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四章:诡异之战
    由于飞行速度过快,凡川只感觉到脸上被水面之上的凉风摩擦的有些疼痛。

    距离奇怪女人的位置越来越近,凡川摒弃呼吸,做着万全之策,以防万一。

    “呜……”

    一声凄惨的叫声,从奇怪女人的口中发出。

    接着只见奇怪女人像是忍受着痛苦一般,仰天痛呼道:“呀!雷!呀!风!”

    听到奇怪女人的喊叫,凡川突然楞了一下,这声音,似曾相识。

    恍惚间,凡川的记忆被拉回到了初来祈神城之时,骑着古冰狼进城之时,这声音,与那祈神城城外的辰妖声音一模一样。

    而且话语里所喊叫的词,竟然也是一模一样。

    “那只辰妖不是被齐亢杀了吗?”凡川在心里疑惑道,但脚下的追捕速度,并未减慢。

    此时水面上因凡川的掠过,而惊起几尺高的波浪,即使从远处的凌水城来看,亦是清晰可见。

    距离越来越近了,凡川没多想,瞬间抽出真气,顿时道道紫芒如游龙一般,迅速的扩散于凡川的周身,凡川就像是天神下凡一般,给人极其震撼的既视感。

    “楚远,破!”

    随着凡川的一声厉喝,楚远紫剑瞬间闪现在了凡川的右手中,剑体的紫芒更是层出不穷,剑气破空,压力剧增。

    凡川猜想着,若对方真的是祈神城城外的那只有着辰妖修为的妖的话,那么此战必然艰辛异常,凡川还没有跟妖交过手,上次只是初次相遇,就被妖给下了幻境,扰乱了心神,不觉间,凡川开始紧张了起来。

    奇怪女人的嘶吼声还在持续,凡川抱着迎刃而解的心态,率先发动了攻击。

    楚远紫剑像是暴走的恶龙一般,伸着长长的舌头,向着奇怪女人瞬间飞去。

    凡川此击并没有想要致对方于死地,只是为了能更好的掌握主动权,从而控制住对方。

    因为凡川之前的都是只是猜想,或许对方是妖,但或许又不是,只是凡川隐隐的感觉到,对方就算不是妖,那也不会是什么善类,所以凡川才会做下如此准备。

    可就在凡川使用楚远紫剑发动攻击之后,那奇怪女人似乎根本置之不理,依旧是放肆的在水面上徘徊,不防守剑气,更不作任何反击。

    果然,随着剑气的大盛,奇怪女人好像是终于承受不了压力,飞奔的身体顿时停了下来,而楚远紫剑的剑气顺势缠绕住了奇怪女人的身体,一是防止奇怪女人逃跑,二是防止奇怪女人在精疲力尽的时候,抽身掉入水中。

    被控制住的奇怪女人,首先是仰天大吼几声,随即竟沉沉的低下了头,身体一动不动,眼前的长发顺势盖住了女人的脸蛋,此时的奇怪女人,就像是一个无脸的怪人一样,加上身着的白色长衣,更为这种怪异的气氛添加了几丝离奇。

    虽说表面上看奇怪女人已经被控制住,但是凡川还是害怕有变故,于是手掌间的真气不断,一直的涌进楚远紫剑的剑体内,而楚远紫剑也是尽力的使用剑气禁锢奇怪女人。

    终于在奇怪女人久久未动身的情况下,凡川一个闪身,飞向了奇怪女人的正上方,剑气像是化作了一条捆绳一般,缠着奇怪女人的身体,凡川使尽全力,开始带着奇怪女人飞行。

    顿时水面上掀起了层层波浪,而诡异的是,数不清的水滴却没有一滴能打湿奇怪女人的衣服和长发。

    凡川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飞行加速,向着凌水城的城门处披星戴月而去。

    没用一会儿,奇怪女人就被凡川带到了凌水城城门外。

    此时的凌水城城门外早已聚集了许多的隐宗修真弟子,以及藏在修真者背后的诸多凌水城凡人居民,众人的脸上都带有惊恐和好奇之意。

    而南雅锦和樱白,以及杀不尽和隐宗老者,四人此时正位列众人前排,担心的看着凡川所来的方向。

    直至凡川安全的降落在地,南雅锦几人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这时,南雅锦和樱白,以及杀不尽和隐宗老者,四人想要围上前去,看看凡川带来的奇怪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可却被凡川的一声厉喝给制止住了

    “你们先别过来!”

