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三章:白衣奇女
    圆月当空,清风流水,凡川再次坐回到竹楼门前的石板上,静静的沉思着。

    凡川总感觉这一路上是有什么诡异的地方,但是并不能清楚的说出来,就像一根刺一样,深深的扎在身上,只有当你动身的时候,才会觉得隐隐作痛。

    而此时身在竹楼内的南雅锦和樱白,似乎看出了凡川的心事,两人心领神会的走出了竹楼,依次的坐在了凡川的左右两旁。

    “在想什么呢?”南雅锦出声道。

    此时的南雅锦已没有那么羞涩,好像之前的那个吻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恩……”凡川无力的摇了摇头,接着出声道:“我感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隐隐约约,我总感觉哪里有纰漏,但是又说不上来。”

    “纰漏?”

    “是的,你想,隐宗既然可以和兽族取得联系,况且先前是一位兽王的麾下,而且从我的认知中,兽族应该也不好惹吧?那为什么此时妖族来袭,隐宗却没有想到去求助兽族呢?”凡川疑惑道。

    南雅锦听到摇了摇头,出声道:“说不定兽族和妖族的能力不相上下呢?可能隐宗看中的正是齐亢仙尊吧?”

    凡川点了点头,好像也只能用这样理由来回答这个疑惑了。

    沉思片刻,凡川突然看了看身旁的南雅锦和樱白,接着出声道:“有件事,你们可能不知道,我曾经与兽人交手过。”

    “什么?”两个女人瞪大了眼睛同时出声道,一副惊恐的样子。

    “恩。”凡川点了点头,接着将自己在孤真派遇到的兽人一事,大概的与两人复述了一遍。

    两个女人听完之后,无不惊讶许久,同时一副看待怪人的样子看着凡川。

    见状,凡川苦笑着,出声道:“你们不相信啊?我再告诉你们一件事,我身体里有三种气体的存在。”

    “什么?”两个女人和刚刚的表情一样,膛目结舌。

    凡川接着说道:“真气,化魂之力,还有就是兽元力,真气我不用解释吧,化魂之力乃是化魂所拥有,我是受人所赐,这个以后慢慢再说,而兽元力就让我很是疑惑不已,我也不知道从何时,我自身就拥有了这道气流,后来得知,这兽元力乃是兽族所用……”

    此时两个女人已经说不出来话了,只是双目呆滞的盯着凡川,好像凡川刚刚的话像是呓语一般,根本没有任何可信度。

    凡川看着两个女人的样子,也猜到了她们不会相信,但凡川想了想,自己也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刻意去解释,等以后慢慢的她们就会知道了。

    “这……这怎么可能!”

    “就是啊!不可能啊!”

    两个女人傻傻的自言自语,总一副不肯相信的样子。

    凡川笑了笑,伸手拍打了一下两个女人的肩膀,接着出声道:“你们不相信就算了,那我告诉你们一件你们肯相信的事情!”

    “说!”两人齐刷刷出声道。

    “我如今的修为境界乃是大道之期,也许不久后的将来,我会迎接天劫,也许天劫渡过,也许我就飞升仙界了!”凡川出声道。

    凡川的三个也许让两个女人一惊一乍,但是这三个也许又让两个女人即欣慰,又感伤,因为她们相信了凡川的话,但同时,她们也知道,飞升仙界,意味着很难再相见。

    两个女人也不作声,只是呆呆的看着凡川。

    气氛顿时有些尴尬,凡川笑了笑,站起了身来。

    看着两个女人,关心道:“好了,今天就聊到这儿吧,你们去屋里再休息片刻吧,天色快亮了。”

    说着话,凡川指了指不远处的天空,处处密林外,已开始有白光亮起,想必马上就天亮了。

    两个女人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竟变得有些呆滞,只是微微的点头,站起身来,就连以往调皮捣蛋的樱白,竟也在此刻变得异常淑女起来,真是让凡川很不习惯。

    凡川虽然不太懂两个女人为何如此状态,但为了缓解气氛,就在两个女人准备转身走进竹楼的时候,凡川突然抬起了右手,一道紫芒闪现,接着手上的晶涟羽戒一阵跳动,一只样子精美的酒壶,赫然出现在了凡川的手里。

    两个女人的视线瞬间被凡川手里的精美酒壶所吸引。

    “这是什么呀?”樱白率先出声问道。

    凡川笑了笑,出声道:“这是我曾经在夜月门的时候,一位名曰安吾的长老赠与我的一壶露酒,此酒乃是采取夜月门清晨露水而酿,飘香四溢,我就将它转送于你们两位,疲惫的时候饮上几杯,可有着提神醒脑之功效。”

    凡川说着话,没等南雅锦和樱白作何反应,竟突然伸手拉住了南雅锦和樱白,带着两人走进了竹楼,三人围坐在了竹楼里的竹桌上。

    “现在就比较适合喝上一杯,来吧?”

