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七章:龙尺保命
    剑气过盛,压制着对方的妖气,凡川开始策略攻击之道。

    一道道紫芒如同剑影隐现,空气中接连不断的传出“噗噗”的沉闷响声,而此时再看凡川的身体,就如弯曲游动的幻影一般,时而隐现,时而消失,穿梭于众妖群中。

    而每当凡川经过的瞬间,接近凡川隐现之地的妖,都会撕心裂肺的嘶吼,而只用了短短几分钟,等到凡川的身体再隐现回原来所站之地时,之前还站立的几十只妖,此时只剩下了十几只妖。

    而那些此时受创躺在地上的妖,无不撕心裂肺的嘶吼,似乎忍受着极其的痛苦。

    凡川暗喜,首战成功,不过刚刚的突袭耗费了凡川大量的真气,因为出击的自始至终,凡川全程都在使用短距离瞬移,因此才可以从容的脱身,但接下来的战斗,就让凡川有些不知所措了。

    胸口的疼痛感再次刺激神经,凡川忍不住的持剑半跪在地上,真气枯竭,剑芒也越来越弱,不觉间,一丝鲜血从凡川的嘴角处溢出。

    “呜!”

    似乎看出了凡川伤势过重,奇怪女妖不再惊讶刚刚凡川的神奇攻击,随即命令着众妖开始突袭。

    凡川见状,苦笑了一番,心里骂着齐亢还不前来相救自己,但是碍于现状,凡川只好忍着疼痛再次站直身体,楚远紫剑的剑芒越来越弱,凡川先是竭尽全力斩出几道剑气,但剑气并没有伤到迎面而来的众妖,反而是被众妖轻易的化解。

    凝神聚气,凡川灵光一闪,双手间开始不停颤抖,接着空气中的紫芒开始逐渐消退,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道看不清摸不着的黑色气流,而这黑色气流顺势融进了楚远紫剑内,楚远紫剑开始大幅度的跳动,似乎气流太过于旺盛,而导致楚远紫剑想要脱离凡川的手掌。

    千钧一发之际,凡川忍受着极大的压力痛苦,仰天怒吼一声,接着手里的楚远紫剑顺势脱离了凡川的手掌,而再看此时的楚远紫剑像是有自主灵魂一般,随风无规律的跳动,但并没有脱离战场,直至凡川再次忍受不住疼痛感而半跪在地之时,楚远紫剑突然出击,以着三百六十度的旋转,极速的进入众妖群中,黑色气流的剑气开始大肆虐杀,“嘶嘶”的刺耳声响回荡于整个山脚。

    伴随着声响的同时,接着不断的痛苦嘶吼声也随之而来,十几只妖只在一瞬间,仅仅剩下了几只。

    而这幸存的几只里,包括奇怪女妖和绝色女妖,以及几只受了轻伤的男妖。

    而此时的楚远紫剑像是完成了使命一般,剑体跳动着飞回到凡川的身边,狠狠的砸落在了凡川身边的地面上,黑色气流消失,楚远紫剑的剑体逐渐暗淡了下来。

    凡川见状,苦笑一番,看来自己是在劫难逃了。

    而此时经历过两波神奇攻击的奇怪女妖,此时并没有立即出手,而是以着一副极其惊恐的样子,紧盯着凡川。

    “兽元力?你到底是什么人!”奇怪女妖质问道。

    凡川艰难的抬起头,对着奇怪女妖笑了笑,随即吃力的出声道:“我是什么人不用你管,若是想要我灰飞烟灭,请尽快。”

    “呵呵,你杀我妖族,受死吧!”奇怪女妖生气的怒吼道,同时带着仅剩的三只妖,开始向凡川奔袭而来。

    凡川见状,苦笑着低下了头,心中依然还对着齐亢抱有一丝希望,但是结果是,齐亢并没有来。

    奇怪女妖的攻击手法很是怪异,先是将凡川的身体拖向了空中,接着任由身后的三只妖,使出全力压制,顿时道道青烟如同迸发的烈焰一般,全然的击中了凡川的身体。

    此时凡川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只是一阵阵的麻痹感,意识开始逐渐的模糊起来,而且身体还在时隐时现的显现出紫芒,黑色气流,以及道道白色气流。

    但是这三种气流,凡川并没有操纵其反击,因为此时的凡川战意早已消退,任由着妖的攻击。不过由于泫滇战甲的防护,那些妖气的十成里仅有两成可以伤到凡川,但对于此时早已经精疲力尽的凡川来说,那两成攻击,足以致命了。

    “呜!呀!”

