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六章:众妖之谜
    正是之前那位被凡川用剑气伤到的奇怪女人。

    可此时根本没有给凡川惊恐的时间,脚下的飞剑就要碰撞到地面,可无论凡川如何脱离,那飞剑就像长在凡川的脚上一样。

    当务之急,凡川再次祭出楚远紫剑,想都没想,向着脚下的飞剑,一件斩去。

    紫芒扩散,只听空气中传来一声脆响,凡川脚下的飞剑不敌楚远剑气,瞬间粉碎。

    凡川借机跳上了一块山体上突出的大石头,还没稳住身体,迎面而来的是奇怪女人的攻击压力。

    只见那奇怪女人张牙舞爪着,飘渺的身体在空中不时闪现,一双瘦弱苍白的手,正对准着凡川的胸口。

    凡川反应不及,只是向上跳起身体,以此来躲避对方凌厉的攻击。

    不幸中万幸,凡川成功躲开了奇怪女人的第一道攻击,身体俯冲向上,而刚刚脚下的那块大石头,瞬间被粉碎。

    凡川此时还在庆幸,可接下来的一幕,彻底给予了凡川重创。

    因为就在凡川身体向上的当间,凡川只注意脚下的情况,没曾想,头顶上方,不知何时竟闪现出了几道身影,突然出现,对着凡川一阵攻击。

    这几道身影如虚无缥缈一般,根本难以准确的琢磨到对方的位置,更别说想要看清对方的模样了。

    而凡川根本没有顾忌到头顶,只是在受了一击重创之后,才开始极力反抗,但毕竟寡不敌众,仅仅只是一瞬间,凡川的身体就开始被打压的向下飞去。

    而此时在下面,那位奇怪女人早已准备好随时应战。

    顿时,整个空气里充斥着青烟,而那些青烟全都是从这些诡异的人身上所出,包括奇怪女人,以及上方的几道缥缈的身影。

    凡川刻力压制,但无奈攻击的节奏早已被打乱,只见到凡川的周身不时的闪现道道剑芒,但剑芒从未击中任何人。

    身体不受上方的压力,开始急速下降,但下面还有奇怪女人虎视眈眈。

    凡川突然仰天一声怒吼,接着只见身体上突然窜出几道飞速流动的银线,且银线越发的刺眼起来,而此时,泫滇战甲,瞬间浮现在了凡川的身体上。

    泫滇战甲的出现,为四周增添了不少压力。

    而此时在凡川的下方,竟传来了奇怪女人一阵阵的嘶吼,而且有一句词让凡川听的是异常清晰。

    “仙器!”

    这话音正是从奇怪女人口中传出,接着不可思议的,那奇怪女人竟要逃离,像是感觉到了能威胁到自己的东西或物体,逃离的同时还在不停的嘶吼,似乎在与上空的同伴传递消息。

    凡川不解,难道仅仅因为泫滇战甲的缘故,就可以将她们吓走吗?可接下来所发生的,让凡川确信道: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因为奇怪女人的逃离,凡川下方的攻击压力,随之消失,这也给了凡川喘口气的机会。

    可就在凡川站直身体了之后,头顶上方的压力竟在加速递增,身上的泫滇战甲时明时灭。

    凡川仅仅只是抬头撇上一眼,就已经被那阵势吓傻了。

    也许是因为泫滇战甲的出现,此时凡川头顶上方以奇怪女人为领袖,身后竟不时的闪现着几十道身影,从那模糊的身影中,凡川甚至还寻到了那天从齐亢手中逃跑的身着黑色锦衣俏美人,不对,该是俏美妖。

    这阵势一出,凡川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跑。

    接着在这片天空里,就上演了一出追杀大戏。

    凡川飞行速度并不慢,但是那些妖族却一直是紧追不舍。

    凡川曾想着按原路返回凌水城,但是想起刚刚凌水城的灾难,凡川又不忍心再给凌水城带去伤害,于是凡川只好在几座大山之间,绕来绕去。

    同时,凡川心里不时的祈祷着,祈祷着齐亢早些出现。

    由于飞行速度太快,加上刚刚受的伤,凡川的胸口不时的隐隐作痛,曾有几次,凡川甚至都能感觉到一股鲜血想要破口而出,但是都被凡川强行的压制下去了。

    “呜!呀!”

    身后的嘶吼声不断,凡川是越听越心烦,想起之前齐亢的交待,需要做到心无杂念。

    于是凡川便闭上眼睛,任由身体自由穿行,试着从内心最深处撇去杂念。

    但随着真气的枯竭,凡川有些心有为而力不足,飞行的速度越来越慢,而胸口的疼痛感,也随之越来越强。

    终于在飞过眼前最后一座山之后,身后的妖族,追上了凡川。

    但凡川并不是要坐以待毙,而是先使身体从容的降落在一座山脚下,随即转身,手拿楚远紫剑,冷冷的面对着眼前的几十只妖。

    “尽管来吧!”