    这是凡川所想到最好的缓解气氛的方法。

    可是,从南雅锦和樱白两人的回应来看,好像此法并没有什么效果。

    此时的南雅锦和樱白,依旧是情绪低沉,不为此酒所动。

    凡川很好奇,不知道南雅锦和樱白两人到底怎么了,就在此时凡川还在自顾自瞎想连篇的时候,南雅锦突然开口说话了。

    “凡川,你不会有事吧?”南雅锦说完话,竟突然伸手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有事?有什么事?”凡川不解。

    一杯酒下肚,南雅锦的脸色有些微红,接着南雅锦继续出声道:“我又不傻,刚刚听你分析了这么多,我也能想到,隐宗除妖一事虽不易,但是我想我们能顺利完成,可是……南异星球……”

    “是啊是啊,你干嘛非得要去南异星球呢?虽然我也不知道南异星球上到底什么样,但是我感觉那里好危险!”这时樱白也出声附和道。

    凡川仔细的想了想两个女人话里的意思,难道这是在关心自己?凡川有些感动,但是,去南异星球,也只是为了找到宛灵,这件事是绝对不可推脱的,为何现下南雅锦和樱白如何关心呢?凡川有些不解,又有些好奇。

    “这个以后再说,你们知道的,南异星球,我是必须得去……”凡川出声道。

    “可是你……”

    “咔嚓!”

    就在此时南雅锦正欲出声的时候,竹楼外突然想起了一声奇异的怪声。

    因为天色刚刚亮起,四周还是一片安静,所以这声怪声听起来极其的响亮。

    听到怪声之后,凡川三人立即闭声不动,想要再仔细听清这怪声。

    可再认真的听了一会儿,那怪声却再也没有响起。

    凡川心想道,可能是一些小生灵或者水流里的大鱼所致吧,于是也没有太过于在意。

    正在凡川准备再开口与两个女人说话的时候,突然那怪声再次响起。

    “咔嚓!”

    这次凡川听的格外清晰,这怪声绝对不是小生灵或者水流里的大鱼所致,反倒像是有人刻意发出的声音,或者又像是一种喊叫。

    事不宜迟,凡川先是吩咐两个女人不要妄动,接着起身一个闪身来到了竹楼门外。

    在竹楼的左方密林里,凡川清楚的看到了一位身着纯白色长衣的奇怪女人,奇怪女人身着的衣服好像很宽松,以至于两个袖口长长的落在地面上,两只手完全看不到。

    而此时这位奇怪女人正静静的站在密林里,而她的视线,正直直的盯着凡川所在的竹楼。

    “什么人!”凡川当即大喝了一声。

    可就在凡川声音刚刚落下,那奇怪女人竟转身就跑,速度极快,她身体所触碰到的树枝乱叶竟只有微微的颤动,给人的感觉,好像这奇怪女人的身体很飘渺,很轻。

    凡川见状,怕事有蹊跷,准备立即闪身追上去。

    可此时南雅锦和樱白从竹楼内追了出来。

    “你们两个去通知杀不尽,我去追!切记,保护自身安全。”

    凡川安排了南雅锦和樱白一声,随即闪身半步瞬移,开始追刚刚消失的奇怪女人。

    此时的密林内被凡川的身体掀起了一大片的颤动,因为凡川是用瞬移追踪,所以每次的目标确认很难控制方向,但总归是穿过了密林。

    密林之外,乃是凌水城的护城流水,水面的面积很大,但是凡川仅用一眼,就看到了在不远处的水面上,正在极速逃离的奇怪女人。

    奇怪女人身上的白衣很长,以至于衣服的裙摆和袖口完全浸在水里,由此,有些阻碍了奇怪女人飞离的速度。

    凡川见状,并不急着追踪,而是寻着水面的方位,在看着奇怪女人的触岸地点,因为凡川在想,等着奇怪女人上岸,自己直接瞬移到她身边,这样容易抓捕,若是瞬移到了水面上,难免有些行动不便。

    可是奇怪女人似乎看透了凡川的心思,只见她拖着白色长衣,竟一直在水面上来回徘徊,回旋,似乎并没有想要上岸的想法。

    凡川有些好奇,但是为了以防万一,凡川没有多想,当即抽出真气,使自己的身体腾空,接着极速的飞向了奇怪女人……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