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二章:惊恐之谜
    听到凡川的话,南雅锦顿时脸色绯红,害羞的站起了身,跑进了竹楼内。

    凡川则在回味着刚刚的甜蜜,同时心里还是有些杂乱,南雅锦的这份爱意,对于凡川来讲,有时候总会让凡川找不到方向,摸不到头脑。

    可事已至此,眼下的儿女情长还是需要暂时的放一放。

    凡川用力摇了摇有些混乱的头脑,转身向着竹楼内看去,见到樱白还在沉睡,而刚刚跑进竹楼内的南雅锦,则半躺在竹床上,静静的在想着什么。

    此时天色已开始逐渐的黑了下来,想起之前在隐宗主殿里与杀不尽的约定,凡川只好坐在原处,静静的等待着杀不尽的到来。

    没用一会儿,天色彻底的黑了下来,这时的隐宗显得很是安静,这种安静既能给人安全感,却又能让人在心底深处感到恐惧。

    凡川站起身,闪身走进竹楼内,将竹楼内四个角落的油灯全部点燃,顿时黑暗消弭了不少。

    听着竹楼外潺潺的流水声,看着眼前两位美若天仙的女人,此时此景,凡川或多或少还是有些感叹不已。

    “凡川少侠在吗?”

    这时,竹楼外传来了一阵阵细碎的脚步声,接着凡川听到了杀不尽的话音。

    “宗主请讲。”凡川迎出了竹楼,果然看到杀不尽和隐宗老者两人站在竹楼外。

    待杀不尽两人走进竹楼之后,刚刚还在沉睡的樱白,也醒了过来,一脸茫然的看着杀不尽和隐宗老者。

    凡川没有过多的客套话,直接开门见山的对着杀不尽出声道:“宗主,现在可以讲条件了吧?”

    只见杀不尽萎靡的低着头,缓慢的出声道:“凡川少侠,不瞒你说,你们的到来,确实是我们隐宗的荣幸,也是我们隐宗最后的希望……”

    “宗主不用这么客气,直接说条件就好,然而除妖一事,我们自然会竭尽全力,这个你大可放心。”由于之前凡川对杀不尽的误解颇深,所以一时半会还不能与杀不尽促膝长谈。

    “恩。”杀不尽点了点头,接着出声道:“想必南阁主已经告诉于你了,确实如南阁主所说,事成之后,我隐宗愿意附属于清雨阁调遣,而且对于上次的侵袭,我们愿意拿损失的十倍来偿还,而对于少侠你……”

    这时杀不尽有些语塞,凡川心想事情不妙,估计去南异星球的线索肯定是幌子,可是杀不尽接下来的话,却让凡川大吃一惊。

    只见杀不尽接着沉声道:“凡川少侠,其实去南异星球找到你所找之人,这件事并不难,而当初我们隐宗能给你开出这个条件,自然不是瞎编乱造,其实……这里面藏着一个惊天的大秘密。”

    “什么秘密?”凡川惊呼道。

    “是这样的……”杀不尽深呼吸了一口,接着出声道:“想必凡川少侠可能不是太了解,其实东固星球上诸多的修真者,都是从南异星球迁徙而来,当然,清雨阁不是,我想说的,只有两个修真门派,一是神源门,二是我们隐宗。”

    “什么?你说清楚,什么从南异星球而来?修真和兽族怎么……”凡川惊恐且疑惑道。

    杀不尽接着解释道:“少侠有所不知,其实在南异星球的百世大陆上,存在着两位敌对的兽王,一位乃是兽真城的元郎兽王,一位乃是半界城的本觉兽王,两位兽王相互制衡,已经有上千年的时间了,而如今的神源门,则是从元郎兽王的麾下而出,来到东固星球后,这才创建了神源门,而我们隐宗,则是从本觉兽王的麾下所出,同样来到东固星球,这才创建了隐宗。”

    听完杀不尽的话,凡川一时没能理解其中意思,这都什么跟什么,什么兽王,什么修真,兽族和修真者,本不就是两个种族吗?怎么会有这样的牵扯,而且以杀不尽所说,神源门也是兽族的麾下,那么说,凡群真人,一定也和兽族有关系了?可是,这一切根本早已出乎了凡川的预料,而且让凡川很是难以接受。

    而此时看到疑惑的凡川,杀不尽接着又出声道:“凡川少侠,我知道你所疑惑的地方,兽族和修真者种族不同,对吧?其实这个我也说不清,好像我的先辈们从离开南异星球的时候,自身就是修真者体质,和兽人并没有牵连,但是曾在兽王的麾下效忠,这个确实是清清楚楚的存在过。”

