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章:隐宗
    接着众人随着杀不尽向着隐宗飞去。

    隐宗的地理位置存于凌水城内,只是靠近流水岸,此处没有凡人居民,有的只是一片又一片的密林,而密林的尽头则是被流水包裹的隐宗。

    来到隐宗门前,凡川等人好奇的观察着隐宗的建筑。

    与凌水城凡人居民所居住的房屋一样,全体是用竹子建制,只是隐宗的竹子与凌水城凡人居民所居住的有所不同,隐宗的竹子好像是经过特意打磨一样,每一根竹子都晶莹剔透,而且坚不可摧。

    不过最让凡川等人好奇的还是隐宗里主殿的建制,就像是一座被放大的万花筒一般,被竹子搭建的高耸入云,且排列密切,好像一丝风都窜不进来。

    “仙尊,凡川少侠,南阁主,樱白姑娘,请!”

    杀不尽一一点名,对着凡川四位很是恭维。

    凡川倒也不客气,顺势走进主殿,和齐亢等人按顺序的依次入座。

    刚刚落座的杀不尽开始忙碌起来,吩咐着隐宗弟子端茶倒水,不过齐亢此时看起来好像有些着急,毕竟他之前来过隐宗。

    接着只听齐亢出声道:“直接说事情吧。”

    齐亢的开门见山让杀不尽有一丝错愕,但杀不尽还是立即开始解释之后所需做的事情。

    “是这样的。”杀不尽清了清嗓子,见到凡川几人都在认真听自己讲话,于是接着出声道:“很多年前,隐宗里不知什么缘故,就来了许多只妖,这些妖的长相和我们无异,且更甚俊俏,他们……”

    “说重点。”齐亢冷声打断道。

    “是是是……”杀不尽立即恭维道,接着想了想出声道:“这些妖企图霸占修真界,于是利用我们隐宗来做棋子,为实现他们的宏图霸业,而当初欺骗仙尊您,以及侵袭清雨阁,都不是我们的本意,我们隐宗以及凌水城的居民,几乎每天生活在水深火热下,民不聊生。于是……”

    “于是宗主想让我们来帮你驱除?”凡川插话道。

    杀不尽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这时凡川想起了当时南雅锦复述给自己隐宗所开条件,但是碍于此时齐亢在场,凡川不便问起。可是杀不尽并不知情,竟想要提出条件,但被凡川适时的打住了。

    事情的前因后果杀不尽又再仔细的复述了一遍,无非就是隐宗在妖的控制下如何如何,以及表达怒愤却又无力抗拒的心理。

    隐宗与妖的事情算是弄清楚了,那接下来就要商量对策了。

    就在此时,齐亢突然站起了身,冷冷的出声道:“我刚刚和妖交过手,而且他们知道了我的身份,所以,为引出他们,我必须先行离开,暗中察看。”

    说着话,齐亢竟欲转身离开,但被凡川给拦住了,凡川着急的附在齐亢耳边,小声的出声道:“师哥,你先别走啊,你告诉我,该如何对付这妖呢?我根本没把握呀。”

    “顺其自然就好。”齐亢话音落下,竟一个闪身消失了。

    齐亢竟如此回答,惹的凡川在心里再次一阵暗骂。

    凡川心知从齐亢这里是得不到什么有用的线索了,于是不再管齐亢,转身盯着杀不尽,出声道:“宗主,那我们可不可以主动出击?率先找到那些妖的藏身地点呢?这样,我师哥就可以一举剿灭他们了。”

    杀不尽无奈的摇了摇头。

    从齐亢离开,杀不尽虽然有些不安,但听到齐亢说起暗中察看,于是也没有想太多。

    气氛此时变得有些诡异,凡川深知妖的能力,而且也试想过,若真的动起手来,想必还是需要齐亢暗中的帮助了。不过凡川可以肯定的是,齐亢不会置之不理的,因为自从齐亢在见到寻隐枪之后,凡川隐隐的感觉到,齐亢好像开始很关心自己。

    “凡川少侠……”

    杀不尽的声音打破了正在埋头深思的凡川。

    “啊?怎么了?宗主请讲。”凡川不解道。

    “我们下一步要如何?怎么才能引出那些妖呢?”杀不尽出声问道。

    凡川若有所思道:“他们刚刚受了重创,想必不会这么快前来侵袭,我们现下需要做的是,等待……”

    “等待?”杀不尽不解。

    “恩,是的,因为你想啊,那些妖知道这里有仙人存在,定然不会贸然前来,那岂不是自取灭亡?所以以我的判断,他们会先派妖悄悄的前来查探情况,在保证隐宗里没有可以威胁到自己的人后,接着他们才会大举前来,一击得手。”凡川沉声道。

    “恩,想必如此!”杀不尽赞赏道。

    “恩,少侠说的对。”

    “是啊是啊,正是如少侠所说。”

