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一章:爱意绵绵
    莫不是隐宗故意安排自己与两个美人同床共枕?凡川这样想着,不禁坏笑了起来。

    而此时的南雅锦和樱白察觉到了凡川的坏笑,于是两人便同时出声质问道:“喂,你在坏笑什么?”

    凡川没说话,只是伸手指了指眼前的一张床。

    随着凡川手指所看去,南雅锦和樱白明显也理解了凡川的坏笑,于是两人的脸蛋上,瞬间浮起一片红晕。

    “色狼!坏蛋!”

    “大坏蛋!”

    接着凡川迎来了两个女人的臭骂声。

    凡川不痛不痒,也不说话。

    虽说修真者可以辟谷以及常年不休息,但是经过之前齐亢使用仙术挪移带来的后遗症,以及刚刚与妖族的一战,此时的凡川以及两个女人,都显得很是疲惫不堪,早就想休息一番。

    而两位女人似乎看透了凡川的想法,于是在凡川还未开口之前,两个女人率先出声了。

    只见樱白恶狠狠的指着凡川道:“你,在门口守着,我和姐姐我俩在床上休息一番,记住,别有什么坏心思,不然……哼哼!”

    “对,我支持妹妹的建议,不然……哼哼!”南雅锦也跟着附和道。

    见状,凡川实在是无语,这都是哪跟哪呀,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可当下如此紧张的局面都让凡川喘不过气来,哪里还有心思想这些花前月下,一夜**。

    于是凡川苦笑着出声道:“两位姑奶奶,算我求你们了,你们赶紧休息,好吧?别拿我当人!”

    说完话,凡川转身蹲坐在了竹楼门前的坐台上。

    “哼,算你识相!”樱白噘着嘴出声道,随即拉着南雅锦,两人一同躺在了竹床上,闭上了眼睛。

    待两个女人睡着之后,凡川转身看了一眼,见一切相安无事,此时,凡川的心思被拉回到了北原星球。

    从水面上刮来的清风,不禁的拂动了凡川早已长长的头发。

    此刻的安静正配合此刻凡川的心境,感伤不已。

    镜爷爷的笑容,烟紫的美丽,宛灵的可爱,以及言慕岸,白平刃,亦冬,晴雪,等等等等,所有在北原星球上与凡川有过交集的人,无一不都在凡川的脑海中缓缓飘过。

    期间,有泪水,有欢笑,也有各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爱恨纠缠,时时刻刻的萦绕在凡川的心头。

    凡人,修真者,化魂,仙魄,魔人,兽人,仙人,妖,这一切似乎与凡川有着密切联系的身份,都已在凡川的心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挥之不去。

    凡川在想,此时身处在东固星球的自己,算什么?异乡人?过客?还是自己根本什么都不是呢?丝丝感伤,凡川不禁的怀念的起来以往的时光。

    而接下来将要发生什么,凡川也不得而知,或许很顺利的回到北原星球,或许回不去北原星球,一切的一切都将是未知数,凡川不觉间,感觉自己好像背负了太多太多拿不掉的责任,以及使命,很多时候,凡川都在问自己,自己如今算是一个有成就的人吗?答案是未知的,因为在凡川面前的路,还有很远很远。

    越想越乱,越想越累,凡川不禁的抬起头,仰望着隐宗的天空,想让自己冷静下来,可就在此时,凡川听到了身后竹楼内,传来了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凡川立即寻声看去,只见南雅锦正缓慢的向着自己走来。

    接着南雅锦抽身坐在了凡川的身旁,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的陪着凡川。

    凡川见状,不禁出声道:“怎么了雅儿?不休息了?”

    “恩。”南雅锦点了点头。

    “你不是累了吗?”凡川再次出声问道。

    这时,南雅锦突然转过头来,紧紧的盯着凡川,似有什么心事要说。

    凡川见状,只好静静的等待。

    南雅锦似乎想了很久,随后温柔的出声道:“凡川,想北原星球了吧?”

    凡川不明白南雅锦为何突然这样问,但还是默默的点了点头。

    接着南雅锦再次出声道:“其实,我知道你这次来隐宗,说到底只是为了帮我,帮清雨阁,而隐宗开给你的条件,根本是看不清摸不着,也许是个谎言,也许是真实的,就连我自己,也不知道。”

    “怎么突然说起来了这个?咱们来都来了,既来之则安之,顺其自然好了。”凡川回应道。

    虽然凡川也不知道南雅锦为什么突然说起这个,但是从南雅锦的神情来看,凡川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南雅锦似乎有心事要说。