    “可是,按照宗主你这样说的话,那么如今的神源门和隐宗,都是兽族的后裔了?”凡川追问道。

    听到凡川的疑惑,杀不尽却立即摇起了头,随即解释道:“不不不,这不是后裔,因为自从先辈们离开南异星球之后,来到东固星球创立了隐宗,这么多年以来,从来没有得到过兽族的任何消息,所以说,我们和兽族不存在后裔的牵扯。”

    “噢,是这样,可是那你们的先辈们,为何要离开南异星球,而来到东固星球呢?难道没有任何目的?”凡川疑惑道。

    杀不尽有些为难,但随即还是回声道:“这个我就不得而知了,而我刚刚与少侠所说之事,也都是先辈们一代一代相传下来的……”

    说到此处,只见杀不尽的情绪莫名有些感伤,脸上的刀疤伤痕时不时的颤抖。

    气氛一下有些安静了起来。

    凡川在心里慢慢的消化着刚刚杀不尽的话,直指此时一旁的樱白咳嗽了一声,凡川这才惊醒过来。

    接着凡川再次出声问道:“那依照宗主之言,你能给我的条件,是如何?”

    杀不尽点了点头,回声道:“是这样的,凡川少侠,虽然兽族从没与我等有过牵扯和联系,但是我们隐宗里有诸多长老前辈,都可有最快最安全的路线到达南异星球,当然这也是先辈们代代相传下来的,而之前为了取得少侠你的帮助,我曾暗下派人调查过少侠的身世,知道了少侠所要前去南异星球,找寻一位重要的人,所以……”

    “所以,你就可以使用去南异星球之便,帮助我找寻到人?”凡川打断道。

    “恩。”杀不尽点了点头。

    “宗主的如意算盘打的可真是极好。”凡川拍了拍手掌,出声道。

    听到凡川的话,杀不尽不知凡川话里意思,只是默默的低着头,似乎在盘算着什么。

    而此时凡川的心里却是异样万千,如果说杀不尽所说属实,那么也就是说神源门和南异星球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与此同时,也就可以说明,凡群真人以及神源门的诸多长老前辈,定然也知道去往南异星球的捷径,可是凡川却又很是疑惑,既然凡群真人也会知道此等消息,为何当初凡群真人不直接告诉自己,反而却说帮不了自己,而且还说只能送自己回到北原星球?这一切的一切,让凡川很是疑惑,但是无奈求解。

    也许自己在神源门里,也终究只是个过客,此等消息,怎能会告诉一个过客,凡川这样安慰着自己,好像也只有这个答案才能通过凡川的内心。

    从离开北原星球,到东固星球直至如今,凡川回想着,好像耳边从来不缺少兽族的言辞,而与此同时,凡川又想起了自身的那道被称作兽元力的黑色气流,莫非和兽族也有牵扯?这一切就好像是一个极大的谜团,等待着凡川自己前去解开。

    而依眼下的情况来看,凡川对隐宗能给自己提供南异星球的线索来说,本就没报多大希望,可如今杀不尽却将这番话说的信誓旦旦,凡川也只好抱着一颗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态,从容面对,顺其自然。

    就在这竹楼内异常安静之时,杀不尽似乎想通了什么,接着突兀的站起身来,对着凡川出声道:“凡川少侠,我有些担心以我们的能力,恐怕战胜妖族,不是这么容易。”

    凡川看着杀不尽的样子,猜到他心里估计一直想要提出这个问题,只是碍于之前的误会,怕事宜不对。

    凡川笑道:“宗主,这个你大可放心,我既然能请师哥前来相助隐宗,那么他必然不会袖手旁观。”

    “但愿如此……”杀不尽点了点头。

    此时,夜已经越来越深,凡川抬头看了看头顶的圆月,接着出声道:“宗主,那今日我们之谈,就先到此为止吧,若以后再有疑问,我自然会再向宗主讨教。”

    “那好,凡川少侠,南阁主,樱白姑娘,我等告辞。”杀不尽对着凡川以及竹床上的两个女人,躬身施礼道,随即带着隐宗老者,离开了竹楼。

    待杀不尽两人刚刚走后,樱白顺势从竹床上蹦了下来,接着有些微怒道:“这个什么隐宗的宗主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什么兽族什么跟我们神源门牵扯,放屁,我们神源门乃是一门正统的修真门派,哪有什么兽族麾下!一派胡言!”

    “你能不能安静一会儿?”凡川突然严厉道,惹得樱白一阵不悦,但还是乖乖的闭上了嘴。

    凡川此时的心绪很乱,因为今日所听消息,已经远远的超出了凡川的见识和理解,凡川仔细琢磨着这些消息的同时,对南异星球也有了极大的好奇心……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