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五章:易容伪装
    奇怪女人的衣服快速脱落,引来了在场众人的唏嘘声。

    凡川很是不解,为何对方的衣服会脱落,而且照这个脱落的速度,用不了一会儿,奇怪女人就会赤身luo体。

    凡川可不想见到这种尴尬的状况,即使是对手。

    于是片刻间,凡川打开晶涟羽戒,一阵翻腾,找到了几件粗布破衣,瞬间将衣服丢在空中,加入真气,衣服飞快的向着奇怪女人追去。

    就在奇怪女人的衣服快要脱光之时,凡川丢的几件粗布破衣刚好完整无缺的盖在了奇怪女人的身上。

    “bong!”

    而此时地面上传来一声沉闷的声响。

    接着,只见奇怪女人的身体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上,不再动弹。

    凡川不知接下来该如何应对,就是因为之前的疏忽,凡川才中了偷袭,此时的凡川有些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心态,不敢鲁莽上前。

    这时凌水城城门处的隐宗弟子以及凌水城居民,都在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同时还有人用手指着凡川以及那奇怪女人,做着自己的点评。

    场面有些凝滞,众人和凡川一样,没人敢上前查看情况。

    就在这时,突然狂风骤起,整个凌水城瞬间被风沙弥漫,城外的流水更是以往从没有过的惊涛骇浪,地面开始微微颤抖,声响极其刺耳。

    一时间,整个凌水城像是陷进了地狱一般,让人都来不及惊恐,只感觉一股强大的恐惧感充斥心头。

    那些凌水城的居民早已大喊大叫着纷纷逃离,而那些隐宗修真弟子,本来还想依靠自己的修为境界抵御,但无奈环境实在过于恶劣,最终还是和那些凌水城居民一样,纷纷逃离。

    人群极度混乱,哭声喊声不断,甚至时不时还能传出刺人心扉的嘶吼声,而此时南雅锦和樱白几人,也在人群中被挤散了。

    整个凌水城,陷入了极度的恐慌之中。

    狂风依旧在肆虐,流水翻起的大浪时不时的冲击到岸上,泥沙与水混在一起,凌水城被这突兀的恶劣搞得破败不堪。

    而此时的凡川,在之前刚刚察觉到情况异常的时候,早已使用真气保护,强行使自己的身体腾空,以此来阻隔风沙大浪的侵袭,但终究还是被几块狂风席卷的石头击中身体,虽无大伤,但这种突然的恶劣环境,让人摸不清看不透,着实发自内心的恐惧。

    混乱中,凡川尽量的使自己的头脑保持清醒,思索间,凡川可以肯定的是,这突然的变化,一定不是自然之力,肯定是人为所致。

    就在凡川正思索着接下来怎么办时,这时的狂风大浪竟缓慢的停歇下来。

    视线里还是很模糊,因为空气中还充斥着未散尽的沙土以及碎屑,待到狂风大浪终于完全停歇之时,一切再次回归安静。

    只是如今的这份安静,让人更恐惧。

    视线逐渐清晰起来,凡川放眼四周看了看,整个凌水城的地面上全是被水泡着的泥土碎屑,而城内的房屋,也早已被毁的七零八碎,就连凌水城城门的高台也被推倒,碎成一片,不远处的密林也是各种树木连根拔起。

    凌水城城外的流水水位竟下降了许多,而此时水面上脏乱不堪,有房屋碎片,有泥沙,有树木断枝,甚至还有人的尸体。

    看到尸体,凡川立即担心了起来,随即视线寻回刚刚众人所站立之地,此时哪里还有什么人,只有零零散散分开躺着的不多尸体,尸体全都躺在如今这废墟之中,再没了清洁于身的性格。

    凡川很伤心,同时又恨愤恨,这突兀其来的恶劣情况,让凡川的情绪开始阴晴不定。

    从那地面上不多的尸体中,凡川没有找到南雅锦和樱白的影子,这让凡川略微放心了一些,但两人的去向,却又成了凡川心里的病。

    为了尽早查明原因,凡川决定按照之前的猜想,还是要先找到那个至关重要的人,就是狂风大浪到来之前,被凡川用剑气伤到的奇怪女人。

    凡川降低了飞行高度,仔细的排查着刚刚奇怪女人所躺的位置,可此时那位置上,除了一滩淤泥和碎屑,哪里还有什么人影。

    顿时,凡川有些焦虑了起来,死人了不说,南雅锦和樱白不见了,而这受伤的奇怪女人竟然也消失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凡川越想越痛恨自己,恨自己面对大风大浪的时候,无能为力。

    正在凡川懊恼的片刻,突然不远处的半空中传来了几声清脆的笑声。

    “嘻嘻……”

    伴随着笑声传来,凡川还感觉到了有真气闪现。

    于是便立即寻声望去,只见樱白此时正嬉皮笑脸的乘着自己的飞剑,向着凡川缓慢飞来。

    “小白!”