    妖的攻击还在继续,而那奇怪女妖更是火上浇油的飞到凡川悬浮的身体之上,用着双脚极力的践踏着凡川的身体。

    每当奇怪女妖的双脚落下一次,凡川身体上先是泛起一阵的青烟,随即一口鲜血从凡川的口中喷出。

    凡川就像是一只任人摆布的木偶一样,只有承受,没有反抗。

    凡川的视线里除了黑色,就是白色,那是山顶上昏暗的白色天空里布满着黑色的乌云,而意识也在这一刻逐渐模糊起来,凡川心里一直苦笑着,难道自己真的要亡命于此吗?本是要来帮助隐宗,却没想到会是这般结局。

    不觉间凡川闭上了眼睛,可也就是在凡川闭上眼睛的一瞬间,凡川右手指上的晶涟羽戒突然一阵光芒大现,随即一阵的跳动,接着一把浑体泛黄的尺子模样,从晶涟羽戒里脱落而出。

    尺子的周身雕刻着一条活灵活现的龙,而此时由于金芒的笼罩,这条龙看起来就像是游动一般。

    此时正在奋力攻击的几只妖,在见到尺子出现之后,全都好奇的停下了攻击。

    接着这尺子随即开始附在凡川的身体之上,先是从凡川的胸口之处,缓慢的游走,而每当尺子经过凡川身上某处,那某处就会发出金光闪闪的耀眼光芒。

    此时紧闭着双眼的凡川似乎感应到了光线,于是缓慢的睁开眼睛,刚好看到那尺子正准备浸入凡川的体内。

    凡川有些惊讶,但看着尺子的模样很是熟悉,于是凡川开始仔细的回想。

    突然凡川灵光一现,想起了这尺子的来历,正是之前在孤真派的时候,孤景然赠与自己的龙尺,而且当时孤景然还出声说到这龙尺可保人一命,难道?

    正在凡川遐想间,只见那龙尺突然钻进了凡川的身体之内,凡川先是感觉到了一阵极其的刺痛,随即竟舒服了起来,经脉开始顺畅,而且是那种前所未有的舒畅。胸口不再隐隐作痛,而且凡川还明显的感觉到体内的真气竟然在极速的汇聚。

    与此同时,凡川悬浮在空中的身体周围,开始若隐若现的浮现出道道紫芒,而那把早已沉寂在地面上的楚远紫剑,此时也在颤巍巍的跳动,接着瞬间飞回到了凡川的手掌之中。

    凡川见状,趁着几只妖还在惊恐发愣的片刻,凡川随即站起了身子,紫芒大现,楚远紫剑的剑气更是婉若游龙,凡川仅仅只是周身回转一圈,剑气瞬间就击垮此时站在地面上的两只男妖。

    “啊呜!”

    一阵撕心裂肺的痛苦喊叫声随之而来,再看那两只男妖仅仅只是躺在地面上的一瞬间,身体随之被粉碎,而与此同时,奇怪女妖和绝色女妖这才反应过来,无不用着惊讶且恐惧的眼神,紧盯着凡川。

    随之凡川的身体降落在地面,而此时的凡川看起来就像是死亡使者一般,浑身给人的气势足可以震撼四方,特别是凡川手里的那把楚远紫剑,更是紫芒如烈焰,熊熊战意可使敌人胆战心惊。

    见到凡川降落,之前在上空压制凡川的奇怪女妖此时也降落于地面,与绝色女妖汇合,两只女妖呆呆的站立于原地,不敢动身。

    “你……你到底是什么怪物!”

    奇怪女妖话音里颤抖着,看待凡川的眼神里,充满了恐惧,而她的那张异常苍白的脸,此时也因此变得有些扭曲。

    “我早说过,你管我是谁,怎么?不再围攻我了?”凡川挑衅的出声说道,同时撇眼看了一下此时地面上七零八落的妖的尸体。

    “你……你就是只怪物!”绝色女妖终于出声了,但绝色女妖说完话,就立即躲在了奇怪女妖的身后,眼神里与奇怪女妖一样,布满着恐惧。

    “我是怪物?别闹了。”凡川笑道。

    “你叫什么名字?”奇怪女妖强撑着冷静下来,出声问道。

    “凡川。”凡川冷冷的出声道。

    “你为何帮隐宗?”奇怪女妖继续追问道。

    凡川见状,有些哭笑,想起之前的画面,自己多说话拖延时间,此时竟换作成了对方,难免有些喜剧感。

    “因为受人之托。”凡川依旧冷冷道。

    “你……你确定要与妖族为敌吗?”奇怪女妖紧张道。

    凡川笑了笑,用手里的楚远紫剑指了指躺在地上的妖的尸体,出声道:“我能怎么办?是你们要先灭了我。”

    “呵呵。”奇怪女妖冷笑道。

    听到冷笑声,凡川好奇了起来,于是出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呵呵。”

    凡川再次迎来了一声冷笑。

    凡川有些自嘲且生气,于是故作愤怒的将楚远紫剑的剑刃直指奇怪女妖,瞬间一道微弱的剑气刺向了奇怪女妖,但被奇怪女妖成功了躲了过去。

    “说不说?”凡川恶狠狠的出声道。

    此时的凡川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大男人,在欺负两个小女人。

    奇怪女妖似乎很倔强,但迫于凡川的剑气所压制,最终只好暗暗的低头,小声的出声道:“十三。”

    “什么?”凡川没有听清楚。

    接着那只身着黑色锦衣的女妖竟跳了出来,出声道:“这位乃是我们妖族的十三大人,不妨告诉你,若你今日敢将我们十三大人强留于此地,那么你永生永世将都会遭到妖族的追杀!”

    “十三?”凡川思索着奇怪女妖的名字,不觉间有些诧异。

    “可是,若是我就偏要将你和你这十三大人强留于此呢?”

    楚远紫剑剑刃直指两只女妖,同时凡川英俊的脸上浮现了一丝邪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