呜……凡川,你怎么了……你快说话呀……”

    紧紧抱着凡川的南雅锦,不时的哭着喊着,想要听到凡川说话。

    可此时的凡川,每想张口,就会有一丝鲜血流出。

    一旁的樱白似乎也很是紧张,娇躯不时的颤抖着,直到在看到凡川因想说话而不停流血的时候,立即上前关切的看着凡川,手无足措。

    而在场的众人还是属杀不尽最冷静,只见杀不尽先是走到南雅锦身前,关切的出声道:“南阁主,你先别让凡川少侠说话了,他受了严重的内伤,如今是根本无法出声的。”

    “噢噢噢,是是是,不……不说话,不说话……”南雅锦像是有些呆滞,只是双手从始至终都是在紧紧的抱着凡川。

    而此时的凡川,虽然忍受着疼痛,但是南雅锦她们的对话,凡川还是尽数的听进了耳朵里,看到南雅锦对自己如此担心,凡川心中备受感动,可碍于伤势过重,凡川根本无法出声。

    当务之急,杀不尽冷静的再次出声道:“南阁主,你先别这样,凡川少侠现在需要帮助,你先松开他,让他平躺在这地面上,然后我带着门下修为有成的几位弟子,我们一同为凡川少侠疗伤。”

    “好!好好好……”南雅锦呆滞的回声道。

    随即不舍的缓慢松开怀里的凡川,接着在一旁樱白的帮助下,两人将凡川的身体缓慢的放下。

    而就在凡川的身体将要碰到地面的时候,南雅锦突然想起来了什么,接着竟不顾众人的惊讶,自顾自的脱起了衣服……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