    凡川欣喜的大喊道,同时加快自身的飞行速度,向着樱白迎了过去。

    等到快接近樱白的时候,凡川急促的出声道:“你们刚刚去哪里了?雅儿呢?还有隐宗和那些凡人呢?”

    此时的樱白在听到凡川的问话后,再一次笑出了声,接着出声道:“躲起来了。”

    “躲起来了?躲哪里去了?”凡川追问道。

    “安全的地方。”樱白依旧嬉皮笑脸道。

    “那好,你现在立即带我去找他们!”凡川说着话,闪身跳到了樱白的飞剑上,接着催促着樱白赶紧赶路。

    而樱白也很听话,默不作声,只是依旧笑嘻嘻的带着凡川向着远处飞去。

    心急的凡川,根本没有发觉到此时樱白的异常。

    两人渐行渐远,而樱白驾驭的飞剑速度,竟在不时的高速提升,这让凡川有些疑惑。

    “小白,你的修为境界突破了?怎么现在使用飞剑如此熟练?”凡川出声问道。

    接着身前的樱白转身,凡川先是近距离的闻到了樱白身上的独特香味,接着只见樱白依旧是笑嘻嘻的出声道:“是啊。”

    简单的两个字回答,让凡川有些不悦,但碍于眼下事务当急,凡川也没再多问。

    飞剑渐行渐远,此时凡川估摸着,早已脱离了凌水城,脚下只有不停飞驰而过的大山和密林。

    一阵阵刺骨的冷风吹过,凡川像是突然醒悟了一样,摇了摇脑袋。

    “小白,他们到底去了哪里?怎么这么远?”凡川再次出声问道。

    “前面就是了。”樱白淡淡的回答了一声。

    接着飞剑开始急速降落,目标像是一处深山里。

    凡川见状,开始有些疑惑,脑海里开始出现各种各样的疑问,从狂风大浪开始到现在,仅仅只是几分钟,凡川脑海里就如幻影一般,开始快速的回忆和理解。

    突然,一个极其惊恐的念头出现在了凡川的脑海里。

    此时身前的樱白,不对劲。

    由于刚刚心急,凡川根本没有察觉,可如今再想一想,按照自己对樱白的了解,樱白是一个外表坚强,内心柔软的小女人,平时再逞强耍赖,但关键时候必然是成熟稳重且心有分寸的女人。

    凡川想着,按照以此推断,若是刚刚经历了灾难,而且出了人命,况且还是在完全未知的情况下发生的,那么如今的樱白该是恐惧不已,同时心里难过,而且还会向着自己问出一大堆疑惑。

    可此时的樱白竟是嬉皮笑脸,而且言语不多,这太反常。

    而且最反常的一点是,凭着凡川的感觉,刚刚的狂风大浪并没有持续几分钟,所以说,即使南雅锦和樱白,以及隐宗的所有修真者撤离成功,能撤离到这么远的地方,可那么多的凌水城凡人居民怎么办?他们既没有真气,更不会驾驭飞剑,他们哪里去了?凡川之前看到凌水城城外只有不多的数具尸体,所以说,这是个极大的疑点。

    疑点重叠,凡川脑海里突然想起来之前隐宗老者给自己说过关于妖族的事情,说妖族善于制造幻境和易容伪装。

    “易容伪装?”凡川心里默念道,同时看着身前陌生的樱白,凡川不仅倒吸了一口凉气,身体差点从飞剑上坠落下来。

    可再看当下,凡川甚是疑惑,若按照猜想眼前的樱白是妖族所易容伪装,可是凡川此时能清晰的感觉到眼前的樱白身上有真气涌动,那么也就是说眼前的樱白,是修真者。

    修真者?妖族?凡川很是疑惑,不敢妄下断论。

    就在凡川此时疑惑的当头,脚下的飞剑突然急速坠落,像是一种自杀式的坠落,若没有强大的真气压制,后果不堪设想。

    “小白,你干什么!”

    凡川厉喝一声,可就在此刻凡川话音落下的瞬间,眼前的樱白突然飞身起来,脱离了飞剑。

    而也就是在这一瞬间,凡川之前还能清晰感应到樱白身上的真气,也于这一瞬间消失殆尽。

    凡川这一刻才发觉到自己上当受骗了,而且凡川感觉这次受骗,将会带给自己万劫不复的结局。

    因为凡川可以确定的是,眼前的假樱白,正是妖族所易容伪装。

    因为刚刚脱离飞剑的假樱白,已经去掉了樱白的美丽模样,取而代之的是一张极其苍白的脸……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