    随着杀不尽的赞赏,殿内一众隐宗修真弟子也开始议论纷纷起来。

    见状,凡川虽在嘴上说的如此淋漓尽致,但是内心里并不是这样想,因为凡川知道,自己能留在隐宗的时间并不多,且不说齐亢会催促自己离开,就凭凡川自己的内心暗示,也想早早的离开,因为自从离开北原星球之后,凡川在东固星球上停留的时间太久了。

    时间,可以改变一切,而这种改变,只是遵从它的长短罢了。

    待殿内逐渐安静下来,这时隐宗的那位老者,佝偻着身子来到了凡川的身前。

    先是对着凡川躬身施礼,这让凡川有些不适应,但接着听老者出声道:“凡川少侠,既然事已至此,那么老者先送少侠以及南阁主,还有樱白姑娘,前去静室休息吧?”

    “恩。”凡川点了点头,正欲随老者离开之际,凡川脑海里突然好像想起来了什么,于是停下脚步,转身走近了杀不尽的身前。

    “宗主,我师哥如今不在,您是否方便跟在下说一下事情办妥之后的条件呢?”

    凡川故作小声道,而且凡川刻意的使自己的声音殿内其他人听不见,可是在杀不尽的耳朵里却是清晰异常。

    杀不尽被凡川这么一问,有些惊恐,但还是立即回应道:“少侠,此处不便多言,待月上枝头,老夫前去拜访少侠,可好?”

    凡川冷静且英俊的脸上浮现了一丝邪笑,接着对杀不尽点了点头,转身带着南雅锦和樱白离开了主殿。

    凡川内心里其实有些抵触隐宗和杀不尽,但碍于眼下情况,凡川还不得不放开自己的那些心结。

    走出了隐宗主殿,隐宗老者带着凡川三人一路向北走去,沿途清风凉水,以及密林清香,这一切看似很是安逸,怪不得那些妖会选择以隐宗来做棋子,想必也看上了这里的环境。

    “凡川,仙尊哪里去了?还有,刚刚我听仙尊说,你们已经和那些妖交手了?到底怎么回事呀?”这时,靠在凡川左手边的南雅锦出声问道。

    “是啊是啊!凡川,那妖长的可怕吗?”这时,靠在凡川右手边的樱白也出声问道。

    凡川先是摇了摇头,接着先对着南雅锦出声道:“不用管我师哥,该出来的时候,他自然会来,恩,在你们昏迷的时候,确实与妖交手了,我师哥杀了两只男妖,一只女妖跑了,我们也不知道那些妖是怎么出来的,这个以后咱们再慢慢考究。”

    话音落下,凡川又转头看着樱白出声道:“那些妖长着三头六臂,脑袋像鼎水缸那么大,可怕死了,笑起来的时候是这样的……”

    说着话,凡川抬起双手,对着樱白张牙舞爪了起来,吓得樱白一阵花容失色。

    “去死啊你!就会欺负本姑娘!姐姐,你看他呀,真讨厌!”樱白微怒道,同时对着南雅锦撒娇,引来了南雅锦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这时走在三人最前头的隐宗老者突然停下了脚步,神色凝重的对着凡川出声道:“凡川少侠,你有所不知,那些妖神出鬼没,说不定现在就藏在隐宗内!”

    隐宗老者明显也听到了凡川的玩笑,好像很抵触的样子。

    “啊!不会吧!”南雅锦和樱白同时惊呼道。

    听到隐宗老者这么说,凡川的神色也凝重了下来,接着出声问道:“前辈,你说那些妖会不会打扮成修真者的样子混进隐宗里呢?”

    “这个可说不定,听知情的长老们说,那些来自西解星球的妖族,最擅长的就是易容和幻境,如少侠所说,这个大有几率。”隐宗老者解释道。

    “恩。”凡川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这时,隐宗老者突然伸手指着不远处的一座竹楼,接着出声道:“凡川少侠,南阁主,樱白姑娘,前面那座竹楼则是安排三位的休息之所,老朽就送三位到这里了。”

    “恩,那如此便多谢前辈了。”凡川躬身施礼道。

    凡川对这个隐宗老者挺有好感,从这位隐宗老者的身上,凡川找到了以往夜月门几位长老给人的感觉,这种感觉很舒服。

    送走了隐宗老者,凡川带着南雅锦和樱白走近了竹楼。

    眼前这座竹楼的样式在隐宗里并不稀奇,与其他静室大同小异,只是有一点让凡川挺诧异,竹楼的后方衔接着水流,从前面看,竹楼就像是建立在水流之上,底座则是用经过刻意打磨的竹根来做支撑,显得很是鬼斧神工,造诣不浅。

    伴随着空气的清香,以及潺潺的水流声,凡川三人走进了竹楼内。

    可进入竹楼之后,凡川再一次诧异起来。

    因为放眼整个竹楼内,只有一张桌椅,以及一张竹床,还有几盏油灯悬挂于竹楼的四个角落……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