    “凡川,谢谢你……”南雅锦说着说着竟有些哽咽了起来。

    “雅儿,你到底怎么了?有什么事就说,别藏着掖着。”凡川关心道。

    “那好。”南雅锦似乎突然鼓足了勇气,接着语气强撑着作正常般,随即出声道:“其实,让你来帮助隐宗,说到底是为了帮清雨阁,而且,此行我有一个自私的想法……”

    “恩?什么想法?”凡川不解。

    “因为知道你要离开了,我不想这么快就跟你分别,我自私的想法就是想让你多陪陪我……”南雅锦的语气再次哽咽了起来。

    “呃……”

    凡川一时语塞,不知该如何安慰南雅锦,但凡川毕竟是正常人,怎么能不了解南雅锦的心意,但是依如今的状况来看,凡川不是不想接受南雅锦的心意,只是凡川不敢,因为凡川肩上已有诸多重担,而且以后的路更是艰险重重,凡川不想连累南雅锦。

    就在凡川有些慌张的当下,南雅锦又接着出声道:“你知道吗?就在你第一次闯进我生命里的时候,我就已经开始对你在意,我故意装作成一个成熟稳重的女人,是想让你看到我的坚强,但是再往后与你的接触,我发觉我根本不需那样逞强,因为在你面前,我只想做一个可以被你保护的小女人。”

    南雅锦的情绪开始有些错乱,没等凡川开口,南雅锦的视线停留在了凡川此时身着的紫色锦衣上,接着出声道:“你知道吗?凡川,在你穿上这件我亲手为你做的锦衣后,那一刻我有多开心。从小我被爹爹和众多长辈们管教,从来没有离开过清雨阁,直至遇见了你以后,我的生活发生了天大的变化,而这一切,都是你给我的。而这一切,我很喜欢。”

    “雅儿……”

    “你别说话!”

    凡川想要制止南雅锦的话,却被南雅锦打断了。

    南雅锦像是止不住了的一样,接着出声道:“凡川,我知道你心里有牵挂的姑娘,你要离开,正是去救那位让你心仪的姑娘吧?而我在你心里的位置,虽然敌不过她,但是我想说的是,你能不能把我深藏于你心?”

    “不是的,雅儿,你别这样说,其实你在我心里……”

    “我知道,也许我在你的生命中,只是一个过客……”

    “雅儿,你……”

    就在此时凡川慌乱不堪的时候,南雅锦突然抽身紧紧的抱住了凡川,而且小脑袋紧紧的依偎在了凡川的怀里。

    这一刻,凡川愣了。

    直至凡川闻到了南雅锦发丝的香味,这才反应过来,一双手晾在半空中,不知该不该落下,然后抱住南雅锦,只是这份情感,让凡川不知所措。

    这个拥抱持续了很长时间,南雅锦竟在凡川的怀里微微啜泣了起来。

    “雅儿?”凡川试着出声道。

    而藏在凡川怀里的南雅锦并没有说话,只是一颗小脑袋不停在凡川的怀里摇晃,似想让凡川不要打破这一刻的爱意。

    凡川再次停顿了一下,直至竹楼后方水面上的清风扑来,这时,南雅锦才依依不舍的从凡川的怀里起开。

    “雅儿,你别这样,其实你在我心里……”

    凡川看着哭花了脸的南雅锦,很是难受,心里很不是滋味,正欲出声劝慰,可接下来的一幕,彻底让凡川惊呆了。

    就在凡川话音还未说完之时,南雅锦竟突然抬起了身子,以着不可思议的速度,一张粉红的樱桃小嘴,紧紧的吻在了凡川的嘴上。

    “唔……“

    凡川已不能出声,这个吻带给了凡川极大的惊讶和错愕。

    同时南雅锦的双手紧紧的抱着凡川的后背,即使凡川想要挣脱,那也是无能为力。

    这一刻,凡川心里却突然释然了,好像一颗悬在心上的石头落下了,似乎像是解脱了一般,凡川也不知道为何自己会有这种感觉,也许这就是所谓的感情吧,凡川这样的安慰着自己,同时用心的享受着南雅锦的这个突如其来的吻。

    这是凡川第一次零距离的接触南雅锦,首先凡川是闻到了南雅锦身上特有的香味,以及感受到了南雅锦嘴唇的柔软,以及甜蜜,同时,凡川一直半停在空中的双手,也安然的落下,紧紧的抱住了南雅锦。

    这个娇小柔弱,却逞强做着一位成熟稳重的小女人,在这一刻,全然的放下了自己的身段,陷入了一个无止境的爱意里。

    这个吻足足持续了几分钟,南雅锦这才松开凡川。

    此时的南雅锦一脸泪痕,却笑意绵绵,同时小脸蛋极其绯红,低着头偷笑不语。

    而与南雅锦一样,凡川此时的脸也是挺红,但不是绯红,只是有些尴尬和害羞的红。

    “雅儿,这下你满意了吧……”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