    凡川说着话,同时手里的楚远紫剑,依旧是剑刃直指奇怪女人,若奇怪女人敢有异动,凡川可一剑结束了她的性命。

    可是以此时这奇怪女人的状态来看,凡川明显是想多了,只见这奇怪女人释然的将身体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而奇怪女人的长发,依旧是遮盖着脸。

    此时的场面一片哑然,谁都没敢率先出声,都只是静静的观望着。

    待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奇怪女人依旧是不动声色,凡川见状,小心翼翼的用楚远紫剑挑开了遮盖住奇怪女人脸颊的长发。

    这一看不要紧,把凡川给吓了一大跳。

    只见那长发遮盖下的脸,竟极其的苍白,一丝血色都没有,像是从冰山一角走出来的一般,就连眉毛竟也是白色的,奇怪女人紧闭着双眼,给人一种即冰冷,又极其阴森的感觉。

    可就在凡川讶异的当下,那奇怪女人突然睁开了眼睛,而且与此同时,奇怪女人竟突然直直的站起了身,双臂抬起,一双苍白瘦弱的手,顺势从长长的袖口中显现而出。

    凡川根本来不及作任何反应,那双苍白的手,瞬间击中了凡川的胸口。

    接着只见凡川的胸口之处,紫芒像是水波一样,凌空荡漾起来,再接着只听空气中传来一声沉闷的“bong”声响,随后,凡川的身体惯性的倒飞而去。

    “凡川!”

    “凡川少侠!”

    这时,凌水城城门处,传来了南雅锦和樱白,以及杀不尽等人的喊叫声。

    但这声音此时进入凡川的耳朵里,却让凡川感觉到极其的刺耳,且烦扰。

    凡川只感觉到胸口一阵阵的刺痛,且体内真气不稳定,手里握着的楚远紫剑都开始因为真气的扰乱而微微颤抖起来。

    这一偷袭完全出乎了凡川的意料,凡川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奇怪女人竟如此能隐忍,不觉间,凡川对这奇怪女人的身份产生了极大的好奇。

    但是,终究还是被偷袭。

    凡川的身体在快要狠狠的摔在地面上之时,凡川抽身使用楚远紫剑钉在了地面上,以支撑自己的身体缓慢落下。

    “呃……”

    胸口的疼痛感再次袭来,凡川忍不住出声,但同时心里很是懊恼自己的疏忽和大意。

    可是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根本没有给凡川用来懊恼的时间。

    因为就在凡川受了一击刚刚落地之时,那奇怪女人竟再次发动突袭,身轻如燕的向着凡川飞来,右手似爪状,丝丝青烟从奇怪女人的手掌中泛出。

    而此时凡川终于看清了这奇怪女人的长相,苍白,冷血,就连那眼球里也尽是白色,极其诡异,让人不寒而粟。

    不过即使诡异恐怖,但凡川并不害怕,刚刚受的一击偷袭,凡川的火气还没地儿发泄,此时见到奇怪女人再次袭来,凡川做足了准备,与奇怪女人一较高下。

    修真者乃是凡人们眼中的尊者,而拥有着大道之期的修真者,则是修真者眼中的尊者。

    此时的凡川在那些隐宗修真弟子,以及凌水城凡人的眼里,凡川好像比尊者还要尊者,无不担心,无不崇敬。

    此时的凡川彻底的生气了。

    “凡川,小心!”这时城门处传来了南雅锦的提醒。

    凡川并没有理会南雅锦,因为凡川的双眼,正一直紧紧的盯着向自己奔袭而来的奇怪女人。

    “唰!”

    只听空气中传来一声剑气破空的声响,随即只见凡川先是将手里的楚远紫剑抬过头顶,接着迅速的向右方斜45度角斩下,一道紫芒瞬间被放大,又瞬间消散,此时楚远紫剑的剑刃紧贴着地面。

    凡川开始持剑奔跑,剑刃划过地面,绽放出道道震撼人心的紫芒,同时还发出“呲呲”的声响。

    那奇怪女人似乎看出了凡川的决心,竟在奔袭之时缓慢了一下速度,想要转变方位,从而来背后袭击凡川,可是这一切都已晚了。

    拥有大道之期的凡川,就在奇怪女人缓慢的一瞬间,手里的楚远紫剑嘶啸着向奇怪女人斩去,剑芒所划之处,空间明显的出现了扭曲,随之无穷的压力顿时笼罩了整个空间。

    千千万万道紫芒,依次的飞向了奇怪女人的身前,而奇怪女人见状,并没有躲避,也许她也早已看出来,这一击根本无法躲避,因为凡川的此次攻击已锁定了奇怪女人四面八方所能逃离的路线,于是接着只见奇怪女人只好硬撑着双手抬起,手指间的青烟四起,以此来抵御楚远紫剑的紫芒剑气。

    抵御前几道剑芒还好,但是接连不断的剑芒,最终还是将奇怪女人打的节节败退。

    终于,奇怪女人似乎看清了战势,双手间不再反抗,那股奇怪的青烟顿时消失,而接踵而来的剑芒,瞬间将奇怪女人的身体斩飞。

    奇怪女人的身体在倒飞的同时,身着的白色长衣竟开始碎裂,从袖口,从脚底,一直到腰部,接着奇怪女人异常白皙的双腿,也隐隐约约的显现出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