    凡川看着眼前的以奇怪女人为领秀的一等妖,出声厉喝道。

    此时再称对方为女人有些勉强,早已肯定,对方是女妖了。

    可在凡川话音落下,眼前的妖并没有立即动手,而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凡川。

    此时,凡川才清楚的看清了这些妖的长相。

    那可谓是俊男美女,任由哪一只女妖放在修真界,都可堪称绝世美人,且倾国倾城。

    长相完美也就算了,而且这些女妖的身体,个个都是凹凸有致,堪称完美身材。唯独站在最前面的那个奇怪女妖,除了一脸苍白,其他并没有什么可圈可点的。

    而凡川还注意到,之前在凌水城城外,奇怪女妖的衣服脱落,可此时再看,那白色长衣依旧穿在奇怪女妖的身上,随风飘动。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有仙器护身?”

    此时那奇怪女妖竟开口说了话,将凡川给吓了一大跳。

    “你……你会说话呀?”凡川惊恐道。

    “别废话,快说,仙器从何而来?”奇怪女妖说着话,手指着凡川身上的泫滇战甲。

    凡川看到奇怪女妖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身上的泫滇战甲,想着奇怪女妖估计还是有些畏惧仙器,于是一大篇谎言开始在凡川的脑海里组成。

    “呃,这个啊?那可是大有来头……”凡川自傲的出声道,既然打不过,那必须拖延时间,以为自己求得机会逃离,接着凡川又出声道:“这仙器乃是我仙人师哥刚刚赐给我的,而我仙人师哥想必你们也见过,就是最近刚刚击杀了你们其中的两位男性同胞,这位美人知道!”

    说着话,凡川手指着站在奇怪女妖身后的那位身着黑色长衣的绝色美妖。

    被凡川指点,那绝色女妖对着凡川恶狠狠的瞪了一眼。

    “这个我知道,但是,你身为修真者,为何能驾驭仙器?”奇怪女妖直说要点。

    凡川开始吹嘘起来,回声道:“这个啊,我也不清楚,我仙人师哥说我体质完全可以驾驭仙器,于是我就听信了我师哥的话,于是乎,我就穿上了这件仙器,而且这个仙器还有另外一个能力呢!”

    “什么能力?”奇怪女妖紧张的出声问道。

    “就是护主能力,如今我是这仙器的主人,所以在我受到严重的外力伤害之时,仙器就会自动求救,然后,我仙人师哥就会寻着仙器的召唤,前来救我!”凡川自以为是的出声道。

    “一派胡言!”奇怪女妖并不相信,但是脚步却向后挪了挪。

    凡川见状,心知有戏,于是接着出声道:“怎么样?怕了吧?怕了就赶紧滚蛋,别在这打扰我的时间。”

    “呵呵。”

    凡川的一腔热情,却换来了奇怪女妖一声冷嘲,这让凡川有些不爽。

    “你是哪里来的修真者?为何要阻我妖族复兴大计?”奇怪女妖突然厉喝道。

    “哎呦,我是哪里的修真者用得着你管啊?还什么复兴大计,不就是想要吞并了修真界,从而演化成妖界嘛!”凡川冷嘲道。

    “住口!不准你诋毁我妖族!”奇怪女妖厉喝道。

    凡川看到对方似乎真的生气了,迫于寡不敌众的压力,凡川不敢再继续猖狂,只好装作无奈的点头,然后开始漫不经心的观察四周的地形,准备逃离。

    而此时那奇怪女妖似乎并没有看出凡川的心思,只是接着出声质问道:“你那仙人师哥是怎么回事,我妖族与仙界历来无争,为何要这般阻难于我们?难道这是仙界的意思?”

    凡川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只是应从的点了点头,接着出声道:“恩,可能是吧,我听师哥说起过,说是仙界派他下来拯救修真界,恩,就是这样!”

    “一派胡言!仙界怎能插手于下界之事,纯属无稽之谈!”奇怪女妖似乎很生气。

    “哎,你怎么问我,我就怎么回答嘛,那信不信由你了!”凡川无奈的摊开了手。

    “哼,从祈神城就想要斩杀于我,我倒是要看看,现下仙界还有没有仙人能救你!”说着话,奇怪女妖似乎就想要动手。

    “且慢!”

    凡川见状,立即出声制止道。

    凡川随即想到奇怪女妖刚刚话里的意思,果然,她正是在祈神城外出现的女妖,而且差点被齐亢给斩杀。

    一众妖族被凡川给厉喝住,全都停下了脚步,等待着凡川接下来的话。

    凡川装模作样的出声道:“你这只妖充其量是辰妖修为,而你身后那些妖想必没你的修为境界高吧?难道你愿意带着你的妖族后人全都送死吗?”

    凡川此话剑走偏锋,因为凡川之前听齐亢说起过妖的修为境界,而眼前这位奇怪女妖的修为境界,实为辰妖,辰妖在妖族里其实可以算是不错的修为了,有着不可替换的位置。

    可在听到凡川的话之后,那奇怪女妖想都没想的出声道:“送死?呵呵,那我今天就让你尝尝灰飞烟灭的滋味!”

    话音落下,奇怪女妖不等凡川再开口,率领众妖瞬间奔袭而来。

    凡川真的害怕了,对方这架势,任哪位修真者能挡得住?

    当下,凡川谨慎了起来,同时瞬间冷静,手握楚远紫剑,开始汇聚真气……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